喝酒的同伴/伙伴/伙伴/伙伴 ;写作者: 付洪权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杨贵在朝天门码头当棍子,经常去附近的餐馆喝酒。他是个酒鬼,但他不怎么喝酒。352就够了。杨贵喝酒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个同样在喝酒的便衣中年人,但他从不互相照顾。

有一天,杨贵做了一笔大生意,很开心,就买了一瓶好酒,炒了两三个荤菜,自己倒自己喝,玩得很开心。正当中年人走进店里的时候,像往常一样,他叫跑者叫一杯散装酒,然后端上一碟花生,就这样慢慢地嚼着喝着。

杨贵觉得这个中年人寒酸,不屑地瞥了一眼。杨贵时不时喝点零食和饮料,要么是凉拌猪耳朵,要么是半斤卤鸭,就算是他手头拮据,也得炖一盘麻婆豆腐。杨贵突然闪过一丝怜悯,对邻桌的中年人说:“来吧,伙计,撤,一起喝。”

中年人先婉拒,杨贵想尽办法邀请他。然而,那人坐了过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杨贵勇用筷子指了指桌上的饭菜。中年人答应一声,筷子还伸向那盘花生。

边喝边聊,杨贵得知这位中年男子是老家云阳县的马光明,因家境贫寒来到重庆谋生。“人的职业是什么?”杨贵问道。

马光明笑着回答:“只要不违法,你可以做任何职业。”杨贵觉得对方风趣有趣,印象不错。他忍不住泛泛而谈这个话题,而是在侃侃谈起。当他们说再见时,他们仍然想要更多,哀叹他们知道彼此,恨它晚了。

后来杨贵来店里喝酒的时候,有个喝酒的同伴。吃饱喝足后,杨贵主动买单,马光明不答应,推来推去吵了起来,最后各付各的。杨贵抱怨马光明的固执和认真,认为对方小气。

有一次,杨贵故意刺激马光明:“哥们,今晚我请你去发廊放松一下怎么样?”马光明像拨浪鼓一样摇着头:“别这样!”杨贵长脸:“你错了,你刷了我的脸!”马光明故意转移话题问道:“我哥一月能挣多少钱?”杨贵犹豫了一下,回答:“还有两三千块。”“能寄多少回家?”“这……”杨贵顿时脸红了,不好意思。

马光明拍了拍杨贵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弟,出去挣钱真不容易。多想想家乡的父母妻儿吧!”

很快,码头换了老板。新老板拥有一堆他是我的兄弟,所以他辞掉了杨贵等人。杨贵突然失业了,情绪低落又孤独,坐在饭馆里喝酒。马光明看到杨贵哭丧着脸,第一时间叫跑者带了几个好菜,最后带了一瓶泸州老窖有限公司的

“兄弟,今天我请客。我们会喝醉的。”杨贵诧异地看着马光明,也不客气。他主动拿起酒瓶,把酒倒进杯子里。杨贵不高兴,马光明沉默不语。他推了一个杯子,摸了摸,直到瓶子烤熟。两个人的脸被酒精烧得通红,情绪高涨,肚子里也没吐。杨贵痛哭流涕,如实告诉马光明,他被老板开除了。

“老弟,别难过,明天照常上班。”马光明安慰道。

“但是他们不要我!”杨贵泪流满面。

“他们不要你,我要你,我守信用。”马光明看起来很严肃。

“你?!”杨贵半信半疑。

“很多,但你不能相信。”

杨贵还想说点别的,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哥们,那个码头的新老板不是你吗!”

马光明笑了,声音像洪钟:“你想不出来吗,老弟?”

杨贵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又点点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