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是红色的 ;写作者: 徐晓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1.是时候了。我从很远的地方来看你。
蛟河的水不再清澈,但河岸依旧挺拔。
塔上的漏洞还在,那些曾经活着的人员,带着战争的硝烟四散而去,也隐藏了声道。
一波又一波灿烂的水线在全身来回穿梭,一排排的杨树像死亡一样寂静无声。
最后,我在黄昏时分到达了中国东北。
这是时候穿上你所有的服装迎接你了。那些深红色是你多年前的婚纱。
当你笑的时候,你树枝上摇摆的耳朵在笑。他们又胖又壮,就像又白又胖的洋娃娃。你应该笑。你惊人的美丽遮住了那些来看你的人的眼睛。
我的眼睛疲惫而快乐。
所以我确信,我的脚步没有到达的地方是一个谜;未被触及的视觉角落是一个遥远的梦。未知的丰富总是在前方招手。
这个时候喜欢你。

2
像北方的任何一个村庄一样,平安村隐藏在大地的腹部,安静而简单。
就像一个心地善良的老人,安详地躺着。
而莫言的故居是一双穿透世界的眼睛,在时间的流逝中嘲笑世界。
是的,在沉默中。让外面的树的枝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不要问这个世界。对世界一无所知。
吵闹的总是心。师父,总是躲在时间的黑暗里,抿着嘴笑。
刹那间,封存在泛黄书页里的记忆开始绽放。
铭刻在童年印象中的场景浮出水面。
朦胧中,一个瘦弱的孩子独自受苦,蹲在泥里,手里拿着一个滚烫的红薯,惊恐地看着大人们来来往往。
那是黑海、斗关和罗晓彤。这是所有在苦难中成长的人的童年印记。
越来越近。我终于踏进了院子。充满虔诚。但我不急着表达。
简单的门,简单的住所和旧家具。
一个小农舍,一个水缸,一盘磨,一个小菜地。一串红辣椒懒洋洋地挂在墙上。
天地不言。[/br/
岁月冲刷干净的美,与生俱来的美。


站在无垠的田野里,就像站在世界的中心。
有一只鹰在头顶上飞翔,拍打着翅膀,慢慢地飞过村庄和田野。
它要去哪里?它是从哪里来的?它是飞回家,还是飞得很远?
你看,不仅是我,全世界的人都纷纷来看你。还有它。一只远道而来的鹰。
事实上,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如果愿意,都会千里迢迢赶来。
无论是坐飞机、坐火车、开车、坐船,还是自己走路、爬行、飞行、游泳。我不需要你的同意,更不需要你的邀请。
他们到高粱地里,摘了又摘,捏了几个耳朵带走,然后到主人的院子里,掏出几个绿色的萝卜,放在袋子里,然后随便停在旁边,咔嚓几声,你就在他们的镜头里长大了。他们的后代将世世代代敬仰你。与你的友谊是自发的。所以你不必背负感激之情。我想,你应该快乐还是悲伤?


一阵风吹来,裹着湿润的气息,清新又甜美。一定是刚下过雨。
我看得又远又广,你周围的红色像一波又一波地滚滚而来。滚滚而来。
在我眼前翻滚,然后急速后退。再一次。
真的像燃烧的火焰。在茫茫大海中燃烧、跳跃、奔腾。我知道是你在笑。
在你笑之前,你会看到你所有的生物,包括我。
在遥远村庄的街道上,一些老人唱着强茂,做着婴儿,唱着叹息。
看着你的人突然散开,寻找间接的声音。我发现你的身体更红了。你越冲越猛。你为什么这么受欢迎?我不禁想。
我看见你的耳朵在风中沙沙作响,手牵着手,肩并肩地摇摆着、摇晃着。你在唱歌跳舞。在低地上哭泣。我清楚地听到那个声音,好像在说:
因为秋天到了,因为时间到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