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古风唯美散文随笔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一个人的一生中总有许多回忆。青春的记忆就像五颜六色的花束,散发着优雅的芬芳。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剪成干树枝,夹在《陈方星斗诗》里多年。是昨晚的雷雨扰乱了我的梦想,让我无意间看到了这些话。读到这些话,我变得焦躁不安,它们硬生生地把我拉回了中考那年。

[/h/

那年夏天,我中考考了下来,心里却开始犯了难。我不知道如何在高中和中专之间做出选择。我真的很想上高中,因为那是通往大学的唯一桥梁,那是我最向往的地方。然而高中和大学都要学习六年,我家当时无力支付高昂的学费。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上中专。即使我选择中专,父亲也咬紧牙关答应下来。我很了解我父亲的困难。

[/h/

9月开学那天,我17岁,提着沉重的行李上了公交车,奔向那个陌生的城市。汽车终于到达了车站。就在我卸下大包小包的行李后,几辆租来的三轮车蜂拥而至。一个晒得黑黑的中年人问我:小姑娘要去哪里?我怯生生地回答:你要去卫生学校吗?他回答:“走!你是新学生,对吗?”面对陌生人的提问,我有些拘谨。他看着我,笑了笑,没有再问任何问题。他把我带到学校门口,拿走我所有的行李就走了。

[/h/

这所卫校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但是整洁干净,一切都井井有条。当你看到门口贴着醒目的“迎新横幅”时,一丝温暖依然在你心中萌芽。大厅里人不多,我的行李散落在地上,一个人怯生生地站在角落里,看着大门外来来往往的人。他们和我一样都是新生,但不同的是都是父母陪伴,或者姐妹相拥,我羡慕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游走。他们的笑声,同时感染了我的嘴巴,我也跟着扬了扬。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进了门,整个大厅顿时热闹起来。大厅里已经设置了几个付款窗口。看着他们手里拿着一大笔钱,一个个排队交钱拿收据,我好羡慕!此时,我的心开始打鼓,知道钱不够,我努力勇敢,告诉父母没事。太好了,这一千块钱我该付哪个?我该怎么办?我不敢问,拖着背包带的手渗出了汗水。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噪音让我感到孤独,甚至不知所措。我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过去的一个小时还是几个小时。突然,我的耳朵里抓到了一串数字,是住宿费缴费窗口传来的。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包,心里有了个想法:先交住宿费,其他的再说。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假装平静地付了住宿费,拿了被子和脸盆,忐忑不安地住在宿舍里。

[/h/

   宿舍共八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因为都是年轻人,很快都熟络了起来。我的班主任则是一个娇小的,长得很漂亮的女老师,叫李丽。医学虽然看上枯燥,但很多东西都与我们息息相关,所以学起来也没有那么难。不论解剖课的死人骷髅头,各类人骨,还是内外科的各种病理药理,以及活体的各种器官,我都学得津津有味。可

青春古风唯美散文随笔
宿舍里有八个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都很快就认识了。我的班主任是一位娇小美丽的女老师,名叫李丽。虽然医学看起来很枯燥,但是很多东西都和我们息息相关,所以学起来并没有那么难。无论是死人的头骨,各种人骨,各种内外外科的病理药理学,还有各种活体器官,我都学得津津有味。能

是学习的高涨的热情,无法掩盖我内心的不安,我很害怕触碰到老师的目光,怕她对我说:白XX,你不知道学费没有交吗?就这样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熬过了整整三个月。直到有一天,李丽老师气匆匆地走进教室,用鄙夷的略带愤怒的目光注视着我时,我心虚了,低下头不敢再去看她,我心跟明镜似的。她喝道:“白XX, 王校长要见你,在二楼校长室。”

我在走廊里走动,每走一步都觉得沉重。我不知道校长会如何批评我或严厉惩罚我。恐惧和紧张迫使我在门前喘不过气来,然后我闭上眼睛等了五秒钟才敢按门铃。我听到它进来,小心地推开门。我笔直地站在校长的桌前,不敢出声。当我看到王校长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的时候,当我进来的时候,我立刻收起了我的笔。他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惊愕的眼神上下打量我。他严肃的眼神里有一股寒意,仿佛我瞬间就能被冻住,连大气都出不去。然后他开始生气,大喊:“你,你是XXX。”我不敢说话,只是点点头。他突然摘下眼镜,愤怒的眼神更加突出,双手不停地拍着豪华的办公桌,压抑着内心的烦躁。他用很高的声音问我:“你年纪轻轻就想得太周到了,不用付那么多钱就能藏那么久”。我羞愧地低下了头,我的心紧张得无法呼吸。他在屋里来回踱步,像一头恼羞成怒的狮子,嘴里还嘟囔着:要不是年底收账,你想什么时候还钱?你是个可笑的学生。……我的头开始嗡嗡作响,站在那里感觉有点头晕。他见我不吭声,开始咆哮,恨恨地说:“我想是的!你,现在回家拿钱。如果你不能在三天内交钱,就不要来学校。”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被闪电击中了。我看着漆黑的天空,低声问:是现在吗?他似乎不耐烦了,冷冷地说:“是的,马上。”我眼里有泪,我坚定地回答:好!

[/h/

推开门,我压抑的泪水像洪水一样涌出。我不知道这是不公正,内疚还是什么。我含泪回到宿舍。我收拾好东西哭了。放学回来的同学问我怎么了。我试图说:没什么,但我必须回家。他们着急地问:“这么晚了,还在下雪,能有车吗?”我咬着嘴唇抽泣着回答:你去看看。

[/h/

11月份北方很冷,零下十几度。雪花还在天上飘着,失望的泪水顺着我冰冷的脸颊流下来。我匆匆忙忙忘了戴手套和帽子,也不在乎当时冷不冷。我匆忙小跑到汽车站,最后错过了末班车。我很沮丧。只有一辆公共汽车经过我的城镇。我不知道该不该坐。我想:今天不坐下就不能回家;如果你坐下来,这个城镇离我家还有五英里。公共汽车到达车站时,一定很晚了。晚上不敢一个人走。我犹豫了一下,司机不耐烦地冲我吼:“你能不能上车?”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不错过就不回头。于是,我迈了一大步,上了车。

[/h/

车开得很慢,看着天黑了,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思考:父母压力大上学不容易。他们不愿意为了我的生活费吃一个鸡蛋,都存起来卖给我;想着:为了省钱,我整天只吃馒头蘸酱,或者吃两三毛钱的便宜方便面,同学都来笑话我;想着:虽然我学习好,但是班主任不会喜欢我;还在想:就在校长训斥我的那一幕;这一切都像藤蔓一样缠绕在一起,悲伤的情绪再次席卷而来。我的眼泪就像那天的雪花,永不停息……

[/h/

当公共汽车到达镇上时,雪已经停了,半月偷偷爬上了树枝。镇上的路灯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明亮。我犹豫着要不要下车。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我只能隐约看到路上有一两个人。我怯生生地确定了回家的方向,确定后就跑了。出城后,没有灯。我不敢停下来。我大步走在路上,紧紧地抓着我的包,我的鞋子在雪地里发出了“吱嘎”的声音。在这个漆黑的夜晚,这刺耳的声音更加隐秘。我不得不停在路边喘口气,因为我走得太快了。我正在想回家要多久,突然看到一个黑影朝我的方向走来。我赶紧屏住呼吸,心开始不由自主地跳起来。我一步一步飞走,却发现影子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在喉咙里。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越害怕,越害怕,影子居然开口了。“前面我想问一下,小屯怎么走?”我不敢回头。我闭着眼睛哭了:别问我,我不知道。说完又向前跑去。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了影子,没有追上来。我转过身,隐约看见他拐进旁边的岔口,走到一户亮着灯的人家。

[/h/

我安全地停了下来,用手抚摸着胸口,吐出一口长长的白气,汗水随着泪水流了下来。夜晚的寒冷使我冷得发抖。走了一小段路后,我回到了家。我不能让父母看到我哭,也不想让他们担心我。然后,我用有些麻木的手擦去了眼泪,揉了揉僵硬的脸。当我能从远处看到家里的灯时,我的心突然明亮了起来。

[/h/

我进门的时候,爸妈很惊讶的问:“你怎么回来这么晚?”我笑着调皮地对爸爸说:爸爸,今天校长说了,如果我们不交钱,就不让我们读书!父亲沉默了一会,安抚我说:“没事,我明天想办法,你先吃。”那天晚上我觉得很累,好像只看着窗外的月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h/

第二天晚上,我看着父亲拿着一沓钱兴冲冲地回来。我听到爸爸妈妈小声说,他们是在XX家带着利息借的。当父亲笑着把钱给我时,他觉得钱有一千英镑那么重。当时我的心里充满了苦涩。我交钱的时候,爸爸没有跟我一起去,所以在医院工作的叔叔跟我一起去了。也许父亲认为自己没有像样的衣服,害怕丢了女儿的脸;可能是怕被校长训斥丢脸吧!看着付款收据,眼里满是泪水,比一等奖还好。

[/h/

我珍惜再次回到学校。为了省更多的钱,冬天早上叫的馍馍都紧紧地绑在被子里。别人中午去做饭,我偷偷带出去,和家里带回来的咸菜一起吃。我没有时间照顾别人的眼睛。我能想到的只有学习。虽然我因为营养不良身体比较瘦,但并不影响我“一姐”的称号。

[/h/

入学第二年,学校分班。我们母子班有55个学生,都是清一色的“女兵”,坐满了整个教室。我又小又瘦,一直坐在第二排。那天下午,体育课自由活动。我不知道是谁举起了他的手腕。教室排列成四排,每排分成两组,前后座位成了对手,全班同学都没有摔倒。这时,欢呼声、叹息声、喊声此起彼伏,我也在其中。我瘦了,打败了20多个又高又胖又瘦的盟友“ ”北派第一人也被选中。我和她面面相觑。我很害怕。她的身材可以容纳我。她长着一张面包脸,胳膊像木棍,看着我不屑一顾的眼神。但无论如何你都得咬紧牙关!握着她胖乎乎的手,我们开始以中立的姿势互相尖叫,坚持了五分钟,不分胜负。我的手有点麻木。我们都脸红了,但没人愿意让步。看着我的盟友给我打气,我突然把她的手按在桌子上,我终于赢了。一瞬间,我的名声大涨,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当时,我也是。

[/h/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值得一提。有一个精致的女孩坐在我的前桌,她经常梳着辫子,说话总是很温柔。暂且叫她“ Lady ”吧!一天早上,我惊讶地发现她精致的手指被涂上了深色指甲油。她迫不及待地向全班展示她的杰作。可惜第一节课是内科,老师教“打击乐”。那位中文脸的女老师用严厉的眼神环视了教室一周,终于锁定了我的前排座位。她冷冷的说:“来,这位同学,去黑板上给你示范一下/[/。” “ Lady ”似乎有些尴尬,慢慢起身走到黑板前,低下头,慢慢伸出涂有黑色指甲油的双手,为大家表演了“打击乐”。如果当时老师没问,也没关系,但是老师问了。“你的手怎么了?你的指甲是这样的。你为什么不去医院?”这个问题引起全班哄堂大笑。老师感到不解,问道:“笑什么?”没想到,班上一个最调皮的男生背叛了她。“她涂的是黑色指甲油,不是病。”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涂任何颜色的指甲油。

[/h/

【/h/】我学的是西医,但中医也有一门课,500多页,几乎都要背,比如五行十二经,耳听脉,加减方比,或者药物配伍禁忌等等。毕业考试前夕,胖老师说:“这次毕业考试没有具体范围,考试内容都在书里。”下面的人开始交头接耳。我不敢掉以轻心。我早上四五点起床背诵,晚上自习课也不浪费一分钟。努力是有回报的,我在期末考试中以满分名列榜首。我的同学和老师都投以赞许的目光。其他十几门学科的毕业成绩都在95分以上。我全年第一,拿了一等奖学金。这不仅是一种荣誉,也是对父母的另一种感恩,实际上解决了我几个月的生活费。三年后我毕业了,以我的成绩继续读专科没问题。老师也找我谈话,让我继续学习。我也很绝望,但是因为家庭的原因不得不放弃。但后来,我自己花了三年时间当了一名专科生,但不幸的是,这与医学无关。

[/h/

谁的青春没有眼泪和遗憾,即使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不改初衷。我喜欢我努力工作的方式。那些眼泪和欢笑的日子总是在我心中闪耀。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我们都应该尽最大努力把每一个阶段的事情做好。谁知道“年轻不努力让老板伤心。”!面对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我都希望在经过慎重的选择之后,一定要毅然决然、孜孜不倦地走过。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就能看到你们脸上幸福的笑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