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施舍 ;创作者: 围裙女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妈妈身高不到1.5米,右小腿小如手臂,右手掌像鹅卵石,有一条又粗又长的缝隙像沟壑一样横在上面。她妈妈走路一瘸一拐的。母亲从小就患有支气管炎,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越来越严重。所以,在村里,我们家是比较穷的家庭。奇怪的是,很多人来我们家乞讨。

那时候每年都有好几个人来我家乞讨。他们都提着大布袋,甚至还提着大篮子。乞讨的原因很悲惨,有的是家乡洪水或严重干旱,有的是家里大火。不管人们说什么理由,他们的母亲都信任他们,给予他们同情。因为家里穷,母亲没有多余的钱和衣服可以给,所以她不得不给他们尽可能多的食物。每次我施舍,我妈都用大碗大碗往他们口袋里倒米饭或玉米,直到他们说“够了”我妈才停下来。妈妈总是说给他们饭就是救人。

大二的冬天,外婆因病去世。埋葬奶奶后,夜很黑,但妈妈睡得不安稳,总想着做点小生意挣钱,以此来偿还向邻居借的安葬费。一天早上,妈妈从迷茫中醒来,打开门,吓了一跳。我看见两个衣衫褴褛的大个子站在他们家门口,一个拿着尼龙口袋。

他们说他们来自河南,家里被淹了。世界上有老人,有一个没有衣服、食物和钱的小家庭。皮马·戴孝的母亲听到后,迅速让他们进屋,舀起米缸里的米,打开粮柜,给了他们两勺小米。

邻居事后得知,莫名其妙地劝她妈:“你老人家去世了,按照习俗,你应该‘保住你的财富’。你是如何把你的‘财富’拿出来的?”

“我是个穷光蛋,钱越多,得到的也就越多!”妈妈笑着说。

母亲很同情别人的艰辛,但她从不接受施舍,也从不在别人面前哭诉。90年代初,我妈去村里,开始做蛋卷生意。后来她带领全家到镇上开了一家面馆,然后经营了一家食堂。因为过度劳累,我母亲的病情加重,快要死了。住院几个月后,家里负债累累,母亲坚持回家输液。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阳光明媚,母亲哑着不能说话已经半个多月了。她慢慢站起来,摇摇晃晃,停下来,走到街上。母亲自己也不知道在街上该做什么。

人们在街上忙碌。苍白的母亲沿着街道移动了一千英镑。

“阿弥陀佛!”突然,一个男人在和他妈妈说话。“施主,我是少林寺的和尚。”

母亲抬起眼皮,看着那个男人。那是一个高大的和尚,穿着灰色的僧衣,胸前挂着一串大珠子,腿上缠着白布,脚上穿着黑布鞋。和尚一手数着珠子,一手敬礼。

母亲用手指指着喉咙,无力地垂下眼睑,呼吸困难地低下头。

“施主,请给我一毛钱。我只想要一毛钱硬币。阿弥陀佛!”和尚说。

母亲靠在柱头上,从胸前内兜里掏出一条包得紧紧的手帕,抖抖索索地打开。手帕里有三四张皱巴巴的一元五角纸币和一些硬币。

母亲拿出一毛钱硬币给和尚。

“施主,你是一个注定成佛的人。这次师父特意请了我们十几个徒弟下来救人。我旅行了很远很远,来到这里。”和尚真诚地说。

母亲无力无语。

“捐献者的病是可以治好的!不能死!”和尚走近母亲,一手拿着母亲给的硬币,在母亲的脖子前晃来晃去,另一只手用力舞动,嘴里重复着。

和尚让他妈妈喝他递给我的冷水,说:“捐助者放松!你不能死!你的晚年很幸运!”

“阿弥陀佛!”和尚敬礼后离开,消失在人群中。

回家后的第二天,妈妈真的会说话了!母亲很感激和尚,相信是菩萨派她来救她的。更奇怪的是,我妈妈的病恢复得很快!病愈后,母亲全身心投入经营食堂,不仅偿还了患病期间的商业债务,还偿还了别人借的医药费。渐渐地,我们一家人过上了舒适的生活。

从此我妈全心全意对佛祖慷慨布施,经常求“感谢菩萨!感谢党!感谢你的父母!”并告诫我们,看到乞讨的人一定要施舍给他们,一辈子做好事!

步入中年,我明白了母亲的慈善,明白了“放弃和得到”的意义。母亲施舍,给钱,获得幸福。

残疾又矮的母亲让我抬起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