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伴侣 ,文章来源: 秋叶斑驳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这个房间里的花草是我妈妈的朋友。

在她一生中,她第一次为父亲而活。我爸虽然是个老派老公,大男人脾气也大,不知道怎么对人感觉不好,总是喊几声。——只有长大了,这个时候我们才要站在妈妈这边,这样爸爸的火爆脾气才能稍微克制一些。——她仍然全力以赴为父亲服务。当他们的父亲腿脚不好时,他们在荒地上开了一个菜园,竖起了篱笆。父亲坐在菜杆上,母亲去取一桶水来倒。孩子爱妈妈,但爸爸不伤人。我妈妈愿意做这份工作。她的腰椎和颈椎都不好。当她生病时,她只能仰面躺着,看着屋顶一动不动。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按照父亲的意愿做这些事情。

第二,她为孩子而活。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接受传统的家庭教育是女人的责任。她保留了女性道德的这一部分。虽然父亲收入微薄,但她靠的是一点一点从口中攒下钱,在蜡烛下缝补,养育三儿一女,还有一条出路求学。

现在,我父亲走了。房间有一半以上是空的。她唯一期待的是,她的孩子会来这里,吃一顿饭,睡一觉,或者坐一会儿。我是最远的一个,但因为我活得久,我是她心中的主心骨。我要走了,所以她脸上起了涟漪,拿出了她认为好吃的东西。然后打电话通知其他孩子你大哥和嫂子来了。

当一个小房子里充满了一大家子人的欢声笑语时,妈妈很安静,看着这个房子,像一个湖,如此宁静。似乎此时此刻她所有的生命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本来就应该如此!

她从来不希望任何富有和昂贵的东西。只要小房间里不缺人,她的幸福就会满满的。

在我们家,只有我妈妈不学习。她痴迷于迷信。虽然我父亲嘲笑她的迷信,但我们一直告诉她,从来没有鬼神。她说不上来,但她心里有信念。

她总是告诉我们,在那个世界的父亲去世的那天和每一个祭祀的日子,要为他烧纸钱,烧衣服,烧裤子,烧鞋子,送一些好消息。她担心她的父亲会被冷落,什么都不缺。虽然烧鸡、苹果和祭祀用的食物都放好了,但他们还是原封不动地回家了。然而,她认为父亲可以收到那些东西,这成了一种幸福的祝福。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年纪大了,过着她习以为常的生活,甚至在思想上固执。

大多数时候,她一个人在家,养着一盆盆花草。种子是孩子们在网上买的。蔬菜和水果种植在各种大小的花盆里。这些都是装东西的容器。吃东西的时候,剩下的容器做成花盆——。只要这些蔬菜能长出茎叶,妈妈就不会收获。

也许,这些永远是年轻的花草,可以带她远离衰老的年龄,让她恢复青春的年华。

她也在过着自己的生活,仿佛她又回到了生活中。

我在这个房间里,如果我拖延一分钟,我就能感受到岁月的味道。

原来时间可以如此美好。

妈妈总是陪着我,看着她的花草。没有什么是珍贵的,但他们可以在母亲的服务下活出自己的精神。

阳光从一扇小窗射进来,就像伸出一根温柔的触手,抚慰着一条条高高的小草。妈妈的眼睛很深,就像夜空。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奇观:太阳和月亮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极其明亮。

看来我愿意为妈妈洗心革面。

那我,也许,应该理智得多。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用远行。我可以陪着她,每天生活在一个盆子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