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豆腐真有味道 、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拌豆腐是一道简单的菜,简单到容易被人遗忘。大家可能都吃过什锦豆腐,但真正能记住并且念念不忘的人并不多。这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很少有人想到拌豆腐,可能是因为太普通了,但不代表没人想。比如我对拌豆腐情有独钟。

拌豆腐很简单,不讲究刀功和温度,几乎每个人都能做到。想吃拌豆腐,买一个新鲜的豆腐,切成小块,加入想拌的食材,加一点油和盐调味,或者什么都不加,就简单拌一下。

拌豆腐虽然简单,但不代表你一点都不重视。拌豆腐用的豆腐一定要嫩。豆腐分南北。北方豆腐老,南方豆腐嫩。南方的豆花比豆腐嫩,豆腐又嫩了。还不如拌豆腐嫩。南北豆腐有点太老,最好比南方拌豆腐嫩。买这样的豆腐不难。早上早点去菜市场,找到刚出摊的豆腐摊。刚上架的豆腐刚从泡桶里捞出来,还冒着热气。买的时候不能出错。我做拌豆腐的时候,喜欢在一块豆腐的上下各放一层比较老的部位,中间只用嫩的一块拌出来,味道还不错。

有人说豆腐贵,节俭。它既不太多肉,也不太素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随意搭配。杂豆腐也不例外。它是一种多功能的菜肴,可以在你想吃的任何时候烹饪。

春天拌豆腐,当然首选香椿芽。紫色的香椿刚刚发芽,香椿的叶子还没来得及舒展。早上捏一把露在外面的香椿芽闻闻。回来后用水冲洗,放入沸水中,紫色的香椿芽会变成深绿色,香椿香味更浓。烧过的香椿芽用少许精盐稍搓,然后切成小块,拌豆腐。搅拌后,在上面倒一点香油。豆腐拌豆腐好吃又脆。就像汪曾祺说的,是“一斤入口,第三春永远不会忘记。”

春天香椿好的时候,把豆腐和香椿拌在一起,短短几天的时间是非常难得的。汪曾祺错过这种味道大概是有原因的。除了香椿豆腐之外,还有其他劣质的菜,虽然味道比较劣质,就是野蒜豆腐。蒜白应该是用来拌野蒜的豆腐,但是野蒜的香味有点野,不是人人都喜欢。而且豆腐拌野蒜的味道也没那么脆嫩,只能说安慰总比没有好。

皮蛋拌豆腐,加一点醋比较好。豆腐嫩,皮蛋软。过了一段时间,皮蛋又老又硬。很难说为什么。

夏天,吃皮蛋加豆腐可以降低内热。夏天,我更喜欢把豆腐和黄瓜混合在一起。将黄瓜去皮,切成小拇指指甲大小的方块,加入少许盐,拌入豆腐中。口感清淡爽口,似乎更有风味。

豆腐可以掺很多东西。当我在屯溪高建街上学的时候,我太穷了,没有蔬菜票。去学校门口买了块豆腐,试着用辣椒酱和榨菜拌豆腐。真的是太穷的时候想出来的办法。高建街靠近新安江。新安江的水不错,高建街几家豆腐店的豆腐也很不错。能吃到这样的杂豆腐,也不能亏待自己。

辣椒酱拌豆腐,多放点辣椒酱进去,比光吃辣椒酱瘦多了,比白嘴豆腐好吃多了。我当时觉得味道还不错,是顿好饭,大概是我当时需要的。剁碎的榨菜,咸脆的,和豆腐拌在一起很配。更重要的是,这两种饭都极其便宜,而且容易得到。对我来说,很容易做到。

林斤澜在《豆腐》里写过这样一段话:“豆腐可以吃粗。我在京西农村。一个钢铁厂的工人经常下班回家,走过一个小店的门口,看到豆腐,需要一双筷子才能炒出一块,甚至不用撒盐面。嘴巴白,豆腐白。”这是林斤澜见过的最豪放的吃豆腐的,连拌都没必要。

豆腐吃粗了才是真的。拌豆腐,算是吃豆腐的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