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散文:道观宝塔 :小编: 余秋雨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莫高窟门外,有一条河。河对面有一片空地,几座僧人的死塔分高低两层建造。塔呈圆形,紧贴葫芦,外敷白色。从几次坍塌来看,塔的中心竖立了一根木桩,周围是黄色的粘土,底座是用青砖建造的。住持莫高窟的和尚并不富裕,证据可以在这里找到。太阳落山,北风吹,这破落的塔群更是凄惨。

有一座塔,由于建造年代较晚,所以保存相对较好。塔上有铭文。当我读它的时候,我突然很惊讶它的主人是王!

历史记载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我看过他的照片,穿着棉衣,眼神呆滞,缩头缩脑。他是当时随处可见的中国平民。他是湖北麻城的一个农民,逃到甘肃当道士。几经波折,不巧的是,他成了莫高窟的所在地,统治了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他从外国冒险家那里得到的钱很少,要求他们用箱子运输无数敦煌文物。如今,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不得不一次次屈辱地从国外博物馆购买敦煌文献的微缩胶卷,然后叹口气走到放大镜前。

你可以对他大发雷霆。但是,他太卑微,太小,太愚蠢,最大的倾销不过是对牛弹琴,换来的是冷漠的表情。让他无知的身体完全肩负起这沉重的文化债务,甚至我们都会感到厌烦。

这是一场伟大的国难。王道士只是在这场悲剧中挺身而出的小丑。一位年轻的诗人写道,晚上,当冒险家斯坦带着一队装满箱子的牛车准备出发时,他回头看了看西方天空中暗淡的夕阳。在那里,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正在流血。

真不知道一个道士怎么会照顾一个开放的佛龛。中国的公务员都在哪里?为什么他们没完没了的戏里从来不提敦煌的一个理由?

那是20世纪初期,欧美艺术家正在酝酿新世纪的突破。罗丹正在他的工作室里雕刻。雷诺阿、德加、塞尚处于创作后期。马奈已经展出了他的《草地上的午餐》。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东方艺术投以羡慕的目光,而敦煌艺术则掌握在王道士手中。

王道士每天起得很早,喜欢在山洞里走来走去,就像一个老农一样,看着自己的房子。他对山洞里的壁画有点不满意,阴暗昏暗。聪明点就好了。他找了两个帮手,带了一桶石灰。在草刷上放一个长柄,蘸上石灰桶,开始他的画。第一次,石灰刷得太薄了,颜色还是若隐若现。农夫认真对待事情,第二次仔细刷了一遍。这里的空气干燥,石灰已经干了一段时间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唐朝的微笑,宋朝的衣服,山洞变成了一片干净的白色。道士擦擦汗,憨厚一笑,顺便打听石灰的市场价。他量了一下,觉得暂时没必要再粉刷更多的洞穴,就刷了。他以一种哲学的方式放下了刷柄。

当几个洞壁都刷白的时候,中间座的塑雕太显眼了。在干净的农家乐里,她们优雅的姿态太招摇,温柔的笑容有点尴尬。道家认为自己的身份。作为一个道士,为什么这里没有一些石天和宫铃菩萨呢?他命令他的助手借一些锤子,让原来的塑料雕塑弯曲。事情并不坏,只有几次,婀娜的身姿变成碎片,柔软的浅笑变成泥巴。听说邻村有一些泥瓦匠,就邀请他们,掺了一些泥,开始修建他的石天和宫铃。泥瓦匠说,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工作,道士安慰他说:“如果你有一点点意思,你可以做。”于是,像一个淘气的男孩,他堆了一个雪人。这是鼻子,这是手和脚。终于,他可以坐着不动了。来吧,拿石灰来刷白它们。画一双眼睛,和一把胡子,就像一个模特。道士松了一口气,感谢了几位石匠,然后制定了下一步的计划。

今天,我走进这些洞穴,面对苍白的墙壁和白色的奇怪图像,我的头脑也是苍白的。我几乎说不出话来,摇晃着面前的刷子和锤子。“住手!”我心里疼得直喊,却看到王道士翻着脸,用迷惑的眼神。是的,他正在整理他的房子。闲人为什么要闹?我甚至想向他下跪低声问他:“请等一等……”但你还在等什么?我的心仍然苍白。

1900年5月26日清晨,王道士依然早早起床,辛辛苦苦地清除山洞里堆积的沙子。我没想到墙会摇晃并裂开一条缝。里面似乎有一个隐藏的洞穴。王道士有点奇怪,于是赶紧打开了山洞。哇,里面全是古董!

王道士完全听不懂。今天早上,他打开了一扇搅动世界的门。这个洞穴将建立一个永久性的研究。无数有才华的学者将为这个洞穴花费一生。中国的光荣和耻辱都将被这个洞穴吞噬。

现在,他拿着一根长长的管子,在山洞里捡起来。当然,他不能理解这些事情,但他只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为什么我在这里的时候墙会裂开?也许这是上帝的奖赏。趁着下次去县城参观,捡几本名著拿给县长看。对了,这个奇妙的东西。

县长是公务员,事情的轻重稍有权衡。甘肃学者叶很快就知道自己是一个金石学家,也明白了洞穴的价值。他建议樊泰把这些文物运到省城妥善保管。但是事情很多,运费不低,官僚们又犹豫了。只有王道士时不时拿着一点文物,送到官场上来往。

中国很穷。但是如果你看看这些官僚的奢侈生活,你就会知道他们永远不会穷到提不起运费。中国官员也不全是无知的,他们把书房里出土的经书翻得窗明几净,推测书写朝代。但是他们没有红肠,所以他们决心保护祖国的遗产。他们优雅地摸了摸胡子,告诉他们的人:“什么时候,让道士再送一些!”获得了几件。把它们打包,当作送给京官的生日礼物。

此时此刻,来自欧美的学者、汉学家、考古学家和冒险家,经过长途跋涉来到敦煌。他们愿意把所有的财产都换下来卖掉,以此来支付走私一两件文物回来的费用。他们愿意吃苦,冒着死在沙漠里的风险,甚至做好被打被杀的准备,来到这个新打开的洞穴。他们在沙漠里点燃了浓烟,中国官员的客厅里摆满了茶。

没有任何障碍或手续,外国人直接走到山洞。山洞是用砖和锁建造的,钥匙挂在王道士的腰带上。外国人有点遗憾。冲刺的最后一站,他们没有遇到守卫森严的文物保护住所,没有遇到MoMo的博物馆馆长,甚至没有遇到守卫和门卫。一切原来都是这个肮脏的道士。他们不得不幽默地耸耸肩。

有几句对话,你就知道道家的味道了。原来构思的方案都是多余的,道士只想要最容易的小生意。这就像用两根针换一只鸡,用一颗纽扣换一篮子蔬菜。详细复述一下这个交流账号,可能我的笔会不是很稳定。我只能简单地说:1905年10月,俄国人布鲁切夫用一点俄国货和他交换了大量的书籍和经书;1907年5月,匈牙利人斯坦因用一沓银元兑换了24箱经书、5箱织丝和绘画;1908年7月,法国人怕西河,用少量银元交换了10辆汽车、6000多卷书籍和图画;1911年10月,日本籍川一郎和祖伊乔·塔奇巴纳以难以想象的低价交换了300多卷手稿和两件唐人雕塑;1914年,斯坦国第二次再来,依然用一点银元兑换了5箱600多卷经书;……

道士也犹豫了,怕这样会得罪神。解除这种犹豫很简单。斯坦国哄他说他很崇拜唐僧。这一次,他跟随唐僧的足迹,从印度学习到了中国。好吧,既然是外国唐僧,那就带走吧。王道士爽快地打开了门。这里没有外交语言,只有几个童话。

一箱又一箱。一辆大汽车,另一辆大汽车。都打包好了。——

我没有去省城,因为我师傅说没有运费。好吧,然后把它运到伦敦、巴黎、彼得堡和东京。

王道士点了点头,深深鞠了一躬,骑了一程。他毕恭毕敬的叫斯坦,是因为“斯大师害怕代替承诺”,而佩里奥作为“贝大师害怕愿望和”。他口袋里有一些神店的银元,有共同之处很难得到。他告别了,感谢司大人和贝大人的“慈善”。车队已经开走了,他还站在路口。在沙漠中,有两条深深的车辙。

当他们回到国外时,斯坦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们的学术报告和冒险报告总是引起雷鸣般的掌声。他们的叙述经常提到古怪的道士,这让外国听众觉得从这样一个傻瓜手中拯救这一遗产是多么重要。他们不断暗示,是他们漫长的旅程让敦煌文学从黑暗走向光明。

他们都是勤奋的学者,我可以在学术上佩服他们。然而,一些基本前提在他们的讨论中被遗忘了。争辩已晚,但我脑海中浮现的只有一位当代中国青年写给烧毁圆明园的尔金勋爵的几行诗:

我非常讨厌它

我不是一个世纪前出生的。

这样我就能站在你面前

黑暗的城堡

晨光的旷野

或者我捡起你留下的白手套

要么你接住我扔过去的剑

要么你和我各自骑马

远离这一天的旗帜

像云一样离开战场

最终结果就在门口

对于这些学者来说,这些诗句可能太难了。但我确实想用这种方式阻止他们的车队。看着对方,站在沙漠里。他们会说,你不能学习;嗯,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对比一下你的知识。什么都可以,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安静地带走祖先的遗产。

我不禁又叹了口气。如果车队被我拦住了怎么办?当时我不得不把它送到首都,运费被忽略了。但是当时不是有一批窑洞文书送到北京吗?场景是没有木箱,只有草席胡乱捆绑。沿途的官员伸手进去拿一个,他们不得不留下几捆在那里休息。结果到了北京就散了,变形了。

在广阔的中国,经书的卷数并不多!比起很多官员的谩骂,我有时候甚至想残酷地说:我宁愿把它存放在伦敦博物馆!这句话毕竟不是很舒服。被我拦下的车队该去哪里?这里那里很难,我只能让它停在沙漠里哭泣。

我太讨厌了!

我不是唯一讨厌它的人。敦煌研究院的专家比我更讨厌。他们不想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们就是板着脸,研究敦煌文献几十年。文学电影可以从国外买,越屈辱越密集。

我去的时候,莫高窟正在举办一个国际敦煌研究研讨会。几天后,一位日本学者用沉重的语气给出了解释:“我想纠正一个过去的说法。近几年的成果表明,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

中国专家没有太激动。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了王道士的死亡之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