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煤 、作者: 李喜庆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冬天需要从县城附近的煤矿拉煤。有钱的人可以租车,没钱的人可以拉平汽车从煤矿里拉煤。因为父亲当兵时失去了一条腿,在15公里外的张庄镇村办煤矿拉煤成了母亲的事。

一个初冬的星期天,天刚蒙蒙亮,妈妈就把我叫下床,匆匆吃了早饭,拿来干粮,拉着从邻居家借来的小平车上路了。妈妈把车拉过来,让我坐在上面,这样可以节约能源,回去的路上用。太早出门,在人迹罕至的路上很长时间都碰不到一个行人。我妈妈的驾驶技术一点也不好。况且道路崎岖不平,车子似乎无法工作。它向东和向西走了一段时间。她每走几步就要调整方向,离开县城前都是汗流浃背。

装煤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和妈妈找了个住处,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然后我们又迅速上路了。我们沿着路边慢慢走,遇到了一个陡坡。我妈妈吃力地在前面拉起来,而我则向后弯,用力向前推。我们就像两只在水里游泳的大虾。花了很大力气才把它拉起来。这时,它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常说下坡容易上坡难,所以可以拉煤,下坡更不利。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妈妈下山了。由于惯性,我妈妈无法控制坠落的重型汽车。整个人被一个高高举起的车把举到了半空中,车子像飞车一样飞下斜坡,眼看危险就要发生了。幸运的是,一个路过的农民叔叔救了车,避免了危险。但我妈被跃起的车把吊得很厉害,割破的耳朵还在流血,我急得想大声尖叫。法默大叔立即蹲下身子,迅速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支烟,点燃,抽了起来,用手掌接住了掉落的烟,在血止住前敷在母亲的伤口上。时不时他说:“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正在做男人的工作,多危险,给点钱雇个人拉哇。”

那一天,我和妈妈拉着一车煤,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家赶,花了四五个小时。虽然妈妈的耳朵上长满了花,我汗流浃背,但我们还是像赢了一场胜利,凯旋而归一样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