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怀印象 ,作家: 李鹏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堰外是一个地名,在亭祖镇丁岙村李秀一湾以北。

堰外是一大片滩涂,因地势较低,已开垦为稻田种植水稻、鱼类和莲藕。

小时候经常跟着爷爷去堰外放牛。制作组给了我们一头母水牛。奶牛生了一头小牛,这让每个人都很高兴,但没想到的是,奶牛没有奶了。祖父和几个家庭商量,买了奶粉喂小牛。喂牛不比喂孩子好。小牛实力很强。没有两三个成年男人,根本撑不住。每次喂小牛,大家一起上去,抓脚,压头,掰嘴,最后把小牛养起来。每当想起当时的情景,我就忍不住笑了。

堰外水田不比其他地方深,淤泥也比较深。惊吓过后,我爷爷左手拿着牛,右手拿着鞭子,肩上扛着犁铧,开始了一年的劳作。冰雪刚刚融化,爷爷就光着脚走进地里,刺骨的寒冷让他不寒而栗。他嘴里喊着,从场地中央出发,赶着水牛快速掉头。劳动的热气像白雾一样渐渐绽放。开放的土壤,就像翻开的一页,记录着艰辛,奠定着收获的基础。

当天空传来布谷鸟的叫声时,我爷爷知道是时候插秧了。他把水马和一捆干草拿到秧田里,拔了秧,捆上,然后一根一根地摘到水田里。田阳有许多水蛭。当我爷爷从水里爬起来时,他的腿上和肚子上有几条水蛭。它们充满了血,变得丰满。在岸边,我爷爷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水蛭掉在了地上。这个淘气的孩子折断了树枝,把它从吸盘上翻过来,晾干,拿在手里炫耀。

双抢季节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也是最热的时候。披着星光,他去堰外收割水稻。一把锋利的镰刀落下来,一大块米在地上爬着。切好的米饭要晒干到晚上,这时热量逐渐消散,米饭会失去一些水分,变得更轻。

一百斤粮食和草头,在祖父的肩膀上左右变换。从田里到房子门口的稻田,看起来好像有三里远。他的衣服被汗水湿透了。当衣服被风吹干时,白色的汗渍就像飘落的雪花。月亮挂在小山上,他把稻子铺在稻田里,借着月光打谷。当这一切完成后,堰外的稻田正等着祖父的手来种“新衣服”。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每年冬天,我爷爷为了养家糊口,都会挖野藕。堰外有野生莲藕带。冬天,挖野藕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没有多少人来,堰外成了爷爷手里的粮仓。

祖父拿了一把铁锹和一个竹篮,来到这片野藕地里。一阵北风把枯叶卷进他薄薄的衣服里。他看着某个地方,用铁锹在土里试了试,沿着野藕的生长方向一层一层轻轻拨开。一天下午过去了,爷爷提着满满一筐野藕回来了。寒冷和辛酸,他从未向我们提起,他始终默默耕耘,抵御风霜雨雪,给家人带来了沉重的收获和温暖的支持。因此,留在堰外的记忆充满了温暖和神秘。

祖父去世后的第七年,我再次来到堰边。现在,这里和我家乡的大部分土地都转让给了深圳的一家公司,这将成为一个田园诗般的综合体。土地已经平整,种植了药材、果树、花卉等经济作物,也可以为附近村民提供就业岗位。这片郁郁葱葱的土地将有一个田园诗般的景观,四季都有芳香的水果和鲜花。堰外的美丽故事翻开了新的一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