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的交往 ,学者: 卢惠龙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我认识老袁50多年了。

我和老袁在贵州大学同级别,不同系。当时开了英语和俄语课。中学学俄语的学生上俄语课,其他学生上英语课。中文系一年级英语和历史系合并,因为人数少。于是,我和老袁成了英语课上的同学。老袁是山东齐河人,我是山东济南人。老园子又高又厚,声音里带着山东味。在很多学生中,老袁并没有引起特别的关注。英语的廖老师在课堂上几次提问的时候,把“元”读成“万”这样,引起了几次笑声,所以老袁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老袁的英语水平和我差不多。我们在同学中年龄较大,记忆力较弱。我们经常不能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或者我们记不住单词或者发音不正确。

在交往中,我知道老袁小时候是在齐河长大的。他告诉我他穿越冰冻的黄河。他的父亲是一名革命干部,随部队南下贵州,成为黔东南剑河县县委书记。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都去遵义“四清”。回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老袁自然为红色政权辩护,而我却分不清阵营和界限,摇摆不定。

文化大革命从分歧走向战争,甚至有枪有炮。我和老袁呆在同一个“龟壳”里。每天外面的大喇叭都会发出各种抗议和声明……。我发现老袁在那里看《红楼梦》,他还是很专注。我们不时会有一些对话。

大学毕业后,我们去了安顺平田和镇宁华山军垦农场锻炼。有一次,我去华山探亲。老袁在华山公司烹饪班当消防员。他利用自己的角色,把我照顾得很好。当我离开华山时,我们许多人坐在路边的草堆上等车。第一次见到老袁的老婆小杨。小杨是河北石家庄人。他说话像机关枪,一串一串的。他很健谈,很有幽默感。

从军垦农场出来,我们同时被分配到兴义。那时,我们的妻子都怀孕了。我们听说吃鹅可以去除胎毒。于是,有一天,我们去买了一只大鹅。我们不能杀鹅。我们借了一把菜刀,把鹅放在泥上。他按住鹅的头和身体。我挥刀砍下鹅的脖子,鹅血飞溅。我们拿着碗去捡鹅血。至少损失了一半鹅血。然后,老园子发现了许多粗细分明的树枝,在我临时住的专厅后面的小楼里,我用铁炉生火,炖了鹅。那时,烟雾缭绕,礼堂也是如此。今天是开车的日子。如果是正常的,那就是禁忌。

大学生的分布产生了结果。我留在了土改委的写作组,老园子去了下坞屯的京南供销社负责布票之类的事情。每次进城,我都来这里住。

当时,日子紧迫,物资严重短缺。我们也不觉得苦。

我和老袁在兴义过了一个春节。有一次我们从杨林买了一瓶肥酒,来来回回的喝完。异乡自有其乐。

我记得1972年春天,我去参观了京南老花园。我从兴义开始走,一路经过下武屯,收了骨灰。然后荣……握着我手里的柳条,边走边唱,打草稿写诗。

终于到了京南,老园子住的地方宽敞,婚姻也有意思。他的女儿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快两岁了。他的妻子杨小姐似乎又怀孕了。晚饭前,按照北方的习俗,把一锅煮熟的鸡,至少两个,放在桌子上,每个人都把它们撕碎吃掉。然后我们吃饭。

那天晚上,我和老袁聊了很久。话题也很广泛。老袁很勤奋,对自己在供销社的工作没有怨言。

春节前的第二年,老袁来到我住的特别招待所旁边的小木楼。那天,是土改委台湾增补大会的闭幕式。我和老袁在二楼聊天。我父亲住在一楼。他老爸在洗脚,我给他烧了一盆炭火。是时候了。我下楼去拿火盆。我不知道,他已经倒在地上了。我力气小,就赶紧给老袁打电话。老袁听到声音就跑下楼,把我爸抱上床。在我父亲的头上,血从他的前额流出。不到一英寸长的短血凝固了。我给土地革命委员会办公室打了电话,土地革命委员会派了一辆车去接专门医院内科主任万。万主任看了看瞳孔,摸了摸脉搏,说:准备葬礼。我愣了一会儿。老袁说,当他把我父亲抱上床时,发现他已经死了。

我一时慌了神。老园子没留,说他回去了。我没问太多。我知道。天气很冷,地面结了霜。从兴义到靖南有20公里。老袁夹着自行车走了。

第二天,我和同事正忙着父亲的葬礼。下午,我看到老袁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后面有四只半猪。我很感动。他这两百斤肉是怎么来的?他能一路骑吗?老园子按照传统的治丧习惯,吃猪肉。

接下来,老袁卷起袖子,和土地革命委员会的一些同事一起拉起了一把大锯子。他们想给我父亲做一个简单的棺材,这样他就可以把他的尸体运到安顺火化。

老袁由于工作认真负责,成绩突出,很快被调到兴义县党校,担任校长。自己备课,自己上课,很受欢迎。

后来,他担任下坞屯区委书记。

生活的灾难潜伏在他身上。

他唯一的儿子小玲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杨老师调到兴义三中后,他们的宿舍就在兴义体育场旁边。老袁带着母亲从山东来到兴义生活,奶奶脚很小。她很坚强,精神很好,她经常给每个人饺子。当时我住在地委宿舍,离他们家很近,没事的时候就爱往他家跑。

小玲在体育场打球时,总是蹲在地上,嘴唇和指甲经常是黑色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症状变得更加突出。

我儿子还小,所以他当然不能理解父母承受了多大的悲痛。每次他呼吸和颤抖时,他都向父母求助。

医生说是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老袁是中文系毕业的,所以看不懂这些术语。医生说心力衰竭的症状已经出现,稳定后需要时间手术。几经打听,老袁带着小玲来到了北京安贞医院,这是中国最好的心脏外科和儿科心脏病医院之一。

老袁在安贞医院设立了陪护,整天在病房里守护着儿子。老园子有一种感觉:亲爱的医生们,我选择你们是为了信任你们,把生命托付给你们。出院时,一位患者的父亲说:“你走了,就回来。”老园子悲痛欲绝,乌云几乎压垮了他。因为他害怕,年幼的儿子经不起第二次折腾,虚弱的生命承受不了这么重的负担。

老袁想尽办法把自己变成一把巨大的伞,保护儿子免受风雨。

一个人的病带来一个家庭的不幸,一个家庭的经历。

最后,他回到了医院。

没有办法谈论旅途的匆忙和疲劳。

老园子蜷缩在椅子上,不时看着心脏监护仪上的频谱波动。奔跑、守护、焦虑,他的生命力正在慢慢被侵蚀。原来他肿胀的胸大肌就像两个对立的高地,古铜色的皮肤绷得紧紧的。现在,他的活力和阳刚之气都没了,动作缓慢而老气,与他的年龄不相称。

小玲玲终于好起来了,在兴义找到了工作,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妻子和儿子。

对家人来说,这是对老袁和杨老师的补偿。

他们短暂地享受了家庭的幸福。

这个世界,不仅有一种幸运和不幸。

小玲五年前因病去世。

这对老袁家是一个打击。

严重的问题接踵而至。

有一次,我去老袁家。当时老袁家住在国家民政学校。他退休前曾担任民政学校校长多年。我第二次见到他的孙子。他的孙子和我的孙子年龄差不多,但身高相差很大。我有点惊讶,也不便多问。为了让老袁和我聊天,杨老师哄着孙子早点睡觉,说9点了。墙上挂着大时钟,指针清晰地指示着现在还不到8点。孙子睡觉后,我问杨老师,你为什么说是9点?杨老师说他不知道钟。这座老花园静静地坐落着。说自己的孙子是智障,糊涂。说他会经常一个人在街上跑。你觉得危险吗?有一次老袁发现孙子不见了,就漫无目的地跑到大街上找他。回到从前,老花园经常是精疲力尽,汗流浃背。问题是这种事情经常发生,让家里人很紧张。现在,15岁,我不能去上学。未来完全未知。

老袁的媳妇看到儿子生病,拒绝再婚,舍不得离开。

意外会发生。生活中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预测的。山东人老院是一个男人,有着硬朗的男性角色,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尝遍了人生的各种滋味。

海明威说,“当事情来临时,我们必须勇敢地接受”,“人不是为失败而生”,“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我们有必要记住海明威的蓝眼睛。他浑身苍老,但眼神坚定深邃,透露着生命的力量。

这是一个强大的!

这座老花园值得我和所有人的尊重和支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