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特,没人接电话 ,写文: 王社珍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上个星期天,我去了我姑姑家,那天是我叔叔的纪念日。

在我姑姑的房间里,唯一的装饰品是挂在墙上的风筝,是我叔叔做的。叔叔的生活用风筝生活来形容并不过分。

舅舅年轻的时候,村民们冬天清闲,舅舅却舍不得闲下来卖风筝,攒了几个零花钱过个好年,春天忙着种地。

我叔叔黑黑的,个子不高。我曾经听姑姑抱怨过我奶奶,那为什么还要给她找个丑女婿呢?阿姨长得漂亮,个子高,勤奋。我想,如果不是父母安排的,如果我让姑姑先见舅舅,姑姑肯定不会嫁,而是命运安排的。当年,哪个女孩没有被任命。

这两年阿姨结婚了,不再嫌弃叔叔的长相。叔叔聪明、勤劳、诚实,对阿姨的爱无微不至。他不让他姑姑开始工作。阿姨的针线不错。俗话说,人是衣服、马和鞍,合身的衣服和裤子。大叔每天穿着整齐,看起来像个新官。大叔变得帅气多了。

在冬天的闲暇时间,我的阿姨缝纫,我的叔叔贴风筝。小时候,我住在姑姑家,看着叔叔烧风筝。叔叔的手很粗糙,但很灵巧。大叔把竹片切成细竹条,粗细如量。切竹条是一项细致的工作。它很厚,被绑的骨架很重。风筝很难起飞,又薄又容易折断。叔叔的剪裁是一流的。一流的切割工人往往伴随着一流的选材技巧。选择竹子是一项引人注目的工作。大叔可以从山上挑选韧性好的竹片。

剪完竹条,他开始绑骨架。大叔把手里的竹条翻过来,有时把半扎的骨架提起来,左右看看。糊风筝讲究平衡,左右对称,前后比例。否则,牢牢粘着他们不飞也是徒劳。舅舅的骨架结实轻盈,看起来像画家画的简笔画,很有艺术感,记得有一次,不小心把胳膊压在了几个叠在一起的骨架上。我想,它坏了,坏了,骷髅被压扁了。忙抬起来,才发现那几具骷髅用胳膊弹了起来,完好无损。虚惊一场后,我对我叔叔竖起了大拇指。

绑好骨架,该糊纸了。风筝纸不宜太薄、太脆、潮湿、潮湿、坚韧,且不得有小孔。贴在架子上时,贴平。纸糊小心而稳定。我叔叔把浆糊涂在骨架上,拿起风筝纸。当他小心的时候,我为他感到紧张。我问,紧张,他却笑了,紧张,糊了这么多年,熟能生巧,但谨慎是必要的。

风筝烧着了,舅舅就像面对面一样看着风筝,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亲切。冬天很长,一晚上可以贴好几个风筝。贴好的风筝被阿姨收起来,赶集当天就卖完了。小时候,叔叔每年都给我一个风筝。在早春,放风筝成了我最喜欢的游戏。我的风筝经常在村里的孩子中飞得最高,这都得益于我叔叔在系风筝方面的精湛技艺。

我阿姨是一条龙。我第一次和她结婚时,我叔叔在风筝上画了各种各样的龙。我姑姑怪他:“你让我飞,看谁给你洗衣做饭。”大叔笑了:“在我心里,我飞不开。”

我姑姑结婚的时候才十几岁,也很爱玩。我叔叔经常带她去村外的麦田放风筝。平原上的麦田一眼望不到边。我阿姨拉着风筝线,在麦田里跑来跑去。当她累了的时候,她坐在田里,看着风筝在蓝天上飞翔。阿姨看着风筝说:“要是能上去就好了。”大叔笑了:“当我做一个可以背着你的大风筝,让你在天上飞,飞累了,我就把线收起来。”阿姨会笑会流泪。这应该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面:两个年轻人在绿色的麦田里奔跑,一只风筝在蓝天上飞翔。

我叔叔烧了30多年的风筝,手里出生的风筝不计其数。他想把他的手艺传给我的大表哥,但是他表哥不喜欢做手工。后来叔叔教我糊风筝,让我把他的手艺传下去,但我上学后很少有时间去姑姑家,高中毕业后上了大学,就把手艺学习放在一边。

如今,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现代技术对传统工艺的冲击,舅舅的手工风筝逐渐退出市场,舅舅也渐渐老去。闲暇时,我叔叔偶尔会做一两个手工风筝,回忆他郁郁葱葱的岁月。

五年前,我叔叔去世了,带走了他的风筝粘贴工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