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作家: 零七三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浓密的雪花盘旋而落,覆盖了奇怪的岩石。无尽的乌云笼罩着冰雪覆盖的星球,天地一片漆黑。

“师兄……到了吗?”

陈虚弱地问,声音里夹杂着寒冷造成的颤抖。

这时,陈凌泽在哥哥陈泽忠的帮助下,她那白皙的小脸变得煞白,失去了血色。过去的粉唇此时冻得发青,止不住颤抖。

“喊,快到了,还要好一阵子。快点,醒醒。”

陈泽忠喘息着,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轻声说道。

陈泽忠伸手拿着厚厚的手套,擦掉普通黑框眼镜上的冰,扶着妹妹艰难而又浅浅地向前走。

陈泽忠低头看了看表,那书卷气的脸顿时一片愁容。

手表左上角的“ No signal ”几个字一如既往地缓缓闪烁,中间的几个字“2731年7月19日”“19:24”也告诉了他时间的流逝

雪花无声无息无情地飘落,天地间一片寂静。只有走在雪原上的兄弟姐妹们的“嘎吱声提醒这个被冰雪掩埋的星球,还有两条生命在挣扎。

……

“哈哈,终于要回家了!”基地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喜悦。虽然互相调查只用了五个月,但是从总部到目的地只用了近十个月。经历了一年多的无聊苦日子,大家自然急于回归。

“萧中小玲,请做一个收尾工作。”组长洪峰此时也是眉开眼笑,笑着回头看向那两个实习生。

两个实习生兴奋地点点头。这两个实习生是双胞胎,才23岁,哥哥戴着黑框眼镜,一副书卷气;妹妹长得漂亮,活泼开朗,长长的黑发像瀑布一样垂到腰间。

这两个实习生是陈泽忠和陈。自从参加这次调查后,他们没有做什么,大多数人都在帮助研究人员。而且这个收尾工作极其简单,只要重新走一遍侦察队走过的路线,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因为他们都经过了这些地方,而且基地里还有一个区域通讯塔,可以随时辅助,所以这个收尾工作没有太大的危险。

本来对于兄妹两人的调查活动什么都没做的人自然是接受了。事情不要犹豫,整个31人的调查组都在等着他们,所以兄妹整改后马上出发。

事情和他们想象的一样,一切都很顺利,除了一些无聊的收尾工作。本次调查活动共有57个调查点,兄弟姐妹仅用三天时间就完成了将近一半的工作。

但是有突发事件。

过了几天,兄妹在第28位完成收尾工作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巨响,紧接着是一声剧烈的震动,把正在行走的兄妹绊倒在雪地上,两个人都被震动震晕了。剧烈的震动持续了十几分钟才慢慢平息。

“玲玲,你没事吧?”

陈泽忠从雪地上爬起来,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把妹妹扶起来,问道。

陈揉了揉的太阳穴,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陈泽忠摇摇头,显然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在这次调查的五个月里,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陈泽忠下意识地看了看表。他突然大喊:“基地出事了!”

听完陈的话,也连忙低头看了看表。除了“7月18日2731”“13:22”在手表中间,她看到左上角闪烁着三个小字:

“无信号”

……

“兄弟,我要做书里的探索者!”

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指着一本书,兴奋地和旁边的小男孩说话。

“可以!我想成为像他们一样的英雄!我们都想成为最伟大的探险家!”

小男孩也很兴奋。他抬头对着天空喊:“宇宙,等等!我会把你探索一遍!”

在两个孩子面前,有一本厚厚的书。这本书是今年开始销售的畅销书。它讲述了127个人为探索宇宙而牺牲的故事。这本书的序言写道:

“地球联盟于2616年7月20日宣布‘太空探索计划’至今已有一百年。无数探险家无畏地投身于太空探索事业,把人类的视野拓宽了几千倍,极大地促进了人类科学的发展。目前已探索行星832颗,成功改造工业行星21颗、农业行星7颗、农业行星7颗。

然而,在这辉煌的成就下,隐藏着无数探险者的艰辛与苦难。根据地球联盟发布的最新数据,计划实施以来,探险者19275人,受害者10463人,不治之症6935种,伤亡率高达90%。所以,‘宇宙探索’是先行者用血汗铺就的血路。

由于集体殉难,死因不明,涉及联盟机密等原因,英雄们的探险故事无法充分说明,但英雄们的名字会在书后面的附录中一一列出。我们怀着最大的敬意编撰这本书,希望读者也能对英雄表示敬意。

我们在这里向为探索宇宙而牺牲的英雄们致敬!”

……

从记忆里,陈泽忠摇摇头,甩了甩那些念头,现在最重要的是爬到附近最高的山上,等明天早上8点。

看着妹妹的侧面,眼睛已经半睁半闭了。陈泽忠又摇了摇肩膀,低声吼了一句:“玲玲,醒醒,一会儿就来了。”

陈只是忍不住浑身发抖,没有回答他。

陈泽忠看着他,迅速脱下身后的背包。他一手抱着陈,一手翻找着。

这时,陈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她那蓝色的嘴唇也在颤抖。不时弹出几个字。陈泽忠一听,抓住陈凌泽的肩膀,手一紧。陈嘴里说着:

“哥哥……别……照顾我……我父母…/[/k18。K18/]放过我…………Go……师兄……/[//////。

陈泽忠鼻子发酸,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当他抬起手擦眼睛时,手套上出现了一层冰屑。陈凌泽好久没叫陈泽忠“哥”了。

陈泽忠从背包里翻出一个盒子,迅速打开。里面装满了绝缘泡沫塑料。本来只有十几个槽,现在只有两个带针的槽。

陈泽忠连忙掏出一个,扣上盒子。这个针管很小,里面装的是晶莹微红的液体。这是一种营养素,可以维持一个人六个小时左右的生理活动,但在寒冷条件下只能维持两个小时左右。虽然营养素一顿饭没起作用,但总的来说,调查越轻越好,所以外星人调查员通常会随身携带营养素。

陈泽忠毫不犹豫地摘下陈凌泽的袖口,迅速完成了注射。扎完针,他赶紧把袖口往后拉。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陈泽忠又把陈抱了起来,把她放在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把两个背包放在她的下面,把上面的雪打下来,伸出双臂把她抱在怀里,静静的等着她醒来。

这时,陈泽忠低头看了看手表,上面写着“ 21: 18”。

……

“丁咚丁咚”

“来了。”

“你好,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是吗?太好了,谢谢。”

“不客气。”

“萧中,小玲,快出来,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哦,来了。”

“吱,吱。”

“ Er ……玲玲,你为什么是夏明大学或者地理专业的?”

“啊兄弟,别看我通知……”

“你……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去南津大学吗?”

“……我要你好好照顾!哼。”

“嗯,上哪个大学是小玲的自由,夏明大学也很好。”

“妈你不知道……”

“我们妈妈不知道什么?我们的母亲什么都知道,所以我们应该在我的房间里谈论它。”

“达达,达达。”

“吱。”

“你在干嘛?我以为我们同意……”

“达成了什么协议?那时候我们还小,什么都不懂。现在我知道什么适合我了,但是什么‘太空探索’专业根本不适合我。”

“你不想要你童年的梦想吗?”

“别说梦了,多幼稚,我觉得我现在耳朵都烧起来了。”

“但是……”

“没事干。我再也不想和你玩‘梦’这种幼稚‘过家家’了。

“你……好,好,好,那你就把地理专业学好!”

“吱,砰!”

“你干什么,生这么大的火?我不想和你这个窝囊废哥哥上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哼!”

……

“嘎吱嘎吱”

陈泽忠和陈迅速跑上了更高的山坡,这是尽快回到基地的唯一办法。

陈泽忠第一个爬到了山坡顶上,但看到眼前的景象,他的身体突然僵住了。当陈看到哥哥不再往前走的时候,她赶紧跑向陈泽忠。

“How……”

话还没说完,泽-陈玲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在他们面前,地面上出现了巨大的黑洞,就像这个星球被无数大大小小的陨石轰炸一样。而且他们的基数也包括在内。

原来基地建在一个地势很高的山上,距离山脚大约700米,因为这样可以让区域通信塔的信号更加顺畅。但是现在,整座山已经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这是什么?”

陈惊讶地问。

陈泽忠突然想到自己大学时老师说过的话“星球的内在崩塌”。所谓“行星内部坍缩”是指行星的某些部分由于某种原因突然真空,有时相应的表面部分坍缩。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星球生命临近,内部活动激烈但外部活动缓慢,内外温差大。

但是他们居住的星球外表很冷,但不会造成星球内部坍塌。

但是陈泽忠这个时候做不了那么多,现在也不能准确的解释这些黑洞的原因,但是他知道,越早离开这个星球越好。

陈泽忠简单向陈解释了一下,陈听后眉头紧皱,两眼含泪说道:“那鸿……”

“嗯。”陈泽忠握紧拳头,点了点头。

“我现在该怎么办?”陈略带哭腔地问。

“不要慌。你有多少营养?”陈泽忠压制住了心里的恐慌,转移了话题,又问陈。

“还有5个。”陈打开的背包,依次看了看两个盒子,又揉了揉鼻子,然后回答道:

陈泽忠也看了看,说:“我还有六个。”

陈泽忠又低头看了看时间,“7月18日2731”“17:49”。

“这太可怕了。”

……

“陈!你起来!”

原本安静的雪突然传来嘶哑的声音。

陈挣扎着爬起来,慢慢抬起头来看那张书生气十足的脸。不知怎的,一股酸味涌上她的鼻尖,最后她忍不住扑到陈泽中怀,大叫了一声“哇”。

陈泽忠没有阻止。在孤独的雪原度过了这么多天,那里没有其他生物,他经历了31个死去队员的奇怪事情。也许当他脚下的土地将要崩塌的时候,这真的不是一个少女所能忍受的。

人受到惊吓时肾上腺素分泌增加,肾上腺素可以提高神经系统的兴奋性。好像这个“咆哮疗法”效果挺好的。

陈泽忠把陈扶起来,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轻轻擦了擦眼泪,轻声说:“走吧。”

“嗯。”陈点了点头。

陈泽忠和陈这时突然觉得很熟悉情况,就像十年前一样。

两兄弟姐妹的心态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这时候,他们像以前一样互相帮助,但这时候,他们不像以前那样在雪地里艰难地行走,而是像小时一样一起玩耍,一起读书,一起上课,一起吃饭。

“天气好就老”。显然,自然是无情的。

那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已经被寒冷摧毁了一个多星期。另外,在参加这次调查之前,两人并没有做太多的运动。这时候营养物质匮乏,只好节衣缩食。虽然雪山不陡,但是爬起来那么容易吗?在各种因素下,心理素质再强,也未必能保持良好的心态,何况两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

陈泽忠和陈泽忠的哥哥姐姐各注射了半个养分后,上下眼皮不停的打架。

这时候两个人加起来只有一个半的养分。陈泽忠又低头看了看表。

“2731年7月20日”“ 1: 17”

……

“上了大学就要好好学习。你必须注意安全。如果你不想要钱,你可以照顾家人的需要。如果你想吃点东西,不要对自己不好。记得联系家人。”

上车前,父母的千言万语,不能说是担心和难过。上车的时候父母的想法变成一句话“再见”。

陈泽忠和陈在同一列火车上。虽然他们坐在一起,但他们一句话也不说。他们比陌生人更陌生。哥哥姐姐还在为前几天发生的事情生气。

“呦,你们两个是一家的孩子吗?互相生气?”对面坐着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她看着这两个人问道。

陈泽忠微微尴尬的笑着点了点头,但是陈凌泽却没有动。

老太太显然很健谈,好像一会不说话就不舒服。

“我爸妈没陪你。为什么出门会生气?”老太太笑着说:“我以前有个哥哥,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他活着的时候我不是很喜欢他。但是他死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哭的那么厉害,哭的停不下来。我不时想起他。但是我现在老了,都忘了他长什么样了。唉,算了,别提了……”

陈听了之后,明显被感动了。她忍不住看了陈泽忠一眼,但马上把头转了回去。

火车开得太快了,没说几句话就到了南津站。陈泽忠起身向陈低声说了句“拜拜”,然后向列车门走去。

“兄弟。”陈的声音从陈泽忠身后传来。陈泽忠回头一看,却见陈淡淡地挥挥手,笑着说:“再见。”

陈泽忠笑着点点头,下了车。

很快火车就无声无息地开走了,长长的火车几秒钟就消失了,只剩下空荡荡的铁轨和站在黄线外的陈泽忠。

陈泽忠“呵呵”咯咯直笑,然后转身被人淹死。

……

陈拿起床头的电话看了看日期,“2730年6月9日”“ 19: 53”

陈留下了她的手机:“啊,明天就是实习了。”

这时上铺传来一个女声:“怎么了,玲玲,你不急着去练吗?”

“对,是我的梦。”

当陈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的嘴角出现了一丝自嘲。她曾经批评过“梦”也批评过哥哥。

学校只有一个实习的地方。毕竟调查一个外星人不是小事,但这是陈的试金石。那些公司看了简历说在外星人那里实习过,那些公司不要自己了?如果陈没有当年的第一名,她真的抓不到这块试金石。

“好了,关灯睡觉。我一闭眼睁开,一天就过去了~”

另一张床上有声音。

“好的,晚安~”

自从陈最近离开关,她换了灯,扑在自己的粉床单上。

整晚无话可说。

火车的速度和以往一样快。下了火车后,陈打车毫不耽搁地在实习地点坐了下来。

刚过八点,研究所还没开。作为一个事业单位,朝九晚五很自然也很正常。

然而,陈却意外地遇到了一个她很熟的人——她的哥哥陈泽忠。

两个人都很惊讶,但马上就明白了,显然他们俩都是调查的实习生。

“你好……?”

“噗~”

“笑什么?”

“你还是直男。”

“金额……”

陈凌泽一如既往的活泼,陈泽忠永远是个书呆子,好像和以前一样。

两个人很久没有面对面聊天了,聊的很投机。不知不觉,已经九点了。一个中年人走过来笑着说:“你是陈泽忠和陈凌泽吧?你好,我是研究所副所长洪峰,也是本次调查活动的负责人。”

“冯导演不错。”两个人同时笑着和洪峰打招呼。

洪峰看着这两个人笑了:“真巧。没想到你弟弟妹妹不在一个学校,却同时在同一个地方实习。”

陈泽忠两人都笑了。

“去研究所。”

“出发时间是6月15日,目的地是XW450星,大家都知道。到时候有30个科研人员一起去,你我33个人。没别的事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陈说::“哦,对了,小玲,你不知道外星生物的常识吧?有空多问问你哥这个。他正好学这个专业。”

“好的。”

“好,你们两个可以去研究所看看,也可以去外面看看。我先回去了。”

“再见,冯导演。”

“嗯,再见。”

陈泽忠看着陈,陈也看着陈泽忠。他们都低声笑了“嘿嘿”。

……

上帝没有给兄弟姐妹任何喘息的机会,“呼呼的风”吹雪“嗖嗖”落下。

两兄弟姐妹终于爬到了山顶,大雪无情地席卷了整个地区。

陈泽忠扶着昏迷中的陈,在两块巨大的石头下艰难地走着,在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两桶成年人小臂大小的重物,然后把两个背包并排放在雪地上,然后把陈放在自己的背包里。

就是这么简单的几步,却是累的陈泽忠“呼哧呼哧”喘着气。寒冷和缺乏营养几乎让陈泽忠达到了身体的极限。

陈泽忠擦了擦眼睛上的冰,低头看了看时间:“2731年7月20日”“ 6: 46”。

地球联盟派出的太空游轮到达这个区域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然后这两桶——就可以用来呼救了。因为这个星球上的乌云特别厚,他无法判断空间耀斑是否能穿过厚厚的云层。为了增加这种概率,两个人只能想办法在引爆信号弹之前到达高度。所以两兄弟姐妹就有了这样一次超低温的爬山之旅。

陈泽忠的眼皮早就分不开了。他在一股强大的精神中挖出四箱养分,微微颤抖着,依次打开,却只剩下一半。

在这个广阔的雪原,世界是暗淡的,但这一半养分就像一个神圣的物体从天而降,它的颜色是晶莹剔透的,但此时它似乎光芒四射,成为这个白色世界中最亮的星星。

只能救一个人。

陈泽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想到这,陈泽忠已经无力发作她的倦意了。她看着陈,后者连抖都抖不出来。她的眼睛立刻被泪水浸湿,一种无力感让陈泽忠感到极度绝望。

“对不起,玲玲,我……”

陈泽忠的手不停的颤抖,让泪水从他清秀的脸上流过,顿时变成了冰,凝固在他的脸颊上。

陈泽忠慢慢卷起袖口,看着陈青紫的脸,羞愧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把左手按下去,针扎进了他手腕的静脉。

……

我好像来到了仙境。陈这样认为。在这个仙境里,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这里有和煦的阳光,清新的空气,清澈的池水,茂盛的植被和芬芳的花朵,还有不时经过的美丽的小鹿和可爱的小白兔。金鲫鱼在水中自由游动,荷叶缓缓摇摆。这里飞舞的蝴蝶的颜色是那么艳丽,树枝上麻雀的歌声是那么动听。天空是苍白的,云彩是白色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兴奋,而陈甚至愿意永远住在这里。

“ bam!”

突然,一声巨响响起,在这片美丽的丛林中回荡。这一声巨响扰乱了这里的宁静,惊动了树枝上的鸟儿和蝴蝶,惊动了水里的鱼,吃东西的兔子和玩耍的鹿。太阳开始变暗,万物的颜色开始变暗,直到变成黑、白、灰。

这一切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陈和都吓得慌了。

“仙境”好像还是。很安静,让人感到害怕。

陈只能一动不动地看着灰色的天空和白色的太阳。

“ bam!”

似乎过了一万年,又响起了另一个巨大的声响,这个“仙境”再也承受不住了,这里的一切开始扭曲、融化、蒸腾、消失。过了这个“仙境”就黑了。

也不知过了许久,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陈的耳边响起。

陈吃力地抬起眼皮,隐约看见一个巨大的影子和一个人影躺在地上。

陈连忙坐了起来,穿着一件厚重的大衣溜了。陈低下头。这是我哥哥的外套!

陈抬头一看,只见那个躺在她面前十几米的身影竟然很瘦。那不是他哥哥也不是谁!

陈连忙起身,向弟弟跑去。她精疲力尽的身体承受不了这种简单的奔跑,在两米内摔倒在地。她又爬起来,跑向哥哥,又摔倒,又爬起来,又跑,又摔倒。

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事情,但是陈终于爬到了她哥哥的身边。陈立即抱住了她哥哥的身体。

只有一种感觉:爽。这似乎是世界上最低的温度。

陈愣住了,他搂着哥哥的手越来越紧。渐渐地把手腕的袖子遮挡住,慢慢地踩下去,露出纤细的手腕,一根崭新的针牢牢地扎在上面。

陈微微张开嘴,但他发不出任何声音,眼泪却像雪花一样落在他身边。

温热的泪水打在陈泽忠的脸上,却始终无法摆脱陈泽忠脸上的冰冷。

陈泽忠走了。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妹妹。他把蜷曲的身体转向她,给她留下了最后的微笑和生命的希望。

他最后的眼泪是为了她,他的生命是为了她,但他的伟大是为了她!

“兄弟……兄弟!”

此时的陈的声音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动听了,但是她却是凭空嘶哑而带着哭腔。

“孩子们,逝者已矣,安息吧。”

一个中年人走到他的兄妹面前,向陈泽忠深深鞠了一躬,叹了口气,然后鼓励陈。

“兄弟……”

这时,陈什么也不会听,只是抱着陈泽忠,轻声地哭“哥哥”。好像这个声音“哥哥”可以唤醒陈泽忠。

那个中年人别无选择,只能用担架把陈泽忠抬走,一个年轻的女人把陈凌泽扶到飞船上。

在两个年轻人把陈泽忠抬上飞船的短暂旅途中,陈凌泽始终没有放开哥哥的手,嘴里不停地叫着哥哥“ ”。

“ boom ”

飞船正常的起飞声就像一块巨石扔进了静止的水中,粉碎了陈最后的心理底线。

“呜呜呜”

陈趴在哥哥的身上哭了起来,她的肩膀在颤抖。旁边的年轻大姐也叹了口气,拍了拍陈的后背。

飞船里一片寂静。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这个被女生称为“哥哥”的男人,有勇气在零下120度的温度下把防寒外套穿在别人身上!面对生死要有放弃和保护他人的勇气!

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停下来后,陈不时响起的抽噎声。这期间没有人说话,一直对陈泽忠表示哀悼和尊重。

陈突然想起了什么,低下头看了看手表。几下点击,她手表上出现了一个文件,“录音2731.07.29-6: 49”。

陈颤抖着轻点,看着传来的陈泽忠的声音:

“‘ Di ’对不起,玲玲,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实现你的愿望……你要好好活着,我爸。

听着哥哥陈的声音,突然大哭起来,哭得更厉害了。

因为她知道哥哥说的“ wish ”是什么,所以记得很清楚。

……

“哈哈,我想成为最伟大的探险家,然后实现你所有的愿望!”

“哥哥哥哥我不要那么多愿望,我只要一个。”

“好,你说,我帮你实现!”

“我想和哥哥永远在一起!”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