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从山里带回什么 ,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初霜后,寒风凛冽,树叶纷纷落干净,天空风平浪静,但我的心却莫名其妙地不干净,仿佛尘世的风从外面吹进我的心里,打乱了那些人在中年越来越有保障的秩序。

就在一个同学打电话去山里的时候,他去追上了。

一个整天局限在一个书房里的人,出门在公路上才知道,一切都在落后,很多遥远的事,无论看什么都是未知的。比如刚才有人指着后窗玻璃问:“你在外面那些田野里看到了什么?”

车窗外,收割后留下一排排灰色的庄稼,高低错落的在公路上一扫而空。那些还绿着的梗是什么?我说先是玉米,再是高粱,再是小米,然后他们什么都没带走。

这种答案的混乱,让我的内心更加迷茫。

哎,这条高速公路太快了,让人眼花缭乱。又亮又白,让出山的人看起来像傻子。

最后进了山,只听见山野风声呼啸。闷,晚上住山脚下的禅院。这样我就可以一大早出去,在这座安静的山上看看,听听。

于是一大早一个人起床,偷偷打开门,想出去看看山,不打扰任何人。如果不考虑离开客栈,山风大到你受不了。客栈后面,石桥下的一条小河受不了,被风推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而那哀鸣的山风,在河上是站不住的。他们似乎是平等的。

而一轮明月,却花小半张脸坚定地站在山脊上。它也在小桥里,在杨树顶端的喜鹊窝里。一路从清新的夜晚到清晨山上的明月,你站在每一个震撼人心的地方,让你山外的人,东张西望,哪里都是徒然心虚。

走在昏暗微弱的晨光中,走过一堆黑煤和村民家的旧木板,走过客栈外几辆夜间停放的汽车,走过一个刚下车的人,忍不住拦住他问:“大哥,几点了?”

刚刚关上SAIC车门的那个人的脸是黑色的。他说:“你怎么不看看手机!”

但是为了能清晰安静的看山,我把手机放在了客栈里。

就这样,没有手机,没有时间。我爬上了昨天去过的山,站在山野文殊大庙外,捂着脸,听着风吹响的钟声。叮叮叮,叮叮,像一个字一次又一次地紧缩它的根。

但是一个单词一次又一次的紧缩词根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应该发出什么声音?会如何收场?突然觉得自己不喜欢比喻。不得不承认,我想出这句话的时候,一点都不老实。

风好像慢了下来,我动了动手指看了看。啊——更高的斜脊从白杨树光秃秃的树顶上冲了上来,紧紧抱住我伸出的视线,斜着冲出去。突然,一股缓慢但不可阻挡的沙子仍然吹向心脏。满山遍野,似乎只有那一小块是软的。

然后他下了山,抓着柔软的小块。回来的路上,正好站在对面山脊上的月亮不见了,小桥上和白杨树梢上的鹊巢也空了。另一边,山顶明亮清澈,像一只鸟的翅膀。

天很亮,山里的天很蓝很可怕。我们,人民,互相跟随,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在山上走来走去。

南山寺大门外,只见一匹马拴着。这匹马是紫红色的。它被静静地绑在一根木桩上。它不抑郁,也不东张西望。它只是直立着,把鼻孔对准北方的群山,鼻孔里不时喷出白色的气体。我不禁纳闷——天这么蓝,大家都眼巴巴地想上天堂,可还是安于做山脚下的马。忍不住上前仔细看看——。它的眼睛湿润,闪着明亮的光。这匹马,湿润而闪亮的眼睛正对着我,不是躲闪,而是不看我。

在它湿润的眼睛里,我是空虚的。

唉,心里突然触动了。感觉大风里的马真的像蓝天升起之前,山上预留的肉坠。——再大的风,这匹马掉在山里我也不怕。山里的天真的有点自私。

在离母马500米的高度,有一棵巨大的松树。与山脚下安静的马相反,它一直在自我摇晃,从两条粗直的树干到每一根细细的松针,剧烈地、持续地、彻头彻尾地摇晃着。它似乎觉得自己不够干净,只好在这座多风的大山里努力洗刷灵魂出窍。

松涛呜咽着,呜咽着,哭着,一颗松果落在石阶上,然后飞向我的脸。我弯下腰拿起松果,看了看,打包。没想到,一路装着,300多里,从山上一直到城里,天渐渐黑了。

在城市里一盏路灯的视线范围内,我拍了拍口袋,拿出了最后想到的松果。我举起来看了看。手一松,就扔垃圾桶里了。

嗨!从深山里下来的松果……你跳下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把我赶出山?哎,我们山外的人,你除了手机还能从山上带回来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