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椿复合体 本文作者: 王小洲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又一个香椿季。谷雨,北方吃香椿,南方喝茶。在《谷雨》中,南方人在明朝以前就享受美食,可以喝绿茶。但是朝鲜并不坏。现在可以吃香椿了。这几年气候越来越暖,春天来得早,香椿恨不得早点回到人间。

香椿分为绿色香椿和紫色香椿,分别是mainland China “和居民”的原作。陕西秦岭仍有大量天然香椿林。据说中国人吃香椿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但只有唐代的《唐本草》和《食疗本草》有吃香椿的记载。苏东坡,大作家,也是吃货。东坡肉是他的创意。他还喜欢吃香椿,留下一句诗:“是不是和我蜀中的冬菜一样浓郁,霜叶更寒”。我们不知道东坡先生吃的是冷香椿、炒香椿,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吃法。我相信他的吃法一定很有诗意。明代徐光启记载香椿是一种农业采摘。康有为不仅对香椿情有独钟,还大加赞赏。他曾经写过一首诗,题目叫《唱香椿》:“山梗肥而无花,叶嫩而有芽。长春不老,汉王心愿,但吃起来很好吃。”

曾几何时,秦岭北麓平原地区的村庄里,香椿树很少。“香椿经过房子,主人怕伤”。香椿又硬又脆,不适合做建筑木材,种的香椿树很少。但是在吃香椿的季节,谁有香椿树,谁就是稀罕物。小学的时候,我同学家后院有一棵小香椿。它的树干只有几米长,它的胸径只有十厘米。同学的爸爸从南山挖回来的。每年谷雨放学后,我们几乎每天都跑到他家后院。香椿的枝条刚吐出小椿口,我们就迫不及待了。每天都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香椿,期待着,佩服着嘴里的儿子。沐浴在春天里,香椿芽一天比一天胖,新叶一天比一天新鲜,绿色的茎秆几乎被绿色的汁液浸透,紫色的芽嫩而有光泽。一天下午,同学带着我们溜进他家后院,爬上几米高的院墙,一扫能拿到的椿。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他妈妈让他爸爸去掰香椿。当他发现香椿被掰断了,他妈妈气得脸色铁青,一边端粥一边骂。他妈看到这一切,拿起扫帚打同学屁股。像猴子一样,他已经跳出大门了,他妈妈追不上,只好放弃。

我喜欢吃香椿。我爸妈来了,什么香椿都给我留。父母去世后,我再也吃不到父母送的香椿了。婆婆知道我这种偏爱,偶尔有亲戚朋友送一些给她,但她总是不愿意吃,就想办法拿给我,或者发消息让我回老家拿。有一次,忙了一个星期,就不关心家乡了。结果香椿老了,叶子枯萎了,紫色的芽掉了,绿色的茎失去了水分。还好还有一点香气。回到老家,抬手扔进垃圾堆。婆婆一脸懊丧,双手摩挲着裙子,好像做错了什么。反复说“就是可以吃很久。扔了真可惜。”“拿来。这是你母亲的意图,”公公慈爱地说。我必须带着它。婆婆一脸阳光,公公眼里闪着满意的光芒。回到城里的小房子,我做了一盘冷香椿,有点嚼劲。儿子本来不喜欢香椿,老婆就不想吃了。我只好一个人吃,使劲反复咀嚼。越嚼越香,越好吃。嚼的时候有点难过。

“ Xi童相对采香椿芽,意思是像阳坡一样种瓜。”秦岭北坡浅山有很多野生香椿。每年这个时候,乡下人都会上山掰香椿。秦岭的斑驳冬装被拆了。虽然绿色的衣服没有完全完成,但大多数是新绿色的。天是蓝的,风是柔的,水是活的,山是湿的。香椿树在山坡上无序生长,在温暖的阳光下舒适地生长。树枝顶端的嫩芽已经有几英寸长了,都像害羞的女孩,摇摆着绿色的裙子,撩起紫色的裙子,扭动着腰肢,在春风跳舞。不说那诱人的怪香。很纯粹很调皮,人爱得不够。香椿如勇士,香椿芽如美人在怀,采摘者不忍动手。过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摘下花蕾,捧在手心,闭上眼睛。香味早已进入肺部,仿佛拥抱了他的初恋情人。

紫香椿好认,绿香椿没那么好认。核桃树和漆树的新叶与香椿非常相似。别说他们是驴友,连乡下人都会开玩笑。核桃叶吃了没关系,漆树叶吃了会“伤漆”,脸红肿到脖子。他们红得像血,肿得像脸盆。它们像黄蜂一样蛰人,身体又红又痒。“油漆损坏”不是开玩笑。是植物引起的严重皮肤过敏。吃药打针后才能恢复。香椿很好吃,打碎了有时候很危险。香椿历史悠久,树干高大,不易采摘。通常需要使用梯子或钩子。以前经常听说有人摘香椿,从树上掉下来。如果他的腰摔得厉害,他将终身残废。

香椿的季节真的很短,只有十天左右。“香椿芽雨前嫩如丝,雨后木质。”错过了采摘香椿的季节,新鲜的香椿太老了,不能吃,想再吃还得等明年。人生季节忽长忽短,遭遇太多,错过太多。有朋友,有恋人,有父母,有因缘,有机会……香椿的季节明年和后年都会错过。如果错过了人生的季节,就不会再有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