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无法避免的 笔者: 郭少言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最近为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电影频道重播了《辛德勒名单》,我又看了一遍。我至今无法相信这种原始野蛮的种族灭绝只发生在70年前,而且是在我们一直认为文明相对进步文明的欧洲。导演斯皮尔伯格没有选择一个被命令做事的普通纳粹军官,而是创造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纳粹指挥官阿蒙?戈斯的杀人本性是在战争的掩护下诱发出来的,而且是公开发泄出来的。疯子不仅找到了宣泄的出口,而且在战争的控制下,成千上万的普通人跳出日常生活,心甘情愿地成为希特勒的刽子手。再看电影还是很震撼的,但是并不能说明大屠杀的根源,因为没人能解释为什么人类会犯种族灭绝罪。也许,我们不想知道,以为这样的事情只存在于冷兵器时代的传说中,远离现实生活。事实上,种族灭绝不仅在人类历史上常见,在非洲、中东、阿富汗等许多地方仍时有发生。宗教和种族是我们过去相互仇恨的标志。除非我们能够超越这些限制,否则我们必须承认刽子手仍然是可能的。

人类文明史是一部血腥的历史。打开圣经?《旧约》里到处都是杀戮。犹太人认为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在摩西出生前1000年(约公元前2200年)就定居在巴勒斯坦。当时摩西带领犹太人出埃及征服迦南。为了回到上帝应许的土地,他们想尽办法杀死当地人。那时候杀人好像是没有限制的,他们并没有因为觉得是为了好而内疚。犹太人的英雄吉迪恩攻占了两座城市,杀死了12万人!这种杀戮是亚述历史的重演。他对他的人民也不好。《出埃及记》第32章记载,摩西看到犹太人崇拜金牛座就大发雷霆,他杀了3000人,以示对崇拜邪神和维持对主一神论信仰的惩罚。在近东,人口被消灭后,历史学家说:“现在世界和平了。”三千年后,流离失所的犹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几乎灭绝。他们重新认识到拥有一个主权国家的重要性,踏上了重返家园的道路。此时的巴勒斯坦已经是阿拉伯人的故乡。几千年来,耶路撒冷不仅是犹太人的圣地,也是伊斯兰教的圣地。就像征服迦南一样,犹太人要付出战争的代价才能回家。于是,复活的以色列开始了与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地主的持久战。1948年5月15日,以色列宣布建国的第二天,阿拉伯人宣战,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经过18个世纪的流浪和战争,今天的故土已经不再是盛产粮食、葡萄、橄榄和无花果的天堂,过去两千年不断的战争摧毁了适合耕种的土地,夺走了关心土地的居民。沙漠得寸进尺,Hiderigami当场称王。今天的巴勒斯坦,除了几个绿洲,大部分是贫瘠的。然而,即使在这样的土地上,阿拉伯人也会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

中世纪时,蒙古人征服亚洲和欧洲,屠杀城市和掠夺妇女,将蒙古人传播到世界各地。在中国,秦始皇攻占了母亲的故乡赵国,屠城,杀尽妇孺。唐朝末年,黄巢“抓人吃,天天杀千”。明末,李自成屠,张屠四川。当时没有照片和视频资料可以保留。说到那些古老的残酷,我们可以保持阅读历史的宁静。日军进入南京时,也把大屠杀作为武力的标志。当他们在各种抗日战争展览中看到黑白照片中清晰的罪行时,没有人愤怒或震惊。日本人怎么会这么残忍?!其实不远处,不远处,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人类自相残杀的痕迹。两年前,我在陕北靖边出差,路过几个村子。我听老乡跟我说,他们村后面的万人坑都是以前民族仇杀的遗骨,大部分都是被杀的汉人埋的。左屠杀回族人民,把这个民族赶到贫瘠的西海固。他看不到世世代代生活在贫困中的希望。“文革十年”无数人受了委屈,经历过的人还活着。回想起来,谁能相信普通人会跳出自己的生活,成为施暴者?

仅在21年前,即1994年,胡图族在卢旺达对图西人的种族灭绝杀害了80万至100万人,并消灭了全国人口的八分之一。这件事史书上没有记载,但是我上学的时候亲耳听到的消息。后来看了电影《卢旺达饭店》,才知道原来胡图族和图西族都是本地居民。比利时殖民者根据他们的肤色将他们分为两个种族,并让浅色图西人统治胡图人。后来他们把政权交给胡图人,引起种族仇恨。几年前,在一个纪录片电影节上,我看到了年轻的芬兰女导演爱丽丝的《心灵的沉重负担》,讲述了大屠杀17年后卢旺达人民的生活状况。深深的创伤深深地感染了观众。只要不消除种族、宗教、国家之间的隔阂,谁也不能说这样的事件不会在人类历史上重演。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都画过世界各地生活在和平中的人们的美丽图画,同一个地球,各种颜色的人牵着手,都是笑脸。然而翻开五千年的文明史,世界上没有战争的日子加起来也不过50天。怪不得鲁迅写了:“字里行间只有吃人二字。”关于文明史和战争史的书籍数不胜数,但是没有人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人类要杀人,为什么直到现代还在犯下如此野蛮原始的罪行。在《辛德勒的名单》中,阿蒙被判“反人类罪”并处以绞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犯下反人类罪的人都是人。

当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结束时,人们认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已经翻过。人们在街上互相拥抱哭泣,每个人都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和更美好的生活。然而二战后,屠杀和战争仍在继续。在我们成长的这个时代,我们也会听到各种战争和冲突的新闻报道。之所以要记录历史,是为了提醒后人,逃避和遗忘是可怕的。正视历史,保持良知,维护和平,是国家的责任,也是公民的使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隆重纪念70年后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