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的“卡花” ;投稿: 窗外风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 Kahua ”,如果胶东人说出来,一定别有一番风味。声调自上而下,自下而上,让人联想到字母u,一边是水土养育一个人,一边是口音。胶东人说话像唱歌一样抑扬顿挫。

我老家有个朋友,是胶东人,大气豪爽,一张嘴也壮还谐,让人捧腹大笑。听了这么多,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有胶东味,有时候故意模仿的时候还会笑。爱笑的胶东朋友,去年回老家结婚,带回了结婚蛋糕和一种卡花给大家吃。婚礼蛋糕在超市有卖,但大多是第一次见面,有几个人捧在手里夸。我努力压抑着内心的喜悦,眼睛亮起来,想告诉他们这叫卡花,是我小时候经常吃的,但还是压抑着这种冲动,低调着。我只抓了一只,一边享受一边坐回座位。还是小时候的感觉,格局还是那么精致,略带硬硬的味道和甜甜的味道,熟悉的感觉浸润着人进入恍惚状态。

小时候和爸爸在胶东生活了将近十年。在罗马的时候,我入乡随俗,很多当地的生活习惯慢慢渗透到我的日常生活中。于是我家就有了一个卡花模具,当时只花了七毛钱。模具是一刀一刀手工雕刻而成。它有木版画风格。四个图案刻在同一个模具上。刀和设计真的很精致。雕刻这样的模具需要很多时间。先考虑原材料看什么适合雕刻,然后根据模板的大小决定雕刻几个图案,在心里打好草稿,每个图案雕刻什么,雕刻的时候考验刀和立意。一刀下去就成了事实,不然后悔也来不及。

现在的模具可以在网上销售,但都是机器大批量生产的产品。找到那种手工制品不容易。总觉得手工雕刻的模具带来的是雕刻家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不热爱生活的人体会失去美感。

在胶东,逢年过节或娶妻生子,卡花菜是客人必备的娱乐食品,相当于瓜子、花生、糖果。通常是家庭主妇做卡花。如果家里有喜事,邻居会来帮忙。他们应该把面条揉成一团。越揉越好吃。不可否认,揉面是一项体力劳动,尤其是大块的面条。然后,切成小块,用手揉成面团,压入模具中,敲在面板上,整齐地放在炉排上,图案面朝上。这时的卡花已经有了生命,上面印着各种各样的图案,所以有了图案的印记,有了图案的意义。小鱼,有一年多了!喜鹊,报喜的鸟!正是雕刻家的辛勤工作赋予了模具生命。

胶东人用大锅做饭,直径一米左右。燃烧的木柴在锅底噼啪作响。搁在箅子上的卡花在蒸笼里蒸或者一朵一朵的贴在锅壁上(这就是七巧果儿的做法)。一面金的时候再翻一遍。最后就像做饭一样,用铲子在锅里翻。这时,畚箕里的卡花已经成熟开花了。小鱼、小花、小草、小动物散落在簸箕里,吸引着孩子们的注意力。长辈会用针线活把乞讨的水果串在一起,挂在孩子的脖子上,或者举在手中。孩子边玩边吃,玩一会儿,从线里摘一个水果咬一口,甚至直接放进嘴里。真的很有趣。

我不禁在想,到底是谁发明了卡花,让胶东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正是丰富的产品和丰富的食物给了他们狂野的想象力,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体现了传统的北方年画。想到胶东,除了丰富的产品,还会想到卡华。胶东灵气人多的是。

那一天,在暖冬的阳光下,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往事,突然想起了我在山东蓬莱生活的时光。想到卡花模具,我忙着翻箱倒柜。时隔三十余年,梨木霉依然旺盛。爸爸笑着说:这个模式再过一百年也不会差。既然发现了,就要马上行动,做面团,加鸡蛋和糖,揉面团,在模具上压花,用电饼铛烤。很快,好吃的卡花就要被吃掉了。

我记得小时候,我妈做的卡花,我们围在一起。到处都是面粉。与其说是帮助,不如说是一团糟。锅下燃烧的柴火有一股浓烈的炊烟味,烙上去有一种独特的甜味。煮熟后,用线串成一串,边玩边吃。现在还是和我妈一起做的好时机。外面下雪,室内暖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