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教育 ,作者: 严冰香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我第一次写日记是在我8岁的时候。当时我上高二,应该是春末,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父亲给了我一本塑料日记。父亲教了我日记的格式后,推开灶房的木窗,指着院子一角种着我的花、指甲花和十种织锦的小花坛,说,你可以写下里面种的是什么,长什么样子。正在这时,两只小麻雀飞过,落在了旁边的苹果树上。父亲说,你也可以写那两只麻雀。

多年后当了老师,才知道父亲的教育是最简单实用的。父亲说:“看到的写出来,想到的写出来,尽量说清楚。”我用同样的方法教学生作文,效果还不错。可惜出道小说早就没了,但我还记得我的第一篇日记“造句”,得到了父亲的肯定和鼓励。

我出生的时候,在我们这个100户不到的小村子里,还有8个和我同年出生的孩子。我有一个同龄的小伙伴没什么运气,就是爸爸给我订的儿童读物。我读的第一本杂志是《科学画报》。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人拿着一根细棍捡起一个球,在旁边写了一句,“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捡起地球”。不知道当年这句话杀了多少脑细胞。我很困惑。怎么可能?我们来吹牛。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直到上了初中才解决。那个“撬地球的该死老头”!后来爸爸给我订了《儿童画报》、《儿童文学》、《青年文学》、《小学生优秀作文》、《青年月刊》等书,初中还加了《英语画报》。那时候每个家庭都很穷,所以其他伴侣的父母无法理解这样奢侈的额外消费,但我父亲从未停止过。我是多么感激父亲的坚持,让我有了那么多同龄人没有的快乐时光。

我二姐曾经告诉过我一件事。她二年级的时候,数学一塌糊涂。那个暑假,爸爸给了她一个任务,背了乘法口诀。我二姐很聪明。一个暑假背一个乘法口诀是什么?我很快了解了一切。新学期,她的数学赶上了。受这件事的启发,我买了两张地图,一张是世界地图,一张是中国地图,还有一个地球仪是在我女儿四年级结束的暑假买的。出了问题,二爷爷奶奶会认地图,这是哪个省,哪个国家;这是什么河,那是什么山。女儿上初中的时候,学地理比班上大多数同学都清楚,因为脑子里印着一张地图。

我父亲非常慈爱和严厉。但父亲的严厉绝不是棍子式的教育。大姐说她最怕她爸说数学题。因为我爸有个讲话题的习惯,他会问你懂不懂。不懂,他会讲第二遍,懂,好,你再讲一遍。大姐说,每次听爸爸的题目,我就害怕。撒谎是绝对不可能的。没错,我们三个姐妹都继承不了我爸的智商,我爸对我们的学习要求很严格。能没有压力吗?

我是一个老人。我父亲对我可能没有我两个姐姐严格。严格来说,我被父亲打过的记忆只有一次。那年我四年级,忘了为什么。反正那天下午没准时回家。刚走到院子角落,就遇到了拿着一捆玉米秸回家的父亲。父亲,一脸阴沉,从玉米秆上解开绳子,朝我射了下去。我当时被打了,因为那天下午因为好玩没有真的很晚回家。过了几天,父亲发现邻居家的女孩在他面前诬告我“ ”。父亲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他错怪我了,他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的头。我懂事后,认定父亲那天一定是遇到了他,很不开心,隔壁女孩的话只是一个诱因。那是我父亲唯一一次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父亲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仇恨。当时没有,后来也没有。

人们常说,“父爱我如山岳”。对我来说,父爱就是天堂。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一直有一种特别的稳定和稳健,这种稳定和稳健源于我的父亲。现在,父亲老了,是时候让孩子养他一天了。但是当我们的姐妹发生什么事情时,我们会向父亲寻求建议。父亲总是给我们力量和勇气。别怕,什么都别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