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枫·虞丘·丘查 :发布: 米丽宏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立秋后,风吹开了,变热了,割出一片净土;雨,远离了乱发脾气,变得清脆而多愁善感。空气被这样的风雨玷污了,清澈而寒冷;从深井中抽出的水似乎纯净而寒冷。

天气,就这样凉下来,静下来,沉下来,还有一点点种子充盈的质感。

风雨使季节变老了,季节也渐渐老去了一茬。

就这样,到了中年的秋天,我抛弃了狂热,收回了野蛮的心,不再为这个那个而战。名、利、爱,这些年轻人的生存指标,就像春天里让人魂不守舍的花草,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悄悄的从他们的眼前移开了。

我知道我们应该藏到中年,傻的时候,聪明的时候,早年播种工作的时候,什么都要藏起来。它没有坚持,它是一个无声的、坚实的、隐藏的秘密,发酵着灵魂的芬芳。藏在心里,藏在回忆里,藏在思想里,藏在咀嚼里,让它经受岁月的酝酿、沉淀、翻覆、升华。在“ hide ”中,又恢复了往日的鲜活。

就像秋茶,“白露茶”。它不像春茶那样鲜嫩,也不像夏茶那样干涩苦涩,却有着自己独特的甘醇香味。“梅花香来自苦寒”。在凉爽的日子里,茶树像炼狱一样经过,苦到滋润,微凉,凝结的精华叠加着时间的记忆,有一种透明的回望之意。

这和中年差不多。

想一想时间就像蓝色的波浪一次又一次地卷起,一次又一次地慢慢退去,我们的生命之岸会留下什么?

在一个凉爽的秋夜,喝一杯老茶陪你。于是我临时扔了卷轴,烧了开水,开了瓶,泡了一撮白露茶。在昏黄的台灯下,茶叶是温暖的糙米,古拙是新鲜的。那种禅意让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记忆中某个专家给我的隐逸感。

把茶扔进水里。

我被轻微的近乎虚无的茶歌吸引住了。那种很薄,微风吹开花瓣一样的微音,丝丝的,噼里啪啦的。茶,躺在开水里,抖着,跳着,飘着。我知道,在这样微弱的哭声中,他们遇到的是命运。一杯开水是他们的烟火。他们快乐,痛苦,惊喜,难过,忍耐。他们,带着他们无数的悬念,相遇,歌唱,辗转反侧。就像你我一样,在沸腾的日子里,我们在奔波,在追求,在平静的生活。

区别在于是唱歌。细细的,细微的歌声。

我是感性地看的,因为我好像看到自己跌跌撞撞地跑着;在生活中,我远没有一片茶叶那么豁达从容。也就是秋茶吧,经过一个夏天的煎熬,释放出最浓烈醇厚的性格,温暖芬芳。随着命运的传承,它一次又一次地诞生。在有限的时间里,它一次又一次地回到了新鲜的状态,保留了一颗完整的初心的萌芽。

初心不一定是出发时的愿望,而是跌宕起伏间没有磨掉的高昂斗志和活力。

我略感欣慰的是,冉冉升起的秋茶也让我看到了一个在时间中不断成长的人;她有足够的专注力在城市听起来像沸腾的烟火中升起、升起、升起。

室外秋风秋雨,室内孤灯秋茶。我知道,此后的每一年,我都会更深地审视秋茶和秋茶,直到它们清澈的味道被抹上一层不可磨灭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