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土坯睡平台 ,文章来源: 李耀岗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南方人睡在床上,北方人睡在炕上。

炕,这个词来自于火,是一个靠着墙用砖头和泥板建造的长方形睡觉平台。下面有个洞,和烟囱相连,可以用火加热。《说文解字》“康”的解释是,行也是出于火。所以炕一定要接灶台,灶台一般作为燃烧排烟的通道,接烟囱,接防火门。《诚中蒙学人物类图说》对康的解释是:北方暖床、热床、康床。北方,土是床,冬天又苦又冷。其下,乃谓康以举火。

为了冬天保暖,炕下还有个防火门。防火门是火洞的入口,七八寸见方,通常有左右两扇门。通常是硬木做的防火门板撑起。天冷的时候可以在防火门里点一根柴火,依靠热炕的剩余温度,一夜安眠。除了防火门加热外,用灶台火排烟也是加热炕的常用方式。“火后面”就是康离灶台近的地方。是最温暖的地方,是留给老人和孩子睡觉的地方,而生气的年轻人睡在康的上面。所谓“傻小子睡凉炕,大怒”从这里来。在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的小农经济时代,“一只30亩地的牛,老婆孩子热在炕上”,这是农民辛苦劳作的幸福生活的写照。炕上多好的一天,多好的希望挂在上面。康是北方农村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主角。

康,一头连着生,一头连着死,中间夹着无数悲欢离合的平凡生命。在我们家乡,康听起来“ class ”,似乎也预示着人陪康是一辈子的功课,没有康人几乎活不了,死不了。每个人从出生起就生在炕上,饿着肚子吃东西,喜气洋洋地躺在炕上。最后,老人要走了,到时候,他必须回到康,死在康上。如果一个人下不了康,那就是大病的征兆。如果他驾鹤西去,“下康”就成了他生命终结的仪式。康的影子充满了人一生的每一个时期,康无处不在。用泥土搭建的土炕,让住在村子里的人一辈子都和土呆在一起,不能分开,也不想分开。

对家乡人来说,康是他们人生的主要舞台,他们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就像土炕上的庄稼。他们一次生长,一次收获,永远不断的活着,悠闲的走完一生。对老年人来说,康不仅是一个睡觉和休息的地方,也是一个家庭成员接待客人和吃饭的地方。是我爸在康窑用油灯抽烟壶,我妈做针线活的地方。妈妈一有空就在炕上打转、缝衣服、穿鞋。她正忙着缝纫和缝补。当她无数次在夜里醒来时,康上的劳动母亲正笼罩在一个温暖的光环里。有人说,母亲是孩子心中的佛。那时候,母亲坐在炕上油灯的灯光下就是我们心中的佛。

此外,康也是孩子们学习和写作业的地方,老人讲故事,邻居传讲。如果家里还有人喜欢唱几首喉戏,康就是一个唱歌、看书、弹琴的舞台。天冷的时候,康也是做包子饺子的地方。特别是冬天,家里来客人一般先打炕招呼,给客人留温暖的地方。康的前边有一块护板,叫康冷。有时客人坐在康冷上一会儿,不脱鞋说几句话。如今,家和卧室是最私密的地方,而在农村,炕反而经常成为公共活动的场所。现在,如果按现代意义上的家庭空间划分,我家乡的康拥有客厅、餐厅、客厅、作坊等所有功能。,而且是一个在家里温暖人心的多功能场所。康,它包含着人间的悲戚与喜泪,它也接受着人的生命。无论我离它有多远,我都能在梦里呼唤它的名字,回到它的怀抱。

老家建康有专门的“泥基”,是用黄土、麦秸、灰渣多次混合而成。要求很高,工艺复杂,康又叫土坯睡台。小时候家里有小孩在炕上撒尿。早上起来,大人会多唠叨几句:你再尿,炕就塌了。虽然是土炕,也不容易小便和虚脱,但有时候孩子在炕上跳得太多,虚弱的老炕也可能虚脱。康垮了也没关系。可用“泥基”代替。老康/【/K12/】泥基/【/k13/】碾碎的渣土也可作为有机肥施于田地。据说大跃进“ ”期间,为了达到积肥标准,生产队强迫很多人的炕锄烂养肥,让一家人晚上找不到地方睡觉。现在没有人做“泥基”做炕。人们开始用水泥板或石板来代替,但并没有adobe “泥基”那样忽冷忽热。太热的时候会烫到人,太冷的时候会太僵硬。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最传统的老式土炕。土炕先铺上芦苇席和羊毛毡,再铺上床罩和被褥。土炕的土腥味夹杂着人间的味道和人间烟火的味道。我努力分辨,找到了泥土和烟花包裹的味道,到处都找不到。最后只能在老家的老康上找到。原来那味道其实就是家的味道。

小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在炕上。大人总是让我们盘腿坐着。那种坐姿就像佛教里的禅定,双腿交叉,稳扎稳打。也许正是从这种从小就习以为常的精神态度中,我们慢慢体会到了生活的平静,渐渐有了踏实而艰辛的生活。那时候我们都愿意坐在妈妈旁边。当一个母亲坐在炕上时,屋子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它驱走了天地和人间的寒意。我对家乡康充满了眷恋,家乡见证了我的成长,触动了我的肌肤。我们彼此熟悉,彼此接纳。回到康,可以舒舒服服地躺着,睡得很香,没有一丝烦恼和忧愁。

现在每次回老家都要住在父母的老炕上,看墙裙上装饰的炕画。人才,美女,花鸟虫鱼,梅花竹菊,还是老样子,如果回到当年;闻一闻土炕特有的味道,味道醇厚浓郁,让人心旷神怡。我觉得,再大的世界,跑来跑去也没有尽头,但真正属于你的炕可能不多。只是家乡的炕越来越少了,连家里新盖的房子都用床代替了土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