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 :投稿来源: 尤效清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下雪后,鸟不飞,狗不叫,寂静而庄严。平时爱捉弄人,也爱传人,蜷在热炕上也懒得动。这个时候我就想起小时候那些滑溜溜的搞笑事。

滑溜是榆中的方言,意思是滑冰和滑雪。雪山别墅带来的是温馨美好的童话世界。当太阳盛开时,我的朋友们像鸟儿一样从他们的巢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随机选择一个村庄附近的斜坡,这是一个天然的滑雪场。虽然冻土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但山里的孩子们无所畏惧,他们都勇敢地带头,开始了一场漂亮的冲刺。在自上而下的惯性力作用下,脚下飘落的积雪迅速与坚硬的路面融为一体,冻结在一起,变成一条长长的滑冰线。年长的人站着滑下高坡,像年轻的鹰展翅。有时候有人在雪地里摔倒笑。那时,我读了《林袁》一书。我选了两根中等长度的木棒,让父亲在其中一段钉一块手掌大小的木头,摊开双手抓住身体重心。就像书中的解放军支队,摆出一副展翅高飞,勇往直前的架势,让朋友们羡慕不已。如果胆子小,蹲着滑,用木棍或粪叉支撑身体也能很好的滑行。

最壮观的是像火车一样排成一排滑行。有一个熟练的人,手里拿着棍子充当火车头“ ”,然后一个个鱼贯上来,蹲着扶住前一个的腰。大闹一场,往往牵扯二三十个孩子。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列火车从山坡上呼啸而下,长长的风和耀眼的雪星在旁边卷起。有些人在尖叫,频繁鸣笛。当然,“车祸”不可避免。孩子抱得不紧,火车就会出轨,要么掀翻整辆火车,要么把“节车厢”的一半扔在中间。有一些孩子很坏,故意制造这样的“悲剧”事件。无论如何,摔倒的孩子永远不会哭,艳阳高照的雪地里搅起了一大堆欢笑和欢快的歌声,激起了一群正在觅食的红嘴乌鸦。

我们的滑坡是村民唯一可以挑水的地方。也许是被孩子们的情绪感染了,有时有人会放下水桶和袖手旁观,看热闹。然而,也有不幸的人,尽管小心他们的水桶,但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两桶水瞬间洒了出来,顺着“ ”,一眨眼就冻在了路上,给我们做了一件“好事”。挑水人气得抡起扁担就追。我们已经像鸟兽一样四散奔逃,带着狞笑跑得远远的。

这是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童年的往事和纯粹记忆。那时候农村孩子吃土豆炒面,穿穿牙鞋。他们仍然热衷于滑溜无辜的娱乐活动,这些活动不仅锻炼了他们的身体,而且锻炼了他们以霜雪为荣、吃苦耐劳的意志。现在的孩子,冬天蜷缩在电视机前的炉火旁,像娇滴滴的小鸟,不敢离巢,那些清纯美丽的。社会在发展,生活条件好,我们的孩子在收获的同时也失去了很多。我经常陷入沉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