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厂 ;网友: 祁河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我认识老张很多年了。他住在洪清山墨玉河畔的王昌村。因为他经常去那里赏花,当他又累又饿的时候,他经常去他家喝茶,听农家乐,然后就成了熟人。

老人常叫柯勋,父亲是老村支书。他的祖先在这个小山坳里生活了几百年。他听长辈说是明末清初从洪庆镇川路搬过来的。老房子前的两棵樱桃树,百年树龄,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他总是又小又瘦,一头1.6米左右,头发短茬,眼睛破,说话快,干活快。他已经70岁了,还像个年轻人,上山下山,但他真的摆脱不了他。

我一直在看这个世界。年轻的时候在北京中央警卫局当兵十年,认识了很多伟大的领导人。特别自豪的是,我曾经是华校长的贴身警卫,现在和校长的照片我都小心翼翼的保存了下来,不容易在相框里显示出来。

和他聊天好像什么都懂,从重大政策到惠民政策,从朝美峰会到埃及航空的坠机。特别是农家乐开了以后,省市领导到区长市长,大小领导,各种肤色的人都接触到了。“只要你去问隧道口的老兵,你就自上而下知道了。”也是当地的名人。

老张最得意的是脚下的风景:山不高,有林,水不长。有丛生的竹林、侧柏、相思林,以及近年人工种植的核桃、樱桃林;有一条汩汩的小溪,一股平静的清水和一个水车石磨在中间旋转。春天,先桃花杏花,后樱花枣花,黄连翘紫苜蓿……醉人。

有四亩红玛瑙樱桃和一些零散的杏子、桃子、梨和柿子。他以前说:“我不能把这里的种子都吃了。我不能吃所有的蔬菜、洋葱和大蒜!还有栗子和红芋头,有荠菜和灰条,好吃,绝对环保无污染。夏天比城里低四五度,空气清新,微风吹过,油滑的人活得很好。”

这位老人经常有三个女儿,其中最大的一个很忠诚。他和女儿、女婿、两个孙子住在一起。前后建了两个小二楼,几百平米,开了个农家乐,生意太忙了。两个女人和她们的女婿在上面的水泉子村也有个姐妹农家乐“ ”,旺季还要招人。三个女人被招进城,结婚分房,生活幸福。每次去他家,总是兴高采烈,倒茶递烟,安排饭菜,带你去挖荠菜,采摘艾叶,在他家采摘樱桃,带路去看黄朝石,寻找作者中学时住过的后河村。

最近困扰老人的是移民搬迁问题。下三阳院,花海下有个小镇,一排小楼。给的政策也不错。但是我经常不明白搬迁的原因,据说是滑坡。“我活了四五百年十几代了,从来没在这里见过也没听说过我的滑坡。”尤其是经营良好的农家乐是无法获得的。这片承包地有九十里远。以后可以种什么农场?老婆晚上睡不着,哭了几声。

我这次见到老常的时候,他和他老婆正坐在临时租的房子前撕扯老店,说是用来拉樱桃树的树枝的。半年多没见了。据说他的妻子邱丽摘了柿子摔了下来,伤了他的骨头。他忙着照顾他六个月。他只是碰巧在那里,他想到了搬迁。“金窝不如老窝。国土难移!让我们见面。”

我劝老人要永远想开放。政府在考虑我们的生命安全。此外,保护生态和振兴农村是一件大事。我们熟练,活泼,受欢迎。绝对不如开新村农家乐!

对了,我给他寄了我的新书,我一直很开心。我搓着手接过书说,“今年是我七十岁生日。谢谢你的礼物。年纪大了做不了,女儿爱做饭,做不了。现在可以去清华厂卖小吃,就是新村给的面积不大,不知道农家乐还能不能开。前几年是驻地干部动员我搞这个农家乐。”

走的时候总要在门前挖十几棵菠菜树,放在……上。回市里的路上,脑海里总会浮现出我的老脸,尤其是和局长合影时他那张英俊的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