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直受人喜爱的村庄 |网友: 小小麦子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我有多爱雪花中的春天。
从一缕青烟中,我总爱着村善的存在。
我知道庄稼细长的根一旦深入黄土,就被祖先的骨头紧紧抓住。
玉米、小麦、荞麦、土豆,都在民间厚厚的茧掌里开花结果。
从此我痴迷于食物的味道,甚至想在麦黄色的风中淹死自己。

很难想象,村子里总有花离开了身体的一部分,给爱情、离别和悲伤的思念送去花瓣。
曾经,青草和绿叶让村庄呼吸。
花用无数灵动的嘴唇叙述春天。
雪花用细细的诗句把村庄的色彩缝合起来。温暖还是唱歌还是骨头疼?
被无数隐喻覆盖的真实场景,必然会沿着漫游者足迹的方向找到庄稼的隐喻和泥土的暗花。

我想再次安静地坐在一片油菜花的洼地里,听一种像爱一样的风抚摸着不断扩大的幸福,缩短这种洼地的黄金花期。
我看着蜜蜂和蝴蝶如何用翅膀捕捉村庄的芬芳,思考着它们用什么词语来准确地描述我所见所闻的一切。
多年来,我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失去了土地,留下的只有村庄给予的金色和温暖。
谁会真正站在冬天,完整清晰地看到绿色的自己?
被忽视的事实多少给想象中的快乐注入了活力。而那些花,是谁来缓解痛苦的?

现在,记忆中的一条河,被岁月紧紧的覆盖,村庄的血液,像野草一样,充满了孤独。
去年绕过村子的燕子能找到它的巢吗?
狗叫着抱着盖着屋檐的干玉米能吓跑一窝老鼠贪婪的眼睛吗?
那一年的春天,当暖风吹着村姑的头发,红领巾照亮的风景,谁又会认出来?
因为有些梦还没来得及成长,有些痕迹就认不出来了。

只有一株会走路的紫花苜蓿,即使长在城市边缘花园的缝隙里,最后还是被拔了出来当杂草。
一只羊从我梦里经过,不停地咩咩叫着他的内村。
如果没有人知道我的本名,只有马里安河上的涟漪淡化了我们相互依赖的阴影……
如果是这样,你会梦见河边的雪和汹涌的草的洁净。
那么,谁是其中之一?爱村里的黄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