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救赎 ,本文作家: 相柳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a)法院

风雪交加,老人颤抖着向前走,手里拿着拐杖在深雪上留下一个长长的洞。

风呼啸着,雪敲打着脸,干枯的树枝赤裸着敲打着,落在雪地上,试图划下路过的脚踝。

脚印继续被大雪覆盖,老人终于停在老树干下,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坐下,把竹篮放在身边的腿下,靠在树干上闭眼。

雪凉凉地落在干燥的脸上,老人一动不动地坐着,只有气体不断从围巾上面冒出来。急促的脚步声似乎从前面跑得很快,老人睁开微微沉重的眼睑,干涩的嘴唇裂开微笑的弧度。老人拄着拐杖站了起来,雪花从他的衣服上抖落下来,很快又融化回大雪中。老人就像一个来自地球的新生命,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空气中仿佛闻到了花香,仿佛演变成了春天。老人张开双臂走向前方,眼里带着微笑。

竹篮被风吹动了几下,老人放下手,笑着把篮子捡起来。动作利落,看起来并不谦让。老人解开绑在竹篮上的布,把里面的食物拿出来放在雪面上,嘴里嘟囔着什么,然后又把空篮子绑好,起身把拐杖拿回来。

老人站在大树旁,拄着拐杖靠在树干上,眼皮沉重,身上的雪开始发凉。他慢慢地把力气靠在树上。

雪渐渐覆盖了食物,有些几乎覆盖了一半。老人坐在大树下,双眼浑浊,闭上眼睛,只听见身边风雪呼啸。

老人的身体一动不动,除了风雪声什么也没有。突然,老人的头微微动了动,颤抖着干瘪的手伸进大毛衣里,掏出一条白色的狐狸毛围巾,小心翼翼地叠好,轻轻地放在雪少的树干旁边。冷风一下子扎到了老人的脖子上,他哆嗦了一下,把头埋在衣领里,浑浊的黄色泪珠从眼睛里挤出来,顺着山沟流下,莫名其妙地后悔,嘴巴撅得像个孩子。

刺骨的寒风,漫天的雪花,洒满银色的妆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飞起来了,一个雪白的身影跃过林梢,轻轻落了下来。雪狐的前肢拍打了几下积雪,挖出一堆被雪包裹的东西,软绵绵地向森林深处走去。

雪继续扫着,再次抹去了它的痕迹。

(二)乙

雪清了,太阳轻轻扫过大地,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雪也花完了。孩子们高兴地跑开,打雪仗堆雪人。大人们也出去热情地打招呼,清扫门前屋顶的积雪,开始继续新的一天。

中午,一群人打电话要东西去爬山。路人好奇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却得知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不见了,怀疑是来山上了。

人们在山上一路高喊,这时一个年轻人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哽咽着跪了下来,双手触摸着一个像雪人一样的东西。青年一头扎进雪人,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

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从旁边聚集,另一个女人哭着冲上前去粗鲁地把老人身上的雪拉走,痛哭流涕。原来,站在女人身后的女孩张着嘴走上前去,却停住了脚。她的目光扫过老人身边的竹篮,心里一阵疼痛。她不敢再看,两眼酸疼。女孩用指尖擦去眼中的泪水,正好看到远处有一个银白色的身影在闪烁。白狐明亮的眼睛看着她,然后消失了。

他们悲伤地抬着失散多年的老人下山,女孩跟着他们。突然,她转身跑几步捡起掉在树干底部的围巾,小心翼翼地挂在最低的树干上,用白色的眼睛看着森林的深处,迅速追赶下山的人。当别人在前面时,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