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辰是魁罡最强的 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被激怒的匈国百户,在叶尘说出这句话后,看向叶尘的眼神变得耐人寻味了起来。

公主则大为不解,不解叶尘为何如此挑衅这匈国百户。

“有胆子将我放开,我们一对一决死斗。”叶尘紧盯着匈国百户道。

匈国百户起初叶尘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毕竟能不能打自个心里还没有点比数了。

但看叶尘这样,是有意为之,真要与他决斗。

匈国百户嘴角扬起笑容,在扫了公主一眼庚辰是魁罡最强的后,眼神聚向叶尘。

“小子这话可是你说的,你胆子很大,而本百户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

说着百户挥剑劈断了束缚叶尘双手的绳索,上前解下了套着叶尘脖颈的锁链。

公主扑到叶尘身边,试图制止冲动的叶尘。

这是不是对手,公主都一眼能看出。

就叶尘这孱弱身板,都不够匈国百户一拳头招呼的。

“公主殿下,我已经接受了他的挑战,生死决斗一旦接下,那就谁都不能轻易退出。”

匈国百户怕叶尘反悔补上了一句。

不过这话说完之后,转头就是又向公主说道:“不过公主你现在还是有机会的,只要你发誓答应做我王的妾,那你就有权对我下令。”

公主脸色十分难看,毫无疑问,这匈国百户在给她下套。

而且现在下决斗挑战的是叶尘,而非匈国百户。

围观的那些匈国战士也是看到了机会。

他们的王,可是一直要娶公主为妾的,只奈何公主宁死不从,王也无法强迫。

如能让公主答应,他们大功一件,每一个人都有封赏。

“公主殿下,我们匈国的规矩是一旦双方都应下决斗,就不可退出了。”

“是啊公主殿下,在我们的地盘,就得按照我们的规矩做事。”

“我们高贵的匈国勇士是不允许反悔的,如退战,那就是懦夫!会受全族唾弃的!”

“除非你成为我们王的妾,您的命令我们百户大人自然地接受。”

围观的匈国战士叫喝声响起,如此一来此决斗非要开始不行。

哪怕是叶尘现在后悔了,也无法阻止匈国百户杀他。

而公主,现在明知是中了匈国人圈套,可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头钻。

“我说公主殿下,你我非亲非故也素无瓜葛,没有必要为叶某人牺牲的。”

“再说,你真以为他会是我的对手?”叶尘说着将公主推开,起身来对着匈国百户指着脚下镣铐。

“我们之间是公平的生死决斗,你将我脚还绑着,这不合适吧?”

匈国百户原本的戏谑眼神变得阴冷,心想怎么你个奴隶还真以为你是我的对手?

北匈国人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可以说不会骑马射箭就不配为北匈国人。

而每一个匈国战士那都是经历无数次战火,普通一个匈国战士放到照汉国那都是相当于百战精锐!

像他这么一个匈国百户官,那是靠无数战功升上去的。

就单单实力而言,非三五人不可近身。

几个全副武装的照汉国战士,近身跟他战斗都不是他的对手!

“对,你说的很对,我们这是公平决斗。”

庚辰是魁罡最强的 全文|

匈国百户亲自将叶尘脚铐解开,并是让叶尘去武器架上随便取一件武器。

“公主,这是我叶某人自己的事情,你莫要多管闲事。”

叶尘故意冷冷对着公主说道,之后便是大步走向武器架子。

公主不知叶尘哪里来的底气。

可是在看到叶尘故意与她保持距离,撇清关系,心底认为叶尘这是不想连累她!

因不想连累她,而故意赴死!

这更叫她心中难受,此刻公主捂着发痛的胸口,失声痛哭!

叶尘大步走向武器架子,上武器五花八门。

长短兵器无数,但叶尘只取了一柄三尺长剑,很是生疏的舞动都是差点将剑丢出去。

见叶尘如此笨拙,围观的匈奴战士传出哄堂大笑。

这让原本拔剑的匈国百户,都是放弃了使用武器对付叶尘。

公主见着一幕,更是心中冰凉,叶尘这就是为她而死!

口口声声说与她无亲无故,可是到头来,叶尘却为她而死。

“你有多长时间没用这种凡人武器了。”秩序声音在叶尘心中响起。

叶尘的不熟练,是因为太长时间没使用凡人武器。

“不知道,反正有很长时间了,不过我曾经在凡阶时,剑术还不错。”

叶尘心喃时,嘴角扬起自信笑容。

双指划过剑锋,整柄长剑发出嗡嗡响声。

在叶尘再一次甩动铁剑时,叶尘整个人突然有了气势。

呜呜横风吹去,竟是让那匈国百户有了被压迫感。

“嗯?一定是错觉。”匈国百户眼睛微眯,纵是叶尘有些底子,但体格摆在那儿了。

再有,他是谁?拥有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从军所历练出的那都是搏杀之术!

“你可准备好了?”叶尘冷眸扫向匈国百户。

“呵呵,对付你,我都无需准备,放马过来领死!”匈国百户伸出双手,在空中紧紧一握,指关节发出咔咔脆响之声。

匈国百户话音刚落,只听着剑锋破风嗡响声突起。

嗖!

一道冷光瞬来,这致命的窒息感让匈国百户一瞬间炸了毛。

匈国百户急退,也是立即拔剑,但这紧张的几次都是未能将剑从剑鞘之中抽出。

此时场外,有一骑着高头大马的重甲披风战将正好行过,看到了场中一幕。

叶尘整个出剑过程都落入后者眼中。

“好快的剑!”后者忍不住惊呼。

场中,剑光闪过,匈国百户人头落地。

至始至终,他都是未能拔出剑来。

“我给你拔剑机会了,但你的心被我剑意搅乱了。”叶尘摇摇头,就是一莽夫,算不上真正战士。

在叶尘认知里,战士遇强不退,遇强则强,可后者后退之余却被吓得连剑都拔不出,不配战士之名。

全场死寂,那些原本看叶尘怎么死的围观匈国人,好像僵死了一样,没了动静。

良久,一个个才是反应了过来,瞠目结舌!

他们都是未看清楚叶尘怎么出的剑,百户头颅就被切下。

“他是怎么办到的!”

“这不可能,百户大人怎么连剑都拔不出来?”

全场又响起了惊呼之声!

喜欢不死战神请大家收藏:

看着叶尘被折磨的一幕,让女子想起了她的兄长。

她的兄长镇守边关,北匈国背信弃义,对边关发起突然攻击。

边关沦陷,去边关看望兄长的她与兄长一起被俘。

因为二人为皇子公主,匈国妄图让二人屈服,软硬兼施但她兄长宁死不从。

她兄长最终死于匈国严刑拷打之下。

兄长临亡之际叮嘱她务必要活着,否则她兄长死都不能瞑目。

兄长被严刑拷打一幕与现在顽强不屈的叶尘所重合。

正是从叶尘身上看到了她兄长的影子,她才是冒险给叶尘食物。

半夜,营地下起了大雨。

这让本就被折磨难熬的叶尘,更是受大雨倾盆之苦。

但在倾盆大雨之中,叶尘依然没有妥协。

叶尘紧踮着脚尖,微闭眼眸,只要身体达到可吸收位面能量程度,就立即开始吸收能量。

拂晓天明,天气又是变得湿热。

叶尘全身都是散发着庚辰是魁罡最强的难闻的汗臭味。

女子出现,在喂以叶尘食物后,拿毛巾替叶尘擦拭起了身子。

“你莫要再顽抗了,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女子在叶尘耳边叮咛。

闻言,叶尘苦笑道:“姑娘,若是之前或许可以,不过现在嘛,我就算是妥协也只能得来加倍的侮辱与折磨。”

女子寻着叶尘视线望去,一群匈国战士戏谑的看着叶尘。

昨天几番殴打叶尘的匈国战士更是提鞭不怀好意而来。

“姑娘,你先起开,免得被这蛮子打伤。”

叶尘知道对方是又来鞭挞自己了,让这女子先行躲开。

怎知,女子不仅未躲,反是张开臂将匈奴战士挡住了。

“公主殿下,我来鞭挞我的奴隶。”

“这些猪狗不如的牲畜,只有不断的鞭挞才能老实。”匈国战士冷声道。

叶尘从其语气中能听出,后者对于这女子只有忌惮,并无尊重。

“看来是个被掠来的其它国家公主。”秩序声音响起。

“嗯,她相当于是被监禁了,监禁她目的就是为与其国家谈判。”叶尘跟着心喃道。

“所以咧?靠这位公主殿下庇护?”秩序半嘲讽道。

叶尘无话,只是紧盯着那匈国战士。

“我不准你打他!要打他你先从我身上踏过!”女子死死守着匈国战士。

叶尘看的出来,后者很惧怕这匈国战士,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紧紧保护着自己。

“我说你这运气也太好了,你与她非亲非故不说,人都不认识,她就能这么对你。”

秩序打趣道。

“哪有平白的守护,肯定是有原因的。”

叶尘心喃道,自己肯定与她是在某个方面有某种联系。

“叫你声公主是给你面子,你真当我惧你?”匈国战士冷冷道。

说着就是挥动鞭子试图吓退她,但几次恐吓都是未将其吓退。

“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匈国战士甩开了鞭子。

正要打时,女子大吼:“来!有胆子你就打!你们部落的王可是要娶我的!”

匈国战士听着这话一愣,是有这么一回事,但人你公主不同意呢。

但他挠头想了想,似乎是这公主殿下为了这个硬骨头奴隶,愿意成为王的妾。

如真能将这事情搞成,那他这可是立了大功的!

于是,他瞥了叶尘一眼对公主说道:“公主殿下,如你真成为我王的妾,那你就能命令得我。”

但说着,匈国战士露出狡猾之色:“可是你现在就只是一个俘虏,你无权命令我。”

“我不能打你,但我能将你请开。”

匈奴战士看着女子皱眉,便是再施加压力。

女子死死咬着牙,牙关过分用力都是咬破了唇。

她回头望了叶尘一眼。

上一次,她是没有能力守护兄长,这一次,她说什么都要保护下他的!

“快答应,答应了我大功一件!”

匈国战士心里着急的很。

如果公主答应,别说不打叶尘,给叶尘恢复自由自身那都不算事。

谁知在公主即将出口时,叶尘大笑声响起。

庚辰是魁罡最强的 全文|

“都说你们北匈国人勇猛无畏,行事从不屑搞背后一套,但我现在看来,真是虚伪。”

“小子你说什么!”匈国战士直接被激怒拔出了剑。

他绕过女子,剑锋直接比在了叶尘脖颈上。

女子见匈国战士要杀叶尘,一步冲出拔出匈国战士腰间匕首,比在了自己脖颈处。

这一下,周围看热闹的其他匈国人可是慌了。

女子贵为照汉帝国公主,现被他们俘虏,那就是他们与照汉帝国谈判的筹码。

毕竟谁都知道这位是照汉帝国最宠爱的公主,她活着照汉帝国的皇帝不敢乱来。

如死在了北匈国,那照汉帝国的皇帝是会疯掉的!

不扯这么远,如公主自刎死掉了,就他们这些人而言一个都活不了!

“公主,你为个奴隶而死,值得吗?想想你的父皇,他还在皇都等你回去呢。”匈国战士冷冷道。

匈国战士不信公主会为个奴隶而死。

他不慌,其他战士慌。

“百户大人!您可不要乱来!”

“是啊,她若死掉,我们谁都活不了!”其他战士纷纷出声劝道。

公主眼神坚定,更有份决然,在公主毫不犹豫划向脖颈时,那匈国百户只能迅速收了剑。

“哼,小子,这次就放过你。”

“这么硬气,却得靠一个女人来救!”

匈国百户冷声下,又丢下了一句嘲讽的话。

要走时,叶尘嘲讽声跟着传来。

“我要她帮我了吗?”

“说我之前,先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

嗖!

匈国百户眉间一抖,满脸横肉之下又是抽出了剑。

但在公主紧视下,只能是挥舞着剑威胁叶尘一番。

“靠威胁一个女人,给女人下套自己得利,猪狗不如!”

谁知,叶尘不仅不收敛,反羞辱起了他。

“谁猪狗不如?你才猪狗不如!”匈国百户气得上蹿下跳,破骂道。

公主现在是怕对方失了智,急向叶尘投以眼色。

叶尘根本未有任何理会,冷冷盯着匈国百户,一字字无比清晰的说道:“你也是看我现在这样,才敢在我面前这么放肆!”

喜欢不死战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