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芽湾 ,撰稿人: 朝颜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人生有很多遭遇,完全没有准备。就像我遇到新月湾一样。

事实上,我打算把它命名为月亮湾。我把拍的照片发到群里,东北大姑娘翟燕立马跳出来说:“月牙湾。”我看着眼前美丽的弯河湾,觉得诗意又贴切。

命名了一个景观,又发现了一个景观,是不是同样可喜?所以今天,我感觉更开心了。这样的快乐甚至不需要更多的人一起看,一起唱。明白,永远是一件可以遇见却不可寻求的事。

每次去村里,我都喜欢漫无目的地闲逛。一池残莲,一堆稻茬,一只悠闲的牛,对我来说都可以是美景。道路两旁铺着一片又一片茅草,阳光照射在我冰冷的脸上,总觉得一切都是自然的慷慨和馈赠。

村官小胡开着摩托车载着我走在乡下的水泥路上。自然,我们有我们的任务。走访、调查、填表、倾听、解释。但是我的内心却常常被其他东西吸引:随意摆放的柴禾捆,堆得精致的柴禾,两根木棒的小水渠,追着摩托车跑的土狗,冲来冲去的母鸡……为什么我总有跳进某种生活的冲动?我想起了一只名叫“芝麻”的狗,它在月光下向我家打了多少次招呼。还有一条底部清晰可见的小溪,多次冲刷我身心的污垢。现在我在城里,“芝麻”早就没了,小溪早就没了,农村的记忆连同炊烟早就没了。

直到新月湾出现在我的眼前。

“哦,停,停。”我苦苦哀求。小胡踩下刹车,回头有些迷茫地看着我。我已经冲到路边,站在高高的土堆上,月牙湾一览无遗。

元夜辽阔苍凉,月牙湾的镶嵌和介入无疑使其具有女性美。是的,我更愿意把她当成一个女人,身材修长,身体柔韧。只有慢慢倒下的时候,胸才挺拔,眼才柔媚。那种流动是平静而缓慢的,比躁动和奔放更接近生活的真相。我甚至想,吊蓝怎么可能是水呢?这显然是一匹软缎马。把她放在肩膀上,那是一条动态披肩。风一吹,衣服就飘动起来。而点缀在缎子上的那群白鸭子,恰好是天然的花朵。

天空是蓝色的。从远处看,似乎水的顶端已经与天空接壤了。突然想到北方的雾霾,感觉眼前的珍贵。新月湾应该是深蓝色的,比天空的蓝色还厚。我是多么的贪婪,满脑子都是她把一摊蓝莓汁泼向我的想法,还没等她喝完,满嘴都是口水。

在这样一个安静的村庄里,新月湾的美景从来没有被提起过。世界上有多少美好是因为人们视而不见而浪费掉的。我拿出手机,拍了一遍又一遍。其实我知道我并不能真正的搞定她的美,最好的东西,镜头,文字,永远也不可能达到。我突然又犯了妄想症,觉得眼前的月牙湾就像一个美女的眼睛,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一股激昂的秋水,河岸上卷曲的草树就像她那茂盛浓密的睫毛。

我站在原地发呆,静静的寻找了很久,只恨自己不能越过高高的悬崖。如果可以,我愿意在这样纯真的眼睛里轻轻印下一个吻,我愿意把那可爱的秋水怜爱地捧在手里。就像无数次亲吻我的孩子。私下里,我希望这样保护她,把她藏在心里,永远成为一个人的秘密。出于某种骄傲,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她,认识她。尤其是分享我感受的人,尤其是那些眼睛里能长出惊喜的人。

在新月湾前,我发现一些无法形容的东西正在复活。想要还是爱?平静还是满足?都说不清楚,似乎没必要说清楚。

我不知道站了多久才意识到小胡还站在我身后。回头一看,我在他沉默的脸上发现了一种不同的沉默。

新月湾的方圆已经沉寂了几英里,只有一群白色的鸭子在水中上下扑腾。哦,没有人会打扰她,甚至没有人像我一样关心她。我有一些苦恼和满足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