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断魂桥吓死武警事件*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花火,雏田,你们今晚打算让辉夜姐姐复活,然后去破坏无夜与纲手姐姐的洞房是不是?”

当晚,花火和雏田正打算躺下搞事时,一个她们没有料想到的人影出现在房间里。

宇智波美琴。

“啊…”

雏田手忙脚乱,面红耳赤。

她还残留着几分羞耻心,但花火就大方许多。

“美琴姐姐,”她凑上来抱住美琴的手臂,嘻嘻一笑,“我们想做的,你也想做,对不对?”

宇智波美琴却没有和她嬉笑。

这一刻,她的表情异常严肃,而且神色间隐约藏着几分怜惜。

“花火,雏田,接下来我要和你们说的事,也许会打乱你们所有的想法,还有对未来的规划…”她低低的开口。

花火脸上的嬉笑渐渐收敛。

雏田也看了过来,下意识抓紧了妹妹的手。

“是什么事呢?”她轻声开口问道。

美琴又犹豫了下,随后才道:“你们不了解辉夜姐姐的强大,无夜也没有预料到这一点,其实你们俩的存在,从始至终,都只是为了复活她而已,所以,在她复活的那一刻…”

她顿了顿,看着她们俩的白眸,道:“你们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什么…意思…”

花火和雏田同步露出懵懵的小表情。

美琴走上前,伸手将她们两个一起抱紧:“就是说,辉夜姐姐的灵魂寄生在你们身上,一旦从你们体内离开,就是真正的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就是…就是说…”花火和雏田悚然而惊:“我们会死?!”

美琴松开了她们,点点头道:“我去到了未来,看到了一切,很多事会发生,一切都是注定的,就像我会故意和无夜分开,就像我会提前告诉你们这件事,而不是等无夜发现之后痛悔…”

“痛悔…”

雏田抬起了脑袋:“美琴姐姐,这些事…他…他不知道对吗?”

花火听到,立刻抬头看她。

美琴点了点头:“不仅他不知道,就连辉夜姐姐也不知道,我去到未来看了过去的可能性,知晓了这一切,于是反过来影响过去,导致我会提前找到你们,商议策略,所以现在才是现实。”

“对策?难道会有解决办法?”花火赶紧问道。

没有人会在死亡面前还保持淡定,更别说她们。

在最青春年少的时光里,谁也没法接受忽然到来的死讯。

“有,根据我知晓的未来,倒推回来,你们必定会再活过来,所以对你们来说,只是睡了长长的一觉。”美琴道。

“必定会活…”

花火喃喃重复,却又有些不甘心的道:“我们…我们就不能不复活她吗?”

雏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没有人是圣人,愿意牺牲自己拯救别人的是绝对少数,更何况还是情敌…

“很遗憾,不能…”

美琴叹息一声:“根据我知道的未来,无夜需要她,很需要,她的存在是关键。”

很多事她不能说,只能顺应着自己看到的去做,任何变更都可能导致本来有着美好希望的未来被断送。

“是这样吗…”

两人跌坐在床边,神色茫然。

美琴默默蹲在她们身前,看着她们的眼睛,轻声道:“其实,你们真的只是睡了一觉,相比你们来说,无夜才是承受煎熬的那个,你们想,是不是?”

雏田和花火身体一震,豁然抬头看她。

美琴点了点头,低沉道:“我很多事不能说,只因为你们会陷入沉睡所以才告诉你们这些,但无夜那里,所有的担忧,所有的难过,所有能不能让你们复原的不确定,都是他独自承受…”

“他从来都是这样,就像辉夜姐姐带来的伤痛,他除了一开始,后来也不再表现出来,对你们,也是一样…”

她眼底闪过疼惜之色:“可惜很多事只能他一个人抗,这是注定了的,我们只能辅助,却决定不了什么。”

“美琴姐姐…”

雏田抬起了冰玉般的眼眸,直直的看着美琴道:“在叔叔心里,我和花火,是什么样的地位呢?你知道未来的事,能不能告诉我们?”

花火也抬起头来,看着美琴。

美琴弯起了红唇:“对他来说,你们与我们,并无不同,甚至在你们身上,他寄托了一份救赎,你们是他最灰暗的那段日子里,最明亮的光彩。”

雏田和花火听得目光灿然,心花怒放。

“花火,你想怎么做?”雏田看向花火。

花火灿烂一笑,伸手抓住她的手:“姐姐,小事听我的,大事听你的。”

“好。”

雏田狠狠点头,看向美琴问道:“美琴姐姐,我们怎么做才是对叔叔最好的?”

美琴摸了摸她的脸颊,温柔道:“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你们必须那么做才行,因为不能过于极致,还没到时候,所以你们留信,告诉他,这是你们自己想做的,是你们自己的决定,并且留下恢复的可能。”

花火听得眼睛转圈圈:“什么意思啊…”

雏田却抬头道:“美琴姐姐,你直接告诉我们怎么做好了。”

美琴点了点头,拿出纸笔来:“你们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

“哦…”

花火和雏田先是迷茫,再是恍然大悟:“懂了!”

两人拿起了纸笔,站起来走到桌前,坐下后奋笔疾书。

好一会儿,两人才再度抬头。

“时间不早了,快开始吧,”美琴轻声提醒,“不快点的话,你们想做的可就来不及了。”

“我们想做的?”

花火和雏田愣了下,随后才反应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我们想再看看他。”

不等美琴点头,两人同时开启白眼。

但下一刻,她们又立刻关掉,脸红红的啐了声:“怎么这么急…”

美琴不用问都猜到她们看到什么了,嘴角微微勾起:“那你们还不快点?”

“嗯…”

雏田牵着花火的手,两人一起床上躺下。

美琴则扶着辉夜在床边坐着。

花火闭上了眼睛,雏田却闭上又睁开,对美琴小声拜托道:“我还写了一封给爸爸妈妈,麻烦美琴姐姐给他们,别让他们生叔叔的气…”

美琴怔了下,旋即认真点头。

雏田松了口气,终于闭上了眼睛…

喜欢木叶的恋爱大师请大家收藏:

“请问,你刚才说的那句…是听谁说的?”

手鞠看照美冥的目光也不乏惊艳之意。

完美的身材与肌肤,还有让手鞠羡慕的傲人胸怀,都让照美冥足够光彩照人。

“你说的是…哪一句?”

照美冥莫名其妙。

手鞠咬了咬下唇,道:“就是那句,只有拥抱变化,才能拥抱未来。”

“哦,你问这个啊…”

照美冥怔了下,旋即脸上闪过一抹温柔,声音也变得软绵了些。

她眼波流转,目光看着她,却又没有聚焦:“是一个负心人说的呢…”

雾隐村忍者护卫:“……”

手鞠伸手扶额,撇了撇嘴。

照美冥看到她的动作,眼睛一亮:“你这动作,跟谁学的?”

手鞠放下了手,眼睛里含着莫名韵味,缓缓道:“也是和一个负心人学的呢…”

砂隐村忍者:“……”

照美冥却眼睛一亮,伸出白嫩嫩的手来:“请多指教。”

手鞠郑重与她握手:“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照美冥站起身来,和她一起走开。

隐隐约约的,其他人听到两人聊天声传来。

“你是什么时候跟他搞在一起的?”

“被抓成俘虏的时候,你呢?”

“我也是。”

“你被他弄过吗?”

“唔…有过,在分别的时候…你呢?”

“…我也是。”

“……”

一天过后,四影大会终于达成共识。

“进攻的时机是什么?听哪边指挥?要不要先把忍者联军聚拢到一起,然后再对木叶发动总攻?”我爱罗问道。

“不用,那样会被木叶提前察觉,这一次争取奇袭!”

大野木嘴边浮现一抹神秘的笑容:“而我们忍者联军一起发动攻击的标志就是…木叶出现了一个大坑。”

其他三影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现在不好透露,以免走漏消息,但我保证,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们会立刻领悟过来。”

大野木抱怀,很有神棍潜质。

四影大会到此为止,忍者联军正式成立番号,各忍村准备打造“忍”字护额,代表着忍界正义和未来,向万恶的霸权主义木叶,发起忍界大战!

而在他们紧锣密鼓的为了世界和平努力时,无夜正在家宅里面对另一种战场。

“玖辛奈哟,姐姐回来咯!”

纲手身穿庄严的大名和服,在万众瞩目下与无夜完成婚礼仪式后,终于踏进了大门。

玖辛奈、美琴、小南盛装站成一排,雏田花火也在旁边凑热闹。

纲手看到这阵势,心里当然不是很得劲,于是率先对玖辛奈开炮。

“纲手姐姐,家宅之内,无夜最大,姐妹们都是以入门时间排的,所以…”

玖辛奈叉腰:“我才是大姐头!”

这种场合,她没有与美琴互换身份,所以是原汁原味的玖辛奈发言。

纲手脸上浮现笑容:“这种事应该是看谁最早和无夜在一起吧?”

“最早那也是我!”玖辛奈当仁不让道。

“但你后来分手了。”纲手好心提醒道。

玖辛奈气道:“你还离开木叶了呢!”

“但至少没分手不是吗?”

“你耍赖皮!”

“呵呵…”

“……”

无夜瞅着情况不对,干咳一声:“其实,谁是大姐头应该是我说了算。”

“那谁是?!”

玖辛奈几人目光全部瞥来。

“无夜,你不会真打算让我叫玖辛奈姐姐吧?”

纲手撇着红唇,靠过来夹住无夜手臂。

玖辛奈不甘示弱,一个不够,拉着美琴一起靠在无夜身上:“无夜,我可是最早最先的!我们是青梅竹马!”

无夜抽身逃出来,万花筒旋转:“咱家姐姐只有一个,她才是。”

唰得一声,辉夜雪白入神的身姿出现在她们面前。

无论是玖辛奈还是纲手,或者小南几个,都为之一滞。

辉夜,还真是所有人的姐姐,包括无夜…

她太过特殊,以至于根本没人愿意和她争什么。

‘她就是…’

‘嗯,她就是。’

雏田与花火彼此对视,脑电波交流。

‘姐姐,你有没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

‘就像要到她身上去?’

‘对,对,你也有这种感觉?’

雏田点了点头:‘嗯,我有种直觉,如果我们现在睡过去的话,也许不需要叔叔做什么,灵魂会自发聚合到她身体里,我们…果然就是她吧?’

签]‘可能是这段时间融合久了…’

花火眨巴着眼睛,小手悄悄指了指无夜那边:‘姐姐,在她们面前,我们俩是晚辈,根本争不了什么,但如果她复活的话…’

雏田眼眸一亮:‘我们去和叔叔说,今晚让我们来照顾她?’

花火嘻嘻笑着点头:‘等大半夜她活过来,肯定有好戏看。’

‘我们又看不到…’雏田

故宫断魂桥吓死武警事件*

不无遗憾道。

花火道:‘这还不简单,我们可以拜托泉姐姐帮忙,让她明天用写轮眼幻术给我们重播。’

‘好主意耶!’

雏田脸上浮现红晕,不是害羞,而是兴奋。

“叔叔,今晚让我们照顾辉夜姐姐好不好?”花火走上去,满脸诚意,“这样就不用你晚上再过来了,你之前不是说我和姐姐现在不需要灵魂牵引,也能灵魂自发汇聚到她身体里吗?”

无夜点了点头:“也好。”

“她们…是长大后的雏田还有花火?”纲手脸上浮现惊叹之色,“两个小家伙居然这么大了,还这么漂亮,不愧是你们日向的基因。”

雏田脸红红的点着小手指。

花火作为代言人,仰头嘻笑:“纲手姐姐,我们照顾辉夜姐姐,今晚就没人打扰你们了哦!”

纲手眨了眨美眸:“谢谢。”

此刻,她还不知道晚上等着她的是什么,还以为花火真的是好心好意帮她。

纲手决定示好,撬开玖辛奈和美琴塑造的后宫秩序缝隙。

“听说玖辛奈她们对你们俩严防死守?不让接近无夜?”

她弯起了红唇,大手一挥:“以后这种事我给你们做主,身份什么的,根本不应该成为阻碍。”

花火眨巴了下眼睛,与雏田对视一眼,突然有点后悔要坑她…

后边,玖辛奈悄悄踩了无夜一脚:“是不是你告诉纲手姐姐的?!”

无夜:“……”

喜欢木叶的恋爱大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