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河 ,写作者: 周亚娟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在极度焦虑中,薛瑞终于得到了天麻。林铁昨晚在电话里说天麻亮了,赶紧回家了。估计他已经过河,走到村前的凯瑟琳路了。雪蕊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她打开角落里的旧木箱,拿出一件林铁的旧棉袄,放在她困倦的儿子身边,然后走出主屋,轻轻拉开门。

三叔和男人家也是用橙光照明。他们似乎已经起床了,薛瑞感到又酸又感动。这几天我儿子生病了,他叔叔和叶曼把村外十里坝乡的外国医生和医生都搜了一遍,但是不管什么针、药、药方,都治不好孩子的病。我想抱着孩子去县医院看病,但是当秋雨连绵、州河水暴涨的时候,我丈夫林铁正在河北省商洛镇的公路养护站当工人。在高速公路防汛抢险的重要关头,车站通知任何人不要请假,更何况林铁还是站长。看到孩子病情没有好转,这两天高烧昏迷。雪蕊嘴里着急。我爷爷和房子后面的叔叔一再催促雪瑞给林铁打电话。无奈之下,昨晚雪蕊去区值班室给林铁打电话。林铁说他今天早上会回来接孩子,然后去县医院。不,两位长辈起得很早,准备送他们过河……

当薛瑞把他的叔叔和叶曼叫回家时,林铁已经在家了。他告诉薛瑞过河后找个塑料袋换衣服。他抱起七岁的儿子冬冬,给冬冬穿上旧棉衣,背起笼子抱着孩子向村子走去。三叔和叶曼手肘下夹着一捆麻绳,大步走到铁林前,薛瑞一路小跑。她只感觉到心跳“咚咚”,河水好大好多年没见了。

到了河边,环顾四周,灰色的河水咆哮澎湃,充满了百米宽。气势磅礴,犹如千军万马从马奔腾赶来,浓雾弥漫州河。平日过江的河岸早已被淹没,找不到痕迹。薛瑞看着这种情况,流着泪问叶曼:“叶曼,你能穿过这么重的水吗?”

“我不怕,孩子。我知道林娃的水质。从他十岁起,他就一直在来回地搬运豆腐。他刚才能过来,现在能过去了。”60多岁的叶曼,一生都在丹江边摸索,是一个著名的水把手风格。曼少爷的话让薛瑞有了自信,她想起村里的老人总是叫林铁“水贼”。

“曼叔,我们从这里顺流而下吧。这里的河很宽,水流相对较慢。我来带孩子,曼叔叔来护送薛瑞。满叔会在堤上迎接他。”林铁盯着河口的背影说,放下后笼,把孩子放进后笼绑好,脱鞋,卷起裤腿,回头看着薛瑞,说:“还有我和叶曼,三叔,你怕什么!?”

薛瑞听了林铁的话,想起了孩子的病,大胆地回答:“不怕,不怕。”

这时,三叔拿出那捆粗麻绳,在薛瑞的肩膀和腰上打了两次结。叶曼也拿出绳子,绕在林铁背的后笼上,绕了好几次。当他看到薛瑞迷惑不解的样子时,他对自己说:“这样更安全。”

他的叔叔拿着叶曼和薛瑞送来的两条绳子,用两条粗壮的胳膊把它们缠绕在河岸上的一棵大榆树上,扣上绳头,冲着林铁大喊。“可以下水。”

就这样,林铁把后面的笼子扛在前面,叶曼挽着薛瑞的胳膊跟在后面。他走到河边,高一英尺,低一英尺。河水越流越深。当薛瑞看到水要溢出林铁的屁股时,林铁把他的胳膊从后笼子里拿出来,把后笼子举到他的肩膀上。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后面的笼子。薛瑞又小又瘦。她活着就觉得站不住脚。湍急的河水总是把她脚下的泥沙冲走。潺潺的河水,旋转的漩涡,被林铁扛在前面摇摇晃晃的背笼,雪蕊感到一阵眩晕。我以为这一次结束了,河水还在上涨,……雪蕊干脆闭上了眼睛。

“别害怕,孩子,我有你。抓住我的胳膊。我已经完成一半了。现在我要去最深的地方。坚持住。”叶曼很高。他抓住薛瑞的胳膊,差点把她举起来。薛瑞觉得自己太轻了,以至于脚都没有碰到地面。河水溢出了她的脖子和下巴。这时,他只听到叶曼在前面喊林铁:“林娃,前面的漩涡是一个沙坑。向东走几步。”

“我明白,你要小心。”林铁回答,把肩膀上的后笼子移到头顶。他用双手抓住后面的笼子,颤抖着向东方摇去。

“林娃,满叔,绕过掩体,直走,直走。”这是大叔的叫声,来自银行。感觉好遥远。

水声越来越小,薛瑞感觉到了河里的石头。她一睁眼,河水就落到了她的胸前,持续了几十步,然后就落到了她的腰上。“天啊!”薛瑞终于松了一口气。

到达另一边后,林铁放下后笼,把孩子从后笼中抱了出来。叶曼交待了几句给孩子治病,然后解开了绳子。他想过河回去。林铁和薛瑞站在河北,看着叶曼过河到南岸,然后拿出后笼里的干衣服穿上。他匆匆上路,搭便车到了县城。

孩子到达县医院后,一位来自Xi的名医前来就诊,诊断孩子患有肺炎、高烧和严重脱水。医生说如果他晚来两个小时,孩子的生命就会有危险。

听到这话,石蕊和林铁面面相觑。

这是20世纪60年代发生在丹江边商洛山中央的真实故事。课文中的林铁和薛瑞是我的父母。时隔半个世纪,我妈每次提起那条河,总是心有余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