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坛古村 、学者: 康乔华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我沿着一条新建的青石小道拐过去,抬头一看,只见一条名叫西地的小河蜿蜒流过村庄。河两岸的老房子、大房子错落有致,数十条纵横交错的村道从河的两端向外延伸,连接着这里的百余处古民居,还有沿河古桥、古树、山野,共同构成了江南水乡的魅力。这个叫汤涤的村庄已经被这个魅力吸引了500多年。我从史料中得知,它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反清将领李颖·品的故乡。李颖·品雄心勃勃,慷慨大方。他做学问之后,以兵部的官名回到家乡。因为他的身份,村里的建筑自然不一样。环顾四周,高耸的“奥玉墙”,“马头墙”,“清水墙/[/k13。

就这样,西地河随着历史的心音在房屋、老房子和深巷中脉动。随行村长说,河东侧山坡上的老房子主要是明代的,西侧的建筑大多是清代的。现在这些明清到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房屋,有自己的特点,有高有窄,有矮有宽。房子多为两层小楼,偶尔也有三层,数量很少。这里的建筑色彩以栗色和灰色为基础,表现出清秋的苍凉。河上有几座古桥,把这些古建筑连接在一起,就像朝代的分界线一样。当你走在古桥上,你走进了古代。那些叠放的蓝瓦上覆盖着不同朝代的灰尘,高贵纯净,原始纯净。这个地方从来没有被莫名其妙的担忧侵扰过,也没有被不合理的情绪纠缠过。它只是在简单的风景中保持着一种自然而倔强的洒脱。汤涤就像一个未开封的故事,被西地河静静地封存着,有着自己独特的色彩和风格。

沿着河边的青石板路走着,眼前是一波又一波的屋顶瓦片,仿佛水被我的脚溅到了。浓浓的清新直爽,令人畅快舒适。那些门房和木窗靠着村里的巷子,不太规律。秋日阳光温暖,深巷或石桥下淡淡的墨色倒影孕育出无限遐想。村巷的石板路大多以长条石为界,整个路面整洁美观干净,给人一种清晰得体的感觉。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似乎瞬间捕捉到了汤涤的微妙魅力,在汤涤村呆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此时我心情平静,想象着500多年前的汤涤,大概是这样的,但是汤涤村一定很热闹,很吵,因为古湘桂贸易路线从这里经过。也许,当我坐在大厅喝茶的时候,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商队忙碌的钟声。在这条古老的商路上,历史匆匆而过,许多喧嚣都已远去。任何路过的人都不会轻易忘记有这样一个汤涤。商人和旅行者,或者搬运工和马匹,一路被对比的山脉所压抑。当他们抬头看到这样一个村庄时,他们会震惊很久。接下来,我会在这里呆几天,看看一个又一个的豪宅大院,感受一下汤涤的优雅和宏伟。那是一次悠闲的停留。如今,汤涤的许多瓷砖边缘已经损坏,门漆已经脱落,墙壁也变得五颜六色,建筑柱子上的一些瓷砖亭也显示出恶化的迹象。据说汤涤受到了很好的保护,因为它没有受到进一步的破坏。摆在我面前的是一个500多岁老人的真面目。

狭窄幽深的巷子里走的人很少。我推开几个门楼,进了院子,更直接的走近了老四合院。与此同时,一股股淡淡的腥气扑面而来,仿佛这些老房子是久违的鱼,它流下了悲伤的眼泪,因为它离开河流太久了。那一口气可能是它的眼泪。如果不是现代人在屋里闪烁,我会误以为自己回到了500多年前的汤涤,仿佛看到了古代汤涤人的生活场景。在这里,当我推开一扇门时,我就推开了另一扇门。除了一两个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老人,几乎感觉不到什么人缘。只有用来烧火的一堆堆高大的木头,一群群的鸡和老鸡一起玩觅食游戏,雕成黑灰色的花前挂着的衣服,也显示出汤涤的炊烟无边无际,但这烟是微弱的,悄悄地散到云端。

在村里的另一个地方,我看到了一座民国初年修建的水塔,有着特别明显的中西合璧的风格。从池塘边倒塌的砖墩可以看出,原来的一楼应该建一个阳台,用来散步和看池塘里游泳的鱼。可见原主人并没有那么老套“ ”。从村里的小巷里出来,路边矗立着一座类似炮楼的古老门楼。门楼上有四个镀金的大字:“余水培风”,其中“余”表示采集和繁殖,而“裴”则是培养出来的从“余水培风”的含义来看,古代的应该是一个文笔繁盛、人才辈出的山村。回顾历史资料,我发现汤涤用“御水佩风”设计的门楼是田玲镇100多个自然村落中独一无二的。据记载,明清时期,村里有24个孩子和官员。其中,最受村民称赞的是明代(1643年)学者、左侍郎和崇祯左钦差大臣的李颖产品。因此,汤涤的确是钟灵一道风景秀丽、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

村长还特意带我去看了李颖品故居“无棣堂”。据说它是汤涤村现存100多座古民居中最大、最壮观的建筑。李颖是村里最富有的人,建造的房子有七层,是用精美的青砖和白瓦精心建造的。房屋的外观是飞檐和拱门,有蓝色的石柱,高耸威严,气势雄伟。那里的窗雕可以说是桂北的窗雕大师,不仅工艺精湛,而且几十扇窗户几乎都不一样。由于李颖对国家的忠诚受到清朝皇帝的称赞,他被授予“黄景恩表”的牌匾。也许这种礼物让整个村子都享受到了幸福,所以汤涤人在村子里选择了八个不同的方向,在不同的墙上刻上了八个大大的“祝福”。在祝福上,有龙凤共舞,表示龙凤兴旺,安康长存。

只见村里只剩下两个字“龙凤府”。虽然它们所在的墙壁已经年久失修,但斑驳的痕迹永远无法抹去它们所展示的节日魅力。两个角色“傅”看起来还是那么有力量和威严。因为“龙凤府”这个词有很好的意思,所以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模仿“符”这个词。可以说,汤涤的福报是抢眼的,光鲜的,让一方享受着源源不断的水土繁荣。这真的是汤涤的骄傲和骄傲。回来的路上,看到凌天威街门楼牌楼上挂着红“龙凤”大福,心里顿时一亮,感觉那几个字里有一种田玲人坚定不移的追求和向往“龙凤福”,我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