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春节 |发布: 汉唐明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半个多世纪的新旧,可谓硕果累累。尤其是在城市,大部分年轻人都不知道怎么过年。虽然是一个大力弘扬传统的时代,但能发扬光大的主要还是道和治国安邦的艺术。至于其他,就连几千年的传统节日都是空壳子。

春节后开学,面对从五湖四海归来的学生朋友,我常常会问:新年怎么过的?答案都差不多:我家聚会,吃点好吃的,看春晚……。这个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想:这是过年吗?

去年,我遇到了一个来自齐鲁乡村的同学。几个人在讨论春晚是否应该取消,并询问他的意见。他说他没看。我很少看春晚,就遇到一个同学,问为什么。他说:“前年后我几乎天天看电视,但是过年的时候,电视关了。”然后我们讲了供奉,烧香,拜天地等等。他的叙述轻描淡写,还有点害羞,怕别人嘲笑他家“迷信”。从这我知道,农村还有人“过年”。今天,很多人已经停止了“元旦”半个多世纪了,有些人按照古老的传统礼仪生活。虽然传统礼仪可能不全、破碎、难修,但毕竟有祭、烧香、跪拜,这才是真正的新年。相比之下,一些来自城市的年轻人对此一无所知。虽然放假回家,也说回家过年了,但是只回家几天,看望亲戚朋友,改善生活。其实他们并没有“过年”。

元旦,村民们必须上街拜年。从早上六七点开始,街上挤满了人。每个人口袋里都有一包当地香烟。他们轻轻推开一个长辈的门,喊着:“大叔(或者二姨等。),我们是来给你老人家拜年的!”然后跪下敬礼。

因为保持年龄,屋里的人往往还没起床。然而,他们已经在院子里铺了干净的垫子。这时候进院子的年轻人就会按照老幼顺序主动站起来,跪下磕头。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一直重复下去,直到每个家庭的老人都受到全村年轻人的崇拜。

那些房子里的老男人老太太心里一直在做着复杂的算术题:今年谁家的孩子来拜年了,我们家的孩子一定要还礼;今年谁家孩子没来,是因为年前羊啃麦苗的心结还没解开吗?这样的账户是每个家庭每个住户都有的。正因如此,拜年成为村民化解矛盾的最佳时机。

大年初二,谁家有了新媳妇,谁给拜年,照例要找两个小男孩,领着他们挨家挨户磕头。小家庭的女婿不得不说,娶了大家庭姑娘的新孩子,会吃亏的。据说有些新人回国拜年,已经抱头四个小时了。当他们回到岳父家时,他们几乎不能移动他们的腿。

至于喝酒,流行“来个大换血”。游戏规则如下:八九个人同桌,陪客人轮流向新来的孩子敬酒,每人八杯。八九个人轮番轰炸一遍,真心的新公婆都醉了,溜到八仙桌子底下。酒喝到这个份上,陪人开心,觉得这是尽了自己的职责。如果新公婆没喝醉,陪客被放倒,那就很丢人了。

由此,我想,在今天的中国,有多少人能真正的过年呢?这个比例大概不能算。但无论如何,还是有人活着,而不是像普通城市人一样把春节变成一个纯粹的娱乐节日,不让电视过自己的生活,不和春晚一起蹦蹦跳跳,忘记自己的“元旦”。

“文化侵略”是常用词,但目前最大的文化侵略大概发生在城市与乡村、大城市与小城市、中心城市与边缘城市之间。由于传播手段无孔不入,这种侵略性已经无法抵抗,所以被取代是必然的。现在农村固有的文化并不多,所谓的城市文化大多是通过交流产生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农村也有那样过年的人,几千年的文化遗产也未必完全灭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