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的故事 ,水菜丽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父爱如菊

正文/董

16岁那年,我考上了一所大学。第一次离开家乡去不太远的城市读书。我的乡愁像八月桂花香,金叶像银杏树下的蝴蝶一样浓烈。但是我回不去了,因为对于我这样的农村学生来说,3块钱的票款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最后忍不住回家一次。我退了两天的伙食费,第一次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记得那是重阳节。下了车,一脚踏入菊花阵容。菊花农把一盆盆菊花沿着路边排成长蛇阵。黄金秋的大菊花以其鲜艳的颜色吸引着我的目光;粉红色的狮子,沉重的昂着头,温柔的向我打招呼;白,洁白如雪,清纯透明,微湿,平静我的心。我忍不住停下来和卖花的阿姨聊天。她说菊花在深秋开花不怕冷,象征着干净、高贵、长寿和好运。今天是重阳节。给我爸买个锅。他肯定喜欢。

抱着一盆菊花走回家3公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已经筋疲力尽了。爸爸和他的弟弟妹妹们看到我回来都喜出望外,围着我跳来跳去。我说,爸,这锅菊花是给你的。祝你健康长寿。

第一次收到孩子礼物的父亲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拿着菊花,把它们放在主房间的中间。菊花有一种强烈的香味,随着油灯的昏暗光线弥漫在周围的空气中。父亲眼角的鱼尾纹也笑成了菊花。虽然他口头骂我浪费1块钱买一盆菊花,但我看得出他很开心。

爸爸知道我想家才回来,但是他不善言辞,不知道怎么安慰我。这菊花给了他一个和我交流的话题。我回学校后,爸妈就开始让我姐给我写信,每封信的结尾都是我汇报菊花的情况。“最大的已经开花一个月了,还没败”。“左边的花蕾正在盛开,没有第一朵”大。“花已经干了,但是没有一片花瓣掉下来/[/。我在信里感受到了父亲的唠叨和喜悦,忘记了孤独和寂寞。

冬天来了,爸爸把花盆放在炉子旁边。根上的新芽长得绿色,有芽,但茎又嫩又细。父亲以为它们会开花,就把淘米水和肥料倒在它们身上。他们不仅没开花,还死了。于是父亲的信里充满了悔恨,仿佛杀了我的菊花。我回答说是你的菊花,不要对不起我。

第二年清明节,我回家给爷爷扫墓。父亲正在院子里清理土地。原来花盆里的老菊花的根部其实分蘖出了很多菊花。他想腾出院子南边靠墙的地方种菊花。父亲把地翻过来,撒上有机肥,小心翼翼地把薄薄的菊花从花盆里分离出来,栽进一个花盆里。浇水后,他挺直了身子,揉着腰,享受着自己的工作,满意地笑了。来我家做客的舅舅跟我爸开玩笑说,你还怪你闲着没事照顾花草。你什么时候成为皇后的?

这是我拉尼尔的花!那份骄傲,就像我第一次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一样。叔叔叔叔们也因为这句话对这些花印象深刻。哦,这是兰尼埃的花,我们应该好好管理它。他们说菊花要嫁接开好,还要连着臭艾草,不然茎不会那么粗,花也不会那么大。

下一次收到家里的信,我得到消息,父亲已经学会了嫁接。然后,到了秋天,菊花的香味在我的院子里飘来飘去。

父亲用他的方式陪我度过了留学的孤独岁月。现在,父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旧院子已经翻修过了,菊花已经压在水泥下面了。我已经把姐姐们当大学生了,有了自己的事业,在城里有了自己的房子。每年秋天,我都想买几盆菊花,放在客厅和阳台上。我总能在那些花里看到美,看到幸福,看到父亲把眼角变成一朵菊花。

又到了重阳节,买了几盆菊花,红黄绿白,开得很灿烂。神父,你看到了吗?

春联中温暖的父爱

正文/倪邦瑞

我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好几年了。一想起父亲,就想起父亲写的春联,春联里深沉的父爱,珍贵的精神遗产,以及可以延续的家风“香火”。

父亲是中学老师,书法写得不错,在四乡四邻都很有名气。小时候,每逢春节或喜事,总有人来要话。父亲从不吝惜笔墨,笑傲天下,功不可没。

我们兄弟结婚后,每年到了腊月,父亲就开始着手给我们写春联。

他写春联的一个特点就是从不抄袭别人现成的作品,而是继承了“老实做事”的家风,按照我们兄弟的工作性质来创作。不管家外的世界如何变化,父亲总是慢悠悠的走着,坚持按照自己的思路为我们创作春联。虽然他的意图不是很高,但也远非出类拔萃,但每一个字都包含着父亲对我们的要求和期望,他一个个写出平凡而伟大的父爱。老大是老师,父亲写给他的春联里总有“以身作则当老师”、“勤劳的园丁”、“传道授业”等关键词。第三个孩子是工人,父亲经常在春联上写“带头”,“师傅”,“爱与奉献”这些字。我是党员,也是干部,所以父亲的要求更严格。

记得有一年我从镇上调到县政府工作,父亲给我写了一副春联,是“为了坚守一份贫困潦倒的快意”;下链接是“服务端的常见已知不足”;横批是“廉洁从政”。门上贴春联,就像座右铭一样,时刻提醒我,给我一些建议,让我享受到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的乐趣和尊严。有一年,我当上了小官,父亲自然很高兴。腊月二十九,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大地银装素裹,弥漫着新年的气息。老婆说:“爸爸腿骨折正好,现在又下大雪,恐怕不会像过去那样给我们发春联了。……”我想是的,所以我打算买春联。

“嘟嘟,嘟嘟……”这时门铃响了。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父亲站在门口气喘吁吁,帽子上、衣服上、胡子上都是雪。他从怀里拿出写好的春联对我说:“今年春联写晚了。……过年,什么都可以少,这春联不能少!”我和老婆开始了春联,父亲对儿子的希望也就水落石出了。红纸黑写:“当官自律”,“老实淡定”,横批“。我用体温盯着爸爸的春联看了很久,心里热得差点没掉眼泪。到了晚上,因为雪路上比较滑,我等了很久没有车,爸爸就坚持要走。我把他送到楼下,看着他一瘸一拐、渐渐远去的背影,还有雪地上留下的深深脚印。这时候我才真正理解了父亲春联所蕴含的符合时代的家风,才真正理解了伟大博大的父爱的深刻内涵。

父亲生病手术后,母亲让我们都回家团聚一年,安慰父亲生病的心。因为工作忙,我和老婆带着孩子在大年三十回家。远远地,我看到父亲蹲着,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拿着毛笔。在堂屋的大方桌上写春联是很难的,但是写出来的字还是很浓很深情的。我上前帮爸爸说,“爸爸,你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不用写这春联了,反正买也方便。”我爸说:“然后,写春联不只是写几句话,而是写家风和心,和我买的不一样。……”我父亲一下子就写好了春联。我爸告诉我,这个门口的春联是我们家传下来的,永远不会变。我希望我们的子孙后代继续下去。

次年夏天,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春联成了他留给我们的最后一份精神遗产。这么多年来,每年春节期间,我都会重写父亲独有的春联,整齐的贴在大门上,祈求大自然的好天气“,祝福中国的土地“国泰民安”,分享“全世界的春天

我父亲的愿望已经或正在实现。很多次,我默默的许下我父亲的灵魂,你留给我们的春联,你留给我们的好家风,淳朴的民风,伟大的美德的民族风格。我们会代代相传,永远传下去……

果林父爱

正文/肖瑞华

我的童年是在上个世纪经济困难时期,在父母的苦心养育下,一颗脆弱的幼苗逐渐茁壮成长。

那时,人们以干红薯和高粱米粉拌野菜为生。吃得好,长得壮,是父母对我最大的希望。当饭菜端上来的时候,打开盖子,在炎热的树篱上,彩色的蔬菜球被一个黄澄澄、美味的玉米粉蛋糕或柔软的白面粉小圆面包包围着,这些突出了人群。每当我抱着圆圆的肚子,打着清脆的嗝围着爸妈跳来跳去,爸妈那种心满意足的幸福感,都融化不了难以下咽的野菜丸子和饥饿感。随着我越来越强壮,父亲的腰弯了。

每年春天,父亲只喝一碗稀粥。有时候我妈多放一点面,我爸就会大声骂:“我不怕支持你做这么浓的粥!”委屈的母亲擦了擦眼泪:/“那么努力……”爸爸严厉地反驳:/“那又怎么样,我身体好,力气大。”顺手拿起馒头,给我送过来,软软的对着我:“我家孩子吃饱了,体质也强,爸爸喜欢!”我盯着父亲,发现他黑瘦了很多。

这一次,爸爸一进屋就开心地唱了一首小曲,腆着肚子说,“我在外面吃饱了,你们俩就吃吧!”说着,咚咚喝了半瓢水,抿了口,就去休息了。妈妈撇着嘴说:“哼,我要吃饱,我要疯了!”我也觉得奇怪。爸爸永远是一个真实的人,说谎时声音颤抖。看那从容不迫的样子,不像是假的。有一次莫名其妙的跟着,真相大白,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原来,队里一当临时工,爸爸就跟在别人后面磨蹭,翻过泥沟和河堤,钻进荆棘丛,溜进村北的集体果树里,捡掉下来的坚果吃。每次你找到一个,擦掉污垢,享受快乐和满足,就像一座山宝……

突然发现我怔怔地盯着他,一脸尴尬。一向聪明伶俐的父亲尖叫着:“小子,可惜这果子掉到地上毁了。……”我诧异地看着父亲,父亲挺直了背说://[//。别误会,相信我。”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泪水盈满眼眶,但只在家里细细的。我明白了!黄糕白面馍买的有尊严有干瘪的水果!泣不成声,我紧紧抱住父亲,隐约觉得他的身体很脆弱。

爸爸承担了生活的艰辛,承担了父亲的责任,维持了家庭的生计,最终患了胃癌,离开了我们。

父爱如酒般醇香,难以忘怀,久而久之升华。我常常带着一颗愧疚虔诚的心默默想念父亲。

父亲爱我如山

文/孟

不禁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父亲的爱,眼泪滑了下来,往事似乎就在眼前。

有一年深秋,我和一岁多的女儿回家探亲。走的时候二姐和我爸去车站给我送行,因为离我下车还有一段时间。父亲建议我们去爬山,二姐累得说不出话来。因为常年不在父亲身边,很少能和父亲做点什么,就把女儿留给了二姐,和父亲一起去了。

其实我们老家没有“山”。所谓“山”不过是黄河滩附近的一个高土坡。记得小时候经常让爸爸拉我去爬“山”,因为站在上面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就像小时候爸爸还拉着我的手爬到“山顶”。然而,我再也找不到童年的快乐了。快到山顶的时候,父亲突然笑着对我说:“我拉不动你,我先上去。”我怕六十多岁的父亲滑倒摔伤不答应,但他迅速抢在我前面,然后转向我说:“你拉我的时候到了。”但是在我去拉爸爸之前,爸爸已经爬到了“山顶”。

下来“山”,桥边,一个下肢残疾的年轻人正在雕刻一个印章。我看到了,刻了一个。父亲叹了口气:“真的是身残志坚啊!”

想到现在的生活,我随口说了一句,要是嫁了这样的老公,我就不用再受分居之苦,也不用自己带孩子了。

“你才吃了几天苦,就不能自食其力了!你知道谁不靠谱!”从来不骂我的父亲对我大吼大叫。吓得我转身就走。

现在,我父亲已经离开我二十年了。记得父亲感觉眼泪滚滚而下,声音和笑容仿佛就在眼前。父亲的责骂让我永远记得要自力更生。只有这样,我才能不被生活抛弃。其实嫁给一个没日没夜在一起的老公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找到自己生存的价值,发挥自己的才能。至于爬山“ Mountain ”,我觉得也是父亲的预谋和暗示。

现在,父亲再也不能牵着我的手去爬“山”,但他的爱像山一样宽广厚实,总是温暖着我,给我指明前进的方向。

舌尖上的父爱

正文/赵伟山

“我的老父亲,我最喜欢的人,世界上很甜。你只尝了三分……”。每当听到《父亲》这首歌,就不禁让我想起父亲,记忆的大门就会打开,就像昨天一样。

我父亲于1987年夏天去世,享年76岁。他离开我已经28年了。一想起他老人家,尤其是60年代那三年的天灾“ ”,我就从心底里酸酸的。当初我家六口人。我父母和弟弟妹妹四岁。我大哥去前线抗美援朝。二哥在城里读书,不常回家。姐姐二十岁之前早早的就和人结婚了,为了不给家里增加困难,增加“累赘”。1952年,母亲42岁生下我,1960年前后我才七八岁。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大多数时候,只有我和年轻的父母住在一起。1960年初,公社成立了一个绿化专业小组,具体工作是在京沪铁路穿过村庄的一些路段两侧植树绿化。父亲以为自己一个人上班工资会好一些,大队每天给10个工作点,第二个就能吃饱饭,省下家里的“口粮”,留给孩子。所以他到处找客户说情,进了公社绿化专业队。但他后来发现,队里每人每天只有半斤粮食的口粮,每天的主食无非就是野菜蒸的玉米粉“彩龙”;他们厨房煮的玉米粥太稀了,挂不了一碗,每人只有一碗。在这样饥寒交迫的条件下,父亲总是会想起我。每当厨房用抽屉蒸来改善生活“等等”我爸总是舍不得吃。他把它藏在怀里,藏在芦苇垫下,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他找到机会就带回家给我省吃的。有时,保存下来的窝头、红薯等。不能及时带回家。放了几天,都变了质,长了毛,我爸舍不得吃。我像变魔术一样把它们拿出来,让我“眼前一亮”…吃了它们,从我父亲那里拿回来。

父亲救了我“口粮”,他是怎么一个人生活的?之后我才知道,他上班的时候,总是会找一些野菜和树叶,积攒起来充饥。因为长期的饥饿和营养不良,父亲的四肢骨瘦如柴,但肚子却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透过他的肚子,你可以看到内脏,他的身体严重肿胀,变形,不见了,摇摇晃晃。即便如此,为了全家人,为了让我能吃到好吃的,他还是每天不停的植树带水,没有工作,没有休息一天。有一次,父亲因为肚子痛得无法忍受,晕倒在工地上。经村里医生诊断,他说因为吃了多年野菜和不卫生的食物,肚子里全是蛔虫。吃过药后,他父亲从他体内排出了几十条蛔虫。

父亲走了,我再也体会不到父亲的爱在我舌尖上的甜蜜和温度;父亲没有走,我眼里满是泪水。我仿佛还能看到他在农村里沿着田野和河流,雨后寻找蓓蕾,为我唱着知了和快乐的鱼虾。

父亲喜欢茶

正文/刘星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东方升起时,我走到阳台上,看着远方。城市里的高层建筑都蒙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附近山上的树密密麻麻,绿油油的,鸟儿可以清晰的听到歌声和争鸣声。望着眼前的青山,父亲的记忆油然而生。

什么是父爱?

有人说父爱像山——,但终究会给你不变的信念;有人说父爱像一座山峰——,但它让你增加了攀登的信心和勇气;有人说,父爱就像一朵云,淡淡地漂浮在你生命的天空。无论何时何地抬头,都能看到他那如云般纯洁的爱……

而我觉得,父爱,是一杯茶。这种茶,从树上摘下来,冷却,静止,炒制,揉捻,破碎,倒出生命的汁液,然后放在令人窒息的炉子里烘烤。生命卷曲,突然干涸。……放入热水中,新的生命再次绽放,只有细细品味,才能长久感受到它的味道/[/k18

我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在我的记忆中,我们的家庭教育非常严格。五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住在一个有土墙的小木屋里。记得小时候我们哥在饭桌上掉了一粒米,爸爸让我们叼起来。晚饭后,我们不应该在碗里留下一粒米,这是干净的。虽然父亲不会知道那首诗:“所有的粮食都是辛苦的”,但他知道每一粒米都是来之不易的。七八十年代,文化生活十分匮乏,电影是农村人唯一的精神盛宴。有一次和朋友去邻村看电影,半夜回家。路上雨下得很大,我像落汤鸡一样湿透了。我被父亲惩罚跪在地上,再也不敢去了。初中的时候,有几个同学周日想在我家打扑克,偷偷查了一下爸爸在家吗?如果他在家,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父亲有点文化,在制作组做录音师。他白天很努力,天黑就回家,晚饭前有成员陆续来我家登记工作点。昏暗的灯光下,父亲小心翼翼地为每个成员登记工作点,他工作非常认真,很少出错。父亲一年到头很少真正休息。在制作团队里,从年到年底,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努力工作,挣来的工作分也只是为了家里的口粮。我妈生了最小的妹妹,让我们家更重了。

然而记忆中的父亲更温暖更有爱。记不清睡了多少个晚上迷迷糊糊的,爸爸拿着蒲扇到床上给我驱蚊。有一年冬天,我穿着哥哥穿不了的衣服去上学,只有两件衣服,冷得瑟瑟发抖。我妈给我做了一件新棉袄,我爸拿来帮我穿上。我穿上,身上暖暖的,心里暖暖的。我爸说:“你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就前途无量了。”我笑着用力点头。

我可以在家学习,但是高考失败了。父亲想尽一切办法借钱,找好学校,让我去补习班,明年再考。我知道我的数学和物理不好,所以我不想再学习了。父亲别无选择,只能去六十多里外的农村中学给我找代课工作。父亲亲自送我上学。那年我才十七岁,就当了代课老师。有一次我哭了,哭得很伤心,觉得当代课老师被人看不起,学校对我们代课老师不公平。教了一年,回家了。我不敢告诉父亲我为什么不教书。可见父亲有点失望,半天只说了一句话:孩子最重要的是看得起自己。

那几天我抑郁自卑,整天躲在家里,很少出门。但父亲鼓励我,虽然家里穷,我还是拿出钱报了农信大学;父亲知道我爱读书爱写作,鼓励我报名参加文学函授。后来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父亲精力充沛,似乎精力无穷。他带我去山里开垦荒山,种茶叶。

我白天工作,晚上看书写字,在报纸上发表一些诗歌,在许多乡村诗歌和文化节比赛中获奖,成为当地著名的泥堆子诗人。有一天,父亲很高兴,蹙着眉头,去村支书家跟我说了我的情况。村书记答应让我在村委会工作。

在村里工作几年后,我阿姨有一次来我们家看望她生病的母亲。她相信耶稣会,告诉我们家要相信。她是文盲。她拿着圣经和赞美诗坐在我旁边,让我教她如何阅读。星期天她和父母去县城做礼拜。当她回到家时,她告诉我们上帝带她找到了教堂。之后每个星期天都会去市里的教堂。不久之后,教会的一位老牧师和几个老姐妹来我家做客。当时教会人才太年轻,不能见面,年轻人需要出来,就动员我报名参加神学考试。当时我的思想发生了激烈的斗争。我还在村里工作,准备去学神学。但是我父母想让我放弃工作,想让我学神学。我说:人家看不起说教。父亲说:最重要的是上帝看得起我们。我不在乎我父母说什么。但是,当我看到母亲身体好转,父亲信主后性情大变,看到老传教士和兄弟姐妹来我们家做客,父亲放下生活伴侣,热情款待。

1987年申请神学院,以为考上了就去学神学,没考上。我不知道信仰的基本要道,离我只有一分之遥,这可能是上帝的旨意。父亲说我考不上也没关系,但由于福建神学院第二年不招生,我就忙着世事,把再去考神学的事全忘了。三年后,很少感冒的父亲生病了。刚开始,父亲觉得自己没胃口吃东西,身体虚弱。他一天一天的拖着,一次又一次的被妈妈逼着去医院。医生说这是他母亲的一种严重疾病。后来1992年我和妈妈陪爸爸去南平体检。结果父亲的病是晚期癌症。三月之后,孟准召回田家,骨灰葬在他居住了55年的茶山。

父亲去世,一些衣服被烧,留下一本圣经和一首繁体字的赞美诗。他的名字写在书的扉页上,每一页都是空的,几乎留下了他的文字,用笔在经书上画了一条很强的线。97年,我又申请了神学院,最后考上了。我妈说如果你爸爸还在,他会很高兴,会送你去省城的神学院。现在,在我的书架上,有十多个不同版本的圣经,有些是我自己买的,有些是老师和牧师送的。但我觉得最珍贵的还是父亲留下的圣经。现在恐怕不会再出了。圣经背后,父亲渴望阅读神话语言。更重要的是,在父亲的影响下,我终于走上了服务的道路。

孩子说:“母爱无私,父爱沉默。”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深深体会到了母爱,却忽略了沉默的父爱。我为别人写过很多见证人,却没有为父亲写过一篇短文。我父亲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基督徒。他一生努力,善良诚实,努力抚养我们,爱我们的孩子,管教我们的孩子,让他们走上正道。正如圣经所说:“作为父亲,不要惹你的孩子生气,免得他们失去野心。”(col 3:21)我父亲就是这样的人,带领我们全家信主。我非常想念我的父亲。我知道父亲的爱总有一天会离开,但我们天父的爱是永远的。

每当回忆起父亲陪我长大的那些年,难免会有很多字流进笔尖;每次回到家乡,记忆都会被构建。现在土墙的木头房子破旧了,我们的兄弟不再住在里面了。但是父亲留给我们两亩茶园,还是绿色的,因为每一寸土地都滴着他的汗水。

父爱如茶。这种茶有青山的味道,微风和明亮的颜色。爱得越深,就像茶越浓,味道越苦,越甜,越久越香。

我永恒的父亲……

回味父爱

正文/马锡良

爱,其实是一个简单而普通的词。爱不是永恒爱情的誓言,不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也不是甜言蜜语。爱情在清晨的阳光里,温暖而温暖,像茉莉花,像路边不知名的小草,有淡淡的清香,满满的芬芳。我父亲已经离开我们30年了。回想起父亲的声音和笑容,品味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渐渐体会到父亲爱我如山的哲理。

父亲在困苦中长大,主人十二岁去世。当时二叔才九岁,家里没地。在艰难的生活中,父亲和二叔在奶奶的照顾下长大。后来,年轻的父亲学会了编织,通过一次一梭的循环为家人赚了一些钱。秘书叔叔很小的时候就把牛给了富裕的家庭。后来家里实在不好过,只好送Sec。叔叔去了县教会办的孤儿院。就我记忆所及,父亲虽然在村里做团队会计,但还是做木匠,玩棉纺车,在市场上卖,加几个零花钱,弥补生活的不足。后来父亲在私塾学了几天基本功,成了村里的会计。秘书叔叔成为了一名通过自学和研究帮助世界的著名医生。

父亲为人正直,工作从不马虎。父亲对会计一向一丝不苟,字迹清晰,因此经常受到上级的表扬和奖励。年终决算是一年中会计工作最忙的季节。冬天,他们的几个会计闭门在一个地方工作。算盘珠“叭”,有时候为了几毛钱通宵。晚上加班没人去仓库抓一把花生。生产队只在秋天刨红薯,不在初冬,分配到深夜。回到家,父亲常常冻得脸色发青,可自己的红薯还没有在地里带回家。

我们家兄弟很多,父亲为我们伤透了心。每到冬天,父亲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买焦炭、炭渣、粘土,用水做煤饼,晒干取暖过冬。记得初中一年级的时候,爸爸叫我去八十多里外的一个小煤矿买煤。我父亲瘦削的身影弓着背,把独轮车推了回来。天已经很冷了,父亲还在头上冒着热气,一步一步往家走。我把车停在前面,跟在后面,看着父亲的车。我很感动,觉得以后要好好学习,挣钱给爸爸享受。

父亲爱干净一辈子,衣服一般不打扰别人。每天,他擦拭家里的桌椅,把它们打扫干净。他用的带玻璃罩的煤油灯总是擦得干干净净。取下灯罩,放上一点酒精,然后用嘴加热,再用软纸擦一遍试试。他用茶壶和碗,一天洗几次。每天晚上,爸爸总是把水桶洗干净,然后从河里挑两桶水,等第二天煮茶。

在父亲任职期间,他担任国家统计局滕州市户口核算点负责人,安排农民每天记录所有的收入和支出,从买缝纫机和收音机到卖几个洋葱和鸡蛋,提供农民各级收入的可靠信息。滕州市有三个村,其中马河村每年都受到县里的高度赞扬,每年都收到县里奖励的锄头、镰刀等农具。

父亲知道学习的困难和文化的重要性。不管他有多难,他都没有忘记给我们提供就学机会,购买学习资料,对我们的学习提出要求。每当我们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时,我父亲总是很高兴,表扬每个人。父亲1977年因病去世,弟弟1月结婚,我还有一个多月高考。父亲去世后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只留给我们希望。父亲没有留给我们一笔财富,却给我们留下了自强不息、善待他人、豁达忘私的良好品德。

是父亲高尚的情操激励我们永远前进,永不放弃。

当我们膝下有了孩子,当我们回首老父的皱纹时,我们意识到父爱是一种男人的爱,深沉的爱;父爱如山,威严立于头顶;父爱如冰川,真情在心中流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父爱有了更深的理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