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步河沿岸三叠纪 创作者: 杨四海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千步河畔

大别山以南,安徽和湖北交界处,太湖县西北部有一个山地城镇百里。在露出棕壤的河岸下,我仿佛听到了面前流淌的千步河的气息。

也许在冬天的枯水期,河水已经跌入河道,首先映入你眼帘的是铺满河床的黄沙。河水清澈见底,看起来很浅,几乎悄无声息地停止流动,没有汛期河水暴涨带来的浑浊气味。但是这条河的气息还是能被我感受到,它时不时的漂浮在细雨中。

黎明时分开始的雨并不算大,但雨线却像丝绸一样。走过乡道“百里屯”后拐了个弯,走下了岸,却越走越密。细雨如雾,滋润了我的头发和冬衣。西北方向吹来的风可能在河两岸蜿蜒的群山中,极其微弱。它没有冬天的寒冷,只让人觉得到时候风吹,风裹着雨。如果我的手没觉得有点冷,我就忘了那是山里的腊月。

我有点惊讶,走在河堤上,却分不清自己是从河的左岸还是右岸来的。即使我沿着亚洲最长的河流长江生活了几十年,当我停在这条河面前时,我失去了方向感。远远望去,海峡两岸的山随河床而去,连散落在岸边的高大树木都远离了另一个季节的色彩,繁密的树叶已尽,但粗细不同的树枝却简单地伸展开来。在河的两岸,我第一次去百里镇的土地,我没有什么可参考的,去辨别哪个是左,哪个是右。不知道这种失去“方向”的感觉是不是和河床上的黄沙有关。从天而降雨不是这样。它们从不迷路,无论何时何地,它们都会准确地从上到下到达地面和水面。人,不能这样。在这一点上,我们这些——,也许是因为方向的选择,会在迷途的路上不断寻求和修正——。

李白也是如此,公元757年走在唐朝和德国之间。即使我当时想不通李白,为了躲避安史之乱——,沿着千步河海岸线走到司空山(当时是太湖县管辖,现在在岳西县)是一种什么心情?我想,也许“退役”和“拯救了世界”一直在折磨着他,让他在这条河面前感到另一种恍惚。

这自然是我自己的想象。但我无法拒绝想象呼唤自己。

其实从“ ”退下来的李白,最后是被“召唤去帮助世界”。他选择了马庄永恒之王李林,注定要卷入李两兄弟的皇权之争。李林战败被杀,诗人流放夜郎(今贵州桐梓)——就是我们读的历史……

历史上的诗人一去不复返,李白也不会再从中唱出“天河,白云升到川谷”到千步河。能再来河边唱歌的女人是桓伊女人,她们穿着鲜艳,一边笑一边脱棉鞋,给脚换一双红色或绿色的短胶鞋,沿着弯弯的河边排好队,蹲下,撅着屁股,张开嘴。伴随着有节奏的穿衣声,他们系统地撞上了五颜六色的倒影—/[/K8/。

然而现实中的雨还在下着,风还在雨里吹着,但这个成语依然不是和风细雨——“和风细雨”。只指向春天,现在,是2017年1月的冬天,我在手机上看百度:太湖县的天气

刘清乡村舞台

刘清乡村舞台是为表演曲子戏而建造的。当我来到刘清村的时候,戏还没有开始,但是看剧的男女老少在台下叽叽喳喳地排着队。

刘清村舞台其实叫“刘清村人民大舞台”。很简单,靠近村部,没有城市剧场舞台上的幕布,没有音乐池,没有灯光,没有更衣室。——是露天表演的场所,大多是古代戏曲/。所以,在本文中我忍心称之为“刘清村舞台”。

我喜欢名词“ stage ”。在我心里,“ stage ”永远和各种人的命运有关,比“ stage ”更古老更温暖。

名词“ Stage ”周围环境优美:山峦辽阔,但刘清大桥距舞台30多米。桥下的千土河倒映天空,清澈可见。细流沙;九棵腊月依旧翠绿的樟树,伫立在舞台左侧十几米外的村口路上,静静等待着表演者的出现;几只山喜鹊不想寂寞。他们不想呆在樟树的树枝上。“ Gaji,Gaji ——嘎嘎唧唧”飞过人的头顶,在舞台上停留十几秒,然后飞走。台下有人笑着说,嗯?唱戏的号角还没有出现在舞台上,但是这些野鸟已经带头了。

红腰白脸大鼓上移,云锣钹响板伴奏紧随其后,站在舞台最里面。这时有人在用鼓槌轻轻敲打鼓面,演员还没有正式出场。云锣、钹、响板清脆的敲击声在厚重粗糙的鼓声中变成了声音,扰乱了午后的阳光我感觉名词“ stage ”瞬间有了动词属性。

在刘清村,名词的“ stage ”跳到动词,大概就是我自己的心情吧。

手头没有节目,播音员是个中年人,也是个锣。他右手拿着麦克风,左手拿着红缎子的锣槌。报完戏名《打倒曹》后,又折回锣鼓队。在一阵锣鼓声中,紫脸关公和白脸曹操走上了舞台。

只听得大刀唱道:(下)一是降汉,不降曹,二是照顾二嫂,三是听哥哥的话。白脸曹操唱道:狄咸义忠,一字诚,三大事依将军。(我)会设宴抑制你的震惊……

在安庆生活久了,对黄梅戏略知一二。但说实话,我无法理解。刚刚在看的三国演义的帮助下恢复了歌词。不过这个“还原”内容可能只符合小说《三国演义》,和刘清村舞台上的歌词差远了。

和我一起去刘书庆村的桂生对我说,你明白在舞台上唱什么吗?我摇摇头,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他有点惊讶。

……舞台终于静了下来。苍耳和桂生,以舞台为背景,在冬天离开了刘清村。

三间山上

爬上楼梯,我站在三千个村庄面前。

三千个村庄位于松泉村的三交山上。我不能走进村子前面的小屋。它的门再也无法被守卫小屋的士卒推开,但我仍能感受到藏在小屋里的刀剑和寒风中流淌的血腥味。在3000个村庄面前,我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生怕踩到死人的骨头——,尽管这些几百年前的骨头早已变成了泥土。

元明时期,以及清朝时期,都是古战场,村门口的生命断断续续地走向死亡,在三间山的顶部和底部——。三间山,地势险峻,沟壑纵横,既是三千寨的军营,也是战斗的战场。曾经,“石头垒筑,薄刀难插,坚不可摧”营地大门被推开,一次又一次关闭。几个世纪过去了,三千寨虽然已经碎得面目全非,但历史上,三千寨的两扇门开了又关,却没有人替我推开。对于想进入三千个村子的人来说,即使没有守卫,也永远是封闭的。

这种门只属于当年的军人。如果我要在三千村的虚无中推开门,除非回到元末明初,否则我就是一个“集千人”英勇抗元,然后被朱元璋追为玉林“千前卫户”/[/K。

然而,这只是一个影子假设。而任何假设,当它永远无法被证明的时候,仍然是一种虚无。

松树不知道它们的年龄。他们不管人来不来,甚至对我在村门前徘徊视而不见,在寒风中独自摇曳。我仔细看了看,残墙后面的两棵树靠得很近,而另一棵树从石墙下的泥土里挣扎——。我知道这种松树,是江北丘陵或山区最常见的马尾松。这些马尾松显然不是人种的。可能是秋风,也可能是鸟带来的种子。在某个春天,填有砾石的土壤中的裂缝被钻出,它们从幼苗年复一年地长成今天的样子。但是3000个村子的士兵并不知道这一点。

我有点迷茫。在三间山上,比三千村更有名的寺庙应该是三千庙,建于隋唐时期,比三千村历史悠久。况且现在的三千个村子在遗址上几乎都是废墟,可为什么我却在它面前徘徊了很久?

这种问题和别人无关,只能自己回答。

我也去过很多寺院。在三间山,我的惊讶可能来自于这样的想法:同一座山上,怎么会有两种彼此偏离的声音:“剑与剑”和“佛名的声音”?这可能是我在三千寨遗址前徘徊了很久的原因。我想知道一些事情吗?

我有点渴。当我下山离开三钱村时,当我再次上山时,我经过了三钱寺,在那里我要了一杯热茶,慢慢地尝了尝,然后回到了现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