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对于苏凡来说,他早就有了要去那个世界看看的打算。

不过现在的他还有牵挂,姬瑶花临产在即,他不可能现在就离开。

对他来说,初为人父是喜事,大喜事。

他并不希望自己变成无情的一个人,连西门吹雪都能从无情成为有情人,他自然也不会成为无情之人。

南司的其他人也都是整装待发,毕竟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夜晚。

苏凡房间之中,众女齐聚,皆是沉默不语。

苏凡要离开的消息自然瞒不过她们,或许在之前他们就已经看出来了。

“你想去便去,这边我们能稳住的。”

姬瑶花挺着大肚子,伸手握住了苏凡的手。

其余人也都是投来能理解的目光,毕竟苏凡性子便是如此,她们也不会阻拦苏凡的步伐。

苏凡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坐着,面色平静。

这一晚,注定是无话可说。

没多久,蛇王来到了门口,在外面沉声道:“苏凡,有消息了!”

听到这话,苏凡也是叹了口气,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来。

开门后,蛇王盯着苏凡说道:“那小子开口了,他们那个大师兄身上有一块令牌,可以让我们脱离出去,同时也是调动龙源等神物的关键。”

果然!

苏凡早就猜到对方肯定有后手的,否则不会轻易的来这里。

能进来自然能出去,只是出去之后到底如何就不好说了。

苏凡沉默半晌,开口道:“蛇王,你就不去了,在这里看着,我把南司就交给你了。”

蛇王也知道自己实力不行,跟上去也是拖众人的后腿,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保重!”

蛇王拍了拍苏凡的肩膀,沉声道:“去了那边,如果待不下去就回来,没什么好丢人的。”

“我是那种人?”

苏凡灿烂一笑,道:“放心吧,我会活着回来的。”

听到这话,蛇王也是松了口气,伸手从袖子中拿出了一块铁质的令牌。

这令牌他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拿了过来,现在也该是时候交给苏凡了。

看着手里的令牌,苏凡感觉是无比的沉重。

他不能确定这样的令牌到底还有多少,但他清楚对方肯定还会派人过来。

语气被动的等着,倒不如提前动手!

先下手为强不是吗?

“保重!”

蛇王将催动的办法一并交给苏凡,说完便转身离开,身形显得落寞无比。

苏凡将令牌收好,随即转头看了眼房间里的众女,最终只是投来了一个让她们别担心的眼神。

周妙彤走到门口,眼眸深邃,将房间门关上后,这才靠在门上无声的抽搐了起来。

她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必须得有人站出来,而这个人也只能是苏凡。

无他,只因苏凡够强!

苏凡看了眼高悬天空的明月,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无奈。

可是现在他没有其他的选择,想要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那就只能主动出击!

这是唯一的办法。

他没有打扰其他的人,只是静静的从后门走了出去,这一次他还是打算要一个人去,一个人背上这一份担子。

[标签

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 无删减完整版*

:p标签]刚出巷子口,苏凡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巷子另一边,一身白衣的叶孤城靠在墙边,手中的剑被他抱在怀中。

他的眼神冷厉的可怕,只是淡淡的瞥了眼苏凡,便开口道:“就猜到你会一个人偷偷的走。”

“这一次你们没必要跟我的,那边就算是我都不知道情况。”

苏凡微微皱眉。

但叶孤城却没有解释,只是指了指苏凡的身后。

回头去看,南司的其余人也都走了出来,一个个面带笑容。

雄霸、张三丰、陆小凤、丁修、沈浪、张无忌、司空摘星、楚留香、西门吹雪……

这些人几乎都走了过来,似乎他们也都知道苏凡会偷摸着走。

“苏凡,你还真不地道啊。”

丁修上前搂住苏凡的肩膀,一脸嫌弃道:“陆小凤说你会偷摸着一个人走,我当时还不信,看来他们没骗我,你真的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是打算要丢下我们?”

苏凡摇了摇头,叹息道:“都走了,这边谁来看着?万一那群人又来了呢?总得留下高手盯着不是?”

“无名和聂风以及步惊云都留下了。”

张三丰解释道:“他们会看着京城这边,同时会联系笑三笑和慕容武他们,毕竟现在已经不是私仇了。”

这是无名留给他们的话,也是希望他们这一去能保护好自己。

这一份担子必须得有人担着,就像当年的中华楼一样,总得有人站出来。

听到这话,苏凡也是笑了笑。

家里有人保护了,那他们也不用担心什么,放开手大干一场好了。

“那就……大闹一场吧。”

苏凡拿出令牌,轻声道:“都给我活着回来,哪怕是乞讨,也得乞讨求生,活着回来不丢人!”

众人哈哈大笑。

这话虽然有些不中听,但事实就是如此,哪怕是乞讨,他们也得乞讨着活下去不是吗?

按照蛇王所给的法子,苏凡用自身的炁直接催动了令牌。

下一刻,一道光柱从天而降,刺眼无比,将整个夜空彻底照亮,京城所有人都看向了光柱这边。

无名他们都知道,这是南司的人要出发了。

江湖上的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但南司就是这样,为了自己的亲人,为了一群不认识的人,前往了充满危机的那个世界。

光柱将令牌包裹,紧随其后的便是苏凡等人被吸入其中,一个个彻底消失在了原地。

叶孤城看了眼一个方向,那边有三道人影正静静的看着,他知道是无名三人,也是举起手中的剑挥动了一下,迈步跳入了光柱之中。

而令牌也跟随着苏凡一起消弭……

就在他们都离开之后,满头白发的笑三笑佝偻着身子走了出来,看着光柱消失的地方沉默不语。

“我真的猜错了吗?”

笑三笑面色凝重,最终还是叹息道:“错了就错了吧,这一次整个天下就靠你们南司了。

老夫能做的,就是替你们守住京城,守住这最后的一块安宁之地。

活着……回来!”

喜欢我在锦衣卫打工的日子请大家收藏:

时间飞逝,剩下的六个外界之人并没有出现,似乎已经是收到了那位大师兄和其余三人的消息。

谁能想到,他们眼里强无敌的大师兄,居然被人轻易的杀死。

京城外,云间寺。

六道身影齐聚一堂,脸色阴沉。

五男一女,六人围坐在桌边,桌子上放着三个盒子,里面隐隐散发出一丝丝恐怖气息。

“现在怎么办?这遗迹中的蛮子有陆地神仙境界存在,我们留下必死无疑。”

“大师兄都已经死了,我们继续待着不是等死吗?”

“不行,说什么也得把大师兄他们的尸体带回去吧?总不能让他们尸骨都没人收吧?”

“这群该死的蛮子,等师父他们到了,一定要把这群人全杀了!”

“……”

六人都是义愤填膺,似乎他们杀人就可以,但外人杀他们就不行。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胡渣青年站了起来,神色凝重。

房间门口,原本泛黄的禅房木门,此刻居然化作了灰白之色,彻底失去了它原本的颜色。

从木门开始,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蚕食着整个房间。

这一刻,房间内的所有东西,都开始失去了它们原本该有的颜色。

天地失色!

胡渣青年脸色大变,沉声道:“不好!快走!”

话音刚落,六人都发现了房间的变化,除了他们自身之外,似乎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一股说不出的死寂充斥在他们的心头。

六人急忙破门而出。

可就在他们刚露面,外面站着的几道身影让他们的神色也是难看不已。

为首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人,脸色冷漠的可怕,相貌虽说出尘,可是对方负手而立在那边,就像是一座大山屹立不倒。

在他的两侧,黑须老人,白衣剑客,持刀青年,白发老神仙……等一众模样的人都盯着他们。

特别是那白发老神仙和白衣剑客,这二人给他们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高手!

都是高手!

哪怕那几个半步天人境界的人,也都给他们带拉了一丝的压力。

怎么回事?

“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苏凡含笑开口道:“云间寺下面叫极乐楼,也是我们的地盘,如果不是这里的僧人注意到,恐怕我都不会想到你们就在我的眼皮底下。”

听到这话,六人都是眉头紧皱,一个个都是严阵以待。

这些人,应该就是杀了他们大师兄的人了。

这个白发青年,想必就是那位陆地神仙境界的高手?

可是……

为什么展露出来的气息是天人境界?

没错,此刻的苏凡已然是有了天人境界的实力,因为系统任务的完成,苏凡也成功的到达了天人境界。

这种真正掌握了炁的境界,是他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杀了吧。”

苏凡平静道:“也该为京城的百姓们报仇了。”

话罢,叶孤城身形先一步飞掠而出,手中的长剑更是微微一晃,十余道剑光闪烁而起。

天外飞仙!

这是在天地失色之下的施展的天外飞仙!

一剑袭来,六道身影纷纷朝着两边躲避而去,似乎这一剑让他们感到了威胁。

也正是在他们闪避的那一刻,张三丰从右侧而出,手中黑白炁凝,真正的太极剑法也是施展了出来。

雄霸他们也都是紧随其后,没有丝毫打算留手的意思。

一个照面,外界之人中的三人,便已经惨死在了当场。

不同于那位大师兄的恐怖实力,面对叶孤城和张三丰的出手,他们能活下去的几率太小。

而雄霸他们也是二三人联手,自然也是让他们有些无法应付。

胡渣青年实力不错,倒是拜托了雄霸他们。

他知道自己恐怕很难离开,所以也是打算要赌一赌,就赌这白发青年不是那位陆地神仙。

赌他能拿下对方,借此威胁离开这里。

“哗——”

胡渣青年直奔苏凡而来,右手成拳,带着漫天拳影朝着苏凡打了过来。

“翻山十三式!”

这拳法是他们万古门的武学,也是他的底牌之一。

拳法凌厉可怕,每一拳都带着莫大威势,寻常的天人境界都恐怕无法接下来。

但不止怎么回事,苏凡的身形却变得十分的诡异,每一拳明明都能打中对方,可是就在碰到的瞬间,对方就轻描淡写的躲开了。

就好像他知道自己的拳法落点一般。

不!

不可能!

一个蛮子怎么可能知道他的绝世神功?

“给我死!”

胡渣青年更加疯狂了起来,可是苏凡的动作不急不缓,反而是很平静的盯着对方,每一次都能轻松避让开那恐怖的拳影。

当丁修一刀砍死那个女子之后,转头看着这边一阵的叹息:“这人怎么想的?居然和苏凡单挑?”

“可能他认为自己能赢吧。”雄霸出奇的开了句玩笑。

其余人也都是不禁莞尔。

苏凡的实力他们都清楚,连他们都不愿意找苏凡交手,这外界人之人不得不说很猛。

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这是极意经吧?”

张三丰看着苏凡的情况,皱

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 无删减完整版*

眉道:“洒脱随意,自在逍遥,哪怕是随便的躲闪,都能伴随着说不出的意境。”

旁边的叶孤城也是眉头紧皱,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苏凡施展这《极意经》。

要知道,整个南司之中,只有苏凡一人练了这门武功。

他们本以为这门武功是最弱的,不成想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效果,随便退步都带着意境,这已经不能说是武功了吧?

“打够了?”

苏凡看着胡渣青年气息变化,然后抬手一记手刀落下。

“砰!”

胡渣青年双目外凸,整个人更是充满了不敢相信,明明都是天人境界,为什么自己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到?

这不可能!

紧随其后的,是无边的黑暗来袭,胡渣青年直接被一手刀打晕了过去。

“把他们的东西带上,尸体也拖着带回去,至于这个人就废了经脉丢给蛇王,让蛇王看着套话。”

苏凡盯着胡渣青年道:“顺便也收拾一下,我想我们也得准备一番了,对方都打到家里了,咱们也得去对方家里看看才行,可不能被对方给拿捏了!”

喜欢我在锦衣卫打工的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