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财偏印七杀三星同现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满怀恶意的人们肆意欺凌病怏怏的幼猫,踢打他,侮辱他,把石头和垃圾砸到他的身上。

幼猫艰难的向前爬,他没有求救,他似乎知道没有人会帮自己。

拖动身体,幼猫将遗照护在了身下。

当他把头埋向泥泞的时候,殴打和谩骂却突然停止了,他朝着巷子口看去。

路灯昏黄的光照在了一个男人身上,他似乎是因为来的太过匆忙,衬衣的扣子都没有系好。

“又来一个欠收拾的。”

“踹车?老子新买的车,你敢踹它?”

“找死的东西!揍他!”

一群嘴里自称老子的小混混,朝着巷子口冲去。

“哪里都有垃圾,所以说黑盒要选择两面才对。”

韩非的身体完全没入了阴影当中,他从来没有如此生气过,在看到傅生被这样欺负后,那种愤怒的情绪瞬间冲进了大脑。

染着紫色头发的混混跑在最前面,他气焰嚣张,仿佛折磨殴打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好像这么做能显得自己很厉害一样。

挥动拳头,紫毛想要砸扁韩非的鼻梁,可他的速度太慢了。

还没靠近,就被韩非一脚踹在了膝盖上。

重心失衡,紫毛快要摔倒时,他挥出去的拳头被韩非抓在了手中。

烫有烟疤、戴着戒指的拳头,无法再向前移动。

紫毛仰头望去,他看到了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恐怖眼神。

从路灯下走进巷子阴影里的韩非,好像饥肠辘辘的雄狮,他眼中的杀意快要把人吞噬,嘴角却还带着笑容。

锁住紫毛的手臂,韩非向后弯折,紫毛的惨叫声瞬间响彻小巷。

紫毛很痛苦,但韩非并没有停手,他当着其他几个混混的面,一点点折断紫毛的双臂,随后将他一脚踹到了垃圾堆上。

整个过程也就三秒钟的时间,其他几个混混见紫毛双臂扭曲成了麻花,吓得不敢再往前走了。

“这么多人打我一个,你们都不敢上吗?”

韩非的目光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跑在最前面的两个混混不敢乱动,站在后面的混混则悄悄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折叠刀。

当韩非往前走的时候,后面的三个小混混一起朝着他冲来。

他们一个个叫喊着给自己壮胆,最后那人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着小刀。

他恶毒的眼神看向韩非,却惊讶的发现韩非也在盯着他,那个男人的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他的内心。

在距离韩非只有几米的地方,跑在最后的混混突然加速,从袖子里抽出折叠刀刺向韩非。

抓起旁边沉重的垃圾箱,韩非直接将其砸向那个混混。

垃圾遮挡住了视线,混混下意识想要伸手阻拦,他挡住了垃圾箱,可在垃圾箱掉落之后,韩非的一记重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头脑晕眩,混混向一侧栽倒。

韩非顺手抓住了这个的混混,好像拖着一条死狗那样拖着他。

“我傅义是个死不足惜的混蛋,你们可千万别把我当好人。”

一根根按断那拿刀混混的手指,韩非听着他的惨叫,拖着他的身体朝其他混混走去。

他面带微笑,语气却冷得让人心惊。

“所有打了他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漆黑的后巷里,惨叫声响个不停,韩非甚至都没给那些混混报警的机会。

等最后一个混混倒在垃圾堆里,哭喊着求饶的时候,韩非走向了傅生。

蜷缩在地的傅生已经站起,他满身的泥泞和鞋印,但被他护在胸前的相框却完全无损。

傅生没有跟韩非打招呼,他抱着相框朝黑暗外面走去,一步步靠近巷子口的路灯。

整理地上的白色花束,傅生把女孩的遗照放好,他弯下腰开始把散落的商品捡回袋子。

最后又将两瓶新的酸奶放在了遗照前面,他默默的站了一会,提着袋子朝家的方向走去。

那孩子显得十分孤独,他好像是这个世界中最另类的存在。

大概走了几步之后,傅生又停下了脚步,他慢慢转身,看向了站在小巷阴影当中的韩非。

嘴巴张开,傅生向韩非说出了第一句话:“你身后站着一个没有脸的女人,她想要杀死你。”

说完之后,傅生便提着袋子朝家走去,再没有回头。

“看来傅生确实能够看见鬼。”

韩非走出了小巷,他没有直接追过去和傅生一起回家,他知道傅生还是特别讨厌自己。

坐在女孩遗照旁边,韩非看着完好无损的照片,又看向满身泥泞的傅生。

“哪怕自己被打成那个样子,也要去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鬼魂,这样的傅生,为什么会选择毁灭深层世界的道路?”

人在不断的欺负傅生,带给他压力和痛苦,觉得他是个疯子,把他伤害的遍体鳞伤,可傅生最后却选择了保护人。

“他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一定也十分的痛苦吧。”

在傅生的记忆世界里,韩非看到他在很努力的在保护各种各样的鬼怪,这跟韩非之前对傅生的印象完全不同。

“不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我要保护他,他是我的孩子。”韩非看着自己沾染了血的双手:“以前没有人为他负重前行……”

等傅生上楼之后,韩非又朝着小巷里喊了一句:“如果我发现外面的遗照有任何缺损,你们几个就死定了。”

说完之后,韩非才朝着小区走去,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傅生已经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万事开头难,他今天给我说了一句话,这就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

韩非心情很好,他换鞋的时候,发现自己妻子的鞋子摆放角度跟之前不同:“她也出去了?”

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韩非悄悄打开卧室门,他见妻子还躺在床上睡觉,动作更加的轻柔了。

钻进被子当中,韩非正要睡觉时,他忽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妻子对你的恨意减一。”

“恨意减一?”韩非心里有些惊讶,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哪件事情触动了妻子,又或许是所有事情累加在一起,终于让妻子的杀意减少了一点。

“虽然只少了一点,但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始了。”韩非躺偏财偏印七杀三星同现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绷紧的神经得到了放松,疲惫的身体也慢慢恢复,韩非一觉睡到了天亮。

窗帘被拉开,阳光照在了脸上,韩非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妻子就站在门口。

“上班快要迟到了。”

“好的,我这就起来。”韩非从地上爬起,迅速叠好被子和褥子,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等他走出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把饭盛了出来。

“你脚有伤,给我说一声,让我来做就可以了。”

韩非香喷喷的吃完了早餐,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发现还有时间:“今天你就在家里休息吧,我送傅天去幼儿园。”

“不用了,你快去上班吧。”女人把整理好的公文包递给韩非,将他送到了门口:“今晚还回家吃饭吗?”

“今晚我回来做饭,你好好休息吧,别乱动,先把伤养好再说。”韩非提着公文包走出了房间:“走了。”

“路上……小心点。”

“好的。”

韩非走在阳光当中,乘坐电梯下楼。

这次他学聪明了,离开小区的时候先看看四周有没有可疑车辆。

一路小心谨慎,终于在九点之前到达了公司。

“今天居然没迟到,值得庆祝一下。”

韩非来到办公室,四名下属都已经开始工作了。

“该下班我们就下班,但上班时间要好好干,不能摸鱼。”韩非回到自己座位上,他启动电脑,刚准备玩一盘植物大战僵尸,李果儿突然走了过来。

“组长,这个是按照你设计要求改的。”李果儿将打印出来的文件递给韩非,里面是图案和相对应的注解。

大概游戏主线就是一个渣男同时和五个女人谈恋爱,在事情败露之后,被五个女人和两个女鬼追杀的故事。

有甜蜜的互动,还有温馨的日常,有福利画面,但更多的是恐怖和惊悚。

韩非看着看着,额头的冷汗就冒了出来。李果儿画的图案里,男主死的一次比一次惨,她确实是倾注了全部感情去制作的。

站在韩非旁边,李果儿俯下身来,她若有所指的说道:“组长,我画了七个不同的结局,给了这渣男七种不同的死法。但游戏不能全是这样的结局,可我怎么都想不出来,这样一个渣男到底要如何操作才能活下去。”

“嘶……我也觉得他应该是死定了,但我们毕竟是做游戏的,还是要给玩家一点点机会的,哪怕就是一缕微光也可以,至少要让玩家有个盼头。”韩非放下了文件:“大家做的都很不错,我们先停下手中的工作,简单探讨一下渣男主角怎么做才能存活。”

韩非这个问题主要是想要问李果儿,他可不想正上着班呢,突然被弄死。

刚才李果儿画的死法里,包括把渣男直接从楼上推下去,还是渣男在办公桌午睡时,被人用剪刀刺穿了脖颈等等。

本来韩非还没那么害怕,看到这些后是真慌了。

“我昨晚想了很久,男主似乎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昨天给假树浇水的大哥看向众人:“再说我也挺想让这个游戏男主死掉的,我到现在都还是单身,这个家伙居然同时跟五个女人谈恋爱,他自己还有老婆,MD,这种人必须死!”

韩非挠了挠头:“你们思考问题的时候不要代入自己,你们要从玩家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懂吗?玩家扮演的是那个渣男,你们现在就要从渣男的角度就考虑,他如何做才能有机会活下去。”

“如果我是那个渣男的话……”假树哥沉思了一会:“比起每天担惊受怕,不如自我了断更好一些,反正也享受过了。”

“消极,你这想法太消极了。”

“我都跟五个女人谈恋爱了,还在乎啥。”

办公室里没有人开口,最后是李果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那个渣男不管怎么做都会死,他最好的结局应该就是选择一种不太痛苦的死亡方式,并且在死亡之前尽量多的去减轻女人们对他的仇恨。”

“有道理,你继续往下说。”韩非准备把李果儿的话记下来,用她教的方法去减轻她对自己的仇恨。

“伤害已经造成,就算伤口愈合,也会留下丑陋的伤疤,世界上没有可以完美补救过去的方法,假如我是被他伤害的女人之一,我真的没有办法原谅他。我能做到的极限就是在杀死他的时候,少给他带来一些痛苦。”李果儿并没有说什么具体的解决方法,她轻轻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慢慢坐回座位上。

“小果儿,你这太善良了。”假树哥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摆动:“如果我是那个被渣男欺负的女人,我一定要把他下半身废掉,这样比杀了他还难受!组长,你老看我干什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果然还是男人更懂男人啊!”

“确实有道理,大家继续干活吧,咱们争取今天就把方案做出来。”韩非看着电脑屏幕,忽然觉得植物大战僵尸也不好玩了,他偷偷扫了一眼正在埋头工作的李果儿,后背止不住的冒凉气。

李果儿画的那些死法,实在是太真实了,感觉就好像她曾认真计划过一样。

“我魅力都已经负十三了,为什么还能遇见这样的任务?”

抓着头发,韩非正苦恼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敲响。

“傅义?该你们去打扫杂物室了,几个月都不收拾。”一个皮肤很白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他穿着打扮十分休闲,脸上带着一丝得意。

“章鱼,你

偏财偏印七杀三星同现 最新章节,

别太过分了,杂物室一直都是你们清理的。”假树哥站了起来。

“以前我们负责这些边缘项目,所以有时间。现在我们加班加点研发永生,哪还有时间搞那些杂活?”白净中年人摆了摆手:“茜姐也同意了,你们要是不服就去找她。”

章鱼说完就走了,他的表情十分可恶。

“这死章鱼还蹬鼻子上脸了!”

“好了,好了,你们四个继续工作吧,早点把方案确定,我去杂物室看看。”韩非起身离开了座位,他不是太想和李果儿坐在一起,现在刚好有了借口。

朝着走廊深处走去,杂物室和档案室这边很少有人过来,四周非常安静。

“心情数值没有降低,暂时还安全。”韩非推开了杂物室的门,看到了里面乱七八糟堆放的各种东西,有成箱的文件,有制作出来的道具模型,还有坏掉的电脑显示屏等等:“这也太乱了。”

进入其中,韩非刚走了两步,就意识到了不对:“货架好像有点倾斜,那些看起来很重的道具模型怎么都摆在了货架上方?”

韩非在演戏之前一直从事幕后工作,他很清楚这样摆放是存在安全隐患的。

“感觉像是故意这么弄得,那个叫做章鱼的中年人想要害我?”韩非关上了杂物室的门:“不对,他之前好像提到了茜姐,让我们来这里打扫有可能是赵茜示意的。”

观察着杂物室里的各种物品,韩非一点点往前移动,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

地面那大堆碎纸片下面藏着一捆捆彩带,彩带末端正好挂住了货柜,如果有人没有看到,不小心被彩带绊倒,那可能会带翻货柜。

找来门后的扫把,韩非将彩带前面的满地废纸拨开,那下面扔着各种塑料道具,有的好像没开刃的刀子一样。

正常情况下那些道具肯定无法伤到人,但要是不小心栽倒,那些道具很可能会直接刺进体内。

“是谁想杀我?”

“李果儿和穿裙子的女生都是直接动手,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但这个要杀我的人不太一样,她无比的恨我,想要我死,但又十分的理智。”

韩非脑海里浮现出了赵茜的身影,那个成熟精致的女强人至今都还是单身。

“不会吧?我手机里没有任何跟她有关的暧昧聊天记录,难道那些记录都在她的要求下,被我删除了吗?”韩非看着手机,喉结滚动:“下属想杀我,领导也想杀我?”

赵茜比傅义还要大几岁,精明成熟,阅历丰富,如果她也想要杀傅义,那明面上肯定不会表现出任何杀意。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才行。”

韩非拿着扫把,用力将地上的彩带挑起,左侧本就不稳的货柜朝着中间的过道倒下,货架顶部的东西也全部砸落。

“头、下体、脸颊,那些道具摆放的位置是经过多次测试的……”

巨响传来,屋外脚步声立刻响起,韩非也顺势倒在了地上。

几秒之后,杂物室的门被推开,第一个进入其中的果然就是赵茜。

性感成熟的她第一眼直接看向了货柜,那下面什么都没有。

接着她才朝旁边看去,发现了仿佛被吓傻的韩非。

她赶紧蹲下身体,无比关切的看向韩非:“你没事吧?”

韩非僵硬的嘴角微微抽动,点了点头:“恩,我没死。”

喜欢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大家收藏:

“怎么还不下班啊?”

韩非斗地主已经从五千赢到了二十万,他又上网找了半天资料,看了好久新闻,但还是没有到下班的时间。

干咳一声,韩非看向自己的四位手下,大家在他的带动下灵感爆棚,正在努力创作。

“不错,都很有精神。”

微笑着点头,韩非走到办公室窗户旁边,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夕阳照在脸上,韩非享受着太阳最后的余温,等天黑之后,他不仅要防范活人,还要防范死人。

极目远眺,韩非忽然看见城市东西两边各有一片特别奇怪的建筑。

这次进入的神龛记忆世界要比沙河大很多,韩非现在是在城市最繁华的地方,正好位于那两片特殊建筑中间。

“东边是一座游乐园,那巨大的摩天轮好像一颗活人的眼珠。”韩非扭头又看向另一边:“西边那一大片白楼宛如一张碎脸,跟深层世界的整形医院差不多,难道说失乐园里那座神龛当中的记忆世界和整形医院神龛当中的记忆世界是相互连通的?”

韩非站在窗户旁边看了很久,他订的闹钟终于响了起来。

“下午五点,收工!”韩非关闭闹钟,一回头却发现四个下属都在看着他,连最想要杀他的李果儿现在眼里也只有惊讶。

“组长,你还专门订了个提醒下班的闹钟啊?”一位男组员小声提醒韩非:“这要是被赵姐知道了,恐怕不太好吧。”

“五点钟下班是公司规定的,我服从公司安排这有错吗?”韩非带头关了电脑:“都愣着干什么,保存文件,准备回家了。”

为了起到表率作用,韩非穿上西装,第一个朝外面走去。

他刚走出办公室,正好看见赵茜从屋内出来,他还很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茜姐,你也下班吗?”

“下班?”赵茜走到韩非身前,将手里的文件甩到韩非手中:“一套动作你们都反反复复设计不出来,还想下班?”

“我觉得你们之前那个游戏设想太垃圾了,所以我和我的组员们准备推翻故事框架,重新编写主线,打造一款市面上还没有的恐怖恋爱游戏。”

“傅义,你是因为被撤掉了永生游戏设计师的职位在跟我赌气吗?”赵茜这人十分有气场:“别跟个小孩子一样,如果你连一个恋爱养成类小游戏都做不好,那只能说明我和其他高管的决定没有任何问题!”

“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们有自己的决定,新的游戏设计方案明天发给你,肯定会比以前的好,我们也是为了公司利益着想。”韩非把手里的文件又给了赵茜:“如果没有做好,不用你说,我自己走人。”

提着包,韩非说完就朝楼下走去。

“组长有点帅啊,敢正面这么跟赵总说话。”

“我总感觉组长和赵总之间有特殊的关系,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我去!小果你踩我干什么?!”

“对不起,我没看到的鞋子。”李果儿关上了电脑,第二个走出了办公室。

“他俩都走了,我们走不走啊?平时都加班到八点的,要不我们去给假树浇浇水,再磨蹭一会?”

“好啊,英雄所见略同。”

韩非第一个走出公司,他第一次体会到朝九晚五的生活,感觉还不错。

“能在天黑之前回家就行。”韩非走在前面,李果儿背着包走在后面,似乎随时会从包里取出一把刀,吓的韩非既不敢走太快,也不敢走太慢。

被尾随了一条街后,韩非停下了脚步:“李果儿,我记得你是开车来上班的,你的车还在公司停车场吧?”

“你果然看见车里的我了。”李果儿声音变得吓人:“你明明看见了,为什么还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是在故意装给我看?”

“稍等,我给你理一下思路。我傅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死不足惜。但你不一样,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如果你杀了我,你就白白把自己的一辈子搭了进去。”韩非和李果儿保持着距离:“等我处理好了所有的事情,不用你动手,我会自己选择一个方法去赎罪。”

李果儿看着韩非,半天才开口:“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鬼话吗?”

“这次是真的。”

谁也没有再说话,

偏财偏印七杀三星同现 最新章节,

几分钟后,李果儿抓着自己的背包,转身离开了。

大街上车水马龙,韩非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要不我还是辞职算了。”

天已经快要黑了,韩非打车回到了自己家。

“天黑之后心情数值可能会掉落,还是呆在屋子里安全一些。”

他走出电梯,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个叫做李总的人给他打来了电话。

“小傅,下班了没?一起来玩啊,我们先去清吧,微醺之后再转场。”

“李总,今天就算了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你不给面子是不是?我给你讲,晚上还有好事!赶紧过来!”李总显然不是第一次和傅义一起出去喝酒了。

“手机快没电了,有机会再聊吧。”韩非挂断了电话,他开始从口袋里翻钥匙,钥匙还没翻出来,房门就被打开了。

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站在门口,他也不叫爸爸,能看得出来他有点害怕韩非。

独居的韩非习惯了自己拿钥匙开门,偶尔有人帮他开门他还有点不习惯。

“谢谢你,臭小子。”韩非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男孩看见韩非笑了起来,他自己似乎也很开心,哒哒哒的跑进了客厅。

女人从厨房里走出,看见韩非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

“我想多陪陪你和孩子。”韩非换完衣服后,去卫生间洗了洗手,然后打开了冰箱。

“饭可能还要等会。”

“没关系,你休息,今天我来做饭,你是不是还没尝过我的手艺?”韩非的技能点特别多,他把厨艺也提升到了高级。

走到女人身边,韩非双手环过她的腰,并没有产生任何触碰,只是单纯的取下了围裙,然后给自己穿上:“今天我给你露一手。”

女人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傅义这个样子,她看着身穿围裙进入厨房的韩非,感觉韩非是不是昨晚喝酒喝傻了。

切好配菜,打火烧油,韩非的动作无比熟练,就好像饭店里的大厨一样,没过多久,肉香就从厨房里飘出。

“好香啊!”傅天跑到了厨房门口,大口大口的吸着香味,动作很是夸张。

“这里油烟比较大,你们先出去,我这边马上就搞定。”

韩非动作十分麻利,很快就做好了三菜一汤。他把饭菜端上桌,满屋都飘着香味。

“你这么会做饭?”女人眼中的惊讶已经可以溢出来了。

傅天实在没有忍住,偷偷尝了一口:“哇!好吃!爸爸做的菜比妈妈做的还要好吃!”

“妈妈做得也好吃,爸爸就最喜欢吃妈妈做的饭菜。”韩非将小男孩抱到了椅子上,他又看向了二楼的那个房间:“我去叫他一声。”

女人想要阻拦,但韩非已经走了过去。

他轻敲房门,朝着屋内说道:“傅生,出来吃饭了。”

话音未落,一个重物就砸在了门板上,门里的孩子似乎听见韩非的声音就会感到愤怒。

没有再继续呆在门口,韩非也没有勉强傅生,更没有和他发生争吵,而是回到了客厅里。

“我去给他单独盛一份饭。”韩非在厨房里找到了托盘,每样菜都给傅生盛了一些,随后他将托盘放在了二楼那房间门口。

“我们先趁热吃吧。”韩非吃着热腾腾的饭,看着桌边的老婆和孩子,这跟上一个神龛继承任务形成了鲜明对比。

“神龛继承任务难度非常大,看来这次要面临的生存问题,不是衣食住行带来的,而是其他东西带来的。”

已经进入神龛记忆世界差不多一整天了,韩非仍旧没有触发任何任务提示,他内心越来越不安。

吃完饭后,他简单收拾了一下餐桌,准备去洗碗时被女人拦下:“你坐着休息吧,上了一天班也累了。”

女人进入厨房洗碗,韩非则和小男孩一起坐在沙发上。

他能感受的出来,傅义平时应该很少去陪孩子,傅天跟他坐在一起很不自在,双手放在膝盖上,不敢直接打量韩非,只敢偶尔去偷看韩非一眼。

“今天在幼儿园里老师都教了你什么啊?”韩非打开脑海当中的大师级演技开关,他试着扮演好父亲的角色,可奇怪的是,当他用心去表演的时候,小男孩反而更加的害怕了。

微微摇头,韩非不再去使偏财偏印七杀三星同现用大师级演技,他就好像一个大孩子那样蹲在了小孩旁边,平视着傅天:“刚吃完饭,我们要不要玩个什么游戏?你知道老狼老狼几点了这个游戏吗?”

韩非和傅义其实是两种性格,韩非从孩子和妻子对他的态度就能看的出来。

傅义背叛了妻子,他心里也知道自己错了,但他为了掩盖这份错误,故意表现的更加强势。他觉得自己工作养家,是家里顶梁柱,所以他就把这份“强者”的傲慢带到了家庭中来,这应该也是女人想要杀死傅义的原因之一。

韩非的话很快调动起了他的兴趣,然后他们两个就在客厅里玩了起来。

孩子的笑声不断响起,正在洗碗的女人看着客厅里发生的一切,她内心的某个决定好像被动摇了。

拿着洗碗布的手慢慢用力,她看着案板旁边的各种刀具,听着外面孩子开心的笑声,脑海里想到的却是那些欺骗的话语和数不清楚的委屈。

“啪!”

餐盘从指尖滑落,女人从恍惚中惊醒,她的脚不小心踩在了盘子碎片上,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怎么回事?”韩非跑进了厨房:“家里药箱在哪里?”

女人伸手指了一下卧室的衣柜,韩非急急忙忙跑了过去,等他找到药箱的时候,女人已经站了起来。

“等会我来打扫。”韩非将女人搀扶到了沙发上,他先关上了厨房门,防止小孩跑进去,然后打开药箱开始帮女人清理伤口。

女人低头看着在为自己处理伤口的韩非,眼前的男人对自己好像没有任何防备,她的目光又看向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刀子就在手边,似乎直接抓起再落下,就能把眼前的男人杀死,结束所有的痛苦。

她看着那把水果刀,直到伤口包扎完毕。

“最近别干家务活了,好好休息,中午我不在家你们就点外卖吃吧。”韩非让女人躺在沙发上,他进入厨房开始打扫那些碎片。

女人摸了摸被韩非包扎好的伤口,看向了韩非的背影,她真觉得自己的丈夫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全部打扫干净后,他们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拥有高级刀具精通能力的韩非又给傅天展示了一下削苹果,苹果皮从头到尾不断,宽窄都一样。

现在傅天看韩非的眼神就跟看超人似得,对于孩子来说,把苹果皮削成那样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韩非一直在逗傅天玩,他最开始是想要通过逗傅天开心,降低自己妻子的仇恨值,防止自己晚上睡着后被刀杀,但慢慢的他真觉得和孩子玩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

晚上九点钟,韩非把傅天送回了房间,在床边给他讲着故事哄他睡觉。

傅天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但韩非在旁边的时候,他就是睡不着,经常会眨着大眼睛,莫名其妙的盯着韩非身后。

最后还是女人过来,才把傅天哄睡着。

“我们也早点休息吧。”韩非扭头看了一眼二楼:“他有多久没有出来了。”

“他不想看见我们,有时候会在晚上出来。”女人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妻子,傅生是傅义和前妻所生,但女人却把傅生当亲生儿子对待。

“饭菜都凉了,要不我再去给他热一热然后放在门口吧。”韩非悄悄走到了楼上,他知道傅生极端讨厌自己,所以也没发出声音,将饭菜热好后,又摆放在原位。

看着无比温柔的韩非,女人的手不断握紧又松开,似乎内心非常的纠结。

“走吧,我们关灯进屋,他早点出来吃的话,饭菜还是热的。”韩非扶着女人进入他们的卧室。

打开衣柜,韩非又把褥子铺在了地上。

“你在干什么?”女人坐在床边,有些不理解。

“我睡地上。”韩非目光之中满是歉意:“有些事情我准备过几天再给你说,在说之前我就先睡地上吧。”

他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在床头柜上充电,随后关上了卧室的灯:“你也早点休息。”

韩非感受着被窝里的暖意,心里却在想为什么还是没有触发任务。

时间一天天流逝,他的处境会越来越危险。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我的心情数值非常高。如果不是大家都想杀我的话,这座城市住着还是挺舒服的。”

困意袭来,韩非慢慢睡着了。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黑暗中好像有人在走动,客厅传来了一声异响。

韩非睁开眼睛,他悄悄起身,趴在卧室门上倾听。

有人从二楼走出,然后好像是打开了家里的防盗门,离开了。

“是傅生吗?”

晚上离开家心情数值可能会掉落,也有大概率撞鬼,韩非犹豫片刻后,还是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傅生是神龛的主人,想要触发任务,必须尽快和他接触才行。

穿上衣服,韩非也打开家门悄悄跟了过去。

等韩非离开后,女人将被子掀开,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尖刀。

轻声叹气,女人忍着疼穿上鞋子,也跟了出去。

韩非跑到电梯那里的时候,发现电梯已经下到了四楼,他害怕跟丢傅生,直接冲进了楼道里。

一路向下,紧紧追赶。

他跑出楼道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停在垃圾堆前面。

“傅生?”

韩非曾在幸福小区的管理者任务当中见过那孩子,当时傅生穿着病号服被捆绑在病床上,那个时候傅义好像已经去世了。

“在傅义死后,傅生陷入了更深的绝望,我现在就是要扭转这一切?”

默默跟随,韩非看见傅生将一大袋子垃圾扔到了垃圾堆上,随后傅生冲着垃圾堆连鞠五躬才离开。

“那垃圾堆里有什么东西?他为什么要朝着垃圾堆鞠躬?”

深夜的城市比白天阴冷许多,马路上看不到车辆,周围也没有遮挡物,韩非为防止被傅生发现,只能远远躲在后面。

扔完了垃圾的傅生朝着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走去,在便利店门口的马路上有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他们年纪看起来都不大,推着摩托车,嘴里叼着烟,手里晃着啤酒。

傅生从他们旁边走过,进入了便利店,他购买了一些日常用品,提着一个大袋子走了出来。

这次他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停在了那几个骑着摩托的年轻人旁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不要在这里呆着了,你们吵到她了。”

傅生从袋子里取出两瓶酸奶,走向那群人身后的路灯。

那路灯旁边放着一个女孩的黑白相框,相框附近还摆着一束束白色的花。

将酸奶放在相框前面,傅生双手合十,似乎在心里默念着什么。

“喂!你认识这个女的吗?”一个男的撞了一下傅生的肩膀:“这个出车祸死掉的女生是我们学校的,她是班里最招人讨厌的女生,又丑又穷,还总喜欢管这管那,她就是个破班长,她还以为自己是校长了。”

那男的说完之后,其他几人也笑了起来。

坐在男人后座的一个女生似乎和死者结怨已久,她将黑白相框前面的酸奶踢翻,还踩在了那些白花上面:“上次我们跟班里一个‘朋友’开玩笑,那个‘朋友’还没说什么,她倒是先跑出来了。要不是因为她多事,我们几个也不会被处罚的这么惨。”

那个女生踩着地上白花还不解气,她想要去踢相框,但是被傅生一下撞开。

女生没站稳被台阶绊倒,这一下刚才还在嬉皮笑脸的年轻人全部围了过来,他们将傅生堵在中间。

“你敢动手?找死吗?”

“抓住他!”

“他估计暗恋那个丑八怪,大晚上还跑过来送酸奶。”

“走,带进巷子里教育教育他。”

“拿上那个丑八怪的照片,等会老子要在她头上撒尿。”

几个年轻人将摩托车停好,拖着傅生进入小巷,对着他的胸腹猛踹。

“真是犯贱,你把自己当英雄了?”为首的紫毛年轻人一脚将傅生踹翻:“就这怂样吗?起来啊!你不是还想为你喜欢的人说话吗?”

穿着卫衣的傅生瞪着那紫毛,抓起地上的石块,朝紫毛冲去。

他表情凶狠,但可惜对方人太多了。

傅生刚爬起来就又被按倒,那些年轻人疯狂踢踹着他的身体。

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傅生抱着头,滚在烂泥里,他的卫衣上满是鞋印和灰尘。

“继续装啊?”

“起来啊!”

紫毛冲着傅生的头狠狠踹了一脚:“起不来了吗?用不用我们刺激一下你?”

几个年轻人全都笑了起来,他们把女孩的遗照扔在傅生旁边,然后准备对着那遗照小便。

傅生的脑袋晕晕沉沉,手指抓紧了地上的泥土,他试着爬起,但还没站稳就又被踹倒。

栽在地上,他脸颊和手臂上满是青紫,一身的泥泞和鞋印,周围也没有一个人帮他。

“就这病怏怏的样子,还学别人英雄救美?”

紫毛和他的同伴抓着傅生,仿佛抓着了一只伤痕累累的幼猫一样,他们把傅生按在了遗照上,随后一边拿出手机拍照,一边准备对着他们撒尿。

“嘭!”

没等那些混混有进一步的动作,一声巨响就从巷子口传来,那些混混疑惑的往外看去,他们发现自己的摩托车被人踹倒在地。

路灯昏黄的光照进小巷,有个穿着衬衫的男人,站在了巷子口。

黑夜隐没,他好像一头愤怒的雄狮,满眼杀意,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喜欢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