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上坟他能看到吗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萧娴妃的轿辇在宅院外缓缓停下,随行太监照例高喊,“娴妃娘娘到。”

一瞬间,整条街道都雅雀无声。

院内更是落针可闻。

前来贺喜的街坊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迅速跪下,一众官员也是对看了一眼,先后走出门外行礼。

萧娴妃从轿辇上下来,脚步微快,宫女搀着往后院走,四皇子跟着她身后。

后院一片寂静,听到脚步声众人回头,看到萧娴妃纷纷要下跪,萧娴妃抬手制止住,“都不必多礼,瑶儿如何了?”

无人回应她。

萧娴妃的心往下沉。

孟氏悄悄捏了捏许氏的手,许氏意会,去搬了椅子过来让萧娴妃坐下。

院子里再次陷入寂静。

萧安回来,把药给了青儿后拿着金疮药和纱布快步来到后面,看到萧娴妃坐在院中,站在两院连接处没敢再往前。

许氏快步过去接过来,返身回来,正欲敲门给送进去,萧乾伸出手,“我看看。”

许氏没有多想,把金疮药交给他,萧乾仔细地看了看,转过身去敲门。没人看到,他拿着药瓶的手迅速伸入怀中,把手里的瓷瓶放下,换了一瓶出来。

宋宛月把门打开一条缝,把药和纱布接过去,又迅速关上门,回到床边。

宋思已经擦完,盆里的水都变成了红色,他把软布扔回盆中,又紧紧的抓住了萧瑶的手。

伤口清晰的露出来,宋宛月扒开瓶塞,正欲往伤口上再倒一些金疮药,闻到药味,顿了顿,随后把瓶子举到自己鼻子下仔细的闻了闻。

是上好的金疮药,千斤难买的那种,绝不是萧安能从药堂里买来的,又想到刚才这瓷瓶是从萧乾手里接过来的,她了然地挑了挑眉,这才把药小心的倒在萧瑶的伤口上。

等半个时辰以后,她把银针拔下来,用纱布把萧瑶的伤口小心的包扎好,看宋思依旧还是蹲在床边,“放心吧,萧姐姐不会有性命之忧。”

宋思的手几乎和萧瑶的一样凉了。听到她这句话,愣愣的抬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紧绷的心松了一下,人也坐在地上,头靠在被他拉住的萧瑶的手上,好半天没抬起来。

宋宛月搬了一个凳子过来放在他身边,把银针收好,来到门外,“大家放心,萧姐姐不会有性命之忧。”

众人提着的心都落了回去,萧峥夫人无力的倒在丫鬟身上,定国公夫人也踉跄了一下。

“娘娘,该回宫了。”

管事姑姑小声提醒。

众人纷纷回身。

萧娴妃站起身,朝着自己的家人微微颔首后扶着宫女的手转身朝外面走。

人死了上坟他能看到吗

定国公夫人嘴唇动了几动,似乎是想喊住她,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

轿辇到了宫门口,管事姑姑扶着萧娴妃下来,一抬头看到皇上身边的黄公公立在宫门口,心里咯噔了一声。

萧娴妃也看到了,脸上没什么表情。

黄公公一挥拂尘,“皇上有旨……”

一众人跪了下去。

“萧娴妃无视宫中规矩,本该重罚,看在事出有因的份上,责令她在宫门口跪两个时辰,四皇子禁足宫中,一个月内不得随意出宫。”

……

萧娴妃走后,前来贺喜的宾客们也纷纷离去,前院寂静下来。

后院。

孟氏看着紧闭的门口很是心累的叹口气,虽然今日是大婚,但宋思和萧瑶还没有拜天地,严格意义上说他们还不是夫妻,如果萧瑶醒来——

她摇了摇头,不敢想下去,眼角余光看到萧峥夫人和定国公夫人脸色不好,忙道,“咱们先去花厅等消息吧。”

萧峥夫人和定国公夫人没有拒绝,她们现在感觉身体发软,没有半分力气。

许氏将女眷领去会客厅,又吩咐丫鬟上了茶,温热的茶盏捧在手里,众人才感觉惊吓的心回到了原位。

尤其是宋奶奶,看到宋思抱着浑身是血的萧瑶进来的那一刻,她差点跌坐在地上。

她看向定国公夫人婆媳两人,张了几次嘴,想要安慰她们,却不知该说什么,若是她的孙女在大婚的日子发生这种事,恐怕她早就昏了过去。

那边,定国公和萧峥也随着许衍去了偏厅,老先生和许衍陪着他们。

众人均是沉默。

……

萧娴妃被罚跪在宫门口的消息很快传回宋家,强撑着身体等着萧瑶醒来的定国公夫人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屋内一阵兵荒马乱,有掐人中的,有跑去喊宋宛月的。

守在偏厅门口的许良听到动静,急忙进屋禀报,定国公三人立刻过来。

宋宛月已经到了,让人把定国公夫人抬到屋内床上,迅速给她扎了几针,定国公夫人缓缓转醒,眼睛刚一睁开就老泪纵横。

天寒地冻的,跪两个时辰,女儿身体怎么受得住?

萧峥夫人也跟着抹眼泪。

定国公脸色也沉的厉害,他等在外面,等宋宛月从屋内出来,他问了几句自己夫人的情况后道,“麻烦宋姑娘把思儿喊出来。”

宋宛月点头,回了屋内把宋思喊了出来,宋思还穿着大红喜服,衣服上沾染上的血迹已经干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定国公身边站着萧峥和萧乾两人,看到他过来,道,“去书房。”

宋思领着三人过去。

进了屋内,定国公刚一落座就开口,“今日这事就是一个局,他明显的就是针对我们。”

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宋思抿紧了嘴唇。

一开始他也以为是意外,直到看到京兆府尹脸上震惊的表情。

定国公看着他,“你我

人死了上坟他能看到吗 完整版阅读

各写一个折子,去宫中面圣,告京兆府尹纵容下面的人玩忽职守,请求皇上追查。”

“听祖父的。”

两人很快写好了折子,宋思衣服也没换,和定国公坐着马车来到宫门口。

宫门前跪着一片,为首的萧娴妃脊背挺的很直,四皇子跪在她身侧,小小的身板也挺着。

定国公高举着折子跪了下去,“臣状告京兆府尹纵容下面的人玩忽职守,请皇上追查!”

宋思也跪了下去,声音铿锵有力,“臣状告京兆府尹纵容下面的人玩忽职守,请皇上追查!”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直到两道声音先后响起,众人才反应过来,脑中回荡着刚才箭矢如雨的场景。

京兆府尹脑中仿佛有什么闪过,他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却看到刚才被宋宛踹到在地,侥幸躲过箭矢的男子突然暴起,手中的匕首闪着寒光朝着宋思几人挥去,他下意识的大喊,“小心!”

宋思眼角余光也看到了,下意识的就要用自己身体去挡,脚步刚一移动,就被宋宛月猛的一把推开,她抱着萧瑶原地一个旋转躲开攻击。

男子一击没种,血红了眸子,想也不想地朝着踉跄着后退的宋思攻去。

一把长刀从远处激射而来,带着风声射向男人后背,男子下意识的躲闪,一道身影飞跃到了他面前,朝他发出攻击。

萧峥眸子血红,招招致命,男子被他逼得不住后退。

刘捕头带着人也全都冲了过来,一部分人护着宋宛月和萧瑶后退,一部分攻击中了箭还没死掉的几人。

那边,萧乾也稳稳的扶住了宋思,漆黑的眼中寒凉一片。

“瑶儿!”

萧峥夫人跌撞着跑过来,扶住萧瑶,看到她满脖子满身的鲜血,眼前一片发黑。

“止血药!”

宋宛月朝刘捕头伸出手,作为捕头,常年和各种犯人打交道,身上应该有。

人死了上坟他能看到吗捕头没有迟疑的伸手入怀拿住了一个瓷瓶给了宋宛月,“效果差一些,多洒一些。”

宋宛月快步的把一瓶都洒在了萧瑶的伤口上,朝着跑过来的宋思道,“抱瑶姐姐去新房。”

宋思弯腰抱起萧瑶,小跑着往新房的方向跑。

宋宛月快步跟在后面,萧峥夫人跟在她身后,定国公夫妇也跟在后面。

几人脑中都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一旁有轿子和马车。

萧娴妃坐在轿辇中,看着家人走远,素来温和的眼中染上了杀意,却又被她很快的压下去,只剩下一片冰冷,她淡淡撇了五城兵马司的人一眼,“留活口!”

为首之人被她这一眼看的心里直颤,忙应了声,朝着自己的人打了一个手势,“留活口!”

一众人把箭放好,拔出腰间佩刀冲了上去。

围观的百姓得了自由,纷纷朝着街口的方向跑去,不过片刻间,街道上只剩下了萧乾一个人站在那里,手抵着唇微微咳嗽着看着眼前打斗的场面。

六人很快被擒住,押到萧娴妃面前。

萧娴妃看都没看他们,吩咐京兆府尹,“交给你了。”

京兆府流着汗应是,还没等他直起腰,就听到了惊呼声,他眉心一跳,偏头看过去,看到六人嘴角都流出了黑血,瞳孔也变大,双手不可置信的抓住自己的咽喉,朝前直直栽去。

京兆府尹大骇。

萧娴妃低垂下眸子,看向没有了气息的六人,忽然就笑了,笑声里带着沁入骨头里的寒意。

京兆府尹听得心惊肉跳。

能做到京兆府尹的位置,自然不是什么蠢人,在刚才箭矢射向宋思的时候,他心中隐隐就有了猜测,听到萧娴妃这笑声,他的猜测得到证实,更是惊骇的厉害。

……

宋思大婚,许家的所有人都来了,下人帮着忙活,孟氏、许二先生还有许衍夫妇帮着招呼客人。

宋思现在风头正盛,户部的人除了户部尚书以外都来了,翰林院的人也来了大半,还有周围几条街上的邻居,他们都是商人,平日里想要巴结上一个当官的都找不到门路,自从知道宋思是户部侍郎以后就想尽办法的巴结上他,如今他成亲正是一个好机会,各个都备了重礼过来喝喜酒。

听到新娘在半路上被劫持了以后,所有人都愣住了,更是有一部分人跑到门外看热闹,看到一身大红喜袍的宋思抱着萧瑶过来,众人赶紧让开一条路。

宋思直接把人抱去新房,宋宛月回了屋内去拿银针。

宋奶奶等人得到消息,全都涌来新房内,看到萧瑶满身的鲜血,宋奶奶眼前一黑。

宋宛月已经拿了银针过来,边往里走边急声道,“你们都出去,我要施针。”

宋奶奶等人捂着嘴退出去,青儿红着眼关上房门。

宋思蹲在床边,手紧紧的抓住萧瑶的手,感受着她的手一点点变得冰凉,心里颤的厉害,

宋宛月也没管她,把针套放在床上展开,直接撕开了萧瑶领口处的衣服,一边迅速的下针一边道,“我念方子,你写下来让人速去抓来,还有金疮药和纱布。”

宋思脑中一片空白,听到宋宛月这句话意识才有些回笼,微微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等宋宛月说完,他立刻起身,踉跄着走到门边拉开门,一边喊萧安一边往书房跑,跑进去以后快速的写了方子交给他,又踉跄着回到屋内,再次抓住萧瑶的手,感受着她手上冰凉的温度。

……

脚步声进了后院,是萧峥和萧乾。

“瑶儿怎么样了?”

屋门前一片死静,没人回答他。

萧峥心往下沉,

萧乾垂在袖口里的手紧了紧,缓步上前,几乎是贴在门上问,“宋姑娘,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做的吗?”

“热水,干净的软布。”

宋宛月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青儿当即转身跑去厨房,刘翠兰跑回屋内找了软布过来,放在青儿手上,青儿端着热水推开门进去,又反身把门关上,端着盆子走到床边,看着自家小姐双眼紧闭,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一抖,盆子差点扔到地上。

“放下东西,帮你们小姐把衣服脱了。”

银针扎完,宋宛月已经是满头大汉。

青儿连忙放下水盆,上前刚要动手,被宋思拦住,“我来吧,

人死了上坟他能看到吗 完整版阅读

你去外面等着萧安,等药抓来,你去熬药,让人把金疮药和纱布送进来。“

青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想到小姐今日已经成亲了宋思是她们的姑爷,便又闭上了,应是后退了出去,到了大门口去等萧安。

屋内,宋思轻手轻脚的把萧瑶的外衣脱掉,拿过一边的被子盖上,凤冠他没敢拆,怕一动会波及到伤口。尔后,又蹲在床边,紧紧抓住萧瑶的手。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