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不在,怎么会不在呢?这大晚上的,冯芳菲不在宿舍能去那?我对谢小娇道:“不在?你不会找错了吧?”

谢小娇道:“当然不会找错了,你过来看看,她的笔记本电脑还在宿舍里呢,我看到了那个网站。”

听到这我精神一振,谢小娇看到了奇缘网说明没有找错,我抬腿就往学校走,马潮和胖鱼对我道:“鱼哥,我俩怎么办?”

“进去找啊,想办法找到张文昊,你俩这么笨,是特码怎么当上小法师的?二百功德值就那么好拿吗?真要那么好拿,我还找你俩干什么?”

这两货被我训的一愣一愣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互相看了一眼,迈步朝学校里面走,看到他俩这个德行,我突然想到陈叶和张梦跟他俩的事,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哎,你俩跟陈叶和张梦怎么样了?”

听到我问,马潮的脸一耷拉,对我道:“前两天还好好的,过了没几天张梦就挑我的毛病,胖鱼也没成,分了。”

听到分了,我有点纳闷,红绳拴上了还能分了?不过……这两货如此膈应人,红绳也是在画里系上的,后来给解开了,估计好感也就保留那么两三

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

天,然后陈叶和张梦肯定开始怀疑人生,不明白为啥看上了这两货。

分了也好,省的祸害人,我朝他俩挥挥手,胖鱼和马潮溜进了学校里面,老秦凑过来对我道:“怎么样鱼儿,我就说强扭的瓜不甜吧,尤其是这两个货,二的很油腻,看上去就那么膈应人……”

我看了老秦一眼,就你还好意思说别人膈应人呢?你就够膈应人的了,我没搭理他,朝着学校走了进去,学校大门当然是有保安的,但是拦不住我们,一个鬼遮眼,翻栏杆就进去。

进了学校,按照谢小娇给我的地址,我和老秦偷摸了过去,说实在的,这么多年哥们还真没进过女声宿舍,老秦就更没进来过了,好奇的眼珠子发亮,还要送温暖去给女学生盖被,被我一把拽住了,狠踹了一脚。

冯芳菲的宿舍在三楼,我俩上了三楼,就见谢小娇靠在门口抽烟,我不由得一愣,谢小娇这娘们不会抽烟啊,咋还抽上烟了呢?我好奇的走过去问道:“你咋还抽烟了呢?”

“世界尚未和平,我心中烦闷!”谢小娇淡淡回了一句,我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话从谁的嘴里说出来都没事,可是从谢小娇嘴里说出来就显得太不正常了,我一时间竟然没说出话来。

谢小娇见我和老秦惊讶的模样,好奇的问道:“我说的话不好笑吗?”

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行走的冰箱开始讲笑话了,这个

这个世界真是疯了,老秦往我身边站了站,道:“你……你现在的样子好吓人。”

谢小娇的脸一耷拉,不理我俩了,轻轻扭开了房门,我跟了进去,就见是一间很正常的宿舍,四人间的,每个铺位的旁边都有个小桌子,我扭头问谢小娇:“那个是冯芳菲的电脑?”

谢小娇指了指靠近窗户的小桌子,哥们凑过去一看,桌子上面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连着电源线,灯在亮着,显然正处于休眠状态,我把电脑打开,动了下键盘,电脑亮了起来,显示出一个页面,正是小说里面描述的奇缘网站。

一个制作的稍显粗糙的网站,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只有一行字迹,祝你成功。

看到这个网站,我想起之前玩过的几个恐怖游戏,肯定是徐元搞的鬼,我不理解的是,一个老不死玩邪术的,动不动就搞APP,网站,用网络扯犊子,散发阴邪的内容,这么与时俱进吗?

徐元会编程?还是手下有个黑客或是网络高手?简直太荒诞了,我一直都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是徐元劫持了个编程高手,还是徐元用了什么手段请人编程的?总之很诡异,我觉得应该是徐元在暗网找的高手……

现在也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我用鼠标点了一下网站的主页面,就到了小说里描述的页面,为了验证这个网站,我一点也没客气的按照提示去填老秦的信息,老秦见我动电脑,好奇的凑过来,见我填的是他信息,问道:“填我信息干啥?为啥不填你自己的信息?”

我看了一眼老秦道:“你不是要当主角吗?只要把你的名字输入进去,在输入胡美丽的名字,你俩肯定成主角。”

老秦眼睛一亮问道:“真能当主角?”

“肯定能,你放心,我一定让你当上主角,你当不上主角我都不乐意。”我头也没回的继续输入,老秦却突然一把拽开我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信息,你知道胡美丽的身份信息吗?你起来,我来填!”

老秦没心没肺的劲再次刷新了他的底线,不说帮哥们把事情解决了,竟然还想着当主角,麻痹的,就那本发在论坛上的小说,压根就没人看的好不好,纯粹是针对我的阴谋诡计,一个主角有什么好争的。

老秦的脑回路真是异于常人,我没跟他较劲,愿意填就填呗,老秦坐下认真填了填,当填到胡美丽资料的时候,电脑突然就卡住了,发出嗡嗡嗡的异响,我吓了一跳,急忙问道:“老秦,你填什么了?”

老秦懵逼的挠挠头道:“我正在填胡美丽的出生日期呢,突然就卡住了。”

我推开了老秦,硬关机,再启动,可启动之后就再也找不到那个网站了,我恨的不行,对老秦道:“你特码真是个扫把星,还能把电脑给克崩溃了。”

老秦委屈的对我道:“我是按照要求填的啊,对了,没填完,那我还能不能当主角了?”

“你特码就是个猪,当猪去吧你,当什么主角啊。”我骂骂咧咧的寻找网站的痕迹,搜索了半天,还恢复了电脑崩溃之前的信息,终于是找到了奇缘网,操蛋的是却怎么也打不开,等了半天,等来个网页崩溃。

看着崩溃的网页,我沉默了,刚想跟谢小娇商量一下该怎么找冯芳菲,电话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是马潮给我发的信息,告诉我找到张文昊的宿舍了,在体育学院这边的宿舍楼。

我都无语了,张文昊一个体育系的学生,当然在体育学院那边的宿舍楼了,这特码还用想,还用找半天?找到了还用跟我摆功?我强忍着骂马潮的冲动,让他稳住了,看好了张文昊,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我准备去张文昊那边看看,但我怕陈芳菲突然回来,对谢小娇道:“小娇,我和老秦去马潮那边看看,你在这守着,要是陈芳菲回来了,抢过她手里的人偶,给我打电话,麻烦你了。”

谢小娇嗯了声道:“你去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我拽着老秦就往外走,老秦出了冯芳菲的宿舍突然对我道:“小鱼,冯芳菲肯定有闺蜜,应该就在这栋宿舍楼里,咱们去别的女生宿舍找找看吧。”

我看了一眼老秦,丫的眼睛里满是兴奋,还有点贱,他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就是找个理由想挨个女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生宿舍去不要脸,我怼了他一肘子道:“你特码要点脸吧。”

老秦挨了一肘子,满不在乎道:“真有这种可能,要不我留下,你去找马潮和胖鱼,你放心,哥们肯定不出幺蛾子。”

我当然不相信老秦了,拽着他往外走,出了宿舍楼四处寻找男生宿舍楼,找了会,电话又响了,我掏出来一看,是马潮打来的,我摁下接听键问道:“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马潮的着急的声音:“鱼哥,不好了,张文昊突然跳楼,奔着东北方向跑了,我和胖鱼正在追呢,你赶紧过来看看吧。”

我压抑着怒气,朝马潮喊道:“两个小法师,一个普通大学生都看不住?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马潮解释道:“张文昊一直安静睡觉呢,我和胖鱼觉得没事,想到走廊里抽根烟,然后我听到外面有叫张文昊的声音,特别怪异的笑声,老阴森了,我和胖鱼急忙进去张文昊的宿舍,发现宿舍里的另外一个人沉睡不醒,张文昊打开窗户就跳了出去,速度太快,没来得及拦住……”

马潮还在解释呢,我烦躁的挂了电话,哥们身边看似能用的人不少,但一个着调的都没有,真遇到事了,连个辅助都打不好,我很闹心,可是能怎么办呢?朝着东北方向快跑了过去,此时已经是午夜两点多了,夜色沉寂,更操蛋的是,北风呼啸,天空中飘起了小雪花。

我向前快跑,老秦跟在我身后喊道:“小鱼,不会有什么埋伏吧,看看小说更新了没有?”

我觉得老秦绝对是在膈应人,头疼的对他道:“我不是让你盯着更新嘛,快看看有没有更新。”

“行,那我看看有没有更新,你先去,我随后去找你。”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任务,因爱生邪念是不对的,作为小法师的你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呢?师范大学的陈芳菲因为喜欢张文昊,生出了邪念,被妖人所利用,请阻止她一错再错,于今晚到三十里外的破庙阻止她,任务期限三天,任务等级三颗星,完成任务可得三百功德值……

看到孟晓波给我发的任务,我蹭的一下跳了起来,特码的,陈斌刚发了一章小说的内容,任务就来了,而且跟小说里写的一样,甚至比孟晓波知道的详细多了,难不成小说真的影响到现实的世界了?

任务给的时间也太急了,让我今天晚上就去,难道陈芳菲今天晚上去了山里?如果真是这样,我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事情赶到这了,容不得我多想,急忙给老秦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简单跟他说了下,让他在铁道宿舍的路口等我,我让宋平安看家,下楼开车去接老秦,车开到路口的时候,老秦正拿着手机看小说呢,见我来了,上了车对我道:“小说这事够邪性的啊。”

我踩了油门开车就走,边走边问:“老秦,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老秦认真想了想道:“难道是有人偷了生死簿?不可能,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摇摇头,指望脑仁只有松子那么大的老秦帮我想明白,简直是痴人说梦,哥们一边开车一边脑子转个不停,老秦见我沉默,嘿的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你想那么多有个屁用,小鱼啊,你就没想过,即便是针对你的,也是因为对你有顾忌吗?要是对你没顾忌,直接弄死你就行了,还用得着费这么多事?”

老秦这话一说,哥们顿时觉得很有道理,很显然这件事就是针对我的,否则为什么写个肖鱼之死,而不写老秦之死?故弄玄虚是肯定的了,老秦说的没错,真要是有绝对的实力,直接弄死我就行了,搞这么多事干嘛?

也就是说,对方有顾忌,弄不死我,所以才会玩这种手段,毕竟在这个城市里比我更牛逼的人几乎不存在了,那我也不用束手束脚,见招拆招就行了,想到这,我拍了一下老秦的肩膀道:“行啊,老秦,你终于会思考了。”

老秦哼了声,显得很傲娇,我一边开车,一边给曲悠然打了个电话,问他有线索了没有,曲悠然说叫陈斌的人有很多,她正在排查,有消息了会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我开车直奔小山,三十多公里一个多小时也就到了,到了山脚下,停车上山,按照APP给的地方寻找,找了快一个小时,找到了小破庙,说是庙都抬举它了,就是一间特别小的房子,顽强有个房子的样子,残破的都不行了,至于供奉的是谁更是一点线索没有。

这么小的破庙,供奉的肯定不是正经神灵,估计是老早之前的野庙小祠,所谓的野庙小祠,供奉的大多是一些不正之鬼,比如某某大仙,某某将军,某某真人之类的,这种的都是野庙小祠。

找到是找到了,却没有看到陈芳菲,我快步走到野庙门前的柳树,就见这颗柳树甚是粗壮,冬天没了树叶,只剩下枝条垂下,其中一根粗壮的被人砍断,很显然陈芳菲已经得手了,我暗暗叫苦,晚了一步,接下来的事可就麻烦了。

我刚想跟老秦商量商量该怎么办,就见老秦靠在一棵树上,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看的津津有味,见我看他,晃了下手机对我道:“小鱼,又更新了,哥们也在小说里。”

我上前一把抢过老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秦的手机,果然,小说又更新了,更新的内容是,法师肖鱼接到了处理陈芳菲的任务,开车到铁路宿舍接上了秦时月,两人一起开车上山,在车上肖鱼给曲悠然打了电话,让他帮忙调查作者的信息,曲悠然却告诉肖鱼叫陈斌的人太多了,正在排查……肖鱼和秦时月赶到山上,陈芳菲却已经完成了仪式离开了。

陈芳菲开车回到了宿舍,此时宿舍里面只有陈芳菲一个人,她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刻刀,开始一刀一刀的雕刻张文昊……

更新就到这里,哥们着手机上的文字,冷汗都下来了,之前我还觉得这本小说是故弄玄

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

虚,现在我不这么看了,我在车里给曲悠然打电话的事,陈斌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我看了看更新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前。

也就是说,我还没有给曲悠然打电话的时候,小说就已经更新了,不可能是后知后觉,难道真的有人能够未卜先知,预言了一切?又或者,我正在按照小说里的内容身不由己在行事?

妈的,事情变得越来越诡异了,甚至超出了我能理解的范畴,那我该怎么办呢?我不能被牵着鼻子走啊,我得冷静,我没着急下山,而是点了根烟,看着老秦手机里的小说,老秦对我道:“为什么你是主角,我不是主角?我比你厉害多了。”

我无奈对老秦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特码矫情这个呢?你是主角,我是主角有啥区别吗?我是主角,你得牵扯进来,就算你是主角,我不也得牵扯进去,咱俩谁也跑不了,你争这个有意思吗?”

老秦想了想,道:“也对!”

老秦说了声也对,我却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甭管原因到底是什么,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难道我就一定按照小说里的安排,充满恐惧和未知,一步步的被牵着鼻子走?那肯定是不行的,我必须要掌握主动,你丫的不是爱写小说吗?好,我给你多弄点角色,只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事情就会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我看你会怎么写。

想到这,我急忙给谢小娇发了个消息:“小娇妹子,帮我个忙,我被人给算计了,人手不够,帮我去师范大学查一个叫陈芳菲的大四女孩,我给你二百功德值,记住,保护好她,别让她害人,我现在马上回去。”

谢小娇回信息很快,马上就回信息了,干脆利索的只有一个子:“好!”

我又给马潮和胖鱼发了信息,让他们去师范大学帮我看住张文昊,每人二百功德值,这两个货从京城回来了,正好最近没什么事,听到我给功德值,一起答应了下来。

我又给陈森打了个电话,让他帮我查陈斌的信息,麻痹的,现实中查不到你,地府查案司还查不到你?哥们把人手分配好,冷笑了几声,我就不信了,在这种布置下还能出事,把手机还给了老秦,开车往回走。

开车往回走,不是回家,而是去师范大学,任务不任务的我不太在意,但我要把陈斌这件事给解决了,同时我隐约的有点担心,如果陈斌真是未卜先知的话,那哥们的结局真的会像是故事结尾那样惨死在建木之下摄青鬼的手里?

我不太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可那副画面却像是个诅咒,总在我的心头晃荡,让我有些心神不宁,老秦见我心事重重的样子,道:“臭鱼,你特码又进入那种瞎想的状态了,你心事那么重,活的累不累啊。”

我无奈叹息了声道:“感情主角不是你,你要是主角,你心情不沉重?”

秦时月嘁的声道:“我要是你,我肯定找事,试探陈斌是不是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要是真有,我就找到陈斌,弄死他不就完事了,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我苦笑了声道:“故事已经先把结局写出来了,你弄死他有啥用?”

老秦愣了楞道:“这个我倒是没想到,那你想怎么着?”

我对老秦道:“你给我盯着论坛,一更新就告诉我,他不是预言吗,到时候预言到了,我偏偏不那么做,不就破解了吗?盯住了,咱们试试。”

老秦点了点头:“也是个办法,行,我帮你盯着!”

老秦把手机拿在手里,没事就刷新,哥们开车直奔师范大学,一路上很平安,顺利的来到了师范大学,刚到师范大学门口,我就看到了马潮那辆大破车,开过去就见马潮和胖鱼蹲在车边抽烟,见我来了,一起站了起来。

我把车停好,对他俩道:“你俩在这干嘛呢?进去保护张文昊啊。”

马潮迎上来道:“学校这么大,我俩也不知道张文昊的宿舍在那啊,鱼哥,你让我俩办事,好歹给我们个确切的地址啊。”

马潮这话说的,好像我知道张文昊宿舍是的,可你俩是小法师啊,用点手段,找到体育学院,装神弄鬼的找个学生打听打听不就打听到了,还用得着等我来?

我刚想怼马潮和胖鱼两句,谢小娇的电话来了,我接起来,就听谢小娇道:“喂,我找到陈芳菲的宿舍了。”

我顿时精神一振,对她道:“把她从野庙门口截取的树枝给抢过来。”

电话那头谢小娇沉默了下道:“陈芳菲没在宿舍……”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