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槐花开了 |撰稿人: 黄立新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十万大山的黎明被鸟唤醒。站在阳台上,让富含高浓度负离子的山风清脑润鼻净肺。当目光无意中从芒果树丛的鲜绿色转向东方时,金黄色的火焰“ ”突然映入眼帘。我尖叫着赶紧跑下楼,向着“火焰”冲刺。

一路盛开的是相思树。芬芳的花朵,陌生而熟悉,狂野而温柔,散发着大自然特有气息的芬芳,如一股冲击波,猛然推开记忆的大门,弥漫着芬芳,向我扑来。

毕家曾是相思之林。毕是我小时候最好的女同学。她随二年级在施工队当技术员的父母从西津电站转来。出生在四川,脑袋和思想都比较早熟,与8、9岁的年龄不符:喜欢看《雷锋日记》,写一篇读后感。她在家挂个小黑板教孩子读书唱歌,把收集来的五边形“巨款”交给学校……现在到了初夏,毕家门前的金合欢林花开的时候,工厂子弟小学的学生们就一起过来用手摇着树干,还有好多“的树雨”,月牙般的弯叶,黄色蓬松的小金虫身着深绿色“铠甲”,在阳光下闪着令人敬畏的金光。抓到金虫后,我们用缝纫线绑了一只脚,然后带着金虫像风筝一样飞来飞去。

四年级下学期,毕随父母转到了哈坦电站。临走前,我妈特意让我跟她和另一个女孩凌合影。她送给我作为纪念的南宁街景彩色插页的橡胶笔记本,一直没舍得用。她走后,作为少先队队长,我想着放学后找好事情做:带弟弟妹妹朋友去冲公厕,动员学生去捡掉落的桐油果和废铁卖给垃圾收集站换班费,和弟弟妹妹一起做幻灯片“给附近的孩子看电影”,自己写有名字和编号的书免费借给学生/[/K1 ”

通往水库、电站的道路两旁,水库、大坝两旁,电站周围,都有很多相思树。金合欢根部有固氮瘤,能自己制造营养,生存能力强,根系发达,是“绿卫”。小时候,每年夏天,奶奶都带着我们沿着这条路上山采摘成熟的野果:奶头状的紫色浆果,先苦后甜的嚼着,香喷喷的桃果,酸酸甜甜的李子,篮子里的幸福比那些野果要重得多。感人的一幕,我奶奶曾经跟我说,她在乡下老家的时候,上山打柴放牛的时候会用手喝山边流出来的泉水,很甜;她还说用稗子提取的汁液煮出来的粥,好看又好吃。

这条长满洋槐的山路,也是父亲当水电运营车间主任时每天都要走的路。我记得工厂第一部私人电话是在我们家装的,这样当车间发生事故时,我就可以立即通知父亲赶到现场处理。电厂负责千家万户的供电、生产和照明。多少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父亲接完电话后,披上一件厚重的帆布雨衣,拿着手电筒走了出去,迎着风雨,一脚深一脚浅的奔向车间。这些金合欢陪伴着父亲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

公路下面的明江岸边也种了很多相思树。这是我和朋友童年捉鱼捉虾的快乐大本营。虽然我父亲工作很忙,但他有时会花时间陪我们去河边玩。父亲空手“抓虾的绝活”让孩子佩服。他卷起裤子,轻轻地走进水里。河水清澈,草在跳舞,银色的鱼从父亲的腿和肚子旁边经过。父亲把水滴到一块河石边上,用食指和中指做了两双“钳子”,弯下腰缠在河石上,然后挺直了身子。他的“钳子”必须夹住一两只活虾。在孩子们的尖叫声中,父亲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中学校园南面有一片长长的相思林。中考那年,我和朋友钟经常晚饭后去树上复习备考。远山似戴,水微醉。它周围五颜六色的野花与蝴蝶和蜜蜂共舞。相思的黄花雨落在我们的头上、肩上、膝上,香气飘来,我们却没有时间欣赏风景,专心备考。

钟是街上一位著名老中医的孙女。顾名思义,彝族人热、脆、聪明,眼睛亮晶晶,嘴角刚毅。当我把公式、单词、化学方程式塞进脑子里的时候,她一丝不苟地把每一个政治复习题都写在草稿纸上。钟的中考成绩很好,但由于家庭生活的困难,她考上了中等师范学校。广阔的世界是有希望的。十八岁毕业后,她当过农村教师、乡镇干部、乡镇书记和副县长,现在她是沿海城市CPPCC的副秘书长。我在一次学校庆祝会上遇到她,我动情地跟她讲了她带我去纸厂收集纸屑,装订成草稿本的有趣往事。她一脸凝重地说:嗯,那时候生活真的很艰难。

我猜她不记得这些小事了。选择性失忆对人也有好处。如果岁月里充满了回忆,希望和憧憬又怎么可能安定下来?而我相信,家乡的相思树,会永远记得我遥远的青春和青春的样子,会永远记得我远方亲人的音容笑貌:奶奶和爸爸,爱是无声的。

“相思树,满满的相思种子,把这相思摘下来,深深的藏在心里。走到天涯海角,也到天涯海角,找到理想的伴侣,写下这份真诚,深深珍惜。那是我梦里的你。永恒的相思永远献给你。”中年人听着龙飘飘的《相思树》,才知道相思比相见容易。

相思花开思念已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