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桑岚’的身形和面容瞬间起了变化,身形多了两分丰满,五官样貌虽然不如真正的桑岚那么精致,却有着成熟女性的风韵。

我问:“这是你本来的模样,你叫什么名字?”

“仇雪莉。”

仇雪莉……

我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听过,仔细想了想,不由得惊愕道:“你该不会是那个演电影的女明星吧?”

“你看过我的电影?”仇雪莉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眉眼间越发显得风情万种。特别是她那双标准的桃花眼,灵动的像是会说话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

仇雪莉这个名字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但在上个世纪初却是风靡一时。她是民国时期也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电影女演员之一,名气虽然不及胡蝶、周璇等人,却也绝代风华。

我之所以知道有这么个人物,是因为桑岚的父亲不单喜欢评弹,还热衷于一切怀旧的事物。也就是童小秋那件事过后,他曾提到过仇雪莉。说这个女明星曾红极一时,但正当红的时候却忽然销声匿迹了。有人说她做了汉奸,被革命党给暗地里处决了;又或传言她被某个大富商收做姨太太。总之是众说纷纭。因为年代久远,事实如何已经无从考证了。

桑岚的父亲当时提到仇雪莉也是一时突发奇想,问我能不能用术法弄清楚仇雪莉的真实去向。我自然不会理会他这天马行空的提议,却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仇雪莉本人,而且是在这邪阵中的佛艛上。

“你的电影,估计现在就算能保留下来,也得去影视资料博物馆去瞻仰了。”我忍不住问道:“当年你那么红,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仇雪莉惨然一笑:“说是明星,那只是针对普通的老百姓而言。对于有钱有势的人,女明星也就只是玩物。

有个男人,说要带我去南洋。我信了他,把所有的家当都交托给了他。

我天真的以为,他真的会带我脱离苦海。但在离开上海到达山城后,他就把我给卖了。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原来是个拆白党。

后来……呵呵,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还用我说后来的经历吗?

我想脱离苦海,却被制成了存粹的玩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用说了,我帮你。前提是你肯相信我。”

仇雪莉目光流转,“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那个桑岚不是你的妻子?”

“我们之间有过误会,现在,她只是我妹妹。我有爱人,只不过,她和你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难怪呢。”仇雪莉吐了吐舌头,忽又道:“那如果我换成其他女人的样貌呢?”

“别如果了。都说知道你是什么,那还会被你迷住?”我心说这娘们儿还真是一颦一笑都是戏,得亏是从徐碧蟾那里知道有这么一种邪异的存在,不然还真保不齐陷在这儿。

仇雪莉收起了媚态,正色道:“除了迷惑男人,我没有别的能耐。如果说力所能及可以帮你的,唯一就只有说服其他姐妹相信你。但那样一来,你要么答应也带她们离开,要么就得毁了她们。”

我说:“如果可以选,我不会选后者。”

仇雪莉摇头:“十四个幻姬中,有和我一样经历惨痛的,但有些却是自愿献身。”

“自愿?”我开始有点不大信任仇雪莉了,人皮幻姬是要活剥皮的,所承受的痛苦比起地狱受刑也不相上下,怎么还会有人自愿?

仇雪莉说道:“相信我吧,等见到她们,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说话间,周围的场景已经发生了变化,没有什么院落,就只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隔间,家具也只是一桌两凳和一张软和的没人性的大床。

我没再多说,带着仇雪莉匆匆出门,走廊上早已不见了唐所长的影子,瞎子等人也都没在。

仇雪莉走到对面,对着关闭的房门说道:“杜鹃,是我。”

只是四个字,不大会儿的工夫,门就从里边打开了。

这一次,并没有炫目的光华闪现。却见一盏悬空的八角灯笼发出旖红色的光亮。灯笼的下方,是和对面隔间里一样软和的大床。床上,一个男人正在做着不怎么好形容的动作。

“瞎子!”我气乐了。喊了一声,瞎子却像是没听见,根本就不搭理我。

仇雪莉翻了个白眼,仰头对着灯笼说:“杜鹃,别再作弄他了。他……他的朋友是好人,答应带我们离开这儿。”

“真的?”灯笼里发出一个女声,听起来貌似很年轻,顶多十六七岁的样子。

下一秒钟,红光收敛,瞎子一下子铺平在了床上。

“孙子哎!你要脸不?”我忍不住笑骂。

瞎子像是从梦中惊醒一样,猛地翻身坐了起来,吃惊道: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门都不敲?”

我说:“你先提上裤子吧。你丫……是真忘了这是哪儿了?”

瞎子又愣了愣,终于反应过来,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弹下床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

“中招了!”瞎子涨红着脸不敢和我对视,指着悬空的灯笼道,“这是什么玩意儿?这么猛?”

我说:“猛是没看出来,但看出来你‘花样’挺多的,我进来不到一分钟,你都换仨姿势了。”

“滚蛋!”瞎子瞪了我一眼,索性豁出去了,问:“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邪乎物件?诶?你身边咋又换了个妞?这谁啊?”

“她叫仇雪莉,是民国时候的电影明星,也是个可怜人。”

我想要触摸那盏灯笼,灯笼却像是调皮的小女孩儿,“嘎”一声飘到一边去了。

“杜鹃才只十六岁,她家里穷,父母把她卖了十个银洋,为的是养活她两个弟弟。”

仇雪莉向灯笼招了招手:“别耽搁了,快去找水仙她们。”

灯笼“哦”了一声,却是问道:“雪莉姐,他们真会带我们走吗?你那个我不知道,我这个可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仇雪莉叹了口气,“男人又有几个好东西?就算有,又有哪个能不受诱惑的?一百个男人有一个能不被迷惑,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

“好像很有道理。行吧,你信我就信。我先去找水仙姐!”

眼看灯笼飘忽出门,瞎子又再愣愣地问道:“这到底是啥情况?不是好东西?谁不是好东西?”

我告诉瞎子,这灯笼的确是邪物,名为幻姬。将美貌的女子活生生剥皮制成灯笼,再用邪术将她们的魂魄囚困在灯笼里炼制百日,就能够幻化出各种一想之美的女子形象迷惑男人。

我压低声音问瞎子:“刚刚和段四毛的日常‘搏斗’很激烈,很有看点。”

“切,才不是佳音呢,是……”瞎子总算及时反应过来,愣收住了嘴,“我靠,你小子是真蔫坏,一不留神就上你的套了。对了,这灯笼……幻姬也是徐碧蟾跟你说的?怪不得你没被迷惑呢。”

我说:“我是才从徐碧蟾那儿知道人皮幻姬的存在,但不知道会这么快遇到。

你刚才开门的时候,手指应该被刺到,幻姬就是根据你的血气,通晓你意识中的情爱欲-望,为你‘量身定做’一整套虚幻却体验真实的场景。

我没被迷惑,是因为徐洁身份特殊,雪莉感应不到。

除此之外,让我有想法的,就只有桑岚和季雅云。但你我心知肚明,有些事只能幻想,不能实施。所以雪莉幻化成桑岚的时候,就已经被我识破了。”

“我次,还‘验血’,可真够绝的。”瞎子呲牙咧嘴道,“姓唐的老鬼子跑没影了吧?”

“目前他暂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而且他传递给我们的讯息,已经远超出预期了。所以真要找不见他,那也无所谓。”

瞎子眼珠转了转,看看一旁的仇雪莉,忽地一拍大-腿:“靠!原来是这样!”

我知道他也已经想通了某些事,点头说:“单独一个幻姬,就只能迷惑男人,十多个幻姬加起来所造成的气场虽然不足以支撑邪阵,但完全可以作为辅助。姓唐的想坑咱们,却是给咱们指点了破局的关键。”

仇雪莉脸色一变:“你想利用我们?”

我摇头

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全文阅读

:“我只是在说一些门道,不会利用你们,关键想要破除邪阵,你们是真帮不上什么忙。”

我话说的婉转,但仇雪莉一定能够听出来暗含的意思是人皮幻姬没有利用价值。

出了隔间,走廊上除了杜鹃,已经又多了八盏灯笼。造型各不相同,但同样的别致,悬浮在半空所散发出不同色调的光亮交织在一起,虽不至于让人目眩,却足以令人神迷。

杜鹃飘到跟前,旋转之间,变成了一个打扮时尚的妙龄女郎。

我看着眼熟,仔细辨认,才想起这好像也是个影视女演员。不过和仇雪莉不同,这位是早几年才出道,没什么代表作品,完全靠制造绯闻炒作自己。

这‘绯闻制造机’和杜鹃的声音完全不符合,见她一个劲朝着瞎子抛媚眼,瞎子却眼神躲闪,我终于反应过来。

“行啊炳哥,你居然还跟小明星有过一腿!”

瞎子只能是破罐破摔的承认:“都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是陈年往事了。那女的当时找我,是想借风水局势蹿红。我给她家摆完了风水阵,她却不想按事先说好的价结账。她想人债肉偿,我总不能吃亏对不对?不过事后我觉得不值,所以临走前,把阵法小改了一下。”

“所以她现在还是三线。”我点着头道,“回头上你们家喝酒,我得跟四毛说说你这段光荣历史。”

喜欢阴倌法医请大家收藏:

[标

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全文阅读

签:p标签]一听到‘摸鱼闩’三个字,我下意识走了下神,恰好走到第一个隔间前,一呆之下随即看向旁边的门。

摸鱼闩……貌似徐碧蟾最后传递给我的讯息里有这么个东西……

那门一侧的上下两角,仔细看,果然有两个窟窿,借着光亮轻易就能看到底,大小刚好能伸进去一根手指头。

人都有好奇心,更何况我前不久才知道有这么个不知者难以开启、知者形同虚设的‘智能防盗锁’。

因此,我只稍稍迟疑了一下,就把食指伸进了上方的窟窿眼里。

一节指头还没没入,指尖忽然传来一下轻微的刺痛。

我心中一凛,立刻意识到不妙,撤手的同时回头看去,就见不光是和我背对的瞎子,跟在唐所长身边的甄意外和赵奇,也都和我刚才的动作一样,各自将手指头戳进一扇隔间门的‘锁孔’里。

唐所长却是神色肃穆的望着我,道:“如果你们连这点道行都没有,那我真的没必要寄希望于你们。”

“瞎子!撤……”

我心知中了暗算,刚喊了一句,面前的隔间门骤然敞开了。

一道绚丽的七彩光华闪现过后,眼前的景象随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光华逐渐暗淡,再看时,我竟已然不在船上,而是到了一个农家院里。

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是我再熟悉不过的。

因为,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是我董家庄的家!

不但如此,瞎子等人,包括唐所长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寒风呼啸,天空飘落着雪粒,面前的房舍窗内,透出温暖的桔色灯光。

没等我做出反应,堂屋里就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

之所以用好听来形容,是因为这女声声线的确纯粹悦耳。

但对方所说的话,却明显的带着十分火气……

“回来了?你还知道回来?自己看看,这都几点了?!整天不是跟这个称兄道弟就是和那个谈古论今,说到底就是围着酒桌吹牛皮!”

说话间,正屋门打开,一个穿着家常衣裤却掩饰不住爆好身材的女子出现在门口。

她双手抱怀,杏核眼圆瞪,活脱脱一副母夜叉的姿态。

但除去身材,单是容貌的精致美艳,已经足够让男人忽略她言语的‘攻击性’。

“桑岚?!”

我也瞪大了眼睛。

眼巴前的女人,看年纪,应该在30岁上下甚至还要大一点。

我学的虽然不是妇产科,但从她胯骨和肩膀的横间距离比对判断,她绝对生过孩子,而且是顺产,不然身材比例不会这么夸张。

但是正因为生产过,这女的,才更多了七分成熟的女性魅力。

她的身形和面孔与桑岚不大符合,但说话时的神态、那眉眼口鼻……她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她就是桑岚!

“还愣什么啊?”

少-妇版的桑岚,此刻就站在我家的正屋里,侧肩倚着门框,一脸悻然,瞪眼道: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就按咱原先说好的,你现在就过来。从你那儿,到进门,脚印必须得是直线。你要真喝眯瞪了,偏差一步,嘿嘿,不好意思,今晚您柴房请便!不用担心,我已经给你准备好火盆儿了!”

我盯着她,

这娘们儿,

这架势,

真有点让人上头啊……

微微低头,看着地上已经薄薄一层的积雪,我迈出了第一步。

第二步,

第三步……

仅仅只是十二步,我就像是过独木桥一般亦步亦趋小心翼翼……

“还知道回来啊?行,还没喝迷糊。”

“那是。”

少-妇版的桑岚和我面对面,隔着门框,一个门里,一个门外,鼻尖之间的距离绝不会超过十公分。

两人就这么近距离对视一阵,她忽地脸上一红,转身的同时放低声音道:

[标签:p标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签]“别在院里冻着了,赶紧进来吧。对了,院门插好没?有个事我之前没敢跟你说,怕你知道了压不住脾气。你上回出远门,夜里有人爬墙进来,敲我窗户。”

“谁啊?”我盯着她的背影问。

“还能有谁?”少-妇版的桑岚回头白了我一眼,“你这隔三差五的不着家,村里那些光棍……”

“别说了。”我打断她。

看到当门桌子上几碟用大碗扣着的菜,和一壶老瓷器温热的酒,我径直走到跟前大马金刀坐了下来。

“就知道你只顾拼酒,没吃啥正食。”

桑岚眉眼含带嗔意,将扣着的碗一一掀开,“赶快吃点,等会儿我给你打水,烫烫脚,赶紧睡。”

她的声音一直都很好听。

说的话,也一直都温柔带呛双合击。

这种‘迷惑性’的语调,让我开始觉得,我好像真的刚喝过酒,有些飘飘然不知真幻。

见我直勾勾盯着她,桑岚像是有点害臊,将扣碗叠在一块捧起,转身的同时低着头说道:

“别磨蹭了,赶紧吃点,补两口酒,多吃点,快睡。我给你打洗脚水,洗洗……”

“唉……”

看着她的侧影,我长叹一声,用力咬了咬牙,说道:“被扒皮的滋味不好受吧?为虎作伥不是你所愿,但不得不为,对吗?”

‘桑岚’身子猛一震,缓缓扭过头看向我。

下一秒钟,她嘴角抽搐,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苦笑。

紧跟着,整个身形开始整体收缩。

我不忍看她蜕变的情形,靠进椅子里闭上了眼睛。

等到再睁开眼时,我依旧坐在老屋桌旁。

桌上的酒菜还在,仿佛还透着热乎。

只不过,在我的右侧方,由房梁上拴着的一根红线,吊着一盏灯笼。

而之前的少-妇版桑岚,已经不见了。

我进来‘正屋’后,虽然落座,但并没有碰桌上的任何东西。

这时,我稍一犹豫,捏起浸烫的酒壶斟了满满一盅,举手间仰脖灌入口中,随手将酒盅一摔,不轻不重道:

“遇到就是缘分,非是情缘,也难舍人缘。

我知道你是什么,我想帮你。

但在那之前,我得问一个事:

你在被制成人皮幻姬后,害过多少无辜?”

此话一出,原本看似和我老屋陈设一样的厅堂内,陡地平地卷起了一阵旋风。

风中透出一女子声音,凄然道:

“我本无害人心,但世间男人心思比虎豹更狠!在你之前,我已夺人命三十一!现今,如此地步,我只想问一句:真心,真的,就只配被人拿去摆布利用吗?”

喜欢阴倌法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