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一无所有。 、创作者: 霜扣儿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1

可以打开或不打开。
门槛高不要紧,天低不要紧。
大路归一条,向内延伸,缩成断桥。
人是模糊的,雪和雨也是模糊的。描述它们是没有用的。
我做了个回顾——,一路感觉到一声叹息。
知情人说,花树死得早,只留下一脸淡然的颜色。

2

行情涨得像个土堆。
人藏在旧画廊里,但也是看不见的,空着就忘了。
的意思是红、紫、黄、黑,左边是灰。
卸载一层,死一层,分段凉细音。
余音邪恶,刻第三石,他的城市在来世。
还有几个悲伤,四五个悲伤等等。

3

听一句话“远荒野侵古道”,寒颤不敢诉说。晚上,我忙于外交事务。我不想去遥远的村庄野餐,但附近还有其他人。
从这里到那里,没有恶人,也没有良宵。
话还在耳中,意已尽,水已上下。
没必要从长歌开始。
远了就远了。

4

当一个打开时,它看起来像一面镜子,当两个打开时,它看起来像一张网,当三个打开时,它看起来像一个安静的。
内外无物,长安有异。
两个月零三个月,兰州锁江雾,信系门户。
不朝夕相处,闲诗过来,闲鸟过来。
夕阳塔没人找,烟火柴火遍地。
生来善于辩论是好事。

5

你可以穿出你的灵魂,成为客串明星。
这首歌不伤嗓子,不伤一切。
在太阳上,有温柔的血液染满了生命的画卷。
试着看看这些年发生了多少次沙尘暴,一边是堆积的,一边是模糊的。
深度和宽度都可用。河水如涓涓细流,山川锦绣。
几个弯眉的字,认落霞雪为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