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新年味道 ;小编: 岳凡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一年的味道是怎样的?我一直在想,新年的滋味,不仅仅是舌尖上的美食,更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感觉,一种不愿割舍的乡愁。

随着年关的临近,一大批远在异国的游子纷纷赶回,逼近村庄,炊烟四起,年味越来越浓。在农村,每个家庭都开始在寒冷的冬天挑一个好的日子杀猪过年。然后邀请朋友家人杀猪。这是聚在一起喝几杯的好时机。拉拉经常追。然而,我妈妈很忙。送走客人后,她开始炼制猪油,放血辣椒,炒猪肝豆,咸菜火腿,填香肠,熏肉。

打死年猪后,我妈忙着准备年货。农村有句话“有钱就别买腊月的货”。但为了过上多彩的一年,不惜一切代价,买了大筐小筐回家,够吃十天半月,过上丰衣足食的一年。

除夕夜,全家人都很忙,不能放松。爸爸忙着烧猪脑,杀鸡杀鱼,妈妈忙着准备中午和年夜饭,我会帮忙做一些杂活,比如挑水,打扫卫生,贴对联,挂红灯笼,用报纸裱墙。

过年期间还是有很多禁忌的。所谓“正月避头,二月避尾”,正是如此。当我们进入第二个月时,我们会格外小心自己的言行。虽然我平时说话很不小心,很公开,但是过年的时候总是守口如瓶,选择吉祥话,比如“霉”“死”。就算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碗,嘴里也会塞满话“ ”

过年菜也很精致。好像家家户户都差不多,吃鱼——比每年都多,吃长蒜苗——有计算……。我最喜欢的是酸菜豆,这是我妈妈禁止的。即使是加米饭也和平时有很大不同。妈妈让我们从大锅边上舀,然后大锅中间露出一个尖尖的山。年夜饭一般吃到很晚,饿得哇哇直叫,但总听到外面鞭炮声,以至于爸爸起来倒了碗饭,烧了点纸钱,叫我们敲几下头才能吃饭。据说我们越晚吃年夜饭越好,这样快乐的日子才能长久。

除夕,父母不让我们去看望家人。很多时候全家人围着电视看春晚。半夜,父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杀鸡拜灶神,还抢清水。抢清水就是从井里挑两桶水。谁先抢到干净的水,谁来年就有好收成。这是我父亲年复一年要做的事情。他认为农民靠天气吃饭,只有在上帝的保佑下才会有好收成。

元旦,家家户户关上门,在山上唱民谣。大年初二,我开始拜年,尤其是新婚夫妇。去老张家拜年的时候,不得不买了些糕点白菜蒜苗。新年第三天,家家户户都要准备快餐,在庙里提供饭菜,然后向菩萨许愿来年:求财、求婚、求平安。

“花年年相似,年年不同”。岁月如歌,一成不变的是一年的深情滋味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