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梦里知道多少 ,网络写手: 兰若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昨晚,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年轻时的自己,记忆中的故乡,一些人,一些事。虽然我现在住的地方离家乡不远,但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想起家乡,想起记忆中的老朋友,很多……,不仅仅是距离;很远,是年多!

人生第一个家,是长江下游的一个支流——在青弋江边。记得每年春天,院子里都会有几簇娇艳的月季,最让朋友羡慕。我偶尔偷偷摘几朵花送给他们,他们也表示感谢;院子角落里有一棵老梨树,开的时候白得比雪还好看,古朴典雅;有几朵桃花,在诗经……的盛世里稀疏盛开

推开前门,是伊一柳树,水波在柳树林下静静地流淌。暮春时节,柳絮飞舞的时候,我们和朋友在柳林中奔跑嬉戏,摘下柳枝,头上编些花环玩耍“八路军”是最幸福的时候。柳林中有一棵歪脖树,最让我们开心。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王慧经常在这棵老树上荡秋千。小学那几年,几乎每个星期天都要一起玩疯。后来读完小学,她回了四川外婆家。走之前我们在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约好二十岁的时候在峨眉山见面(她家就住在峨眉山附近)。从那以后,我们通过信件保持联系。然而,两年过去了,我们没有收到她的任何来信,给她的几封信就像沉入大海一样……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以为她把我忘了,有一年秋天我在上学的路上遇到了她爸爸。我赶紧问起她,她爸爸很难过的告诉我她死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爸爸说的是真的。那天晚上,抱着歪脖子树,我想起了在一起无忧无虑的快乐玩耍,心里暗暗对自己说,这不是真的,她一定还在,但我心里肝肠寸断。

二十岁那年,我去上海打工谋生。闲暇之余,想起峨眉山,想起我和她的约定,心里苦涩的一笑。世事无常。有些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留在这个世界的人总是面临分离,无论是彼此分离还是永不分离。

后来青衣江边的家因为重建河堤被拆了。我已经回到那里,它已经被夷为平地。连过去的影子都找不到。只有河堤下汹涌的河水还在默默流淌。时间在变,时间在流逝,事已至此,人已不在,往事一去不复返!

梦里的故乡,梦里的柳树,梦里的青弋江,梦里的院子里盛开的鲜花,只能出现在梦里,多少花落在梦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