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雪 ,投稿: 张浩宗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今年的雪又开始下了,街道、建筑、远山远山都披上了银装。我在镇上住了很多年,虽然每年都会下几场大雪、中雪或小雪,但都让我在雪中安顿思绪,让想象飞翔,追逐落在雪地上的欢笑和笑声,让我忘记了时间的烦恼和惆怅。但是最能提醒我的是家乡的雪,一直活在我的心里,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思考和回望。

无知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家乡。已经20多年了。这些年来,我的记忆,我的梦想,我的言语,我的行为,都和家乡息息相关,都和家乡的人和事纠缠在一起。每次笑骂,家乡的风骨气质都是五味杂陈,尤其是每年大雪纷飞的时候,记忆都复活了,仿佛春雨孕育了万物,冻土里纷纷冒出嫩芽。

家乡的雪很快就要来了,在四季分明的冬天,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储存着浓浓的吉祥和期待。下雪天是期待已久的院子里洋娃娃的节日。早上醒来,打开门,整夜“强盗雪”静静地落在坝头上,洁白纯净,蓬松光滑,仿佛披着一层厚厚的棉絮。抬头望去,波纹上的雪饱满而晶莹,瓦沟里的雪柔软而有光泽。当我俯瞰屋顶时,我可以看到石梁、柏林山口和营盘梁上、大山顶上和洪水眼旁边有令人眼花缭乱的白色和广阔的层次感。

娃娃抓麻雀的机会随之而来。他们把谷物筛放在平整的地面上,用竹竿支撑着筛,使斜筛的一边开了一个小口,另一边倒在地上,筛底把雪卷走。同时,竹签的一端系着一根草绳,草绳的另一端被引向隐藏的地方。在筛底播下足够的谷壳和金灿灿的谷粒后,娃娃们在一棵大树或一堵破墙后面等着,躲闪着,静静地观察着麻雀的动静。当一群饥饿的麻雀蜂拥而入,迅速低头抢食时,娃娃们看着时机合适,以最快的速度轻轻拉绳。眨眼间,筛子掉了下来,紧紧地盖住了地面。“ wit ”的麻雀瞬间被囚禁在筛子里。娃娃抓到足够多的麻雀,就一路喊着回家算胜利。

楚清下雪的时候,娃娃们听从大人的指示,让麻雀重新飞到园冶,让它们在天空中自由飞翔……在这个下雪的日子里,娃娃们还打雪仗,堆雪人,滑雪,在雪坡上滑雪,吃雪糕,想尽办法玩无数花样。娃娃们希望整个冬天的雪都这样持续下去,永不停息,保持美丽和欢笑……

记得有一年冬天,雪一直飘,风一直吹。天快黑的时候,舅舅在黑暗中穿过雪地从山的另一边来到我家。一个雪人站在门口喊大姐的时候,我辨认了好久才看出来是不是我叔叔。

我叔叔是来借吃的。妈妈很大方,给眼睛很湿的舅舅准备了一大包吃的。那天晚上,我妈拨弄着煤油灯,把灯芯挑得长长的,把屋子照得通亮。第一次清晰的看到晚上油灯下爸爸妈妈和舅舅的脸。煤油灯一直陪伴着他们,直到深夜。我舅舅是个话不多的人,很少说话,也很少插嘴,总是听妈妈啰嗦嗦。“我说:“哥哥,你心里别憋屈。短缺是哪一次?”?以后有什么困难?请留言!不要老想着退菜……”妈妈说。

我睡在床上,不管它怎么翻腾,我就是睡不着。咝咝,咝咝,咝咝……我叔叔和他爸爸啪嗒一声穿过茫茫荒野,融化在茫茫雪夜里。

父亲也喜欢雪。这样的雪天,父亲总是牵着牛,慢慢地把它们赶进白雪覆盖的耕地。他一个个耕种着预留的土地,犁铧深深地插在红棕色的泥里。随着犁铧的运转,卷起的泥浪夹杂着粗糙的雪渣,一圈一圈向后落下,父亲。父亲说,下雪天耕地,薛瑞渗透土壤,会充分吸收天地精华,土壤水分深厚,来年格外肥沃,促进作物快速生长。雪好了,用犁耙仔细把耙子磨几下,土就会特别细,种土豆,点小麦,种油菜。只要施用适量的农用有机肥,把窝埋好,不管丢了什么种子,春风一吹,豆芽出土,风就会大起来,就可喜了!薛瑞是好年景。明年又是美好的一年。之后,父亲噘着厚厚的嘴唇,张开嘴,开怀大笑。他的笑声洪亮,从毛家崖跑到大米山的坡顶。直到被云撕裂,父亲的笑声才戛然而止……

一群孩子追逐着纷纷扬扬的雪花,他们的笑声搅乱了我的思绪,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走在镇上的雪地上,突然看到家乡又要下大雪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