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表哥和他的盒子枪 ,撰稿人: 沈伯素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二表哥的“盒子炮”其实就是他抽的东西。那户人家是由一个鼓鼓囊囊的布烟袋和一个长长的带尺子的干烟袋组成的。两个烟盒挂在腰上,远远看去像“盒子炮”。

那个布烟包鼓鼓囊囊的是因为里面装了很多东西:火石、镰刀、媒人、带媒人的小竹筒、一小包黄烟!当年日寇横行,连火柴都很难在我的家乡茅山买到。幸运的是,先民苏仁人发明了“钻木取火”,这样后来的普通人也会“击石取火”,照明、烹饪、吸烟……主要靠它

二表哥有点像赛珍珠小说《大地》里的王力可龙。王龙也抽长烟,“用旧钢镰引火……”。不同的是二表哥用的钢镰不老。二表哥的干烟袋是他没手抖的时候自己做的:用小刀在略粗的竹根一端割一个洞作为“烟壶”,然后用烧红的细铁丝穿入竹结。有女性嘲讽抽烟的后生,称之为“ bong ”,二表哥瘸腿长柄中国烟斗也不例外。在被占土地上,说农民有枪有点气人。根据这种说法,这边,他们父子有三把枪!三个人一起上路,每人一门“箱炮”,就像新四军游击队一样?更别说,有一次,还真的吸引了一个叛徒远远地溜到他们父子身后!

老二身边的布烟包是宋立科宋江的赵文包,怕人走动。他怕把媒人身上的石灰挪开,这样就不会着火,也不会冒烟。但是他的财产让我可以随意玩。其实我不是在玩他的“盒子炮”,我是在给他点火。他双手发抖病倒了,打火石和钢铁都捏不牢,经常“吱吱”好一阵子不生气。他家在村子西边,离我家很近,他一抬腿就来我家。这就是我经常为他生火的原因。他真的很难碰石头,所以他不容易得罪我。有时候我逗逗他,把他的“盒子炮”藏起来,他就去拿根黄瓜,或者去池塘里摘几个荸荠给我赎出来。就这样,他觉得抽烟更有趣。

打火需要一些技巧:熟练地握住打火石和媒人,另一只手拿着镰刀对准打火石。火花一出,媒人身上的白灰就燃烧了。不会打光,就像第二个的身边,手在抖,不准确。媒人面前的石灰被打倒了就不能再打了。石灰在载体最后一次燃烧后收集在一个小竹筒里。

点着火,吹火,收纸,每个环节都是技术。但是“吹火”是我二表哥教我的:嘴唇尖吹,对准矢量上的火星,轻轻吹出空气,然后突然用舌头堵住嘴唇,发出轻轻的“巫毒”声,火焰就出来了。有些人吹不了几口,二表哥就笑他们“多嘴”。

无视让我忘记了和二表哥的老交情。虽然他没有去上学,但他充满了故事。他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总是一边挤着烟。他还编了一个打石头取火的谜语:“大哥和二哥爱打架,打得三哥开花。三哥很快完成了工作,一头扎进了四哥家。”他把这个谜语告诉别人猜。如果他猜不出来,就当着别人的面把“盒子炮”伸了出去,然后嘲笑他们的愚蠢!

其实二表哥的瘸子“盒子炮”就更嘲讽了。因为这个原因,那些东西总是生动地挂在我的脑海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