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于飞双飞燕 :转载人: 编剧赵嫣 [文集]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我奶奶生于1895年,清朝光绪皇帝当政的时候,家在一个叫玉树岭的村子里。

我祖母的祖先是银匠,他们生活得相当好。

我奶奶18岁那年,胶东半岛大旱,然后蝗灾。更别说严重的粮食短缺,还有一场瘟疫。许多村庄又饿又惨。当时我奶奶也生病了,头疼,发烧,身体虚弱。这是当地关于发烧的传说。如果被人知道了,会在全村引起恐慌,因为这种狂热会迅速蔓延。

正当一家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躺在炕上的太奶奶摇着没牙的嘴说:“你活埋我,别毁了全村。”听了太奶奶的话,家人跪在地上。没人敢做这么大的事。大家哭得像个泪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我奶奶站起来说,“我知道凤凰岭有个薛阆中,一直传下来治这个烧。”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我奶奶,有人说:“我该怎么送她老人家去凤凰岭?还不能让人知道。”

我奶奶说:“我现在就走,趁着夜色先把我妈运出村子,天亮就到了。”这时大家开始讨论谁发最安全。我奶奶说:“你不用争。我去。我认识那个医生。”家里人都在说。太晚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一个垂死的病人在晚上走这么远是危险的。

我奶奶说:“我走这条路,不会有事的。”大家都不吵了。太多的厨师把奶奶裹起来,扛到手推车上。我奶奶说:“我一个人去,你们都留下,免得人家注意。”

我奶奶推了我奶奶一晚上,天亮就来凤凰岭村了。因为这个地方偏僻,像天堂一样,发烧很难侵入这里。

我奶奶推着太奶奶进村的时候,汗流浃背,双腿发软。她靠在村子东边的一棵老槐树上喘口气。就在我爷爷推着车去山里干活的时候,他看到那个被汗水浸湿的女孩,吓了一跳。他上前问:“你打算怎么办?

看到爷爷慈祥的脸,奶奶说了实话:“我妈发烧了。我想去你们村看看薛阆中。”

爷爷二话没说,放下推车,推着奶奶的独轮车,向薛阆中家走去。我奶奶看着我爷爷的背影,一抬脚,腿就倒了。我爷爷转过身,把我奶奶从地上扶起来,坐上独轮车。他推起我奶奶和奶奶就走了。

他们来到薛阆中家。我爷爷把太奶奶抱在炕上。太奶奶脸色苍白,嘴唇紧闭,虚弱极了。

薛阆中,身材娇小,面容姣好,下巴下留着晶莹的白胡子,一边穿衣服一边走进正房问:“谁这么早想见我?”

我爷爷乔装说:“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大叔,因为知道你老医术过硬,所以来找我看病。”

“好的……”他看到太奶奶奄奄一息地躺在炕上,睁开眼皮,吸了一口冷气:“这大概就是现在外面传来的高烧。”

我爷爷苦苦哀求:“人命关天,求薛医生救命。”

薛阆中开始给我奶奶把脉,说:“这病来势凶猛,我也不太清楚。”

我爷爷着急的说:“你赶紧开个处方,别再耽误了。”

薛阆中用手捋了捋白胡子,摇摇头说:“天太热了,我也没办法。”

我奶奶听了,扑通一声跪下:“薛阆中,你还认识我吗?前年你去我们玉树岭行医,我给你做了热面吃。请帮帮我妈妈!无论如何,我都会记住你的大恩!”

“姑娘,快起来。难怪你进来时看起来很面熟。老人许下了诺言。想要压制这种病,需要放火烧。我给你开个处方试试。”

薛医生开了药方,从柜子里把药准备好,给了我爷爷。

我奶奶不好意思的说:“我走的匆忙,忘了带钱。”

薛阆中大方地说:“这些药都是花草,不值多少钱。只要他们能治好你妈妈的病,我们以后再谈其他的事情。”

我奶奶感谢薛医生的感激之情。薛医生说:“不要再耽误了。去按药方煎药,两小时服一次。如果三天后能慢下来,就有救了。

外公一听,立马抱起外婆大步回家。

在爷爷家的三天时间里,爷爷奶奶细心的照顾着太奶奶,按小时给她吃药。第三天早上,太奶奶从鼻子里呼出一口热气,她老人家终于退烧了。我奶奶睁开浑浊的眼睛,第一眼看到我爷爷就问,“你是谁?我在哪里?”

我奶奶见太奶奶睁眼会说话,喜极而泣。她抱住太奶奶说,“妈妈,我们遇到一个好人,你的病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爷爷奶奶继续照顾奶奶的身体,还邀请薛医生给她把脉。薛医生开心地说:“太好了,生活不再严肃,多吃点有营养的食物,细心护理就好。”

我爷爷把家里仅剩的白面拿出来让我奶奶滚。他去山上抓野鸡,做鸡汤。奶奶的身体似乎一天天长大。我爷爷和我奶奶也对彼此产生了感情。这时,给别人送货的爷爷回来了。我爷爷把我奶奶和外婆介绍给他爸爸,告诉他们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爷爷也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也让他们在家里多呆几天。

我爷爷和奶奶在阳光下聊天的时候,他们同意了我爷爷和奶奶的婚事。

外婆用独轮车把康复的外婆推回榆树岭村,带回了外公家的嫁妆,一只老母鸡和三斤小米。

一家人开始谈论我奶奶的婚事,我奶奶亲自给我爷爷做了一双新鞋。一个月后,奶奶嫁给了爷爷。

婚礼当天,奶奶坐轿子进了赵家。那一天,她看到红色头巾下的轿子前面有两只大脚。我奶奶知道是我爷爷,心里得高兴。那些鞋子是奶奶自己做的。我奶奶说当时赵家穷,轿子是娘家出的。进门后,奶奶拿出父母给的嫁妆钱,买了两亩薄地,过着修身养性的生活。我的祖母和她的家人只是看中了赵家的善良。

我的祖母和我的祖父过着充满爱和满足的生活,他们从来没有为任何事情争吵过。我爷爷觉得能娶到一个我奶奶自己意见的女人,是他上辈子培养出来的福气。我奶奶觉得她上辈子遇到我爷爷这样善良的人,烧的是高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