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111和119*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逃?”

莫求面带冷笑:

“逃得掉吗?”

声音还在空中飘散,他的身影就已出现在周乞身后,随手一挥,五指做刀劈了出去。

“彭!”

一声闷响,周乞重重砸落在地,不过转瞬一股黄烟升腾,把他裹入其中,朝着地下遁去。

莫求挑眉,面上略有差异。

周乞的肉身之强,超乎他的预料,竟能硬抗自己一击仅受轻伤。

另一个方向。

消失的白犬突兀现身,让杨也一时间手忙脚乱,刚刚把白犬驱赶,就察觉到杀机逼近。

遭!

神魂跳动,他猛然咬牙,体内金丹滴溜溜一转,无数根肉眼难辨的丝线随即疯狂扩张。

丝线乃是一种秘法。

红尘情丝!

其以人之七情六欲凝练而成,又以无数尘丝凝聚成一道神光,就是赫赫有名的合欢神光。

而合欢神光,乃合欢宗修士证道之物。

唯,元婴可修。

杨也自没能修成合欢神光,但数百年来自众生身上凝练的红尘情丝,却绝对是海量。

情丝即是证道之宝,同样是杀伐利器。

修士一旦沾染,若无相应秘法克制,定然会被蒙蔽心神、污垢心灵,乃至走火入魔。

此番为了逃命,他直接把体内积攒的红尘情丝尽数放了出来。

“唰!”

数里之地,无数丝线交织成一张巨网,牢牢锁住冲来的人影。

莫求身形一滞,眼前陡生诸多幻象。

尤其是早些年角星城的遭遇,更是一一浮现心头,秦清蓉那时候的一瞥一笑都清晰入目。

“唉!”

轻叹一声,他缓缓摇头。

即使明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冰冻多年的心房,此即,似乎也有了些许的松动。

“轰……”

烈焰翻滚,红尘情丝在烈焰中缓缓消散。

莫求身躯前冲,见杨也逃遁速度越来越快,下意识皱眉,随即金丹跳动,秘法浮现。

在迷天圣主苏梦枕的传承之地,他不止得了元蜃诀,还入手了另外三位元婴的传承。

其中,

不乏顶尖秘术。

灵璇邪光,就是其中一种。

此法凝天地间至阴邪气,汇成一道邪光,虽月余才能凝练一道,威力之强却极其恐怖。

“唰!”

阴冷邪光一闪而逝。

远处分化诸多残影的杨也身躯一僵,浓郁生机挣扎了刹那,就彻底被邪气给消磨干净。

莫求飞身上前,大手虚按,夺天诀、养兵法化作一抹霞光朝下一卷,人影已然消失不见。

金丹、元神,尽皆化为神兵资粮。

“噗通!”

“噗通!”

好似新生命即将降生,一股律动感自神兵雏形之上传来,行将破体而出的感觉分为强烈。

快了!

莫求双目一凝,背后火焰一震,猛扑大地。

僵尸至阴,

土属。

土遁之法几乎是本能,周乞身为金丹境界的秘犼,更是能遁地无碍,瞬息间数十里。

但他只遁出百里,就察觉到好友杨也已经遇难。

心中,不由泛起绝望。

尤其是后方那急速逼来的杀机,让他心神如坠深渊,乃至就连金丹转动都慢了半拍。

“啊!”

自知必死,周乞不由仰天怒吼。

身上的一物,也被彻底激发。

“轰!”

尸光直冲天际,洞穿云层,飙射九霄,隐隐与阴尸星互生感应,稳稳矗立魔道祖师111和119于天地之间。

“哈哈……”

做完这一切,周乞身形一滞,转过身来面露癫狂:

“周某即使身死,今日,你也休想逃过此劫!”

“来吧!”

一声怒吼,他口发音波,身裹地底阴气,化作一抹幽沉之光迎着莫求前冲之势狠狠撞来。

情急拼命之下,爆发的威势,竟隐隐越过金丹中期的巨响。

“彭!”

两相对撞。

就如有两头上古凶兽在地底对撞一般,霎时间大地如水沸腾,山丘巨树被高高抛飞。

偌大山体,也倾泻倒塌。

碰撞声络绎不绝,堪比地龙翻身,震荡延绵数百里,一时间不知多少生灵被彻底埋葬。

“彭!”

伴随着再次响起的沉闷之声,莫求从地底一跃而出。

他手中提着具破破烂烂的尸体,秘法转动,包括尸丹在内的一切,尽数被吞噬干净。

仰望天际中那道凝儿不散的尸光,他的面色变的极其难看。

这里可不是郑国。

而是天尸宗的地盘!

甚至可以说,靠近天尸宗宗门驻地所在,这等尸光,元婴真人只要不瞎定然能看到。

“速走!”

[

魔道祖师111和119*

标签:p标签]心中急急转念,莫求大袖一挥,卷住现身的白犬,一个闪身出现在秦清蓉的尸体旁边。

“咦?”

感知中的异常,让他眼眉微挑。

经由斗母印法李代桃僵,秦清蓉的尸身不仅重焕青春,体内更是凭空多出一枚尸丹。

但它本身毕竟并无灵智,即使身怀尸丹,也是一具死物。

除非在尸丹的蕴养下,经年累月诞生灵性,放有一丝机会显出灵智,成为真正的旱魃。

现在,是什么情况?

尸体上,竟然出现了一缕微弱的意念波动。

虽然弱小,就如初生婴儿,但确实是实打实的意念,而非元蜃诀、地狱图中的幻觉。

“唔……”

地狱图当空一卷,裹住尸身,瞬间察觉异常。

红尘情丝!

却是在刚才,被莫求灵火烈焰焚烧的红尘情丝有那么一缕在未曾消融之际,飘了过来。

恰好。

尸丹凝结,掠夺周遭气机。

红尘情丝受其牵引,没入尸体体内,尸丹也受其影响,让尸体生出一缕微弱的意识。

一切,都是那么巧合。

红尘情丝内藏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悲、恐、惊,一应俱全,恰合人之杂念。

其中,更有莫求自身的一缕灵火。

“噼里啪啦……”

秦清蓉的尸身发出清脆的裂响,丝丝火焰自她皮肉上冒出,竟是比普通火魃身还要强上一分。

“嗯……”

尸身缓缓睁眼,漆黑通透的眼眸就如宝珠,呆滞弥漫,又带着对世间万物的浓烈好奇。

看着面前的‘秦清蓉’,莫求眼神复杂。

“哎!”

轻叹一声,他取出一件法衣披在尸身上,身躯靠近,元蜃诀催动留下意念,慢声开口:

“去南方,不要停。”

音落。

他已在原地消失不见。

“啊……”

‘秦清蓉’下意识伸手,却抓了个空,眼中闪过一丝不舍。

面前这人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一个看见的面孔,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却感觉很亲近。

这种感觉……

很舒服。

随即侧首想了想,她才看向南方,双眼眨动,似乎确定了什么,迈开步子就奔了出去。

起初。

她奔行的动作很是踉跄,歪歪扭扭,东倒西撞。

没过多久,就已能够奔行自如,且健步如飞,如一股热风一般,笔直朝着南方而去。

速度之快,堪比道基修士飞遁。

…………

“哗……”

好似幽泉之水倾泻,一道幽暗深邃的水流自九天之上落下,当空一卷,显出一道人影。

天尸宗王真人。

元婴!

水流漫盖,瞬息间遍裹一方。

幽光在水中起伏、汇聚,逐渐形成道道虚影,不时变换,赫然是前不久此地发生的战况。

“唰!”

几道遁光相继落下,其中一人生有双瞳,朝着王真人拱了拱手,扫眼虚影,面色一变:

“此人是谁,竟能以一敌四还大占上风,他们四人连逃都没能逃掉!”

来人自问实力不弱,也可压住周乞四人,但如此轻而易举拿下,却没有多大的把握。

“不论是谁,杀了我们的人,总要付出代价。”

王真人声音轻柔,怒意不显,但熟悉他性格的人都知道,这位说过的话从不打折扣。

而且。

现今已经被人欺负到家门口,岂可轻饶?

“他遁速不慢,去了东南方向,告诉那边的人设法拦一拦,不要让他靠近仙岛的实力。”

“其他的……”

王仙师抬头,柔如水波的双眼闪烁寒芒:

“交给我来处理。”

“是!”

众人应是,纷纷四下散开。

单凭东南方向的分舵,怕是拦不住此人,不过天尸宗有传送阵,可以传送过去拦截。

过去几位金丹,问题不大。

至于王真人,需要追寻那人的气息,不方便传送。

…………

流光飞逝,瞬息数里。

“唰!”

莫求停下遁光,面色阴沉,眼眸中浮现一面罗盘,罗盘上数枚指针飞速且疯狂转动。

片刻后。

他突然转向,直掠西方。

在他离开没有多久,一汪流水出现在他刚刚逗留的地方,水流卷动,显出王真人的身形。

“卜算之术?”

王真人面露沉吟:

“有意思,能够算出我的踪迹,即使有所错漏,也已了得,老夫更加好奇你的来历了。”

“屏蔽天机,也非难事。”

念头转动,一个无形大手当即朝虚空一抓,似是摄取了某样的东西,再次化作水流朝西方而去。

远处。

莫求神情微变。

他能感觉到,身后那股原本还能隐隐约约测算到的气机,陡然消失不见。

不是不见。

而是如同云雾一般散开,难以琢磨,可能在东方、可能在南方,但身上的危机并未解除。

反而越来越逼近。

元婴!

他虽自信,却很清楚自己与元婴真人的差距,莫说敌对,碰面后怕逃都没希望逃走。

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神兵,莫求双目一寒。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天尸烈焰、六欲魔光、三尸神光……

粗如巨柱的灵光烈焰横跨十余里,如道道刺目神华,朝着气息传来的方向笔直轰去。

无需抬头,那遥遥来袭的攻势,就已映入莫求的感知。

这等变故,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早在数日前就已赶到此地,更是四处搜寻了一番,并未察觉到附近有其他的埋伏。

除非……

对方来的比他还早。

而且早早藏好,就等着他现身。

不得不说,对方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莫求如若躲闪,秦清蓉的尸身定会灰飞烟灭。

尸首本身并无灵智,此番结丹全赖莫求操控。

即使没有来袭的攻势,一旦他稍有疏忽,尸丹碎裂的反噬同样会把尸身给撕扯稀烂。

“哼!”

口中低哼,莫求身形不变,一半心思维持场中局势,分出另外一半精神操纵天雷剑迎敌。

“铮!”

剑声铮鸣。

三十六道细若游丝的剑光凭空浮现,当空一绕,交织成网,把周遭百丈牢牢包裹在内。

“唔……”

身旁的白犬也一反往日百无聊赖的表情,双眼大亮,獠牙外凸,口中呜咽一声,头颅晃动朝前猛然一窜。

空气荡漾,瞬间消失不见。

这头白犬不知是何血脉,有其天赋神通,此番遁离,无声无息,也不激起丝毫的元气变化。

即使是金丹宗师,怕也察觉不了。

“轰!”

灵光烈焰轰来,剑光当即大颤。

来者四人,无一弱者。

杨也修为算是最弱,但实力却丝毫不差,深得合欢宗真传,一身秘法是四人中最强之人。

气浪翻滚,四人不由挑眉。

“太乙炼魔剑诀!”

杨也见多识广,一眼认出下方剑阵来历,不由出言赞叹:

“据闻此子早在道基中期之时,就已悟的剑气雷音、剑光分化的神通,现今更是了得。”

“竟然连炼剑成丝,都已修成!”

己方四人,可是无一通晓这门剑道神通。

不过金丹宗师手段层出不穷,专研御剑之法只是其中之一,别的法门不见的就弱了。

精修神通法术,达到一定程度,同样不凡。

“剑法确实了得。”

周乞也不得不点头应是,又冷冷道:

“可惜,我倒要看看,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虽然剑阵拦住了四人一击,但明显已经显出不支,剑光散乱,剑阵更是隐隐不能成型。

显然。

莫求虽强,在分心他顾的情况下,远非四人对手。

“去!”

皱起低喝,手一挥,一枚铜钟凭空浮现,迎风遍涨,如同一座小山般朝下狠狠压去。

巨钟晃动,音波涌现。

“当……”

恐怖音波肉眼可见,坚硬的山岩在音波冲击下就如一碰即碎的豆腐,朝着下方塌陷。

刚刚成型的剑阵被此一冲,也越发散乱。

天尸宗秘犼身传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上古神兽犼,对于掌控音波,有着独特的天赋。

周乞的法宝天音钟,更是不凡。

两者相加,就是他数百年来仗之横行的根基。

音波此起彼伏,不曾中断,下方的剑阵虽屡屡想要再次汇聚成型,却次次都被中途打断。

剑光,也越发暗淡。

“此子胆子不小。”做黑无常打扮的修士冷声开口:

“这里已经深入我宗,稍有动静就会引来高人,他竟然还敢潜进来,妄图李代桃僵!”

“情痴啊……”杨也轻笑:

“这等人我倒是见过不少,为了所谓的感情,置生死于度外,也不知说他们傻还是勇气可嘉。”

“一起动手吧。”白无常面无表情道:

“趁这个机会把他解决,免得招惹麻烦,能在周师兄天音钟下坚持那么久,也算了得。”

“不错。”

杨也点头,屈指一弹,七情六欲剑化作一道迷离神光,倏忽朝着远方的剑阵飞速斩下。

“叮……”

“当!”

剑阵的反震力,让杨也微微挑眉。

“韧劲倒是不小!”

原本以为在周乞的攻势下,那剑阵已然岌岌可危,自己出手,当能够轻而易举破开。

但真正动手,却察觉没那么轻松。

这莫求……

虽然看似情况凶险,却内藏一股韧劲。

“去!”

黑白无常的枷锁、白骨鞭当空飞来,加入战场,四件法宝齐齐发力,朝下猛然一压。

“轰……”

“彭!”

剑光散开,随即朝内疯狂收缩。

四人神情轻松,各自催动法宝围攻。

现今这等情况,围杀之势已经成型,那边里许之地灵机压制,就算想逃也不可能逃掉。

时间缓缓推移,远处的剑阵越发散乱,似乎下一刻就会彻底不支,但偏偏顽强挣扎。

“不对!”

突然,周乞眉头一皱:

“他在拖延时间!”

“就算如此,如能如何?”白无常音带不屑:

“这等情况,他还能翻盘不成。”

“不要大意。”杨也眼神闪动,道:

“确实有些不对劲,次次都是即将破开剑阵的时候出现变故,哪有那么多次的巧合?”

“动手!”

“不要留手了!”

周乞怒喝。

对方这般拖延时间,显然是想彻底腾出手来。

虽然即使腾出手,按理来说也无需畏惧,但不知为何,他的心头却隐隐升起不妙的感觉。

一声大喝,天音钟全力催动,滚滚神音好似一记记连续不断的重锤,朝着下方砸落。

这一次,四人都看出不对。

刚才那等攻势,岌岌可危,现今周乞已经不再留手,下方的剑阵守势竟然已然如此。

同样岌岌可危……

耍猴哪?

“找死!”

杨也面泛忿怒,右臂轻抬,就要祭出秘法神通,但下一刻面色陡变,身躯瞬间挪移。

“咔嚓!”

一个狗头突兀出现在他刚才立身之地,铮亮牙口咬合,好似空间也被吞进去了一块。

杨也毫不怀疑,如若自己不是闪避即使,怕是半个脑袋都被咬下,他可没有另外三人强悍的肉身。

“什么东西?”

“畜生!”

心生惊怒,他口中怒喝,七情六欲剑急速折返,五颜六色的剑光如缤纷花瓣般罩落。

“唰!”

白犬一击不中,猛然一窜,身形再次消失不见。

近在咫尺,杨也竟未能发现端倪。

心中一惊,他下意识御剑护体:

“小心!”

“唰!”

白犬神出鬼没,再次出现在黑无常背后,爪刃泛着寒芒朝前一扑,凌厉之意让人心惊。

黑无常刚刚闪开,白犬就出现在周乞面前。

扑、咬、扫,它在百丈之地辗转腾挪,短短片刻,竟是把四人戏耍了一个遍,自身却始终安然无恙。

“滚开!”

“畜生!”

四人大吼,有惊有怒。

周乞面颊抽动,陡然低吼一声,合身朝前一扑,十指寒芒铮然探出,与白犬撞在一起。

秘犼身,同样是炼体秘法。

天尸宗的法门,不少以炼体著称。

“彭!”

“呜……”

白犬虽然天赋神通了得,奈何本身修为并不高,最多道基后期,自比不了秘犼僵尸身。

一声惨叫,就跌飞里许。

随即急急闪躲,隐于虚空,却依旧被一件枷锁砸中腰肋,留下些许毛发,呜咽着不知藏在了哪里。

“不好!”

逼退白犬,四人刚刚松了口气,周乞就面色大变。

却是这短短片刻,远处那股金丹气机已经凝结,莫求更是彻底腾出手来。

“轰!”

一股烈焰,陡然升腾。

烈焰成五光十色,好似诸多灵火汇聚而成,彼此之间却互有统御,不仅不会相互削弱,反而能叠加彼此的威能。

“唰!”

虚空一荡,莫求的身形赫然瞬间横跨数十里,出现在四人近前。

此时的他身裹烈焰,目泛红芒,杀机凝聚,身上的气势之盛,竟不亚金丹后期修士。

幽冥火神身!

怎么可能?

四人面色大变。

不是说此人刚刚进阶金丹没有多久,二百年前还是道基中期修士来着的吗?

现在什么情况?

“小心!”

杨也所修合欢宗秘法最善感知冥冥之中得我危机,在莫求现身的那一刻,心中就警兆连连,急急大吼。

但……

迟了!

莫求眼神转动,看向黑无常。

四人中,周乞的修为最高,杨也功法最妙,但对他来说,威胁最大的却是黑白无常。

这两人,通晓联手对敌之法,一加一不止等于二,若非他们不怎么动手,刚才自己未必能够坚持那么久。

念头转动,他已目泛雷光。

叱念真雷!

无形无质的雷光,无视护体灵光,直接在黑无常的脑海炸开。

论修为,黑无常比莫求稍强,论神魂境界,却要远远逊色,此即识海当即一片空白。

“唰!”

无间遁!

幽冥无影剑遁!

遁法加持,莫求陡然出现在黑无常面前,单手五指撮刀,朝前身前的金丹之体斩落。

“噗!”

掌落,身裂,气息消散。

夺天诀自发而动,养兵法吞噬精元,就连那蠢蠢欲动的金丹,竟也被生生掠夺干净。

“不!”

白无常与黑无常心神相连,当即口发惨叫,身躯裹着枷锁,不管不顾合身就撞了过来。

他肉身强悍,同样可做法宝使用。

不远处的杨也、周乞同样面色大变,再不敢留手,法诀一引,两门强悍秘术轰然涌现。

同时,法宝也全力催动,狠狠砸落。

“敕!”

莫求面色不变,见状不闪不避,只是五指翻转,以领悟不久的斗母法印催动独属于自己的一门秘法。

“嗡……”

天地陡然一暗,一方充斥着纯粹杀意、死意的黑魔道祖师111和119光自他掌中扩张开来,瞬间笼罩方圆百丈。

十方杀界!

百丈之内,万物皆杀!

“噗!”

白无常身躯一僵,在十方杀界的侵袭下,金丹暗淡无光,肉身无声分解,神魂支离破碎,竟毫无抵抗之力。

“轰……”

伴随着灵光爆开,一介金丹当场身死。

不止她!

就连那天音宗、七情六欲剑,也被十方杀界笼罩,极致杀意的侵蚀下,两件法宝也灵光暗淡接连碎裂。

早在金丹初期的时候,莫求就可刀斩金丹中期修士。

现今实力增长,进阶金丹中期,就连金丹圆满的散花老祖都能袭杀成功,一旦腾出手来,对付四人自是轻而易举。

随着两位金丹宗师的精气神被吞噬,原本经由阴城数万生灵滋养已经蠢蠢欲动的神兵,形貌越发明显。

似乎,马上就要现世。

还差一些!

莫求眼神转动,看向剩下两人。

周乞、杨也面色煞白,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