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进车里吉利吗 全文|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忍冬的印象里,郁世子一直是清风明月的,何曾见过他这般疲惫憔悴还有些邋遢的样子。

胡扎子都出来了。

昨夜守了一夜,今日丧礼他不便现身,明明就是太后生前最宠爱的孙子,世上总有那么多不得已和无奈。

“世子这般看着我做什么?”

从忍冬进来在慕容郁苏对面坐下,慕容郁苏就一直没有挪开目光,看得忍冬都有些不适了。

慕容郁苏没说话,突然伸手轻轻一带将忍冬捎带入怀抱了个结实。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也未曾这般与人亲密过,素来机灵的忍冬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手无处安放。

“别动,让我抱会。”

忍冬赶紧朝着车帘看了一眼,还好遮挡严实。

先别说让人发现世子冒然回京不妥了,要是让人看着他此时之举,在太后丧期...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

只有她知道,世子是因为伤心因为疲累。

他也是个人,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也需要发泄。

忍冬顺着对方的意思不再挣扎,缓慢将手落在对方的发髻上轻轻替他散开头冠。

“世子累了就好生歇歇吧,我让车夫慢些,这到魏府还有一段距离,没人打扰你。”

慕容郁苏抱着怀里的忍冬动了动,肩头搁置在忍冬的肩窝,不宽厚却柔

蜘蛛进车里吉利吗 全文|

软温暖,什么于理不合的话他现在都不想听。

反正这辈子,他们注定要在一起的。

任由忍冬打理自己的头发,慕容郁苏得寸进尺,“陪我说说话就好。”

“好!”

忍冬突然想把靖亲王的事告诉他,因为不忍他再伤心一次,人啊,不管多坚强,不管是谁,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就让他一次承受了,也好做些准备。

靖亲王离世,朝中必有一番波动。

靖亲王掌兵多年,可以说在整个大渊军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他在时军中可能是一种模样,他不在,就可能出现一些变故,她虽是闺中女子,但也读过几本兵书,知晓这样的将领在军中的威慑力有多大,只要他在,军中一些人就不敢妄动。

靖王府的爵位是世袭罔替的,靖亲王没了,世子自然要顺位继承王位,同时也意味着他要挑起靖亲王在大渊所承担的重任。

可世子毕竟年轻,又刚入朝,威望不够,太后也不在了,谁还能替他撑腰?皇上吗?

皇上身为君王,要权衡利弊,顾全大局,有时候怕也是身不由己,她现在越发明白太后得知靖亲王死讯之后着急替世子选妃的用心了。

可此时且不说她这边如何,太后薨逝,短时间内不可能有谈婚论嫁的事,靖亲王平素与朝中大臣都刻意保持距离,若有心之人想要趁机削弱靖王府的势力便是最好时机,世子朝中孤立无援,忍冬粗略一想就觉得世子的处境堪忧。

“你在想什么?”

虽然没看着忍冬的表情,可慕容郁苏就知道忍冬走神了。

“有些..感慨罢了,世子,太后走的突然,谁也预料不到,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太伤心了。”

劝慰这种事,忍冬本就不擅长,也说不出个什么新颖的来,却是字字真心。

“皇上不让我插手查,那我就等着,皇上若是不能找出真凶,到时候总不好再拦着我,不管是谁,本世蜘蛛进车里吉利吗子都要亲自问问,皇祖母究竟碍着对方什么了,这般年纪都不放过,还想利用她的死做诸多盘算,你放心,这是京都城,现在朝中不知道多少人盯着靖王府,我不会胡来。”

虽然他很想不顾一切找出真凶替皇祖母报仇雪恨,可是他的忍。

“忍冬知道,世子从来都不是个胡来的。”但是世子却是最伤心的那个,她知道。

有时候,伤心不需要眼泪来装饰,一个眼神就够了。

“你又瘦了。”

“没有!”

“瘦了,没事,以后本世子好好养着你,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生在皇家,看着亲戚一大片,可本世子从小就知道,本世子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我却未能护着最亲的人,如今走了一个...还好现在多了一个你。”

至爱之人也是至亲之人。

他认定了这辈子都不会变。

“以后我一定好好用膳好好养着,活个长命百岁。”她会努力好好活着,因为不想看他伤心的模样。

“好,长命百岁,皇祖母走得...是不是很痛苦?”

“虽是毒发身亡,但是太后她老人家走的还算安详。”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这个孙子。

慕容郁苏不再说话,静静搂着忍冬,车里顿时安静下来。

忍冬不想这般安静,想让对方说说话,“世子怎么突然回来了,可是东南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不对,如果有事,世子更不可能离开才是。

“本世子说想你了,你可信?”

慕容郁苏动了动身子,抬头侧身,让忍冬与之对视。

虽然车内有些昏暗,但是彼此都能第一时间捕捉到对方的目光,四目相对忍冬轻轻点头。

如何不信?他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因为他不需要撒谎哄骗于她。

忍冬抬手,轻轻摸着对方倾斜而下的黑发,风餐露宿赶路,该是多日未曾梳洗,可是这头发依然顺滑光亮。

“世子...忍冬与你说件事...”

话到嘴边,却是不知如何启齿。

“有关皇祖母?”

见忍冬神色有些不对劲,目光有一瞬间的闪躲,慕容郁苏莫名心头一紧。

只见忍冬轻轻摇头,慕容郁苏能看到她眼里的挣扎,越发紧张起来。

“没事,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在。”

忍冬突然倾身上前,环抱住对方的腰,将头枕在对方胸口,她无法看着那双眼睛说出那番话。

从未有过的主动,若不是此情此景,慕容郁苏定是欣喜若狂。

可此刻,他只有紧张和些许的害怕。

“世子...太后临终前告诉我,前些天,她和皇上得了西北送来的消息...”

“西北?!”

忍冬尚未说完,郁世子便是沉声惊呼。

敏锐如他,立刻便想到了靖亲王身上,“可是我父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这次回来,他就觉得皇上略有些不对劲,仔细想想,他这般胡闹,皇上却一句斥责都没有,即便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也不至于一句话都不说。

还有皇上看他的眼神,也和忍冬一样,有一瞬间的闪躲。

“靖亲王...病逝了!”

忍冬都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把艰难吐出这几个字。

随即马车内便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忍冬含着泪紧紧抱着对方,“世子...您说说话好不好?”世子这样她害怕。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更深露重,夜空中繁星点点。

梁宇已在灵堂外等候一会了,灵堂里好像有人,此时能与陛下单独在灵堂内守灵的人会是什么人?

当然,他不会傻的去打听,且当没看到就是。

直到皇帝走出来,里面的人依然没出来。

“说吧。”

皇帝出了灵堂,直接转身进了一旁的偏厅,这里明日是礼部待客的地方,现在却是安静。

都知道皇上今夜要替太后守灵,这个时辰了也不便回寝宫,皇帝便在这此接见梁宇。

梁宇神色颇有些沉重,望着皇帝欲言又止。

“说!”

皇帝本来就一肚子火,更是见不得这吞吞吐吐的样子,一个说字,一个眼神,梁宇连忙摆正姿势利落回话。

“启禀皇上,经审,那茶姑姑交代说她是收了定国公府媛玉郡主的好处…”

“定国公府?”皇帝听完直接冷哼一声,“这是逮着就乱咬,居心叵测!”

梁宇也觉得对方就是故意的,那媛兰郡主再荒唐也不至于胆大包天收买太后身边的人杀太后。

而且太后身边伺候多年的人是说收买就收买的?

“皇上,那个茶姑姑臣仔细查过了,她嫁给金嬷嬷的儿子之后,很少和娘家有什么往来……在她的住处和宫外的家中也没找到什么东西,从痕迹来看,明显是刻意打扫过,微臣查阅了宫人出宫的记录档册,发现之前有关茶姑姑的记录都没了,经过盘问祥瑞宫的才得知茶姑姑大约六天前出宫过…”

这么几个时辰的时间,梁宇查到的很有限,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宫里宫外还有茶姑姑的同伙。

“臣已在城中暗下布防,暂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黄姑娘那边…暂时没有用…重刑,臣带人到黄家去查了,发现了这个!”

梁宇拿出一本书,中间少了两页。

“这本书一般人不会看,却摆在书

蜘蛛进车里吉利吗 全文|

桌边也有翻动的痕迹,臣让底下的人连夜在跑遍城中各大书局,终于找到一本一样的,发现书中缺失的两页正好记载的就是有关牵丝线的内容…”

若是心中没有鬼,黄姑娘为何要把书中有关牵丝线的两页撕了?

“最近和她有过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可查清楚了?”

皇帝搁置在椅扶上的手指轻轻微微弹动,这是他在思考事情时的习惯性动作。

“查了一遍,所有接触过的人名单已经出来,都在细查,可能还要些时间。”

最早也要等天亮之后,黄姑娘最近接触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一个都不敢疏忽。

“不管她们背后还有什么牛鬼蛇神,这两个没一个是冤的,梁宇,朕从不知你还是个怜香惜玉的,黄家自诩家风如何如何,现如今却教出个敢谋害太后的嫡女来,真是本事啊,传朕旨意,事情没查清楚之前,黄家上下,任何人不得离府,皇后明儿也不必参加丧礼了。”

“是!”

苟旬和梁宇连忙低头领命,心里都是一惊,黄家真的完了,还有皇后。

不管此事是不是黄琼瑶一个人的行为,她毕竟是黄家嫡女,是黄家教养出来的,黄家怎么也撇不清,皇后对这个侄女素来亲厚也是众所周知,皇上迁怒也合情合理,太后的丧礼,一国之母却不准参加,这意味着什么?

这不光是打脸的问题,是后位的问题了。

眼下几位皇子都盯着储位,四妃能不行动?这宫里恐怕好一阵不得安宁蜘蛛进车里吉利吗了。

有了皇上的话和态度,梁宇对黄琼瑶也不会再有任何顾忌,黄琼瑶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能抗住镜司的刑罚?

“先生,宫里今夜灯火通明的,镜府也在满城奔波,怕是这事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此时,慈君竹已经离城有一段距离了,星光下停马回望京都城。

“你都安排妥当了,让他们查就是,那梁宇再有本事也查不到我这,唯一失算的就是皇帝,本想着,他多少会考虑眼下的全局,不会轻易动黄皇后的后位...没成想他是真不在意后宫乱啊,琼瑶那些伎俩恐怕是都没有了,为了保住黄家,皇后和黄家一定会想办法摘除干净,失去依仗,琼瑶在皇帝眼里什么也不是,她命是保不住了。”

“这皇帝为了给太后报仇,就不怕朝堂生乱?后位如果有变,四妃不得争个头破血流,她们的背后是四位储位之争的皇子...”慈心也觉得,当今皇帝有些疯狂,到时候局面乱了,他真的压制的住吗?

“拭目以待便是,不早了,在过会就该天亮了,你速速回京吧,有处理不来的情况便及时联系我。”

慈君竹抬头看了看夜色,转头不再耽搁。

“是!先生在外多加小心。”

太后突然薨逝,还是被人谋害,京都城里有几个能安寝的?

慕容郁苏在宫中守了一夜,第二日一早悄然离宫。

忍冬现在来说还算是个外人,也不是宫里的人,丧礼以什么身份参加都不太合适。

让她离宫也是正常。

这会也没人关注她是否离宫,一大早就收到重磅消息,皇上下旨不让皇后参加太后的丧礼!

这就是说,黄琼瑶谋害太后之事十有八九了!

宫门森森,忍冬这会可不敢枉为坐软轿,在橘南的搀扶下一路慢行出宫,看着一片白色,听着沉重的哀钟,忍冬默默低头,昨日进宫来给太后贺寿,今儿出宫,寿星已经不在了。

“姑娘,前面就是宫门了,您再坚持会,已经送了消息,府上的马车应该在外候着了,您回去之后一定要好生歇着。”

“知道了,宫里这几天事多人也多,后宫暂时也没个主事的,王妃难免要承担一些,你好生照看王妃,多劝着些,别让她太累了...”

这会瞒着替太后置丧,过几天...哎!

“奴婢记下了!”

两人说着已经出了宫门。

“你进去吧,当归过来了。”

忍冬是真的放心不下王妃,宫门口不远处,当归第一时间看到忍冬就奔过来了。

“嗯!”

看着当归过来,橘南也不坚持,昨日进宫的时候,谁也没想着会出这么大的事,王妃便没让蔡嬷嬷跟着进宫,眼下身旁没个趁手的人使唤,她是该快些过去。

“小姐!您脸色怎么这么差?”

当归这丫头还是那性子,看着忍冬面色不好直接就问上了。

“没事,扶我过去,回去再说。”

“小姐...那个...世子在马车上等了好一会了。”

世子?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