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111和119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刘敏达无声的颔首,我的看法跟你一模一样,“很像是周总发的帖子。”

“有ip地址吗,让他们查一下,”余小美刚说就摆手,“算了。”

既然连刘敏达都觉得是周晨干的,那就一定是周晨干的。

够厉害的啊,不用公司的人帮忙,也能这么快把这个帖子吵得这么火。

她看了看那个用户的等级,喔,看来,平时是真没少在这些论坛上花时间。

他还是太闲啊。

“这两个互动,本来就引人关注,而这个帖子,是网上关于这事最早的一个帖子,”刘敏达大概解释了一下这个帖子为什么会这么火,“在引起网友们的关注和兴趣这方面,周总总是很有章法。”

“他不但总是能创造这样的热点,还总能让我们的平台,因为这样的操作获益。”

“我觉得,”刘敏达说着说着,不知怎么的开始检讨,“我不但总是跟不上周总的步伐,还总因为不明白他的用意,一再反对他的一些安排,因为总觉得那样做是为公司好,所以总是非常的理直气壮,而且一再如此。”

这个安联目前唯一的外部投资者的代表兼公司高管,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现在想,真是惭愧得很。”

“我魔道祖师111和119看,今后只要是周总交代下来的工作,我直接去做就好。”

“不,刘总,”余小美马上说,“下一次,你觉得他的安排不妥时,该反对的,依然坚决反对,不要有任何顾虑。”

“他容得下反对的意见,而我们公司,也需要反对的声音。”

“虽说截止到现在,他做的决定都很正确,这并不意味着,他以后就不会出错,而我们,有责任帮助他和公司,避免那样的事情的发生。”

她放开电脑,双手抱胸看着刘敏达,“刘总,你完全不必这么多心,也真没必要在我面前这么试探,公司反对他最多的是你吗,”

“不,大家都清楚,对他的决定,提出最多反对意见的那个人,是我。”

“但你看看,我的位子,一直坐得很安稳,就是绩效工资,也一直最高的那一档。”

她笑了笑,“何况,刘总你同时还是投资方的代表,所以,不

魔道祖师111和119 无删减全文,

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事,不管是谁,不要多想,按你的意愿来做就好。”

刘敏达干笑,“余总,我没有这样想……”

余小美打断他,“哪怕是周总,或者说,特别是周总,你觉得他的安排不妥,直接表示反对,是尽职的表现,不然,那就是渎职。”

“是,余总你说得对。”

一些小心思被余小美当场看穿,刘敏达是有些尴尬,但也只是有些尴尬而已。

这些事说开了其实挺好,而余小美对他这个小心思的反应,也让他很满意。

今天突然隐晦的表露一些小心思,主要也是因为,在周晨再一次力排众议的做出来这样一个决定,并且看起来又将再一次获得他们这些所有之前表示反对的人,都会觉得讶异的成功时,作为投资方的代表,他是真的有些担心安联所有的高管,今后对周晨所有的决定,都言听计从。

创始人在自己创办的公司里,有着绝对的威望,很多时候看起来是好事,最直接的,是公司的效率会非常高,内耗会非常小。

但一言堂,那肯定要不得。

“刘总,”余小美又说,“安联是个简单的公司,周总,以及我,还有其它很多同事,也都是很简单的人……”

余小美这样可以说有些多余的抱怨,刘敏达选择不放在心上,终归是女孩子吗,话多一点还不正常。

尤其是在她们算得上占理的时候。

“我明白了余总,”刘敏达干脆的谈起另外一件事,“你觉得,对方,此时会是什么个状态?”

“我觉得,”他笑了起来,“他们应该挺为难的,周总,厉害!”

……

周晨又一次看了看时间,距离己方主动发起友好亲切的互动,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网上关于这事的议论和调侃,也和自己所期待的那样,越来越多,但无论是小马哥还是企鹅官方,都还没有做出回应。

呵呵,这小马哥,果然是小马哥,实在是稳。

他又坐在椅子上转了几圈,感觉有些坐不住,“咚咚咚”的跑到楼下,汪馨蕴连忙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显得轻松些,“周总……”

“不用,不用,”周晨马上说,“担心就担心,不用故作轻松,”

“虽然我不担心,但对大家来说,对我们公司来说,面对这样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不担心,反而有问题。”

实话说,本老板之前心里也是有几分忐忑的,谁知道因为我的改变,企鹅在微博这个产品上,不会发生一些巨大的改变?

也是在体验了他们的产品后,才放下了心里的那块石头。

“继续,继续,”他朝汪馨蕴和其他几位助理挥手,“密切关注那边的动态。”

他也继续朝楼下跑,没一会,汪馨蕴就听到了射击角那里传来的动静。

再过一会,射击区安静了下来,卡丁车道里传来了“飙车”的声响……

各种动静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周晨又“咚咚咚”的跑上楼,“大家手头上有什么紧要的工作吗?”他问。

“没有。”汪馨蕴站起来。

“那我们,去江上兜风吧,”周老板这会心情有些激荡,平时可以用来平复心情的游戏,今天都不太有用。

大家顿时都有些惊喜,汪馨蕴马上问,“包船吗?”

虽说现在江风有些冷,但要是包船,那还是挺好的,如果能出海,那就更好。

“包什么船,那么大的渡轮为什么不坐?这个时候人不会多,那么大的甲板,想怎么吹风就怎么吹风,想在哪儿看浪就在哪儿看浪。”

“每个人都可以报销10块钱,也就是可以来回5次,怎么样,满足吧……”

汪馨蕴一头黑线,没事来回坐五趟渡轮?

“走走走,”周老板很兴奋,“对了,对面有很多好吃的,红柿子应该刚好上市,还有烤田鱼……还有麦饼,咝,香脆的麦饼……快来,我请客!”

跟着的人就没那么兴奋,一江之隔而已,市里怎么可能没有那些东西?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这还不算完。

感觉相当好的周老板,提手就给刘敏达打了一个电话,于是十五分钟后,一副牙疼得厉害的样子的刘敏达,看着也已经默默在企鹅平台上注册,同时已经默默关注企鹅平台上企鹅官博的安联官博运营人员,打出来那句周老板拟好的问候语。

“yo,what\'supbro?”

之所以周老板交代下来后还要花十五分钟才发这话,并不是刘敏达拖延,而是因为按照周老板的交代,这句话前面,还要加一个简单易懂的表情,就是两个人右手相握并撞胸的那个。

他只得紧急找付佳航,让他们临时草草做了一个。

唉,只能说,撞上这么一个想一出还坚持来一出的老板,也是无奈的很呐。

见这句话发完,刘敏达掩面就走。

他是真有些不忍心看。

可怜我一直苦心营造的安联官博的形象,这就毁于一旦了啊。

原本是个浓眉大眼,正气逼人的有志且有为的青年,这个问候一发,啧,瞬变眉歪眼斜,含胸驼背,一身嬉皮打扮,脖子上还一定挂条大金链的黑人矮骡子,一言不合,就会从腰间掏出把家伙来的那种……

男人不哭,压不垮我的,只会让我变得更加强大!

……

并没有等到小马哥回复的周老板,看着自家这边给出的第二条互动,很是满意,很是得意,于是坐在老板椅上转起了圈圈。

我不是指谁,我是说你们所有人,好好看着,我这给你们打了个样。

这才是友商之间该有的良好互动。

大家都是高科技公司,都是有营业执照还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司,就得像这样大度、大气。

他觉得,有自己这样良好的表率,互联网这个圈子,今后的那些明着也是各种小肚鸡肠、娘……爷们唧唧的针对的现象,应该会少上一些。

只是,小马哥,我这都第一时间友好主动送上了祝福和问候,你怎么还没给出反应?

没看到?

不可能!

你看看下边的那么多评论。

都有不少人到我家平台上,我的微博下就此给我留言了好不好。

一时没想好怎么回复我?

嘿嘿,呵呵,哈哈,这两条,确实都不太好回复,你们好好想,不急。

不过,嘿嘿,呵呵,你们拖得越久,便可能会有越多的关注到这两条互动的网友,对你们产生一些负面的看法哦。

觉得你们反应慢,觉得你们傲慢,甚至可能会质疑你们团队的能力……

所以,慢慢来,不急,不急!

“哎,”他拿起手机,“怎么样,又学到了吧。”

另一头的余小美揉额头的动作,熟练得让人有些心疼,“你……”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你的年龄,早就不适合调皮了,我们公司,更不适合这样跳脱……”

“打住!”周晨蛮横的打断她,“你觉得,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我们安安静静的一言不发,装作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或者是非要等到媒体方面,主动问到我们的时候才开口,会更好?”

“我是怎么想怎么觉得,那么做,一定会让有些人觉得,我们不但特小气,不欢迎同类产品的出现,还略略有点阴……”

“那不但一点不大气,还一点不阳光好不好,非常不利于我们的形象。”

余小美又揉额头,眉头皱得更紧。

清楚他总是怎么说都有理,本来她想就这样在表达完自己的意见后就算了,谁知周晨又说,“我说余总,你去办公区走走,你去听听基层的意见,你看看同志们,是不是对我这样的做法,非常的欢迎。”

她顿时就忍不住,“呵,欢不欢迎我不知道,你坚持要说的话妥不妥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好多同事,第一时间都说,那两句话,好换过来说的,”

“你说的那句话,应该让官博来说,官博的那句话给你去问候马总更合适。”

“你这个同志,”周晨的语气,听起来很失望的样子,“真该好好补补传播学,以及企业和个人形象营造的技巧这些知识。”

“有一个词,叫反差萌晓不晓得。”

“正因为我平常的形象,可能有些跳脱活跃,我们官博一直四平八稳,这样的时候,我说那样的官话,官博说那样的俚语,大家才会觉得有趣,关注度才会高知不知道。”

“就比方说,一个人在厅堂里说着厅堂里该说的话做着厅堂里该做的事,没人会去关注,但如果她在厅堂里说着应该在卧房里说的话……算了,我跟你这个大单女说这干什么……”

大单女?

余小美的火气瞬时爆表!

这个词她虽然是第一次听到,却第一时间就领会了它的意思。

“我大单女怎么了,我又没……”

卡壳了。

对着周晨说“又没吃你家的大米饭”,她属实有点心虚。

“你这个一……脚两……船多……”她快速的组织了好几次,最后也造了个新词,“你这个船多男!”

周晨的回怼就非常的及时和有力,“我船多肿么了?”

“那么多女孩子稀罕俺,俺骄傲了吗?”

“可能要有那么多花费,我叫苦了吗?”

余小美又一次败退。

比无耻,比无下限,是真比不过这人。

“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无良负心汉,抠门又多事的恶老板!”

为了不听到接下来的反击,对着手机大叫完的她,马上挂掉电话。

果然,那边电话马上打来了。

她狠狠的按掉。

呼,爽。

[标魔道祖师111和119签:p标签]喔,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这还真是小吵能提神,大吵生豪情,不吵,就昏昏沉沉。

嗯,以后多吵,然后每次都这样结束。

她重重的一甩头

魔道祖师111和119 无删减全文,

发,昂首阔步的走到刘敏达办公室,“刘总,之后网上的反应,告诉我一声。”

“余总,”刘敏达的表情有点奇怪,“其实,现在就可以给你一些。”

余小美一看,觉得有些不对,“怎么了?”

“网上已经在热议,”刘敏达把电脑一推,“你看。”

余小美看着那个帖子,“这是?”

“目前关于这事最热的一个帖子。”

余小美读着,“必须得说,周晨和安联的这一波操作,实在是秀……咦,这话的味道,”她看着刘敏达,“怎么有些熟悉?”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