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公布唐江山事件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张向北和雯雯坐在会议室里,不时就站起来下去走走看看,他们坐在会议室里的时候,也是看着下面的监控画面,听着对讲机里传来的“哇哇”的说话声,雯雯不时就会抓起对讲机,朝着里面,有时候是说,有时候是吼。

她不时地说着“你死定了”,或者“我爱死你了”,不管说什么的时候,脸都是紧绷的,有点紧张,有点严肃,张向北在边上听着想笑,又笑不出来,整个“宅鲜送”北京分公司,现在就是一个战场,谁还有心事笑。

他们关注着下面的一举一动的时候,还和吴欢连线着,关注着天津那边的情况,同时两个战场摆开了,两场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相反,今天晚上,上海、杭城和南京,已经变得很遥远,在张向北看来,好像已变成了他们的大后方,大后方不需要担心。

他们“宅鲜送”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个女的,姓黄,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黄总走进来和雯雯说,有一个主管,老公出差去了,明天上午要送孩子上学,想请假早点回去,在闹别扭。

雯雯双眉一竖,骂道:“今天是最关键的一天,她不知道,一个月前就定下来的事情,她是今天才知道?他老公的单位里有事情重要,都可以出差,我们这里不重要,对吗?

“你和她说,没什么别扭好闹的,干脆一点,要是不想在这里干,就马上给我滚蛋,要是想在这里继续干下去的话,她今天就是大姨妈来了,也让姨妈明天再来!”

黄总诺诺地出去,张向北叫住了她,和她说:

“问清楚她家住哪里,孩子在哪里上学,几点到,到时候有顺路的配送车,让帮助送一下。”

黄总说好。

“就你好心,我和你说,小心他们得寸进尺,以后天天让配送车送,把老公养在家里睡大觉。”

黄总走后,雯雯和张向北说,张向北只能嘿嘿地笑着,他说:“管他,过了今晚再说。”

两个人一直待到第二天清晨六点多,最后一批冷链车开走,“宅鲜送”北京分公司总算是顺利度过了它的第一天,两个人这才起身,雯雯要开车送张向北去他住的酒店,张向北说不用了,把车给我,我自己开去。

“走走,我送你,反正现在这么亢奋,我回去也睡不着

央视公布唐江山事件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一路可以分享一下快乐。”雯雯说,张向北这才作罢。

雯雯把张向北送到了酒店,然后她自己回去基地的宿舍里。

临下车之前,张向北和雯雯交待,今天白天事情不是很多,你多睡一会,我醒了自己会打电话过去,让人来接我,你不要管。

雯雯说好,我知道了。

这一觉张向北睡得很沉,连梦都没有一个,醒来的时候,他以为应该是下午两三点了,看看手表,却只是十二点刚过,张向北在酒店里吃了中饭,也没有打电话回去公司,而是自己叫了一辆滴滴快车过去。

张向北在“宅鲜送”的门口下了车,今天最早的一辆蔬菜车,要下午三点多钟才到,加上调度中心和客户中心都远在杭城,这里只有一个监控市内配送的调度中心,墙上大屏幕上的每一个点,显示的是在市区内运行的每一辆冷链车。

这个时间点,也没有多少配送车辆还在运行,一楼车间里的设备都停止了运转,整个“宅鲜送”北京分公司,和昨天晚上的喧闹大不相同,一片阒静,好像是已经睡过去了,还没有醒来。

张向北朝二楼走去,走在楼梯上就听到了雯雯爽朗的笑声,穿过一片寂静而来,仿佛凌晨的鸡鸣,把二楼为数不多的几个值班留守人员唤醒。

雯雯不是在和人说话,而是在通电话,这笑声活泼干爽,一听就是已经醒来好几个小时,一点也没有带着睡意的懵懂,张向北摇了摇头,感叹雯雯的精力可真旺盛。

张向北穿过外面的大办公区域,走进走廊,雯雯办公室的门敞开着,张向北走了进去,雯雯刚放下电话,抬头看到张向北进来,问:

“你这么早来干嘛?”

“还说我,你自己呢?”张向北说。

“我是想睡睡不着,从上午开始,电话就没有停过,把我吵醒了。”

雯雯说这话的时候人是开心的,一点也没有被吵醒的烦恼。

正说着,她的手机又响了,她接了起来,说着你好你好就大声笑了起来,“是吗?真的?太谢谢你了……那当然……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好好,再见。”

挂断电话,雯雯晃着手里的手机,得意地和张向北说:“这是我的线民打来的,今天的第二十八个了,太好了!”

“线民?你还有线民?”张向北奇怪了。

“那当然,我可不会等死,很多重要的客户单位里,都有我的线民,他们那里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会马上打我电话,这样我就可以马上做工作了。”雯雯说。

“不是有专门的客服电话吗,要是有特别需要你们北京公司处理的事项,都会转移到这里。”张向北说。

雯雯把手一挥,说:“不是每个客户都喜欢打客服电话的,错,是大多数客户都不喜欢打客服电话,等到他们要打客服电话的时候,问题就很严重了,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平台,大多数客户要是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几个人私下里嘀咕一阵,就不再下单了。

“他们马上把订单转到其他的地方去,比变脸还快,特别是等到我们有竞争对手出现,有差不多的平台出现,客户有很多选择的时候就更加。

“到那个时候,大家为了抢订单会不择手段,通过各种关系去拉单位客户,肯定会有大量的人情单出现,要是不小心,我们很可能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一定要在他们几个人,刚开始私下里嘀咕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样我们就可以马上介入,去做工作,才能够保证我们的客户不会流失,这种事情,要是错失时机,等人家那里生米都已经煮成了熟饭,我们才反应过来,就来不及了。

“挽回客户就好像两个谈恋爱的吵架,一定要在第一时间,你说一声对不起,天大的事也过去了,不能让它变成冷战,更不能双方都在赌气,沤着,沤着沤着,可能就沤分手了。”

雯雯说着的时候,张向北不停地点头,他觉得雯雯的这些话,说得特别有道理,特别是她说的,当有竞争对手出现时的应对,到那个时候,被动的防御肯定是不行的,一定要主动出击,而怎么掌握主动出击的时机,就要知己知彼,对客户的情况相当了解。

雯雯说的线民,通俗易懂,可能有点太通俗了,不怎么好听,要是让张向北来说,他会说这是服务前置,但不管是什么说法,这件事本身很有意义,也必须做。

张向北决定等会一定要和吴欢说,不仅他们北京分公司要这样,其他地方也要这样,不,过段时间,应该是——

“雯雯阿姨,你可不可以把你说的这些都整理一下,等社区配送上线之后,忙过了这一阵,你给我们大家讲讲课怎么样?”张向北和雯雯说,“你的很多分析和判断,我觉得都特别有用,应该在全公司推广。”

“妈呀,不要不要。”雯雯一听,赶紧摆着手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知道该怎么写,让我写那种东西,我的头都会爆炸的,饶了我吧。”

“好吧,到时候我派人来总结你们北京的经验,你就这样和他们说就可以。”张向北说。

“这个可以,说我最会了。”雯雯笑道。

“对了,你的线民打电话告诉你,他们今天私下里在嘀咕了吗?”张向北问。

“对,在嘀咕了,给我打电话的这些,都是他们单位在寿光有办事处的。”

雯雯说着“哈”了一声,接着说:

“他们今天收到了货,私下里都在夸我们,说要是这样,在寿光的办事处就不用设,你说悲催不悲催,那些办事处的主任,哪里有不收菜贩子回扣的,他们还在做他们的大头梦呢,没想到被我们这里‘咔嚓’一声,头就砍下来了。”

雯雯说着乐不可支,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张向北看着雯雯也乐了,他想起了一件事,更乐了。

“你高兴什么?哦,对对,你也应该高兴,我是说,你笑什么?还笑的有点奸诈。”

雯雯说着,张向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张向北说:“雯雯阿姨,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

“杆子叔叔,你们看事情的角度总是有些出人意料,但又会一击致命。”张向北说。

雯雯马上又把手一挥,叫道:“你不要说那个王八蛋……哦哦,我在你面前,不能说他是王八蛋,好吧,看着你和南南的面子上,就不算他是王八蛋了,不过别提他。”

张向北说好吧,他真的不提刘立杆了,没想到雯雯过了一会,又开口了:

[标签央视公布唐江山事件:p标签]“不过你说的没错,我和倩倩,最早就是跟他混的,有很多东西,还真的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我们懂什么,我们那个时候,还是两个无知少女,你说对吧?

“不过北北,你现在这样很好,不要学他,要学也学你老爸,学小芳,学谭淑珍,学刘芸,就是不要学他,不管他是你什么人,听到没有?”

张向北点点头,他说:“我谁都不学,我就是我自己。”

“好,有志气。”

“雯雯阿姨,你去休息一会,我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我叫你。”张向北说。

“不用不用,我要是真的很累的话……”雯雯说着身子往大班椅上一靠,头靠在了高靠背上,双手放在椅子扶手上,闭上了眼睛:

“我就这样坐着睡着十几二十几分钟就可以,特别舒服,就好像睡了几个小时一样,有电话来或者有人进来,就自然醒了。”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因为半亩田物流基地在全国各地的物流仓库,建筑的样式和格局是一样的,或者说不仅是半亩田,其实全国所有的仓库都大同小异,差别只是在面积的大小,净空的高低。

张向北他们“宅鲜送”,根据物流基地原来的库房改建出来的分公司,格局也是一样的,可以说是一张图纸吃遍了各地,差别也是在面积的大小。

比如他们这天津分公司,也是把原来的仓库改成了一楼一底,只是和杭城总部相比,这里没有调度中心、服务中心和技术中心,没有机房,所以二楼的办公室,就只有在最头上那扇大门进来的地方,隔出了四五百平方的一个二层,作为他们的办公区。

这样的格局,和上海和南京是一样一样的。

雯雯领着张向北他们下了楼,在下面一个车间一个车间地看过去,今天虽然没有正式上班,但每个车间都还有不少的人,在做着最后的准备,还有新招进来的人,在进行培训。

到了清洗车间,边总看到他们来了,赶紧迎了过来,雯雯问:

“有没有搞好?”

“好了,好了,就是一个继电器有毛病,换了一个就好了。”边总说着转过身,朝那边大声喊着:“开机,开机!”

设备工厂派过来的胡工,听到边总的喊声,赶紧伸手一按电钮,机器顺利地开始运转起来,果然一切正常,雯雯问:

“你们是不是早就试过了又关掉,故意等我们来了,等着给我们表演?”

边总嘿嘿地笑着。

张向北忍俊不禁,问:“老边,你不怕雯雯踢你屁股?”

“不怕,她要是说踢你屁股,那就没事。”边总说。

“怎么才会有事?”吴欢笑着问。

“她说我爱死你了,那我的头皮就要发紧了。”边总说,“要是说我真的真的爱死你了,那我就死定了。”

张向北和吴欢、顾工大笑,雯雯瞪着边总说:“我现在就真的真的爱死你了。”

顾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和雯雯说:“幸好没被你爱上。”

“你摸什么脖子?”雯雯奇怪了,反问。

“感觉脖子凉飕飕的。”顾工说。

“滚,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死,就是不会砍你脑袋。”雯雯说,“血会溅我一身,脏死了。”

说是看,其实是检查,一圈检查下来之后,发现他们,包括顾工食品厂那边确实都已经准备好了,张向北和吴欢这才放了心。

一行人回到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天津分公司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到场了,大家依次向张向北和吴欢、雯雯,汇报了自己部门的准备情况,张向北和吴欢都讲了话,鼓励了大家,也谢谢大家这段时间辛苦了。

第二天,雯雯开着车,带张向北回到了北京分公司,吴欢留在了天津,两个人分头坐镇,等着十号上午八点半的来临。

“宅鲜送”北京和天津单位客户正式上线的这一天,和上海、杭城和南京一样,过了九点钟,订单也是雪片般飞来,只是有了那三地的经验,张向北坐在那里神态自若,不再一惊一乍。

一惊一乍的是雯雯,连走路都开始蹦蹦跳跳的,一边走一边还不忘直播,实时向她的粉丝们播报“宅鲜送”接到的订单数量。

张向北坐在会议室里,墙上屏幕里是天津的现场实况,吴欢和他连线,两个人密切关注着两地的情况。

雯雯不时就走进来,和张向北说:“来来,张总,和我的宝贝们打个招呼。”

张向北举起手挥了挥,雯雯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又回来,和张向北说:

“不行,不行,我的宝贝们说,这么多的订单进来,你为什么看上去还是这么严肃?是不是不开心?”

“我预料到会是这么个状况,不奇怪啊。”张向北说。

“不行,你一定要笑笑。”雯雯说。

张向北咧开嘴,朝着镜头做了两下笑的样子,雯雯哈哈大笑,她说可以了,宝贝们都说,这是二O一五最恐怖的笑容。

停止了直播,雯雯拿着对讲机坐在张向北的对面,对讲机里哇哇叫着,雯雯问张向北:

“北京的情况,真的和当时的上海一样好?”

“还是有点不一样。”张向北说。

雯雯紧张了起来,急问:“哪里不一样了?”

张向北说:“我就在想这个问题,差不多的订单量,为什么北京的订单金额,要比上海高,而且,高出来还不是一点点。”

雯雯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笑了起来:“这是肯定的,我早就料到了,我们北京,肯定要拿冠军,看样子稳了。”

张向北奇怪了,问:“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当然。”雯雯说,“北京学校多啊,上海有北京这么多的大学吗?还有,同样的机关单位,上海和北京可以比吗?上海不过是市四套班子,北京市也有四套班央视公布唐江山事件子,除此之外,北京还有中央部委和部属单位呢。

“还有那么多的国企总部,还有部队的几个总部,就是同一家银行,上海是分行,北京是总行,分行和总行的人数怎么比?”

张向北恍然大悟,北京的单位数量比其他城市多,规模更比其他的城市都要大,它

央视公布唐江山事件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们的订单金额大,也就不奇怪了。

“就是订单的数量,北京也会是第一。”雯雯说,张向北表示同意。

到了晚上十点钟,单位客户的订单基本下完了,结果果然如雯雯说的,北京的订单数量和订单金额都超过了上海一大截,拿下了一个双料冠军,天津的订单数量,和杭城差不多,张向北和雯雯说:

“祝贺你,雯雯,你这第一炮打响了。”

这时候的雯雯,反倒没有白天那么高兴了,她摇了摇头,认真地和张向北说:

“没有,这一切都还是暂时的,到底有没有打响,要等过一个星期或半个月再说。”

“为什么?”张向北问。

“你忘了自己和我说过,在寿光,有很多北京的机关单位和大学,都在那里设了办事处,专门负责蔬菜的采购吗?今天,有很多单位下订单,很可能只是抱着试试看、比较比较的出发点,对我们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我们现在,只是刚刚站到PK的位子上。

“要等到这些单位真正认可我们,决定把他们在寿光的办事处都撤销了,我们才算是真正成功。”

张向北点点头,觉得雯雯这话说得很对,别看她每天好像只顾得直播,大大咧咧的,其实她的心很细,考虑问题很周到。

张向北想了一下,和雯雯说:“你放心吧,我觉得我们还是有优势的,这些单位,最终会把他们在寿光的办事处都撤销掉的。”

“为什么?”雯雯问。

“我去过寿光,对寿光的情况很熟悉。”张向北说,“即使是在寿光,最多也就是寿光本地产的蔬菜,会和我们的价格差不多,但这部分的蔬菜比例不是很大,很多蔬菜,寿光根本就不种植。

“寿光的农产品物流园里的蔬菜,大多数也是菜贩子从其他地方运过去的,这部分和我们在价格上就根本没有办法竞争,所以在总体的价格上,我们不会比他们直接采购的高,另外,我们还有三个优势。”

“什么优势?”雯雯问。

“第一,我们的蔬菜,是从田头直接到这里,当天就配送出去的,没有中间环节,物流消耗的时间也更短,寿光批发来的蔬菜和我们的相比,起码要相差二十四小时以上,我们的菜比他们直接采购的更新鲜。”

张向北说,雯雯点头,觉得张向北说的有道理,张向北继续说:

“第二,我们提供的是净菜,而寿光那里,批发的都是毛菜,也就是没有经过处理过的,不管是单位客户还是家庭客户,即使在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大家是更喜欢净菜还是毛菜?

“第三,这些单位的订单,我前面就在看了,他们有机蔬菜和无公害蔬菜的采购比例不少,这些菜,我们无论是从价格还是质量上,都很有竞争优势。”

雯雯“哈”地一笑,她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张总,你这不是在安慰我吧?”

“没有,公司的内网上,有每天各蔬菜供应地当天的批发价,你去看看刘得华发的,今天寿光农产品物流园的蔬菜批发价格就知道了。”

张向北说着,把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推给了雯雯,雯雯打开他们公司的内网看着,果然就像是张向北说的,雯雯看得脸上喜滋滋喜滋滋的。

“怎么样,信了吧?”张向北问。

“信了,信了。”雯雯说。

“你今天晚上的直播做了吗?”张向北问。

“没有。”

张向北站了起来,和雯雯说:“走,去你的直播室。”

雯雯问:“干嘛?”

“今天我陪你一起直播‘雯雯创业记’,回答你的粉丝的所有问题。”张向北说。

雯雯眼睛一亮,叫道:“真的吗,张总?”

“那当然,这段时间你辛苦了,为公司又流泪又流汗的,我也要用实际行动,支持一下你的直播事业。”张向北说。

“太好了,张总,你这个孩子,就是比你老爸更知道疼人!”雯雯叫道。

“什么意思?”张向北问。

雯雯的脸微微一红,知道自己得意忘形,一时失言了,她赶紧说:

“没什么意思,就是夸你,比你老爸更知道讨女人的欢心。”

张向北还是觉得这话怪怪的,雯雯已经走过来,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和他说:

“还是南南教育得好,走走,不许反悔了。”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