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虞凰见女子突然从原地消失,她心里觉得遗憾。

她还没吃饱呢。

虞凰盯着脚下的黄沙,隐约明白了这片上古战场的规则了。

在这里面的驭兽师,的确来自三千世界。但每个世界之间都存在着一层结界,那裹在女子体外的黄沙,想必就是结界。

那女人在虞凰的眼里是浑身黄沙的模样,想必她在那女人的眼里也是浑身裹满黄沙的样子。

有点意思。

玄羽飞回到虞凰的肩膀上,虞凰摸了摸玄羽的脑袋,看见玄羽的嘴角在流口水,她心里顿时咯噔一响。

她不该放任玄羽吃那九龙兽的肉。

“走吧,我们继续前行。”

...

与此同时。

婴灵大陆。

众人只看见那上古战场的出口处闪过一道白光,下一秒,一个身穿绿裙的女子便被弹飞出来,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那女子伤得很重,手中的长鞭布满了血迹。

她躺在地上,俏脸苍白地朝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见那女子的肩上佩戴着烛龙族的族徽,许多人都扭头朝烛龙族长老所在的方向望去。

真是没想到,在十大顶级家族中,最先被淘汰出局的竟然是烛龙族的弟子。

此刻,烛龙族的二长老坐在一张实木太师椅上,那太师椅的扶手被做成了烛龙的造型,看上去威武而狰狞。

坐在太师椅上的老人手里盘着一对文玩核桃,微闭双眼靠着椅背,看上去像是在休息。一名中年男子弯着腰念金光咒的人绝嗣贴在烛龙族二长老的身旁,低声提醒他:“二长老,烛瑛被淘汰出局了。”

“烛瑛?”

古战场刚开放二十多分钟,烛瑛进入古战场,也不过才二十分钟的时间。在天才云集的烛龙族,烛瑛虽不算是修为最拔尖的弟子,但也是通过族内考试,成功被升入烛龙族内门核心弟子的小丫头。

按理说,依照烛瑛的实力,她不该这么早就被淘汰才对。

二长老眼睛缓缓睁开一条缝,便看见那个叫做烛瑛的小丫头正表情扭曲地躺在地上挣扎,她浑身是血,明显是受伤不轻。

婴灵大陆有十大最强实力,烛龙族便是其中之一。

古战场开放到现在,这十方势力的弟子还没有被淘汰出局的。

烛瑛是第一个。

二长老感到脸上无光。

对烛瑛的受伤,二长老无动于衷,只是兴致缺缺的同身旁的族人说道:“把她待下去疗伤。”

“是。”

那中年男子走到烛瑛身边,将烛瑛抱起来。

烛瑛躺在男子的怀里,被她紧紧握在手中的长鞭便从她怀里垂落下来。二长老正表情不悦地看着烛瑛,当注意到烛瑛手里那条长鞭只剩下5个头后,他表情突然一怔。

烛瑛的兽态就是她手里的长鞭,那长鞭的真身其实是一头九龙兽。这九龙兽虽说只是蛇,但它也是跟远古巨龙沾亲带故的旁支血脉了。众所周知,这个世界上,能吃掉龙的兽态,只有一种!

那便是...

神羽凤凰!

“将她带过来。”二长老突然发话了。

那中年男子没有任何迟疑,立马抱着烛瑛来到二长老的面前。

二长老盯着烛瑛手里的那条长鞭,仔细地看了起来。

本该有9颗蛇头的长鞭,此刻只剩下5颗了,剩下的4颗蛇头被某种牙齿锋利的动物活生生地撕裂断开,血肉模糊,看上去无比残忍。二长老沉声询问烛瑛:“你遇到了谁?”

烛瑛在烛龙族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小弟子,她咬紧牙关拼了命才成功升为核心弟子,对二长老这般的大人物,平日里更是难得一见。

而烛瑛作为各方强大势力中第一个被淘汰出局的弟子,她感到丢脸和羞愧。见二长老不仅不嫌弃自己,竟还担忧自己的伤势,烛瑛顿时感到委屈。

烛瑛泪流满面,委屈地控诉道:“二长老,那古战场里面有个妖女,她竟然操控她的兽态吃了我的九龙兽!”烛瑛活了二十多岁,还是第一次遇见能吃人兽态的兽态。

烛瑛听到烛瑛的话,眉心猛地跳了一下。“那人的兽态,是什么模样?”

烛瑛忙说:“那人应该是小世界的参赛者,她与她的兽态身上都覆盖着一层黄沙结界,我看不清她跟她兽态的模样。不过,那应该是一头飞禽,它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远远看上去像是一只山鸡,可当它蓄满灵力的时候,身体却在瞬间暴涨了数十倍,变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飞鸟。”

这就是烛瑛眼里的虞凰跟玄羽的形象。

二长老听完烛瑛的讲述,眼皮跳得更加迅速了。

山鸡,飞鸟。

这听上去,都与他所了解的情况不谋而合。那神羽凤凰雌鸟幼年时期看上去不就是山鸡的形象吗?

难道小世界中,真的有人觉醒了神羽凤凰的兽态?

但众所周知,能觉醒神羽凤凰兽态的人,她本身就是神羽凤凰啊!可神羽凤凰族早就该灭绝了,这小世界中,怎么还会残留着神羽凤凰族的血脉了?

龙族与凤凰族是天生的宿敌,一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一只神羽凤凰,二长老体内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他体内的灵魂在叫嚣,在呐喊,在渴望拧断那头凤凰的脖子,吸了她的血,吃了她的肉!

“那女子可有告诉过你,她是哪个世界的参赛者?”

听见二长老的问题,烛瑛还自作多情的认为二长老是要帮她报仇。烛瑛咬牙切齿地说:“她没说,我主动报出了我的背景,可她却一点也不害怕,还、还想要杀了我灭口。我不得已,才主动弃权。”

闻言,二长老眉头一皱,心里有些遗憾。

可惜了,若是知道那丫头是哪个世界的参赛者就好办了。

*

三千世界中,有着十个公认的超级大世界,这十个大世界每隔五年便会举办一次世界赛。而被他们挑选出来举办世界赛的战场,便是虞凰他们所处的这片大战场。

在三千世界中,它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末日战场!

据传,万年前,黒擎天龙族最后一任太子晋

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升成了神相师,却主动放弃了成神的机会。而当年,他所参悟的神相之力小世界,也被天道放逐。

那片小世界非常的宽阔,里面自成一派,拥有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也有高山平原,溪流大海。

那片小世界内什么都有,唯独没有生命力。

放弃成神的驭兽师的小世界内,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生命。因此,这片小世界变成了放逐之地。

而这片世界,便是现在的末日战场。

末日战场连接着三千世界,最初只有十个大世界找到过末日战场的入口,三千年过去,倒是有越来越多的小世界也找到了进入末日战场的通道。

因此,三千世界的参赛者都能进入末日战场参加比赛,但受世界结界所限制,他们都无法看清彼此的模样,更无法去到彼此的世界。所以,在虞凰眼里的烛瑛始终都是黄沙人的模样,而在烛瑛眼里的虞凰也是如此。

末日战场内部能量非常紊乱,只有修为达到君师级别的驭兽师才能在末日战场内生存下来,而修为达到帝师强者的驭兽师进入末日战场后,更是会遭到末日战场的驱赶。

因此,这末日战场内的参赛者一般都是君师王师,以及宗师。

几个大世界针对末日战场成立了一个管理局,管理局的工作人员通过对末日战场内能量波动的探查,能准确统计出每次共有多少参赛者进入了末日战场。

而参加本季度比赛的驭兽师,竟达到了200万人!

而这之中,十个大世界便占去120万,剩下的参赛者,都来自各方小世界。

管理局的局长见今年的参赛者竟然突破了两百百万,他有些惊讶。“这次参赛的人,比上一届多了许多,看这样子,又有新的小世界找到了末日战场的入口。”

“是的局长。”

“这次参赛者中,宗师修为的驭兽师共有多少?”

工作人员打开第二页的统计数据,他说:“接近五万名。”顿了顿,他又说道:“其中有49680人来自于大世界。”也就是说,五万名宗师参赛者中,只有320名来自小世界。

这足以说明小世界与大世界之间的能量悬殊有多大。

工作人员打开参赛者资料表,他说:“我们没有剩下那320名宗师的资历,但我们通过影响监控,捕捉到了他们的行动轨迹,截图了他们的人像。”

说完,工作人员将一个被命名为‘小世界宗师’的文件夹打开,里面出现了满片的人像截图。

局长粗略扫了下那些人像,发现小世界的这些宗师参赛者,大多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驭兽师。尽管黄沙将他们的真实面目遮盖住了,可从他们的衣着打扮跟行为也能看出,他们不年轻了。

在那些小世界中,宗师修为的驭兽师,也都算是强者了。

“咦?”局长看到一张剪影,他伸手指着那名男子的人像图,有些惊讶地说道:“这个参赛者,看上去似乎很年轻啊。”

工作人员立马点头,笑道:“是的,我们观察了他一段时间,他应该还很年轻,他是这一批驭兽师中最年轻的宗师了。”资料上的人像身高挺拔,应该超过了一米九,穿着西装外套。

尽管他的容貌被黄沙覆盖,可他的容貌轮廓看上去依然年轻俊朗。

应该是个帅哥。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

见盛骁要动怒了,冯唐赶紧捏了把冯真的胳膊。冯真回过神来,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失礼了。他赶紧道歉:“抱歉虞君师,视力突然恢复,我开心的都不会说话了。还要谢谢虞君师帮我净灵,回头,我一定会带上礼物去感谢你。”

“没事。”虞凰朝冯司抬了抬下巴,她说:“你是老四的二哥,也就是我的朋友,帮朋友那是应该的。”

听虞凰这么说,冯唐跟冯真都是一脸欣慰望着他们家的老幺。他们家老幺长大了,出息了,交的朋友都是这么牛逼的大佬了。

被大哥二哥用赞赏的目光盯着看,冯司下意识挺直了脊梁骨。

跟虞凰交朋友,冯司在家人们心里的形象也跟着水涨船高了。

就在这时,狮王族一名男子大声说道:

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先前那大国师说,上古战场的入口就在这入魔洞的底部,跳入这片黑海,就能进入上古战场。”

那男子扫了眼海面上的驭兽师们,讥诮地笑道:“怎么?大家都是怂货?每一个敢跳的?”

多诺尔冷笑着怼了回去:“狮城,你勇敢,你倒是跳啊!”

狮城顿时怒目瞪向多诺尔,“哼!跳就跳,我们狮王族勇敢无敌,可不像你们鸟人贪生怕死!”说罢,那叫做狮城的男子便咚的一声跳进了黑海。

狮城跳进去了,却没有人跟着跳下去。

他们都在等,等着看狮城会不会遇到什么可怕的海兽。

然而那狮城跳进去后,却再也没有冒出来过。

虞凰对盛骁说:“师父跟义父既然都来入魔洞探查过情况了,应该没有太大的风险,盛骁,我们跳!”

说完,虞凰不等盛骁回答,便纵身跳进了黑海。

虞凰刚跳进海里,便听到身后溅起了一阵水花,她一回头,便看到一头威武巨大的黑龙钻入了水中。那黑龙尾巴一卷,便缠住虞凰的腰身,拽着虞凰朝着海底深处游去。

虞凰抱住黒擎天龙的尾巴,一回头,便看见越来越多的驭兽师跳了进来。

他们往海底游了两百多米,便看见了一片海底平原。那个叫做狮城的狮王族青年就站在平原之上,正在警惕地观察四周。

见一条威武可怕的黑色巨龙从水中游了过来,狮城顿时头皮发麻,他下意识地握住了缠在腰上的武器。

当看到那条黒擎天龙变化成盛骁的模样,狮城猛地松了口气。

狮城冲盛骁点了点头,便不再吭声了。

兽人族跟人族的关系一直都很僵硬,狮城忌惮盛骁的实力,他既不敢跟盛骁做朋友,也不敢得罪了盛骁。

就在这时,海底平原突然一阵晃动,一束刺眼的光束诡异地照射在虞凰他们的身上。虞凰还没看清楚那束光是从什么地方射来的,人便出现在了另一处完全不同的时空。

上一秒她还置身于入魔洞的黑海底部,下一秒,她便出现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中了。

而盛骁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虞凰下意识低头去看无名指上的姻缘线。

姻缘线仍在在,就绑在她的无名指上,但本该垂落在地上的姻缘线竟然是黑色的。而姻缘线本该是红色的。

为什么黑了呢?

虞凰试着拉了拉姻缘线,结果却发现根本就拉不动。

难道这片独立的空间战场能封闭姻缘线之间的联系?

虞凰从来都不是个墨迹的人,见姻缘线被限制了作用,她也没有慌乱,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并沉着的打量起这片陌生的世界来。

眼前的沙漠一望无际,寸草不生,远处狂风乱作,龙卷风卷起黄沙,整个世界都空无一人。站在漫天黄沙中的虞凰,就像是一只卑微的蝼蚁,毫不起眼。

虞凰盯着那漫天的黄沙看了片刻,这才迈开腿往前走。

她穿着平底战靴,牛仔紧身长裤,露脐背心外还罩着一件西装外套。沙漠炎热,虞凰很快便感到口干舌燥。

按理说,身为驭兽师的她不应该会惧怕这炎热跟寒冷才对。

这独立空间内的战场的确很古怪。

虞凰脱了西装外装,抽出匕首来,将牛仔长裤一道刺破,直接撕成了牛仔短裤。

她就这样穿着背心在沙漠中继续踽踽独行。

不知道走了多久,虞凰突然听见了一阵响动,她猛地扭头转身望向自己的身后。便见到,她身后原本平静的空间突然一阵扭动起来,下一秒,一个名女子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是一名穿着长裙的女子,她拥有一头细长过腰的发,腰上缠着一条长鞭,脚底穿着五公分左右高的高跟鞋。

但奇怪的是,这女子的体外竟然裹着一层黄沙。

这让她看上去不像是人,更像是一个怪物。

那怪物一抬头,便注意到了虞凰的存在。

接着,怪物不动了。

虞凰看着怪物,怪物也看着她。

显然,他们都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产生了忌惮心。

突然,狂风大作,卷起千丈黄沙!

这一变故,引起那女子的警觉性,那女子猛地拔出腰间的长鞭,二话不说,举起长鞭便朝虞凰甩了过来。

那长鞭被甩出来时,长鞭的头部突然分化成9条巨蛇!

一道脆生生的女音突然响起:“九龙抬棺!”

九条巨蛇的尾巴纠缠在一起,它们的身子各自分开,并迅速将虞凰的身子紧紧地缠住。

“咔嚓!”那是虞凰肋骨被勒断的声音。

虞凰疼得眉头紧皱,她低声喊道:“玄羽!”

听到诏令,一阵红光从虞凰的眉心处钻了出来,红色灵力在天空之上迅速凝结成一只正在换毛的小山鸡。

见虞凰的兽态只是一只小山鸡,那女子嘴里发出了一声讥诮的冷笑声,虞凰听到那女子在说:“哪个小世界来的乡巴佬,兽态竟然是一只鸡!”

那女子说的明明不是圣灵大陆的语言,但虞凰却能听懂。

哼!

山鸡么?

虞凰:“玄羽!”

玄羽朝虞凰瞥了一眼,见宿主被擒,玄羽骤然动怒!“咻!”玄羽突然昂头啼叫了一声,那声音无比尖锐,听得对面女子忍不住捂住耳朵。

眼前丑陋的小山鸡的身体人突然暴涨起来,只在几个眨眼间,它便变成了一只华丽而威武的火红凤凰!

凤凰在天空中翱翔,翅膀扇动间,无数净孽凰火随之落下。

火苗落在那9条巨蛇的身上,巨蛇的蛇鳞就像是被火星点燃了的枯柴枝,在一瞬间燃烧起来!

“啊!”那女子疼得大叫,她拉了拉手中的长鞭,想要将自己的9龙兽召唤回来,可就在这时,天空上那只凤凰竟然俯冲向下,紧紧地一口咬住了其中一条巨蛇的蛇头!

“嘶~嘶!”

巨蛇疼得身子狂甩,它时而用自己的腹部去冲撞沙漠,时而摆尾。

一头蛇乱了,剩下8条蛇都跟着乱了阵脚。而虞凰也趁此机会挣脱开那些巨蛇的束缚,重新得到了自由。

“啊!!”自己的兽态正在被人吞噬,那女子疼得脸颊发白,灵魂也像是被撕碎了一样,无比痛苦。

而玄羽在吃了那条巨蛇的肉后,虞凰竟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浓郁了许多。

虞凰心里顿时感到吃惊,这是什么肉?

吃了竟然能提升修为。

“妖女!”那女人跪在地上,她愤怒又害怕地朝虞凰骂道:“妖女!你竟然敢吃了我的九龙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烛龙族的弟子!你敢吃我九龙兽,就是与整个烛龙族为敌!”

“烛龙族?”原来是烛龙族,怪不得这女人的兽态能让她提升修为。

虞凰冷哼,“什么玩意儿,没听说过!”

玄羽飞快地干掉了一条巨蛇,接着又残忍地咬住了第二头巨蛇的脑袋。

兽态被吃,那女子疼得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她声音含恨地骂道:“贱人!你是哪个世界的参赛者!你胆敢吃我的兽态,就不怕我族人报复吗!”

此时,玄羽已经吃掉了第二条蛇,又咬住了第三条蛇的蛇头。

“啊!”那女人抱住脑袋,张开喉咙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来,“贱人!我们烛龙族可是婴灵大陆最强的势力之一!我们烛龙族的体内更是流淌着黒擎天龙族的血脉!你敢吃我!必将遭到整个烛龙族的追杀!”

黒擎天龙族的血脉?

虞凰冷笑着走到女子的身旁,她一脚踩在那女子的脸上,堵住她那张恶臭的嘴巴。“烛龙族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过。你体内流淌着黒擎天龙族的血脉就很了不起吗,我体内还流淌着黒擎天龙族的子子孙孙呢!”

盛骁的子子孙孙都给了她,又哪里轮得着一个沾染了黒擎天龙血脉的九头蛇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呢?

这女人先前一出手就要置她于死地,虞凰可不会心慈手软。“你刚才说,吃了你,我会遭到整个烛龙族的追杀...”

那女人听虞凰这么说,以为虞凰是害怕了,她正要松一口气,便又听到虞凰说:“你死了,就不会有念金光咒的人绝嗣人知道你被我吃了。你说对不对?”

这话就如同是一盆冷水泼在女人的身上,顿时将她泼了个透心凉。

女人意识到虞凰是真的不惧怕她的背影,是铁了心要吃了她的兽态,她又怎么能不怕呢?

兽态被吃了,那她就会沦为一个普通人。而一个平民在烛龙族,又哪里有她的地位呢?

女人不想输掉这场比赛,但她更不想沦为普通人。一番权衡后,女人决定退赛了。“臭女人,我记住你了!你最好是祈祷我永远也不会在婴灵大陆遇见你!”

“否则,我烛瑛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那女人含恨拔掉了手腕上的求生环,下一秒,她的身体便被传送出了古战场。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