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皇帝迎娶皇后,流程非常繁琐。

但如果是纳妃,那就简单得很。放在明代,一个大太监就能主持,地位之高下显而易见。

费如梅坐在花轿里,偷偷掀开帘子的一角,却见许多百姓正在围观,羞得连忙把轿帘给关上。

从小陪她长大的侍女也来了,今后要做宫女。当然,只要雇佣合同期满,宫女随时可以申请离开。

如今赵瀚的后宫,即便加上宫女也没多少人,每年十万两银子的开销绰绰有余。

若是搬进皇宫又不一样,女官和宫女将越来越多,年度开销几十万两都有可能。具体从国库拿多少钱,视情况而定,赵瀚决定用十年时间试验,最终确定下来一个数额。

大致设想时,如果皇室年度开支100万,那就每年从国库拿150万。

内廷许多机构都被砍了权力,既然权力移交给外廷,那么外廷就要负担相应义务。比如修建宫室、陵墓,大明是内外廷一起出钱,今后都要从国库拿钱,皇室不会拿出一两银子。

当然,遇到强势君主,极有可能破坏规则。

比如到了大明后期,皇帝的内帑是私房钱,国库同样变成皇帝的内库。

赵瀚尽量按自己的心意定规矩,至于被子孙改成什么鬼样子,他懒得管,也管不着。

费如梅被带到一处院落,侍女陪她在房间里坐着。

一直到二更天,房门终于被推开,费如梅顿时心儿狂跳。

侍女躬身退下,屋里只剩两人。

赵瀚挑起红盖头,红烛映着笑靥,煞是动人好看。

说实话,费如梅长得比姐姐漂亮一些,但赵瀚总忍不住想起她小时候换牙的样子。咧嘴一笑,狗窦大开。

“姐……夫君。”费如梅低头问候,声音细如蚊呐。

赵瀚笑着说:“喊姐夫也行。”

“姐夫!”

费如梅也笑起来。

又是秋老虎,天气挺热的。

红盖头披着,费如梅额头沁出一层细汗,赵瀚拿起盖头帮她擦掉。动作轻柔,费如梅心里甜丝丝的,抬头盯着赵瀚都看痴了。

姐夫还是那么英俊威武!

费如梅愈发含羞:“姐夫,我身上也出汗了,要不要先去洗洗?”

“不用。”赵瀚帮她除去嫁衣,果然连背心都汗湿了。

干脆把里面罗衣也脱掉,露出红艳艳的肚兜。

费如梅红着脸不敢睁眼,脸颊贴在赵瀚怀里,身体都在轻微颤抖。

“姐姐说你一直不肯嫁人?”赵瀚笑问。

费如梅早就被赵贞芳带坏,性格活泼大方。此刻虽

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 小说全文、

然羞涩,却大着胆子说:“那些男子都不能跟姐夫比,我很早就想嫁给姐夫咧。姐夫放心,我保证很听话,今后不跟姐姐争宠。”

赵瀚抱着她躺下,亲吻额头说:“岳父岳母过得可好?”

费如梅笑道:“他们清闲惬意得很,我出嫁的前两天,还全家去游西湖,说要把杭州的名胜都耍一遍。”

“闲得住就好。”赵瀚的嘴巴一路往下移,从额头掠过鼻尖,最后落在她的红唇上。

红烛摇曳,缱绻缠绵。

翌日清晨,赵瀚自去工作,费如梅去拜见皇后。

虽然已经登基称帝,但赵瀚暂时没有开启朝会,君臣都不用每天瞎折腾上朝。

大明的朝会,也就开国初期有用,随着内阁制度完善,上朝纯粹变成一种仪式。每次朝会,也就议论三五件事,而且都是内阁已经处理好的政务。

如果朝会出现激烈争执,就说明君臣之间,或者是臣子之间,已经出现巨大矛盾。

虽然只是走过场,但朝会必须保留。

赵瀚决定皇宫修好之后,每月逢六举行朝会,也就是初六、十六、二十六日上朝。

现在赵瀚每天跟十曹对接,十曹相当于大明的六科,每曹的主官叫做左侍中、右侍中。

左右侍中都在处理政务,每天轮流由普通侍中,前来跟赵瀚汇报工作。

内阁、十曹、十部,三大机构意见统一的政务,赵瀚只随便抽阅几份。其他全部迅速浏览,然后签名同意,让侍中们拿去交给各部执行。

当然,极为重大的军政事务,就算三大机构意见相同,也必须单独列出来交给皇帝过目。

比如开战调兵、提拔大员、兴修水利等等。

兵曹送来的一份折子,看得赵瀚眉开眼笑,心情爽得不得了。

嘉定(乐山)世袭武将杨展,带着一府(叙州府)两州(嘉定州、泸州),请求归顺赵瀚,并请赵瀚迅速发兵打通重庆。

内阁就在十曹隔壁不远,赵瀚立即把三位阁臣叫来。

“折子上说得不太清楚,这杨展究竟是怎生回事?”赵瀚问道。

庞春来解释道:“四川的前朝官兵,奉崇祯之命出川围剿流寇,多次战败后全军覆没。又因官府横征暴敛,再加上天灾干旱,四川早已是群雄并起。”

李邦华摊开一张四川地图。

庞春来拿起放大镜,脑袋贴近地图,本想指着地图解释,又发现自己把地图给挡了,便说:“李先生来讲吧。”

李邦华指着地图说:“遵义府的吴尚贤、龙正国作乱,击败前明官兵,杀死知府自立为王。他们不但占领整个遵义府,而且出兵打下叙州府的永宁司(叙永县),已经跟请求归附的杨展交战一年有余。”

播州之乱平定后,播州宣慰司被一分为二。

其中,遵义军民府归四川管辖,平越军民府归贵州管辖。

遵义府改土归流初期,可谓欣欣向荣。

播州杨氏土地的土地,全部分配给军民。卫所兵每人可分30亩,其中24亩的收入归自己,另外6亩的收入作为军费花销。

又进行大量移民,汉民最多可分50亩地,指挥以上军官最多可分100亩地。

从崇祯二年开始,疯狂增加赋税。

朝廷涨得赋税不多,但地方官却趁机渔利,搞得就连士绅都快过不下去了。

于是,吴尚贤、龙正国起兵造反,前者是汉人地主,后者是少数民族。遵义百姓群起响应,纷纷杀官造反,只半年时间就占据整个遵义府。

庞春来说道:“吴尚贤占领永宁司之后,此时正在攻打泸州,目的是占领泸州之后,去抢夺杨展的富顺盐场。”

李邦华说道:“川南最富庶的就是富顺,为了争夺盐场,二人早已不死不休。”

庞春来又说:“重庆知府为了剿灭贼寇,下令募集乡勇。如今贼寇已灭,知府也被杀了,士绅团练互相攻伐。一个叫王祥的士绅,渐渐壮大,控制了整个重庆府西部。重庆的王祥,遵义的吴尚贤,二人联手夹击杨展,想要瓜分富顺的盐场之利。”

赵瀚笑道:“杨展扛不住两面夹击,于是就派人请求归顺于我。”

如果不是赵瀚起兵造反,杨展此时已经考上武进士。

历史上,他死守成都被张献忠活捉。

在法场上,杨展夺了刽子手的刀,一人一刀砍杀到江边,跳江泅水而逃。

半路遇到水匪“二千岁”,单枪匹马杀散水匪团伙。

接着,杨展又招募乡勇,驱逐张献忠任命的都督张化龙,相继占领仁寿、简阳、眉州、青神等地,被南明小朝廷封为锦江侯。

张献忠江中沉银,就是被杨展以少胜多,杀得全军溃逃时留下的。

称帝之后的张献忠,一度被杨展打得只能在川北活动。

杨展不但作战勇猛,而且善于治民,他的地盘百姓富庶,军粮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可惜,被拜把子兄弟设宴谋害,部众和地盘都被两个把兄弟兼并。

赵瀚问道:“秦夫人如今怎样?”

庞春来笑着说:“已经打下整个夔州府。”

李邦华道:“其中四个县,摄于秦夫人威名,主动前来献城投靠。”

秦良玉还是猛啊,半年多时间,就把夔州府占领。

赵瀚说道:“把黄幺的山地师调去,跟秦夫人一起进攻重庆,将那劳什子王祥给灭了。至于杨展,给他一个独立团的编制,独立团的军饷我们来出,其余士兵的军费他自己出。拿下重庆之后,黄幺、秦夫人、杨展一起平定四川。”

四川的成都府沃野千里,富顺的盐场也日进斗金,这两处地盘必须尽快拿下。

如今的四川,大军阀好几个,小军阀二十多个,已经打成一锅粥了。越往后拖,四川的经济民生就越糟糕,军阀为了扩张地盘肯定疯狂剥削百姓。

设置内阁分担政务,赵瀚果然轻松许多。

每天工作八小时,中途还有时间划水,可以看看书、写写文章什么的。

晚上回到后宫,一后二妃聚拢来吃饭,把崇祯的几个儿女也叫来,日子过得热闹又舒适。

今后搬进皇宫就不一样了,大家必然会生疏许多。

宫女把饭菜端上来,费如兰问道:“庄妃进宫的日子定下了吧?”

“定了,下个月。”赵瀚说道。

费如兰是皇后,盘七妹是贤妃,费如梅是淑妃,柳如是则是庄妃,依的是贤、淑、庄、敬、惠、顺、康、宁那套排名。

此时的后宫确实太冷清,后妃三个,皇子皇女也只三个。

盘七妹举起左手,笑问:“夫君,这是淑妃妹妹送我的玉镯子。好看不?”

“好看。”赵瀚点头说。

费如梅只是笑,新婚燕尔,她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呢。

赵贞芳趴在桌边噘嘴,一起长大的费如梅都结婚了,那个该死的郑森怎还没回来?

喜欢朕请大家收藏:(www.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2000xs.com)朕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赵瀚坐在办公桌前,身边站着个随堂女官。

女官三十岁左右,姿色普通,身材普通,并无任何特点。

但孙传庭、曹变蛟、王廷臣三人,却咋看咋别扭。他们都是见过皇帝的,习惯了皇帝身边站太监,忽然变成女人特别不适应。

“拜见陛下!”

三人抬手,作势欲跪。

赵瀚说道:“免礼,这又不是登极大典,站着作揖便可以的。”

于是三人拱手作揖,很快被安排座位。

孙传庭忍不住打量赵瀚,虽然相貌差别很大,但观其气质与作风,让他不由想起大明太祖朱元璋。

特别是前两天的登极仪式,内容过程已经传到民间,简直就属于朱元璋称帝的翻版。

除了拜祭牺牲的军民,其他流程一模一样。就连在空地上搬板凳,让文武百官坐下听讲,都是朱元璋发明独创的。

询问三人的情况遭遇,赵瀚皱眉道:“所以说,洪承畴被鞑奴抓住了?”

“应该是被抓了。”曹变蛟回答。

孙传庭颇为意外,不是该关注贵妃和皇子吗?问那洪承畴做甚?

赵瀚又问:“北直隶还有多少百姓?可曾到了十室九空的程度?”

孙传庭拱手说:“北方只有山西、陕西、河南三省,许多州县十室九空,而今恐怕要加个山东。至于北直隶,还没到那个地步。特别是北京周边,权贵田亩无数,朝廷根本没法征收田赋。依附于这些田产的佃户,虽然过得很苦,但勉强还能活下去。”

孙传庭漏说了皇庄,许多皇庄其实就是太监私产,那些土地同样无法征收赋税。

另外,许多州县十室九空,并非全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部州县如此。

孙传庭就出自山西大族,由武将世家演变为科举世家,这些大家族可不会因为旱灾而饿死。

曹变蛟说道:“陛下,山东大疫,暂时不便打仗。可进兵河南,沿途府县必定望风归附。从河南读过黄河直击北直隶,趁着鞑奴立足未稳,一举将其赶出山海关!”

“莫急,明年再说。”赵瀚微笑道。

暂时没法打仗啊,虽然已经完成秋收,赵瀚手里又有了粮草,但真的经不起打一场打仗。

穿过荒芜的河南去打北京,运粮路线太长,民夫吃的粮食,估计比士兵吃的还多。

就算真要打,也是从江苏运兵运粮,直接走海路在天津登陆。

必须得缓缓,先把四川占了再说,顺便腾出时间恢复各省民力。

赵瀚对曹变蛟、王廷臣说:“你们从北方带来三百多骑兵,也算是有功。若愿继续从军,可为骑兵百人将。若想安生过日子,就全家在乡下分田,我奖励你们每人一头耕牛。”

曹变蛟哭笑不得,这位皇帝的奖赏真有意思。

当然,大明的皇帝也差不多,经常奖励官员二两、四两、六两白银,奖励十两以上说明立下泼天大功。

王廷臣问道:“若是从军,家人是否也可分田?”

“当然,”赵瀚笑道,“南方已经无田可分,田产只能分在北边。”

曹变蛟说道:“在下的家人皆在山西,只盼早早打回去,愿意投军为陛下效死!”

王廷臣拱手道:“愿为陛下效命!”

“好!”

赵瀚笑着说:“我便任命你们为骑兵百人将,即刻前去汝宁、徐州协助训练骑士。”

大同骑兵的编制虽然有了,战马也暂时不缺,但有经验的骑兵军官奇缺。

赵瀚又说道:“莫要嫌弃百人将职务太低,张献忠麾下的李定国,带领数万士卒投降,如今也只是个百人将。只要你们立下战功,我定不会亏待你们。”

赵瀚做了皇帝,依旧我来我去。

皇帝可以自称朕,但主要用于正式场合,私底下一般还是自称我、咱、俺。

朱棣甚至在同一封圣旨里,自称了七个俺:“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俺汉人地面西边……自俺父皇太祖高皇帝……有今俺继了大位子……俺见这好意思……”

安排了两个武将,赵瀚又问孙传庭:“孙先生是想带兵,还是去做文官?”

孙传庭说道:“陛下兵精将广,自不缺带兵之人,请做一小官吏便可。”

赵瀚说道:“我欲在东蕃岛设台湾府,暂时只有桃园、台北二县。你便去当台北县长,那里已有许多汉民,土著也全都是熟番。不可苛待这些熟番,要把他们当成兄弟姊妹,教他们说汉话,教他们耕田织布。许多熟番,甚至已经会耕田织布了,只不过他们的耕织技术还比较落后。”

“一定竭尽全力!”孙传庭连忙拱手。

他已经打听过了,赵瀚如果要重用某个前朝官员,必然分派非常辛苦的差事。张秉文先做琼州知府,接着又做施州知府,两个职务都形同发配,而今却已升为布政使!

赵瀚笑道:“你隔壁的桃园知县是马士英,可不要再起党争啊。”

孙传庭哭笑不得,跑去岛上做知县,还有什么可党争的?

赵瀚突然收起笑容:“据郑芝龙发来消息,台北旁边的鸡笼,有小弗朗机人(西班牙)修建货栈。这些小佛朗机,人数并不多,也没筑城垒堡,只是想做贸易而已。他们如果老实贸易,向他们征税便可。若是有损害汉民之举,可动用武力驱逐之!”

孙传庭问道:“陛下在岛上有兵吗?”

“没有,”赵瀚说道,“但张献忠就在台北县的边缘地带,他的许多旧部,也安插在桃园、台北两县,鸡笼附近也安插了许多。他们的任务,是攻击山里的生番,向山里开拓汉土。告诉他们,不得攻击熟番!你如果想对小佛

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 小说全文、

朗机动兵,就去联络张献忠等人。”

这次不仅把孙传庭听愣了,曹变蛟和王廷相也是目瞪口呆。

鸡笼地界的西班牙人得多倒霉啊,连城堡都没修,只是搞了个贸易站,就要同时面对孙传庭和张献忠。

对了,孙可望也在鸡笼,就在西班牙人眼皮子底下。

统治台湾得慢慢来,如今主要在台湾北部发展。那里有大量汉民和熟番,一群流寇被安置在熟地边缘,充当朝廷往生地发展的急先锋。

……

偏院。

田贵妃把幼子哄入睡了,把玩着那只竹笛,想要吹奏又怕坏了规矩。

这里的居住环境很紧凑,她得跟其他皇子、皇女住在一起。田贵妃对此比较喜欢,总算没有把她安置在冷宫,还能与崇祯的儿女们共同生活。

她已见过费如兰和盘七妹,两位后妃都是好人,并未对她冷眼相向,反而还嘘寒问暖。

及至傍晚,朱慈烺、朱媺娖兄妹几人放学回来。

朱慈烺把书包扔回卧室,在院中赫然看到田贵妃,顿时惊道:“阿姨?”

阿姨是庶出皇子对生母的称呼,从南北朝时就有了。但田贵妃身为贵妃,朱慈烺这个嫡出皇子,为了表示自己的尊敬,也可以叫一声阿姨。

田贵妃看着兄妹几人,忽然想起北京之事,眼眶含泪道:“你们都还好吧?”

“好得很,”朱慈炯年幼不晓事,笑着说,“这里可以去学堂读书,有好多同窗朋友,课间还能到处玩耍,也没有老师和太监拦着。”

田贵妃掩泪笑道:“那样便好。”

朱慈烺却问:“阿姨,父皇和母后是不是死了?是不是被坏人杀死的?”

田贵妃不知如何回答,问道:“你听谁说的?”

朱慈烺说道:“南京全城都晓得,赵叔父(赵瀚)已经登基称帝。天无二日,哪能有两个皇帝?我问学校的先生,先生说父皇已死,是被一个叫李自成的流寇杀死的。”

田贵妃叹气道:“你的父皇和母后,确实已经没了。李自成带兵攻打北京,他们全都悬梁自尽。可说是自杀,也可以说是死于李自成之手。”

“呜呜呜呜……”

年龄最小的朱慈炤,当场就哭起来,闹着要回家见父皇。

一家子抱头痛哭。

良久,田贵妃问道:“你说的那位赵叔父,就是南京的大同皇帝吗?”

“嗯,叔父和婶婶都待我们极好,早晨晚上还一起吃饭。”朱慈烺点头说。

田贵妃又问朱媺娖:“公主也在读书?”

朱媺娖回答道:“我读的是女校。”

“那便好。”田贵妃终于放下心来,既然赵瀚善待前朝皇室,那她自己的幼子也没有危险。

不多时,两个宫女端着饭菜到院中。

如今连皇宫都没有,宫女其实也没几个。说是宫女,更像赵瀚请来的女佣,惜月自动晋升为宫女之首。

一个宫女解释说:“陛下今天纳妃,后宅有几个故友团聚,你们就在这里用膳吧。”

田贵妃连忙说道:“有劳两位妹妹了,请代我恭喜陛下,祝陛下与皇妃早生龙子。”

目送宫女离开,田贵妃有些忧伤。

崇祯的后宫,就她最漂亮最受宠,甚至多次引得周皇后吃醋。

她在皇宫里,甚至可以骑马打猎。

从今往后,怕是只能住在这方小院之中,就是不知自己的儿子今后能否正常过日子。

外面已经响起吹吹打打的声音,想来正在迎纳皇妃,也不晓得是哪个幸运女子。

喜欢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