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割破 免除血光之灾 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无礼之徒,这里可不是你能踏入的领地。”

“真是有意思,就你这种手段,真以为能在太阳下遁形么?”

“冠冕堂皇之人,竟然背地里如此么?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以为我不敢杀你,不过是一个所谓的魔头,再背上一条性命而已。”

天空之上,孔天灰正在不断的躲避着攻击,并且让这些攻击不落倒地面上,以免危急到下面苍蓝城的宗师们。

这些由举动的骷髅头魔将释放出来的法术,每一个虽然都很是强力,但只是在倾泻技能而已,技巧和时机都谈不上太好。

但是,孔天灰也没有冒险的突进战斗,因为那个手持长枪的金头骨,和粉红色的头骨,看起来更加的擅长近战。

现在,孔天灰也没有必要去冒险,让他们一直这样释放出技能似乎更好一些,也算是一定程度的消耗。

而巨大的骷髅头魔将,就躲在三个金银粉红头骨的后面,不断的用三种不同的声音和语气说着不同的话语。

这些话,似乎是这三个头骨生前的言辞,而且,是比较常用,或者一些记忆深刻片段里的话语,而且都是在战斗的时候。

而随着这个巨大骷髅头魔将说出相匹配的话语,三个头骨都是释放出相当强力而且不同的技能,似乎正是这些头骨在生前当时战斗所用的招式。

虽然这可以说是关乎生死的战斗,但是,巨大骷髅头魔将的战斗方式,看起来就像是在后面配音一样,在进行着一场生与死之间的表演或者是再现。

这名魔将显然受到了如此分裂性思想的影响,已经疯了或者说不正常了起来。

但是,在扮演这方面,单单指这种声音和语气的扮演,这名魔将可以说到了足够真实甚至是艺术的层次。

和这个魔将战斗的孔天灰,看着听着这种画面,其实是感觉相当有些烦人的。

因为这个魔将每说出一段不同的话语,就代表着这个三个头骨要释放出完全不同的技能和攻击。

而且,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字的变化,或者仅仅变了语气甚至是声高乃至是起伏,都会让三个头骨出现不同形态变化的攻击。

孔天灰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每一个声音都对照着一个头骨,这有这个才是不会变的。

这也让第一次跟这个魔将战斗的孔天灰感觉相当的头疼,毕竟一个人从生到死,无论是招式还是威力,都有着太多的变化了。

即使这个魔将没有完全能的掌握这些招式的开启方式,但是也已经有足够多的变化了。

不过,虽然孔天灰感觉相当的烦人,但是以旁观者的角度看这场对决,却是最有观赏性的。

这并不是说战斗本身多么漂亮和惊奇,而是这个魔将的战斗方式,颇有一种戏剧的感觉。

再加上这名魔将相当精彩而真实的唱词表演,以及三名头骨完全贴近于生前的战斗方式,让这场战斗变成了一场相当吸引人的战斗表演。

而作为被战斗的另外一个角色,孔天灰反而有了种配角的感觉。

虽然,这种鬼道的战斗画面多少的有些违和,但真的具有艺术的气息。

周围的宗师们,在忙着他们的事情的同时,都不时或者抽空的看着头顶上战斗的画面。

不算太远的位置,依旧躺在那里的吞金兽仓伞,以及靠在仓伞身体上的黑色向日葵,在无言的同时,也都在看着听着这边的战斗。

虽然,这三名死去的头骨被以这种方式搬到了战场之中,但是,听着巨大骷髅头魔将在背后的唱词,以及三个头骨及其身下虚影战斗的场面,周围在看的人似乎看到了听到了这三个头骨一生的轨迹。

都是不禁的赞叹钦佩,甚至是唏嘘起来。

就像是在看着三段完整但又谈不上连续的人生。

如此危险而事关重大的战斗之中,竟然还能看到这种如同观戏的场面,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这就是人生么……”

中军殿后的位置,第六路的营帐之中,依旧保持着人身的地净坐在那里,眼睛却看向了骷髅头魔将的战斗的方向,颇为感怀的说道。

虽然距离很是远,而且也有着周围营帐的阻拦,地净竟然清楚的看到了并且听到了那边战斗的样子。

跟那些在周围的人一样,地净所关注的目标也定在了这场战斗之中。

这并不是因为这场战斗多么的危险,只是因为的确有些吸引人。

而透过地净的眼睛,能够看到地净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在开着黑白眼,依旧是正常的眼睛,但却并没有受到任何白雾的影响,彻底的洞穿了白雾。

此时的营帐之中,依旧是地净独自一人,算起来,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其实也没有过去太长的时间。

手指割破 免除血光之灾 全文|

金曜日的大队长廊牛依旧在外面负责警戒和巡视。

虽然自己这边并没有出现任何被袭击或者埋伏的感觉,而且前方的第一路明显的稳定了下来,甚至还有足够的余力,但是,廊牛依旧相当的担心,并没有和地净一样悠闲的待在营帐之中。

“虽然很有意思,但是还是让这几位逝者重归安息最好了,就不要让他们再被世人打扰了。”

地净坐在营帐之中,叹息的说道,“一会还是不要让那个羽雀毁掉那几个头骨了。”

说着,地净摸着下巴微微一想,“是叫孔天灰吧,一会帮帮他吧,然后好好的回收这几个头骨,在战后让这几个头骨归葬本属于他们原来的地方吧。”

——

魔王的大殿之中,略微陷入了短时间的沉默,不论大殿之中的这些魔将是什么不同的意见和作战方针,但都意外于魔王的决定。

如此兴师动众的去围杀一名大宗师,是否有些兴师动众了?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有些重复了,但是,也正表达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而且,听着魔王大人的意思,再参照着战斗从开始到现在的进程。

似乎,这个魔王一开始就打算狩猎这个叫做‘鸡’的六路光杆统领。

之前,大殿之中的甲虫魔将,还以为魔王大人赞成了自己的决定,现在看来,也不过是顺势而为,就是为了现在猎杀的时刻。

所有的魔将都不知道为什么魔王要如此在意一名苍蓝城无名的新任大宗师,即使被授予了统领的职位,显然也谈不上太被重视的程度。

否则也不会出现在突后的位置,甚至周围还没有任何一位大宗师的保护。

“这些吞金兽和羽雀不愧是成名的妖兽呢,竟然有着越战越勇的趋势呢,看起来还是不应该和他们陷入鏖战啊。”

在短暂的陷入了沉寂之后,一名两米多高通体黑色的巨狼摇了摇头,看着依旧在展示的光幕说道,打破了大殿中的安静。

“的确如此。”

魔王克兹点了点头,“好在你们这些完全不差,也占据着数量绝对的优势。”

说着魔王克兹笑了笑,扫视了一下大殿之中的魔将们。

“让你们之中的二十人负责切割和吃掉一名明显断后的大宗师,不会还办不到吧,否则的话,这一场仗也不用打了,全都龟缩在这里吧。”

魔王克兹也看出了大家的意外和不解,叹息了一声,露出了严肃而认真的表情。

“我会让潜伏在两侧的其余十名魔将冲入前面的第一路的,制造足够大的混乱,你们趁机切割并吃掉这一子就行了。”

说着,魔王克兹又再次看向了大殿之中的魔将们。

“有谁愿意主动报名,这样一场小仗,不会还要让我点将或者抽签吧。”

魔王克兹笑了笑,“优先出战的,自然也会优先休息,这个你们自行考虑。”

听到魔王克兹如此的劝说,大殿之中的魔将们都彼此的看了看,更显意外。

当然了,这些魔将并不惧怕战斗,而且,在剩余的十个疯魔投入战场之后,他们的突袭就更显安全了。

他们只是认为魔王的决定有些并不算优解。

攻击两侧的山头偏军,亦或者从中间的两个边侧、也就是第二路或者第三路突袭中军,才是最优的解法。

无论是强势的吃掉一块,还是佯攻打援才是进退自如的办法。

贸然的攻击最中心的后部,无论战果如何,也先不担心大殿中的二十名魔将,他十名被再次投入中心战场的疯魔即使能制造出混乱,也必然要折掉在里面了。

即使能吃掉魔王所惦记的一子,但为之再损失十名疯魔,是否合算,大殿中所有的魔将都有着大大的疑惑。

[标签手指割破 免除血光之灾:p标签]PS:先发后改。

喜欢从被召唤开始请大家收藏:

纷乱的战场上,仓伞和向日葵坐在那里,无人打扰,而羽雀孔天灰正在和一个相当喧闹的家伙战斗着,不断的在天空上飞荡。

和孔天灰对战的魔将,是一个散发着黑色魔气的巨大骷髅头。

这个骷髅头的的确是大的有些夸张,足足有一个房间那样的大小。

而且,跟之前那个如同鬼火一样的魔将相似,这个魔将也相当的吵闹。

不过,这两个魔将也有些不同,之前的那个魔将之所以吵闹,更多是因为他释放的众多小鬼火,而这个魔将则仅仅因为他自身巨大的嗓门。

这个魔将也能从他如同房门一样的大嘴中吐出众多的骷髅头,但这些骷髅头并不会发声,只是这个魔将的技能而已。

而不论如何,这个魔将总会不断的发出瘆人的哈哈的声音。

这个魔将一般而言,都会从他比房门还要巨大的嘴巴中突出数量众多的骷髅头,用这些骷髅头攻击着和他对战的孔天灰。

然而,这种程度的攻击是无法真正的对一个大宗师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的,这个也只是一种骚然而已,虽然说解决一般的宗师是足够的。

而这个魔将最为重要的能力,就是这个如同房子一般巨大的骷髅头魔将,保有着几枚相当特殊的头骨。

而这几个头骨看起来和其他的头骨就有着明显的不同,要不是晶莹剔透,就是冒着不一样的光亮,比如说金色、银色,以及特殊而妖艳的粉红之色。

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斗,孔天手指割破 免除血光之灾灰发现,这些特殊头骨的主人生前一定是大宗师的实力,或者,具有着相当程度特质的宗师。

原本,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孔天灰担心这个大的离谱的骷髅头会是相当强力的存在,但是,在战斗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个巨大骷髅头的魔将,似乎更贴近于一名召唤系的魔将。

而他的这个召唤物,就是这些相当特殊的头骨。

而称之为召唤也相当的不太合适,因为这些头骨看起来就藏在他巨大的头骨里面。

这个魔将竟然将自己巨大的头骨当成了一种容器,而这个魔将则靠着容器内的物品战斗着。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相当特殊的修炼方向,这个巨大的骷髅头在收集和炼化这些头骨的同时,肯定也在强化

手指割破 免除血光之灾 全文|

着同属于头骨的自己。

但这样的修行方向显然也是具有相当程度的代价和风险的,而看这个魔将的样子,显然已经不正常的疯掉了。

然而,这个魔将的战斗力依旧强悍。

在用众多骷髅头骚扰着孔天灰的同时,从他嘴里飞出来的银色头骨,金色头骨,红色头骨,分别长出了如同头骨颜色的虚影。

银色的头骨是一个银发企且身体苗条的女性,穿着一身偏近于麻布的衣服,手中还拿着一个像是树枝弯曲成的弓箭,虚影的身体在银色的映衬之下,显的相当的圣洁而高冷。

金色头骨是一个身材健硕而修长的男性战士,穿着一身不算太沉重的金属铠甲,手持着一把巨大的长枪,看起来威风凛凛,在金色映衬之下更显的威能而无匹。

而粉红色头骨下的虚影,竟然是一个造型张狂的男子,穿着大氅,带着巨大的斗笠,握着一把弯曲的大长刀。

即使是粉红色的虚影,也没有让这个男子看起来丧失一点男子的气概,反而在粉红色的大刀映衬之下,更添了一份相当放荡且不流俗的气概。

不过,在这些各自颜色的虚影之中,这三位人物的头部却依旧是头骨的样子,直接让这三位的样子大大了折扣。

不但让人无法看到这三位英姿的真容,还平添了七八分的鬼气,着实有些毁掉这三位虚影的气势和感觉。

“在苍穹的照耀之下,邪魔破尽。”

那个银色的头骨挥动着她虚幻的身体,拉动虚幻的弓弦,朝着孔天灰射出了银色的箭矢。

而在这个银色头骨战斗的时候,巨大骷髅头的魔将躲在后面,却用着一种女性的腔调说到,不但相当的逼真,而且,听着这种声线,似乎年龄也并不大的样子,似乎才刚刚接近成年。

然而,邪魔破尽的箭矢,却在鬼道的操控之下射出,不免的让人感觉不适和唏嘘。

“肮脏的蝼蚁啊,感受太阳的照耀吧。”

紧接着,刚刚还用女性发声的巨大骷髅头魔将,竟然突然的变成了阳刚男子的声音,而且还带着明显愤怒而无匹的声音,听声音,似乎到了二十五六岁阳刚最盛的年纪。

而随着这个如同房子一样巨大的骷髅头魔将发声,那个金色头骨的虚影举起了他金色的长枪,而在长枪的顶端,也随着出现了巨大而刺目的光芒,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

这个金色的头骨以及虚影的身体并没有说话,但后面巨大骷髅头魔将所说的似乎正是这个金色头骨之前常说的话语。

“愚蠢的家伙们,无可救药的世界,仅仅因为我手持魔刀,就将所有的错误都算到我的头上么?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无可救药,都是赎罪么?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地狱之火吧!”

紧接着,巨大骷髅头的魔将用另外的一副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语气深沉、厚重,而又带着明显的无奈和痛苦,因为有着太多厚重的情绪,所以听不出具体的年龄,但也在壮年之下的年纪。

而随着这个骷髅头声音的响起,那个粉红色头骨以及所属的虚影拔出粉红色的长刀,而在长刀拔出的一瞬间,粉红色的长刀上就燃起了赤红的火焰,就如同来自于地狱的烈焰一样。

粉红色的头骨以及虚影,此时配上熊熊燃烧的赤红色地狱之火,有一种让人不能明说的错色之感。

这个粉红色的头骨早已死去,现在也不会说话,但是,此时看起来,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感觉。

似乎,之前这个虚影展示出来的不羁和不流俗,并没有看上去那样的轻松。

而随着巨大的骷髅头先后而迅速的说完了三段话,挡在前面的三个头骨虚影就朝着孔天灰释放出了强大的组合攻击,每一个都足以称得上是大宗师的强力一击了。

而且,在这个巨大骷髅头的身后,还漂浮着两个通透的头骨,在防备着后方的攻击,但并没有展示出虚影,只是戒备的状态。

“……”

看着三个银、金、粉红的头骨先后的释放出攻击,孔天灰并没有阻拦,反而叹了口气。

孔天灰大致上能猜到这个骷髅头的魔将为什么会疯了。

除了这个,他对于现在的场面,颇为的唏嘘。

亡者自然要得到安息,更何况是那些让人敬佩或惋惜的存在。

PS:先发后改。

喜欢从被召唤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